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恶客上门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恶客上门

  江汉珍在已经准备好了要安排弟子下山事宜,而且分工明确,都是为完善天地而做的事。

  其目的就是完善天地而增加功德,从而占据天地大气运,用天道大势来碾压一切,也能趁机将这些心怀不轨之徒全部清除干净,目的就是与前几个世界一样,将此界也变成雷府的后花园,变成一个为雷府增添力量而减轻域外战场压力的附属世界。

  而这些事也是江汉珍所擅长的,也是他最熟悉的事,所以计划周全,算无遗策。

  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这时候却有门下弟子来报,说骊山中来了使者,说是有事要与江汉珍说。

  江汉珍一听是骊山来的,才记得以前去过一次骊山道场,但没有见到骊山老母,但给了个话,说是以后会在骊山讲道,若是愿意就以来听道。

  江汉珍对这事也有一些期待,此界的骊山老母可是上古神祗,在此界可能是一尊化身,但所拥有的造化万物之道却让他心动不已,与他所修的雷霆之道也有相似之处,就想在骊山老母那听道,从而完善普传法门,也为今后的宣化诸天增添一些底蕴。

  对着门下弟子说道“还不快快请进来。”

  门下弟子应道“是先生。”

  接着就出门而去,不一会带着一个打扮有些古怪的修士进了道场,江汉珍扫了一眼,此人打扮非僧非道,乍一看,悲天悯人,但仔细一看,却发现眼中不时会流露这凶光,但没有看出其修为,江汉珍本就灵觉通明,隐约的感觉有些不对劲。

  心道‘骊山怎么可能出这种凶货,若是如此,去不去还得考虑一二了’。

  此人一进门就对江汉珍一礼,说道“尊驾可是江真人?”

  江汉珍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在以下,不知骊山使者来青城山有何贵干。”

  此人低着头,说道“在下圆通,是骊山老母坐下弟子,今日来此是我家老师的法旨,通知江真人可以来骊山听道,下月四月初八,老师讲解修行之道,还望江先生能够准时到来。”

  此人言语之间带有命令的口气,江汉珍心头有些不喜,但也没表现出来。

  还有从历法上记录,下月四月初八却是破日,诸事不宜,并非讲道所用的黄道吉日。

  带着试探的语气说道“还请圆通大师转告骊山老母,就会说我青城山如果没有什么事,就一定会准时到达。”

  而圆通也听明白了江汉珍的言外之音,意思就是若是没时间,肯定不会去的。

  圆通神色一冷,一闪而逝,随后说道“老师对此事特意交代了弟子,说务必要请到江真人,说有事要交代。”

  江汉珍心头连连摇头,对着圆通拙劣的表演很是鄙视,这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诓骗自己去骊山,看出了目的,又怎么可能跳进去呢。

  而这圆通这个名字,让他也觉得有些奇怪,而刚才叫了他圆通大师,此人也没什么反应,大师这个称号一般在西方教之内流传,仙道从无此称号,从而断定这个圆通有问题,目的是想诓骗自己去骊山,那骊山也应该不对劲了。

  江汉珍心中冷笑一声,说道“你自去汇报就行,我青城山事情也比较多,若是四月八这天我没时间,就只能抱歉了,还望圆通大师回去禀报一声。”

  圆通心中本就有些不舒服,忽然看见江汉珍身边放着的一个钵盂,神色忽然变得十分狰狞。

  江汉珍心头一动,也明白了这位圆通的身份,暗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人就是鸠茶盘的转世之身了,这钵盂本来就是鸠茶盘不知从哪弄来的法宝,此时见到,这样而属于正常反应,只是不知为何如此自大。’

  果然,鸠茶盘变神色变得极为难看,略带威胁的口气对着江汉珍说道“江真人这是不愿意听从骊山老母的法旨了?若是骊山老母怪罪下来,可别怪我今日没有提醒你。”

  江汉珍冷笑一声,心中已经起了杀心,这鸠茶盘,绝对不能留。

  此人已经知道了法宝的来历,而且在转世之前见过自己,虽然经过的一次胎中之谜,可难免会有恢复记忆的一天,到时候说不定会分析出江汉珍能够穿梭的事情。

  雷府知道,这是合理的,也是自己人,雷府不管在哪都是出了名的团结,但外人可不一样,而且这圆通还是出自西方教的,就更加不能留了。

  江汉珍默运藏兵诀,控制着都天雷鞭,默默积蓄法力,一边说道“我还不知道我何时要听骊山的法旨了,不知你口中的骊山是何来历,却要我这个闲杂人等也听从号令,还请圆通大师为我解惑,也让我增长一下见识。”

  圆通感觉到杀气,顿时心中一突,说道“如今天下都以骊山老母为尊,有号令天下仙道之职权,你竟然···”

  圆通话还么说完,就见一条黑影打向他的顶门,思维顿时停住,但从顶门中飞出一片柳叶挡住了这一击。

  此时正是江汉珍突然出手,想一招结果了这圆通,但没想到还有一片柳叶护身,挡住了他的一击。

  江汉珍暗道一声果然如此,就见圆通也反应过来,全身道光消失,变成佛光旋绕,竟然是一个西方教人。

  冷声道“怪不得如此猖狂至极,原来是有宝物护身。”

  圆通心头暗恨,也没想到此人这么大胆,竟然敢公然行凶。

  顿时开口威胁道“你竟然敢对我下杀手,我定会回去禀告骊山老母,将你这凶人抽魂炼魄,下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江汉珍暗道一声麻烦,这柳叶却是出自羊脂玉净瓶中的柳叶,是慈航所有,即使慈航身死,此时的柳叶也让他极难对付,对着柳叶疯狂的攻击,只能一点一点的消耗,而圆通和尚却在柳叶的护持之下,跳的更欢乐,有恃无恐的竟然还能反击一下。

  炼待咒骂与诅咒的恶毒语言,江汉珍不为所动,但久攻不下,却让他有些担忧,就怕被大自在察觉到,打入青城山来。

  这时,一众弟子也纷纷敢来,看着江汉珍攻击,不管缘由的也出手攻击柳叶。

  而此时的小白蛇却愣了神,看着柳叶十分熟悉,而在圆通和尚自持有宝物护身,出手伤了一个雷门弟子之时,小白蛇心中悲痛,突然口中念出几句心咒,本来在圆通头上的柳叶忽然失去了光泽,化为一片普通的叶子,飞到了小白蛇口中。

  而接下来圆通还没察觉,瞬间被一众弟子铺天盖地的法术所湮灭,并且在原地炸出一个大坑,消失在此界之内。

  江汉珍神识一动,也看到了小白蛇将柳叶收了,心道,‘莫不是这小白蛇真的是慈航道人转世之身?不然怎么可能收取柳叶。’

  看着还在往大坑中攻击的一众弟子,江汉珍无奈的摇了摇头,发出雷音之声说道“此人已经死了,不要在攻击了。”

  被江汉珍一声雷音,所有的弟子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停手,而那个自称金钹法王的蜈蚣精却带着几个小妖,前去坑中查看,看看是不是真的死了。

  查了半天,就找到米粒大小的的一块舍利,献宝一样的跑到江汉珍面前,激动的说道“恭喜先生,这个和尚真的死了,而且还是神魂俱灭,只剩下这块舍利,还请先生定夺,要不要将其也一并毁灭,以绝后患。”

  而这话一出,有几个弟子还做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江汉珍脸色一黑,早就听闻金钹法王是个浑人,今日一见,还真如此。

  就说道“神魂已经俱灭,此人又没凝聚道果,死了就真的死了,既然还能找到一块舍利,也算是你的机缘吗,这舍利并不是金丹境界的舍利,而是罗汉境界的舍利,你拿去炼宝吧。”

  金钹法王喜滋滋的将这块舍利揣进了怀里,说道“多谢先生,我定会好好利用此物。”

  而这时耍蛇人却上前而来,对着江汉珍说道“先生,请问这究竟是何人,竟然如此胆大,跑到我青城山来撒野,而且还有如此宝物护身。”

  耍蛇人说话之际还不时的看着小白蛇,小白蛇收了柳叶可是被一众弟子看了个清楚。

  江汉珍心头思索,而且隐约的有些担忧,本来还有一些拖延的时间,但敌人就是敌人,江汉珍也懒得与其纠缠,而且这背后不简单。

  就说道“此人自称是来自骊山,说是务必要让我去一趟骊山,言辞之间自大狂妄,还略带威胁。”

  耍蛇人一阵惊呼,脱口而道“这怎么可能,骊山可是传说中天下道门祖庭,竟然出了这个和尚。”

  这时一个拿着算盘的雷门弟子说道“有什么不可能的,此事已经很明显了,就是针对先生的一场阴谋,骊山作为祖庭,见我青城山雷门势力越来越大,难免有所眼红,想要对先生下手,施行那釜底抽薪之计,也不是说不通。”

  其余的几个弟子一听,顿时大怒,说道“肯定就是如此,定不能让他们得逞,大不了跟他们拼了。”

  而一些好战分子纷纷占了出来,准备跟骊山打个你死我活,而这其中呼声最高的就属那金钹法王了。

  接着一个拿着一杆秤的雷门弟子站出来说道“这事说不定是骊山嫌我青城山势大,想要用和尚来与我们平衡,也好继续做那道门领袖的位置。”

  江汉珍并没有开口,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门下弟子讨论,而且一个个有理有据,不管从哪一方面,都能说的通,施行起来也是行之有效。

  搜罗出如此之多的人才,也让他有些欣喜。

  忽然一个背着一柄宝剑的弟子说道“此事不简单,佛门禅宗在天下兴起还不到百年,传闻中是出自峨眉山,但峨眉山的菩萨前段时间却在西湖建立了金山寺,害死了周围的九成百姓,而这人也出自禅宗,定于那金山寺有关系,而且显得有些诡异,。”

  江汉珍也知道这名弟子,本来是一个擅长剑法的剑客,也是听闻此地有先生讲道,所炼制的法器叫追星剑,取自势若雷霆,可追星赶月,却与蜈蚣精不对付。

  蜈蚣精顿时开口说道“禅宗是禅宗,佛门是佛门,别眉毛胡子一把抓,禅宗传自观音菩萨,而你说的那个佛门却不知从哪冒出来的。”

  背着追星剑的弟子冷哼了一声,说道“现在还情况不明,别在这咬文嚼字,免得在这丢人现眼。”

  蜈蚣精顿时怒了,说了一个你字,然后指着追星剑弟子气的说不出话来。

  江汉珍一阵摇头,这两个弟子一直以来都不对付,三天两头打架,江汉珍也想到原著白蛇中的故事,在后期,蜈蚣精的儿子就是被人用这追星剑所杀死的,难道早就有了矛盾?

  此时看样子大有争吵的架势,也就开口说道“好了,都停下吧。”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