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金山寺遭劫

第一百一十七章 金山寺遭劫

  随着江汉珍这边的行动开始,金钹法王和耍蛇人对地脉开始了改造,将汇聚于金山色雷峰塔的地脉引向了西湖之中,从而且断了金山寺地脉。

  这一人一妖本就对此地比较熟悉,在西湖发生地龙翻身之际,也出手救济过西湖生灵,当初没有将此地百姓全部救出,还是让两人有些过意不去,这次有了机会,也是轻车熟路,很快就将雷峰塔下的地脉给截断了。

  而此时的雷峰塔已经开始不稳,地气的不足,金山寺也发生了地龙翻身,开始不停的晃动起来,加上小白蛇隐藏在暗处用心经不停的沟通玉净瓶,这让大自在更是有些自顾不暇。

  不但要压制宝瓶,而且好稳固塔,若是塔倒塌,就无法庇护于他,为他遮掩天机,灾祸就会顷刻降临。

  雷峰塔不光可以屏蔽天机,还能隔绝一切,塔内的大自在对外界也是一无所知,拉响了传唤外界的风铃,一个小沙弥到了塔外,对着塔内说道“菩萨,可是有事要吩咐弟子?”

  大自在菩萨说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为何雷峰塔在晃动?”

  小沙弥想了一下,说道“回菩萨,是因为我们金山寺发生了地龙翻身。”

  大自在感觉有些不对劲,他已经将西湖说有地脉全部凝聚到了金山寺,按道理整个西湖境内的命脉都会由金山寺控制,只有金山寺灭了西湖也就灭了,绝不可能发生西湖牵扯到金山寺的事情。

  隐约的觉得有人发现了金山寺地下的秘密,暗中进行了破坏,但金山寺中的新和尚还不堪大用,唯有这个叫污浊牧的弟子可堪一用。

  这污浊牧就是这位沙弥,本来是本安排在青城山下放牛的,是大自在安排的一个棋子,但青城山已经与他心目中的不一样了,导致他的算盘落空,就安排人将这位牧童代会金山寺。

  因为这牧童前世是污浊童子出生,而今生又在放牧,就取了个法号叫污浊牧。

  本来前世就是修行之人,是天地污浊之气而生,资质也是不弱,大自在就留在身边教导,以便于急用。

  就问道“那你可知外界地龙翻身的原因?”

  污浊牧思索了片刻,摇头说道“还望菩萨原谅弟子眼拙,并么有查找出真正的原因。”

  大自在也是一叹,身边能用的人还是太少,转而又问道“你可知西湖境内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污浊牧想了一下,说道“回菩萨,西湖境内这些百姓本来杀生吃肉颇多,要遭了因果报应,本该灭度于此,但有人却逆天而行,妄图改变因果道理,将大部分生灵给救了回来,是不是因为此事,本该灭度的生灵没有灭度,而报应到我们金山寺来了?”

  大自在忽然有些不好的感觉,隐约的觉得这事肯定与金山寺地脉有关,本想出去查看一番,但手中正在镇压的玉净瓶却又开始不稳,就赶紧开始镇压玉净瓶。

  此物可是他夺取观自在道果的关键之物,容不得丝毫大意,心中暗道‘还是先将这玉净瓶镇压下来,这才是关乎观自在道果的大事,其余的可以先缓一缓。’

  就对外面的污浊牧说道“现在正值天下大乱,我金山寺当关闭一切山门,谢绝香客,没有我的容许决不能打开寺门。”

  一旁的污浊牧应声道“是菩萨,弟子一定将山门关闭,任何人都进不来。”

  就在污浊牧就开始吩咐寺庙,封闭山门之时,江汉珍和小白蛇已经混入了寺庙之中,大自在自顾不暇,雷峰塔又有隔绝一切的功能,所以大自在根本就没发现有人潜入金山寺。

  而江汉增带着小白蛇一直隐藏在一旁,等待着小白蛇与玉净瓶沟通,而外面的金钹法王和耍蛇人也传来消息,说金山寺的地脉已经全部切断。

  江汉珍知道机会到了,就对小白蛇说道“你现在是否能控制玉净瓶?”

  小白蛇点了点头,说道“可以了先生,若是玉净瓶在弟子十丈只内弟子就有办法将之收取。”

  江汉珍一阵思索,觉得这办法可行,大自在此时最厉害的手段就是那个玉净瓶了,一个受了重伤几乎就要奔溃的地仙还不至于让他畏惧。

  江汉珍自忖很少与人争斗,但并不代表战斗力普通,相反,雷法司生司杀,战斗力强悍至极,而且江汉珍还身负神通,就是地仙若无神通重宝护身,他也有把握与之相对一二,更何况一个连金刚体都维持不住的菩萨。

  平时不喜欢用武力来解决事情,而此时已经到了不得不用武力的地步,决定之后就做好了拼杀的准备。

  对小白蛇说道“你待会藏我袖子之中,你先别收回瓶子,等到我与他争斗,他用瓶子对付我的时候,你趁机收取玉净瓶,我再出手杀了他。”

  小白蛇点了点头,说道“好的。”

  人后化为一道光,就钻进了江汉珍袖子中间,江汉珍神色一冷看向雷峰塔,脾土之气运转,大喝一声,“法相神通。”

  瞬间变成一个与塔一样高的巨人,默运藏兵诀手中出现一根雷鞭,远转法力,打向雷峰塔。

  而在寺内的一些和尚却见忽然出现一个巨人,吓得不知所措,而污浊牧去不管不顾的冲了上来,怒道“何方妖孽,竟敢破坏菩萨的道场。”

  污浊牧本意是想拉出大自在菩萨的名头将他吓走,那知江汉珍不为所动,去势不减,一雷鞭挥向塔,雷峰塔发出一阵玄光挡住了江汉珍一击。

  而这时在内正在压制玉净瓶的大自在菩萨再也坐不住了,神色变得狰狞可怕,收起了瓶子,起身飞出塔外,怒道“是何方妖孽竟然破坏贫僧道场。”

  但迎接他的是一雷鞭打了过来,来势凶猛,但大自在依然不惧,伸手打出一道佛光,就要挡住,但佛光遇到雷鞭不到片刻就被打的消散,大自在诧异的看了一眼,若是平常元神真人,根本受不住他这么随手一击,但此人厉害,竟然攻势如此之猛。

  大自在暗道一声麻烦,想要用其余的手段,但想了一下自己快要奔溃的法身,根本经不住折腾,无奈还是拿出了玉净瓶,摘下一片柳叶,扔向了江汉珍。

  小白蛇本要出手,但被江汉珍止住了,说再等等。

  此柳叶神奇无比,竟然能够化为飞刀攻击,江汉珍只能在空中施展腾挪转移之术,躲避柳叶,不时的还能防守一招半式。

  大自在看见一片柳叶拿不下江汉珍,顿时神色一狠,又摘下两片柳叶飞了出去,一时之间江汉珍压力大增,身上添了几道伤口,小白蛇本要出手救助,但还是被江汉珍制止了。

  江汉珍从施展腾挪之术,到此时已经施展了遁术,大自在一看,神色一缩,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身怀神通,若是你能弃暗投明,皈依我佛,我可以饶你一命。”

  江汉珍此时已经伤口无数,但还是斗志昂扬,说道“你西方教在何方?听说你西方教的祖庭都被灭了,我套考你们西方教岂不是要流浪?”

  而大自在心中一怒,杀意一闪而过,但还是担心自身情况,认了几次都没出手,看着浑身血淋淋的江汉珍,说道“我西方教已经在天界扎下了根,并不是让你四处流浪。”

  但大自在控制着柳叶攻势越来越猛,让江汉珍一时难以应付,只能避开身体要害,硬抗柳叶的攻击,但不论如何,都将袖子中的小白蛇防护的死死的,没有让它受到任何伤害。

  但还是问道“投靠你西方教又有什么好处?”

  大自在冷笑不已,暗想这是要服软,心道,等将你拿下之后看我怎么炮制你。

  但口中却说道“当然有好处了,天界之中李靖父子就投靠了我西方教,此时天界之中李靖已经投靠我西方教,而都得了益处,李靖已经在我西方教的操作之下,已经位列天王之位,而金吒成了我西方教的军荼利明王,而木吒已经是我坐下的童子,此时已经是木叉行者,若是你投靠我西方教,少不了一尊护法罗汉之位。“

  大自在菩萨说这些的时候,神色之中冷笑连连,江汉珍心中明了,连这些隐秘的东西都说了出来,那就是已经对自己起了杀心,只能拼死一搏,只要引得大自在菩萨使出玉净瓶就行。

  接着就是一声大笑,说道“我有诗一首要送给菩萨,还请菩萨品鉴一二。”

  大自在一阵疑惑,都快死了还做什么诗,但还是问道“那我倒要听听。”

  江汉珍回想着后世虚靖天师做的破妄章中的一段,就大声说道“滞货西天卖不成行,擎来东土诓众生,些儿家丑都扬尽,堪笑世人无眼睛。”

  说完一阵大笑,而大自在去神色变得阴沉如水,这是笑他西方教原本的世界都被灭了,还跑到这来诓骗众生,而又笑了李靖父子那些亲近西方教的人。

  此时的大自在心中的杀意再也压制不住,顿时怒道“既然你想找死,那就别怪我了。”

  说着就将手中的瓶子扔向了空中,瓶口掉转,瞬间变大,对准了江汉珍,一股吸力加在了江汉珍身上。

  江汉珍一阵大喜,暗道,就等你的这一下呢,放开了心神,不但不挣扎,还向玉净瓶飞了过去,小白蛇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已经做好了准备。

  大自在感觉有些奇怪,怎么也得挣扎一下吧,隐约的感觉不对劲。

  而江汉珍飞到瓶口的时候,异变突生,藏在袖子中小白蛇开始默念心经,瓶子忽然失去了威力,变小之后飞入了江汉珍袖子里。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