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二十章 观自在回归

第一百二十章 观自在回归

  江汉珍的修为夯实,并无什么不稳,而且他修炼讲求一个道法自然,循序渐进,以养为主,以炼为辅。

  所以突破修为的时候,只要将精精神三宝与胸中五行之气一起用力,所激发出的仙灵之气自然改造身体,向仙体进化。

  突破过程平淡无奇,也没有那些魔道修行突破修为时发出的吱哇乱叫之声,和那种生孩子一样的痛苦挣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水道渠成。

  心神中忽然出现一个预感,可以平稳度过地火之劫了,心中一阵明悟,已经是地仙了。

  修炼了雷霆之道的地仙修行虽然进入了长生之门,但有三灾要过,与修真入门八难统称,为三灾八难之说。

  三灾分别为火风水三灾,与八难一起,算是考验修行者适应能力的方法,都是主动入劫,有人畏惧如浑水猛兽,不敢面对,千方百计的想着躲避之法,造成的结果只能是越来越畏惧,导致修为不得寸进。

  而成仙之后的风火水三灾,只是世界中形成的一种特殊环境,如风灾在九天之上,称为九天罡风,若是不去适应,就永远达不到九天之上。

  而火灾却在世界九幽之中,称为九幽地火,若是躲着不将九幽之火引出来去适应,就没法去九幽之中。

  而水灾自然就是天河弱水了,此水鱼虾难存,鹅毛不浮,而且触之消肉融骨,若是不去引来此水适应,就很难在水之一道有什么大成就。

  雷门之人都是讲究主动入劫,所以一个个才战力极其强悍,远超同阶。

  也而只有主动适应了这三种环境,才能做到‘朝游北海暮苍梧,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本事,天地之大,无处不可去。

  也只有这样,才能只身遁入混沌之中,去追求更高的层次。

  而有不知天地之大者,常用躲避灾劫之法来逃过这些,此灾本来就并非天地所降之灾,而是修士要想更进一步必须面临的东西,所以只要想躲,自然能逃的过去。

  江汉珍忽然想到西游之中的石猴,记得石猴为了菩提躲避三灾之法,而菩提祖师就用这些灾劫吓唬石猴,然后再传授了躲避之法,而因此石猴即使后来战力强大,也被限制在了西游世界之中,以至于在后来遇到使用这些神通术法的修士,只能受挫。

  江汉珍又是恶意的想到,西方教就是怕石猴到处乱跑,一不小心跑到混沌中去,从而看见一个更广阔的的天地,也发现西方教的丑恶嘴脸,从而逃脱他们的控制,才灌输躲避灾劫的思想。

  这不得不让他思考出一些东西来,若是让这石猴真的脱离控制,不知道西方教能不能继续玩下去。

  成就地仙,江汉珍就准备联系小白蛇,问问去骊山的事情安排的如何了,就用随身的雷神令牌传输了一道意念。

  但很快就收到了小白蛇传信,接着江汉珍就脸色来回的变化着,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的,就如变脸一般的神奇。

  小白蛇传信内容就是趁着他闭关成就地仙之时,攻打骊山的已经行动结束了,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打了西方教一个措手不及,不但文殊普贤两位下界之身被打的魂飞魄散,就连菩提僧也被打的坐化而去,还被夺取了证道之宝菩提树枝,其余的一众妖魔就更不用说了,几乎是死伤殆尽。

  而动手的就是小白蛇和骊山老母化身,这次骊山老母却拿着一个红绣球,一招之下不但将菩提僧手中的破碗砸烂,而且砸到了菩提僧的顶门之上,金刚体当场破碎,还被骊山老母的化身收了菩提舍利,只能唱一声佛号就此坐化。

  而文殊和普贤却是被小白蛇杀死的,至于怎么杀死去没说,江汉珍虽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担心,也不知道雷府的弟子有没有伤亡,小白蛇有没有受伤。

  正在想着此时,就见洞府的门打开了,就见一条小白蛇爬进了洞府,到了江汉珍面前,说道“弟子小白蛇拜见先生。”

  江汉珍看了一下小白蛇并没有受伤,故作生气的说道“你还有脸回来啊,为何不通知我就行动。”

  小白蛇尴尬的盘成了一盘,说道“先生打斗之时太勇猛了,根本就不惧生死,我怕先生真的动气手来会将骊山给一起回毁了,所以没通知先生。”

  江汉珍听得脸上有些发红,他当然有自知之明,不像骊山老母慈航这些修士,从上古时期过来的,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争斗,早就对战斗之法研究的炉火纯青。

  而他却没有这种经验,都是靠着凡人时代战乱时期总结的手段,总结起来就是一个狠字,根本没有任何技巧可言,而进入了修行之门,虽然修炼了一套掌法,但还是以狠字为主,即使拿上兵器,也没有什么章法,就是拿出一个狠字拼死乱打。

  就在金山寺之时,若是会上一些技巧,根本就不会受重伤,说不等也能将大自在给拖死。

  本来想辩解一二,可心知自己与人斗法就是乱打一气,全凭本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决定再不说此事。

  事情已经解决了,就问道“那咱么雷府弟子伤亡如何?”

  小白蛇说道“我雷府弟子并没有多少伤亡,只是伤了几几个人?”

  江汉珍点了点头,说道“这就好,这就好。”

  只要雷府弟子没事,他就不担心了,这了都是天界雷府的后备力量,容不得丝毫大意,看着小白蛇目光闪烁连连,好像是有什么事要说。

  就问道“事情都已经完了,你还有什么事。”

  小白蛇看这江汉珍问道“那先生是否还要传道众生?”

  江汉珍疑惑不知为何会问这个,还是说道“当然,这是我的道,当然要继续传道众生了。”

  接着小白蛇就点了点头,好像明白了什么,就将玉净瓶从口中吐出,接着用尾巴伸入瓶中取出一根树枝,说道“先生,这是我们夺回来的战利品,是菩提树本体所做,有开发智慧,点化生灵之功效,其中自有妙用,如今送给先生,以方便先生行那宣化之道。”

  江汉珍看着这古朴无华的树枝,神色一扫救治道此物不凡,竟然归属先天,诧异的看了小白蛇一眼,摇头说道“此物太过贵重,我却不能收下。”

  而小白蛇却将树枝放到了江汉珍面前,说道“这是骊山老母的意思,说对你更有用,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道,此物对我我们来说可有可无。”

  江汉珍闻言心中叹息一声,看来小白蛇是觉醒了记忆,也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就将菩提树枝拿到了手中,说道“此物我收下了,还请转告骊山老母,说我以后定会蹬门道谢。”

  而小白蛇却摇头说道“这却不必了,骊山老母要去天界,还有重要的事要做,若是有缘,自会相见。”

  江汉珍点了点头,心知骊山老母的这一尊化身可能就是为了慈航转世而来,此时慈航已经回归,自然要离开了。

  而这时小白蛇却趁着江汉珍愣神之际,悄悄的退了回去,出了洞府,就化为人形,正是那回归而来的慈航道人,复杂的看了洞中一眼,然后从玉净瓶中摘下一片柳叶,扔在了地上,柳叶飘落地面就变成了一条小白蛇。

  慈航看着地上的小白蛇笑了一下,身形慢慢的消失在洞口。

  而洞中的江汉珍似乎心又所感,看了儿一眼洞外,接着就见到一条小白蛇爬进了洞口。

  此时江汉珍已经是地仙修为了,而且灵眼大开,有怎么看不出这小白蛇是柳叶所变,而且凝聚了一道强大的法力在其中。

  感叹一声,伸出手,将小白蛇从地上捡起来挂在了菩提树枝上。

  接着拿出雷神令牌,通知了门下弟子,重开青城山,开始讲道,然后关闭了峨眉山洞府,向着青城山而去。

  也在思考域外的事情,慈航回归之后,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无外乎就是去了域外战场。

  但转世一回,肯定比以前厉害不少,而且有江汉珍所教导的一些对付敌人的阴损招式,有了这种思想,也不会陷入别人的圈套之中了,让江汉珍放心不少。

  而他的道途却是穿梭万界,行那诸天宣化之道,也能为雷府,甚至整个仙道增加一些底蕴,寻找一些退路,还得继续传道诸天。

  接下来江汉珍就一直待在青城山中,除了初一十五讲道,其余的时间都在修行,有耍蛇人,金钹法王,追星剑客等人管理青城山,并不用他操心多少事,只是安心修道就成。

  而雷门弟子却开始收拾西方教破坏之后的烂摊子,也花费了不少时间才将天地恢复如初,本来江汉珍要准备返回主世界去的,但以他的那种思想觉得主世界肯定不安全,而根源就在手中那根菩提树枝之上。

  虽然有柳叶化成的一条小白蛇遮掩树枝信息,但这东西可是出自菩提老祖之手,并且是菩提本体炼制而成了,菩提老祖的化身坐化此界,江汉珍就不相信菩提老祖不知道,至于为什么没降临而来,原因肯定是慈航和骊山老母将这方世界隐藏了起来,连西方教也测算不出世界方位。

  江汉珍等了这么多年都没对菩提树下手,就是顾忌菩提老祖,当要返回的手,才发现有危险,从而下定决心开始炼化菩提树,参悟其中的大道规则,来提升自己,寻找躲开菩提老祖的办法。

  也就将权利交给了门下几人,而他就回到了峨眉山洞府之中,开始炼化菩提树枝。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