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回归西游石猴动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回归西游石猴动

  江汉珍本来以为菩提树只是简单的宝物,但就在下定决心炼化的时候才知道,这菩提树枝并不简单,而是伴随着如来成道之时,灵性最高的那一节树枝,有启迪智慧,助人参悟大道之功效,并且有助人成道之功,端是一件行宣天之道而教化众生的好宝物。

  而且本身就是先天之物,也是因为这一节树枝,菩提老祖才有了跟如来平辈论交的资本,还有一宝,是伴随此根树枝而生,并且教化一人成就大道,就会结一只菩提果,到时候此宝威力会更加不凡。

  而菩提老祖也也有一颗菩提果,准确应该是半个菩提果,就是因为助如来成佛之后生出的,只有一半成熟,另一半并没有成熟。

  菩提老祖降临到此界之后,为了收集众生气运而献祭于虚幻中的西方极乐世界,就用那半只菩提果炼制了一件宝物,就是在此界上门讨要的那只破碗,而那只破碗也被骊山老母的灵宝红绣球给打成粉碎。

  这些信息都是他炼化了菩提树一层禁制之后得知的,想到这前因后过,忍不住一阵古怪之色。

  宝物虽无智慧,但是有灵,常被有缘者所拥有,而这个有缘,就是大气运的有德之人,这让江汉珍忍不住扪心自问,难道自己已经道德境界高的连宝物都能跑上门来?

  若真是如此,那以后要验证一番,再将此道理融入普传法门中,也免得门下弟子为了宝物而去奔波劳累,从何耽搁了自己的道法修行。

  江汉珍虽然如此之想,但内心对于宝物却无任何贪念,若不是手中这根菩提树能够帮助听道众生开发大智慧,增加悟道之功,还真不想整天拿在手上装样子。

  至于此菩提树枝的收取别人宝物的功能,江汉珍倒不是很在意,本着若是有缘自会归来的想法,就等着宝物自己来挂在树枝上,然后看见门下弟子谁适合什么宝物,再分发下去。

  有道是有的者道自来居,无缘者不得真容,也不主动去强行炼化宝物,而只是心神与宝物性命交修,即使如此,也将菩提树枝炼化了三层禁制,而本身的飞碟玉佩的第二层禁制也开始祭炼。

  至于都天雷鞭,江汉珍却将五行雷发神通禁制也凝练了上去,威力比以往更加强大,对敌之时若是用了此宝,就等于自身五行雷法齐出,等于五个自己合成五行阵法同时出手,若是此时再遇上大自在,江汉珍有把握能将他一招打的奔溃。

  但此物消耗也大,就是江汉珍也只能挥个两三下。

  将菩提树枝炼化了三层禁制之后,一时之间知慧大开,想什么都是一想就通,也明白了菩提老祖为何在此界坐化,不但失去了成道之物,还连本身的舍利也失去了。

  菩提老祖也是为了助大自在菩萨夺取观自在道果,而化身降临此界,本来没将此界当回事,将骊山老母镇压之后,已经胜券在握,可惜让骊山老母抽空逃脱了出去,也知道没有把握,而本尊就将菩提树也降临下来,以助化身尽快结绝此界的问题。

  有了宝物护身,菩提老祖更加没了顾忌,开始学着在西游世界的那一套来毁天灭地,祸害生灵。

  可哪想此界毕竟不是西游世界,他也不是如来能将事情想得那么周全,被西方教利用了一大帮人在前面承受业力,而西方教跟在后面就毫无顾忌的毁天灭地的占据世界,妄图将仙道世界也变成西方极乐世界。

  可到了此界,天道并不是一个天道,安排在前面抵挡灾劫的人还没出来,只能想着速战速决的夺取观自在道果,但他是估计差了,有雷门弟子在后面恢复天地,菩提老祖并没有将天道意志迫坏的沉寂下去,而是意志存在着,生生的将自己弄成了天厌之人。

  他有宝物,但骊山老母也又有,并且降下了一个证道之宝红绣球,而有天道意志从中作怪,菩提老祖身死坐化也是理所当然的。

  最后身死的时候,天地意志也是出了力,而这菩提树枝,就是天地意志借着骊山老母和慈航道人的手送到他手中的。

  骊山老母与慈航都是证得道果的仙道前辈,早就能做到观天之道,执天之行,一举一动无不符合大道自然,所以才有了小白蛇送宝这一出。

  山中无岁月,世上已千年,江汉珍修行不记年月,出关之后,虽让没千年那么久,但也修炼了一甲子之多,都是在打磨修为,炼化宝物中度过。

  本来还想多待些时日,可随着修为的增加,心知若是不引来三灾度过,以后很难有大成就,而此界的三灾去比主世界的弱上不少,就是整日引来三灾洗练,也没多少长进,若是在白蛇世界证道天仙,以他的功德基本上是顷刻而成,可成就的地仙之位却打折不少,让他不得不离开此界,而返回主世界中去。

  主世界此时虽然被破坏的成了大千世界,但主世界原本可是永恒世界,虽然大道残缺,但底蕴可是十足,若是错过了想找一个这样的世界还真不容易。

  西游大劫是主世界中的最后一劫,此劫过后,天地灵气以极快的速度消失,直到沦为凡俗,那时候想要恢复,已经很难了,弄得整个仙道最终成了传说和神话故事传唱后世。

  江汉珍不敢再继续拖下去,若是再拖下去说不定西方教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将主世界的底蕴给破坏了,最后只能修炼个残缺不全的天仙。

  这些道理都是出自雷府传承之中,传自于雷祖,都是些修行的关窍,全部藏在雷霆丹道之中,只要修为到了,就能看见。

  到了此时,江汉珍也对石猴不怎么羡慕了,想比于主世界秉承气运而生的石猴,江汉珍自己觉得不知道要比石猴幸运多少倍,单从被传授的躲避三灾之法上来看,就知道石猴所修炼的根本就是残缺不全的东西,如一些大死小活之类的肯定也没传授。

  心念一动,此界天道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的面前,看了这白蛇世界已经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姿态,向着更高一个层次发展,心知此界已经成了,在也没有丝毫留恋之心。

  而天道有感,灵气成花从天空飘洒而下,一条小白蛇形状的印记凝聚在虚空,化为一道印记飞向了菩提树,印在了树上安家的小白蛇身上,两物一融合,小白蛇就变成了柳叶,形似船只,而那倒天地凝聚的印记,就烙印在柳叶船之上,成了一个标记,安稳的挂在菩提树上。

  江汉珍看的惊奇,就用神识扫了一眼,心头恍然大悟,两者一融合竟然成了一个可以横穿虚空普度灵魂的船只,竟然跟飞碟玉佩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小船只能携带灵魂而已,有慈航普度之功效,很是神奇。

  江汉珍忍不住赞叹一声,感觉到此物的缘分还没到来,大笑一声,心神沉入飞碟玉佩,随之飞碟玉佩出现在眼前旋转片刻,江汉珍身体进入其中,然后一个停顿,就消失不见。

  白蛇世界的菩提化身死后,并没有任何信息传出去,而是被强势灭杀于白蛇世界之中。

  主世界之中,化身身死之时,菩提老祖一阵心痛,灵台都有些破碎的迹象,撕裂灵魂的痛楚让他晕了过去,还好他修为没有成就佛果,不然也得坐化转世而去,只是修为一降再降,成了一个格位都不稳的菩萨。

  而菩提老祖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担心菩提树枝的下落,此物是他成道的关键,一切修为都源自于这根菩提树枝之上,就开始准备召回菩提树枝,可菩提树枝好像被人镇压了一般,又不敢下界降临去夺回树枝。

  当即不敢怠慢,就去西天寻了如来佛祖,请如来佛祖出手收回菩提树枝,这一来二去耽搁个一点时间,也就是这点时间,就是如来佛祖出手,也别说感应到菩提树的存在,就连白蛇世界也找不到了。

  这一切早就在这个空档时期,骊山老母和慈航两人处理完善了,不但菩提树上的心神意识被清除,而且连世界也不知道隐藏到那去了。

  菩提老祖闻之心碎,心性失守,有些走火入魔的征兆,只能留在灵山在佛祖的帮助下镇压心魔。

  方寸山灵台洞的一群学生也顾不上了,虽然佛祖事前安排了玉帝的女儿,灵吉菩萨去看着这帮学生,其实主要是看着点石猴,这石猴可是能为西方教挡灾的关键,容不得丝毫大意。

  可灵迹菩萨去了方寸山灵台洞的时候,还哪有石猴的身影,而灵山佛祖也腾不开身,其余的菩萨罗汉都忙着安排棋子,无奈只能自己出发满世界寻找石猴的踪迹。

  而此时的石猴却人模狗样的穿戴整齐,坐在南赡部洲的一个叫乱石湾的酒楼中,点了几个菜,叫了两瓶酒,正装模作样的在那喝酒呢。

  石猴本就生性跳脱,耐不住性子,发觉每日讲道的菩提老祖忽然没有出现,就循着踪迹看了一下,却没有找到菩提老祖的踪迹,等了一天来不见踪影,就动了歪心思。

  想着刚出花果山求道的时候,停靠在南赡部洲的乱石湾,得到了一块铁片,却有一段仙道机缘在,虽然不知为何弄丢了此铁片,但他可记得清楚,这个铁片当初可是被他视为希望之物,一直都捏在手中没松过,消失的有些诡异。

  但上面的任何东西却让他记得很清楚,哪怕是一个字符,本来打算在凡间偷听教书先生讲课,先识文断字之后,再修炼此法,没想到却到了方寸山。

  修行几年,也学会了识字,暗中也在修炼这个法门,即使现在修为已经不低,也对那块铁片还是念念不忘,就寻了个机会,瞒过了守山的护法罗汉,溜了出来,到了乱石湾,开始打听这件事情,这一待就是七天,而所坐的位置正是江汉珍在乱石湾停留时坐的位置。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