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供养功德乱石湾

第一百二十二章 供养功德乱石湾

  而乱石镇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店老板却换成了李横,李横也就是当初那个店小二,帮了江汉珍一些忙,而且负责将打捞上来的人祖像拉回家藏了起来,又得了江汉珍的馈赠,手上的银子也是不少,而恰好西方教出动开始搜查乱石湾,寻找江汉珍分发下去的铁片传承。

  原来的这店老板也藏了一块,见西方教联合大风国官府开始搜查,觉得此地不能待了,就举家搬了出去。

  而李横却因为江汉珍消失,而且被交代了一件事情,就是看护人祖像,不见江汉珍的身影,决定冒一次险,留在这乱石湾,就将这家酒楼盘了下来,店老板知道这李横以后要发达了,就半卖半送的将酒楼卖给了李横。

  在西方教大肆搜捕之下,得到铁片的人,有的为了仙缘举家搬迁,许多铁片都被西方教销毁,也是不知道铁片是何物,却引发了内部的雷霆之力,炸伤了不少西方教的人。

  可不知为何,其余的铁片都被搜了出来,但李横的却没有被搜出来,而且还能暗中修炼,只要到了闲余时间,就会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修炼普传法门,而这个隐秘的地方也放着打捞回来的人祖想。

  普传法门修行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全凭一颗本心,而石猴从灵台洞溜出来就到了乱石湾,想寻找当初给他铁片的人的踪迹,但乱石湾却没发现一个修行雷法之人。

  本来石猴要离开去别的地方,但灵明石猴的洞察之能可不一般,竟然发现这座酒楼让他有些看读懂,感应着有自己需要的东西,就装作客人进了这家酒楼,这一待就是七天,对一个生性跳脱之辈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而在酒楼之中最后发现了这家掌柜的有问题,可多次试探,这李横就是绝口不提几年前仙缘的事情。

  此时的石猴又到了酒楼,照样点了几个菜和两壶酒,坐在原来的位置上装模作样的观察着。

  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忽然停顿下来,接着一群士兵簇拥着几个和尚就进了店内,店小二上前去招呼,但其中一人却说道“今日来了贵客,请你们掌柜的出来。”

  接着李横就被叫了出来,见到一群和尚带着一群士兵正趾高气扬的站着,李横上前笑着说道“我就是掌柜的,客官这是打哪来的,还请到雅间入座。”

  就见一位将军打扮的人说道“既然你是掌柜的,那我也就不废话了。”

  指着身边的几个和尚说道“这几位可是西方教来乱石湾公干的贵客,好酒好菜的尽管上,若是招待不好,仔细你的皮。”

  李横出来看见是和尚,顿时暗道一声倒霉,李横对西方教的人可不是太友好,自从发生了仙缘之事以后,西方教的人在乱石湾随处可见,俨然成了一副主人的架势,有大风国支持,和尚最为尊贵,百姓有义务供养僧人。

  西方教不事生产,全凭供养生活,平时慈眉善目的走到哪吃到哪,若是一日发狠,就变成了强盗,杀人越货抄家灭族是家常便饭,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做怒目金刚相。

  李横修炼了雷法,没有中了佛毒,所以也不像其余百姓一样觉得这是合理的,他心思通明,早就对西方教人暗恨不已,也经常乔装打扮一番出去灭杀几个。

  神情还是低头哈腰的说道“是是,小的一定将贵客招呼好,还请军爷放心。”

  这位将军满意的点了点头,就低头哈腰的带着几个和尚上了楼上的雅间。

  但身后的李横却看着几个和尚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杀气,而且伴随着一道雷光,随即消失。

  前面的一个和尚好似心中有感,转头看了一眼,却没有发现什么,摇了摇头向楼上走去。

  和尚没发现异常,却被装模作样的石猴给发现了,这雷光他可是很清楚,他也修炼过普传法门,只要神色出现杀意,定会有雷光出现,这才察觉这李横真的是修了普传法门的人,顿时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对着店小二喊道“小二哥,再来十壶好酒。”

  店小二跑过去问道“客官,十壶酒能喝的完吗?”

  石猴愉悦的说道“喝的完,喝的完,我今日高兴,本来能喝一百壶,但晚上还有事要做,就喝十壶吧。”

  接着石猴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扔给了店小二,说道“这是酒钱,多的就赏你。”

  店小二看着手中的银子,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拒绝,就好心的说道“客官,若是喝不完可以寄存下来,等下次来了再喝。”

  石猴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喝得完,喝的完,上酒,上酒。”

  店小二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贵客为人豪爽,舍得花钱,他这几日伺候石猴,却得了不少赏赐。

  他也听闻掌柜以前也是店小二,后来发迹也是因为伺候了这张桌子上的客人几日。

  而此时他也遇上了这事,从这石猴这几日打赏的钱的数目来算,已经够他也开这样一间酒楼了,只是这位客人有些任性了,想什么就来什么。

  心道若是他喝醉了就扶着去休息,决不能怠慢了贵人,不一会就端了十壶酒上来。

  石猴还没等酒放上桌子,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一个酒壶,也不装模做样的用杯子了,直接取下盖子,往嘴里灌,喝上一口还砸吧砸吧嘴,好像很享受一般。

  店小二却说着让石猴慢些,但石猴一个劲的直摇头,口中连说无事。

  掌柜的李横自觉有些倒霉,这群西方教的人走到哪吃到哪,而且不会给一分钱,美名其曰的是供养僧人功德,用他们的话来说今生供养僧众,死后享受无边福报,还有可能往生西天极乐世界。

  但这也不是没有市场,也骗取了一些百姓,给他们供养,而养活的这些僧人,也导致整个大风国僧人遍地都是,一群人吃了店里几乎一个月的收入,临走之前还讨要了施舍。

  出了门,也是一副悲天悯人开始讨要施舍,周围的百姓争相将自己口袋里的钱放进僧人手中的钵盂中,也想做一些供养僧众的功德,死后去西天极乐世界。

  而这时,一个小女孩看着别人施舍东西,也抓了一把石头混进了人群中,走到僧人的钵盂面前,将手中的石头丢了进去。

  僧人严重闪过一道杀气,但随之又压了下去,可身边的士兵却不乐意了,顿时抽出配刀,就想杀了这小女孩,吓得小女孩在地上哇哇大哭。

  僧人却拦住了士兵,将小女孩放走了,而士兵等到人群散去,这才问道“上师,为何不让我杀了她。”

  只见僧人高深莫测的笑着说道“前世她是个乞丐,向我讨要我没有施舍他食物,所以今生还有怨气,就拿石头供养于我,这是我当日种的因,今日结成了果。”

  士兵还是生气的说道“上师有大功德,但也不能让人如此轻易侮辱,我还是将它杀了吧。”

  僧人摇了摇头,说道“不必如此,这小女孩今日的行为,也会种下日后的苦果,迟早会有报应来临。”

  士兵好奇的问道“上师,到底会有什么报应。”

  僧人感叹一声,说道“她怠慢僧人,这可是下地狱的大罪,只能以伺候人来偿还,今后肯定会流落风尘,伺候人直到黄花枯寂,若是能发下大愿,就能以此愿力进入寺庙伺候僧侣,方可洗脱罪孽,说不定还会往生极乐世界。”

  见僧人如此之说,士兵的心理也才平衡了很多,舒服了很多,也平息了杀心。

  李横将这一切亲眼目睹之后,神色冷戾了起来,眼重杀气闪现,暗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若是再如此下去,这乱石湾也被这群人吃的只剩下乱石了。’

  又想到看护的一些东西,让他心中有些沉重,但再这么下去这乱石湾都没了,还怎么完成别人的嘱托。

  心中一动,看向正在伺候石猴的店小二,而这店小二如今也跟他一样的境遇,也在哪个地方遇到了贵人,此时心中有一个预感,能将这个重任交代下去了。

  而他自己却有了拼死的打算,就想杀一些僧众,减缓一下乱石湾破败的势头,尽量能拖延到江汉珍到来,取走人祖石像,而完成这份嘱托。

  等到晚上打样之后,就叫来了这个店小二,店小二不知何事,但还是跟了过去。

  两人出了后院七拐八拐的进入了一间密道,但却没发现后面的一个尾巴,却是早就已经等不及的石猴。

  石猴白天见到掌柜的身怀雷法修为,就动了暗中跟随的心思,一只等到了现在,早就急不可耐了,藏在暗处心痒难耐的挠这爪子。

  等到前面两人进入密室的一堆乱石旁边,石猴看见乱石,这才想起来,这掌柜的就是当初跟着送他铁片的那个人身边的伙计,就想上前去,但忽然看见掌柜的从乱石之中拿出一块铁片来,递给了店小二。

  这让石猴的心越发的激动起来,但也两人说的话却让他好奇,又想上前去讨要铁片,而又想偷听两人说话,一时间很难做出决定。

  就这这个空档,掌柜的已经交代完了,从密室中取出一根铁棍,杀气滕腾的就向外面走了出去,而石猴也知道,这是要去杀人。

  事情变化的太快,让石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干啥了,打架他也喜欢,铁片对他来说也很重要,左顾右盼的使劲扑闪着眼睛思索该怎么做,眼看着掌柜的就要离开了,顿时下定了决心,准备先跟着打架,然后再来取铁片。

  就化为一道清风,跟了上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