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泰山寻心腹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泰山寻心腹

  这时候的托塔天王李靖却寻到了陈玉楼,陈玉楼在怒晴湘西世界是卸岭魁首,手下十万盗众,一时意气风发,自认为不输于任何人,心中自有一番大事业要干。

  可天生为人高傲自大,自视甚高,也遇到了修行八难,在怒晴世界的一座汉王墓折了腰,导致双目失明,蹉跎数年,但后来也堪破了心障,进入了道门,被接引至泰山府,但一颗火热的心并没有死,一直在暗中寻找机会。

  直到雷府之时,终于被他寻到了机会,不但得到了传承,而后被江汉珍带入下界当了个帮手,此人本就是人中龙凤,自然不会低人一等。

  在聊斋世界做的还不错,也算帮了江汉珍大忙,自身也积累了足够多的功德,江汉珍返回主世界,黑山老妖飞升,陈玉楼俨然成了聊宅世界的实际管理者,有聊斋至尊之称,从此意气风发,开始大力发展世界,只用了几百年的时间就将聊斋世界恢复了本源,而且晋升成了中千世界的边缘。

  但陈玉楼并没有就此满足,并没有在聊宅世界晋升天仙,他还见了更广阔的天地,比这聊斋更宏大无数倍,自然不会在此界待下去,心中还有更远大的事业要去做。

  而且本身就有传承在身,知道地仙三灾之密,自然不会在此界突破地仙,成就天仙,就此卸下了至尊之位,将至尊之位交给了狗万家,跟大黑狗一起学着黑山老妖的样子,以地仙之身飞升而去,到了主世界的泰山府。

  但陈玉楼早就有了打算,聊斋世界的成功,让他看见了希望,也想在主世界也大干一场,并且一腔热血的自信心爆棚,将大黑狗送入雷府,就一个人在泰山府留了下来,四处闲逛,寻找机会。

  他有一双神眼,能辨天下奇宝,而且相术无双,为人心思比较多,这么做也不是没有章法,自然是打听门路,寻找贵人。

  直到一日脱塔天王李靖降临泰山府办事,却让陈玉楼抓住了机会,此人的能说会道在雷府弟子中是出了名的,传闻在凡间之时,陈玉楼有能将树上的鸟儿哄下来的本事。

  而李靖是一个官迷,自然想耍一下官威,但仙道之人对李靖极为鄙视,根本不会奉承他,而几个手下都是西方教人,对他的命令一向是阳奉阴违,想走就走,想来就来,俨然对他这个直接上司不放在眼里。

  就如遇见陈玉楼的那次,西方教安排的四大天王被一道西方教的传信召唤,就跑的没影了,给他连个招呼都不打,而恰好玉帝交代了任务,当即不敢怠慢,此人作为官迷,自然之道谁最大,他这个天王位置虽然是西方教帮忙,但能不能当的持久还是玉帝一句话的是,自然知道该如何去做。

  准备去派四大天王去办理这事,可找不见四大天王的人,一问之下才知道四大天王全部离开了,作为四大天王的直接上司,手下去哪他竟然不知道,这让他心中有些暗狠,但也不敢多过表露。

  他的天王之位是西方教操作而得到的,此时位置还不是太稳,也害怕惹了四大天王,而被西方教弄得失去了位置,自然是将这事压了下去。

  人没了世界还是得照样转,就只能亲自下场,去泰山府办事,本来心中有气,去了泰山府自然是大发雷霆,接待他的泰山神官一个个的都被骂的狗血淋头,极难伺候。

  而这事却被陈玉楼给听到了,自告奋勇的去接待托塔天王,神官自然求知不得,就将陈玉楼打发过去招待托塔天王。

  陈玉楼的能说回到可不是盖得,几下就将本来还在气头上的托塔天王说的是眉开眼笑,怨气全消,让李靖以为遇到了知己,也感叹一声为什么不早遇到这陈玉楼,不但各种韬略精通,而且说话又好听,很合他的眼。

  起了爱才之心,当即将陈玉楼的仙籍挂到了他的名下,并且许诺,以后若是有机会,就安排他到手下做事。

  陈玉楼也是大喜,又是一阵奉承,旁敲侧击的摸清楚了李靖的为人品性,自然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做。

  等到李靖离开之后的三年,都没见李靖来过泰山府,也没接到人传信说接他上天庭当官,这三年期间陈玉楼也积攒下了不少的人脉,就是有人给他介绍去别的地方做个小神小官,都被他拒绝了。

  陈玉楼经过两个世界的磨练,心性自然不差,也能忍耐的住,况且还摸清了李靖的性格,他内心酌定托塔天王肯定有用到他的一天,就在泰山府慢慢等着,而且还做了一样东西,这东西就是他为李靖量身定做的四象巡天车。

  他见李靖的四方官步行走太慢,怕耽搁了事情,就动了此心思,而陈玉楼人脉也是不小,自然是各方请教,最后打造了一辆专门用于飞行的车,而请了泰山大帝的化身出手,自然不是凡品,速度极快,一个呼吸也能有六万里之遥,比起擅长飞行的自然是弱了许多,但比李靖那个四方官步却不知要快上多少倍,就等着李靖到来,当做礼物送上。

  见两位天王身死,打发走剩下的两位天王去了灵山,李靖的心才活络起来,死了两位不听指挥的天王,不但没让他伤心,而且心中大喜,而且也看出了西方教最近事情繁多,几乎被牵扯了进去,早就顾不上他了,此时正是他安插心腹,稳固位置的好时机,就想起了还在泰山府的陈玉楼。

  此人是个不得多得的人才,而且也符合他的口味,支开了持国多闻两位,就赶紧向泰山府而来。

  陈玉楼正在四处收集消息,而听到有人说李靖来了,顿时大喜,告辞了身边之人,就向泰山府的一座大殿走去。

  一进门就看着托塔天王一副很威严的样子端坐在椅子上,神色肃穆,气势非凡,陈玉楼当即整理了着装,站在门外,抱拳躬身一礼,说道“仙民陈玉楼求见托塔天王李靖。”

  李靖暗自一声欣喜,果然这种方式让他极为舒服,就说道“进来吧。”

  接着陈玉楼进了大殿,对着托塔天王当即行了大礼说道“弟子陈玉楼,拜见托塔天王,愿托塔天王道心永固,进道无魔。”

  托塔天王自然是非常满意,自成就天王以来,还没有人对他如此恭敬过,心中越发的满意,说道“起来吧。”

  陈玉楼说道“多谢托塔天王。”

  然后起身站在了一旁,等待李靖说话,听闻李靖来了泰山府,而且说要见他,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果然,就听托塔天王说道“你已经是我门下弟子,以后不必如此客气,今日来此,却有一个机会给你,至于能不能成,就看你的表现了。”

  陈玉楼心中一动,心知这可能是他进入天庭的机会,却变现的越发恭敬,诚恳的说道“弟子多谢天王,弟子定会竭尽全力,不会损了天王的名头。”

  李靖听着心中满意,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官威,心中暗道,不论如何也要为陈玉楼争取一个天王位置,不能让西方教抢了先,不然手下一群阳奉阴违的人,这位置还有什么意思。

  就对陈玉楼说道“增长广目两位天王身陨,此时位置空缺,却是你的大好机会,跟我回天界,到时候你在凌霄殿外等候,我会向玉帝禀报此时,推荐你领一尊天王之位,直接听命与我,成与不成就看你在玉帝面前的表现了。”

  陈玉楼当即大喜,这天王职位可是守护一洲之地的位置,也算是个实权职位,当即大喜拜道“多谢托塔天王,弟子定会抓住机会,为天王分忧解难,在所不辞。”

  李靖心中暗暗赞叹不已,自己人就是好用,不像西方教派来的,根本就不理会他,也更加坚定了要争一尊天王之位,为什么不是两尊,就是因为西方教刚死了两个人,他迫不及待的就安插人手,这有点排除异己的嫌疑,只能慢慢图之。

  就对陈玉楼说道“事不迟疑,现在就跟我返回天界,将这事先办了,一切因由在路上给你说。”

  而这事李靖就要起身,而陈玉楼趁机说道“天王,弟子有一礼物送上。”

  李靖一下来了兴趣,说道“有何礼物。”

  接着就见陈玉楼重改中取出一辆小车子,形似宫殿,四面环绕四象神兽图案,看着威武不凡,李靖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功用,心中一喜,说道“这车是何物,仔细介绍一下。”

  陈玉楼说道“天王乃是天界大护法,职责是守护天地,而下辖四大部洲,又负责天庭防卫,没有座驾怎么可行,所以弟子就打造了这两四象巡天车,为天王巡视天下所用,以示天王威严。”

  李靖顿时大喜,说道“好,好,有了此物也能彰显天庭威严,你这礼物我就手下了。”

  接过陈玉楼手中的四象巡天车,自然是爱不释手,当即就用了四象巡天车,带着陈玉楼离开了泰山府,进入了南天门,收起了巡天车,向凌霄宝殿而去,一来是汇报西方教的事情,二就是为陈玉楼争取一个职位。

  中途自然是无碍,托塔天王被陈玉楼忽悠的对西方教也生了一些不忿,而且是招招切中李靖的要害,道出了西方教明里让他在前面顶着,为它们打掩护的嫌疑,而暗地里去布置阴谋,等到布置好之后,就会将他取而代之。

  李靖作为官迷,自然是对权利有很大的热衷,其余的事都好说,但要牵扯到权利,连儿子都能弄死的人怎么可能容忍这些事。

  自然在玉帝面前侧面说了一些西方教的坏话,说西方教有圈地做土皇帝的嫌疑,而玉帝也是个权迷,不然不会为了争夺大权,扶值西方教跟仙道平衡,以掌握更大的权利,自然起了疑心。

  然后李靖就提出了推举一人接替一位天王,玉帝当即对西方教起了疑心,当即答应了,而见了陈玉楼,陈玉楼能说会道的本事又一次得到了体现,将玉帝也忽悠的满心欢喜,当即任命陈玉楼为增长天王,负责南天门和南赡部洲的守护。

  而就在这时,从天外飞来一件赤索,挡在了凌霄殿外,而玉帝心神一扫,就知道这是增长天王的兵器,当即一声准字,赤索就飞入了陈玉楼手中,而殿内仙官无不道喜,称为这是玉帝眼光好,符合天道之理,殿内自然是一片歌功颂德之声。

  有陈玉楼的影响,李靖此时的歌功颂德之声最为响亮,而且出口成章,让玉帝对李靖更加满意,想着这才有了一个心腹之人,李靖见此情况自然是大喜,暗道位置是稳了,也对陈玉楼越发的满意。

  如此,心又大志的陈玉楼就混入了天庭体系之中,俨然成为了一名仙官。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