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凌霄殿内开新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凌霄殿内开新篇

  仙道本为一体,何必弄得跟仇人一样,而玉皇大帝也是经历数劫之后才成道的,严格来说玉帝也是仙道先辈高真,对于江汉珍这种后辈来说,两边都是先祖之辈,理应有所礼敬,至于师门前辈之间的矛盾,就当做不知道了。

  仙道世界不拜鬼神,没有信仰任何人,只拜自己祖先,这传统由来已久,而西方教这个不知从哪来的教派,此时在这方世界中却没有什么市场,任谁也不会放着自家先祖不去尊敬,而去拜一个不知来历的人当爹,因此西方教才趁机暗中行事,损坏天地本源,接着就开始跟仙道抢夺气运。

  不论如何,江汉珍都不打算放任西方教不管,首先要做的当然是将仙道拧成一股绳,然后清理西方佛毒,也而不至于最后被内忧外患的弄得凄惨无比。

  随即江汉珍就拟了一道上奏表文,当场搭建了法坛,上奏玉帝之处,而此时的玉帝正在凌霄殿中思索着雷府的态度,陈玉楼去天庭任职,是不是雷府的一次示好,若真是如此,那西方教就在天庭可有可无了,雷霆都司与紫薇斗辰正是天庭体系的两大杀伐部门,而且雷府要强于紫薇系,若是雷府听命与他,就能手握重兵,那他就是名副其实的三界之主了。

  玉帝也有些期待,就因为陈玉楼在天庭领了职位,而让玉帝觉得看到了曙光,连平日心烦意乱时观看的歌舞都无心观看,而一群嫦娥不管怎么卖弄,玉帝都没有看上一眼,此时有了掌握三界的征兆,此等风花雪月之事早就不重要了,而其中一名领头的嫦娥却发现玉帝好似心不在焉,顿时有了一些怨气。

  自远古时代嫦娥奔月之后,嫦娥就修炼成成道,成就月神之位,在月桂树下维持世界太阴之气运转,而天庭就设立了一个仙官,名为嫦娥,自从域外之事发生,太阴月神带着月亮上的那只叫月蟾的蛤蟆就赶赴了域外战场,如今千年毫无音讯,而维持太阴之气运转的事情就交给了月桂树。

  众所周知,月桂树在传说中可是懒得出奇,连化形都懒得去做,若不是太阴月神交代维持太阴运转,说不定连太阴之气都懒的维护,而对于广寒宫中的事情,那只能说一声抱歉了,所以广寒宫中就只剩下一群嫦娥,没了管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自从这位嫦娥在玉帝面前歌舞之后,自认为得了宠,一时之间趾高气昂,竟然还想将王母赶下太去,做那王母的位置。

  可事实上玉帝和王母根本不是一个体系,王母自上古得到,是女仙之首,有太华西真万气祖母元君,上圣白玉龟台九灵太真无极圣母等诸多称号,是上古就得道的仙道前辈,职权颇大,有掌管天下女仙,万物生育,庇护众生,赏善罚恶的职责,也掌管仙道的一个大体系,并不是那位嫦娥所想的那样。

  而真身也带领着战斗女仙九天玄女等人去了域外战场,若是不然,哪还能放任这种嫦娥如此行事。

  这位嫦娥见玉帝心不在焉,就更加的卖弄风姿,妄想将玉帝拉回来。

  可玉帝心中哪有这等闲工夫,正等待雷府继续派人过来与他交接呢,而就在这时,身边的仙官对着玉帝悄悄说道“天尊,雷府诸天宣化雷神将军上了一道奏章,还请您过目。”

  玉帝顿时一阵激动,自从他当了这个玉帝,就成了一个吉祥物,很少能看见仙官奏章的事情,而几个心腹都是当面与他说清楚,而此时却接到了奏章,还是雷府的奏章,饶是他修行不知多少万年,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激动过。

  声音有些激动的说道“拿过来。”

  仙官将奏章递了过去,玉帝看着这份奏章,好像见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颤抖着手将上表奏章拿了过来,打开之后看了起来,看的极为认真,但身体的微微颤抖,就让一旁的仙官知道这事情不简单。

  就在旁边问道“天尊,这奏章要如何处理,您的意见如何。”

  玉帝抬起头来看着台下稀疏的极为仙官,觉得如此之大的凌霄宝殿人还是太少了点,又看了一眼还在下面跳舞的一群嫦娥,怎么觉得如此碍眼,就说道“让歌舞都撤下去吧。”

  身边的仙官一愣,觉得有些反常,但还是听从命令,就要将歌舞的嫦娥全部撤下去。

  但自认为最受宠的那位嫦娥却停下了歌舞,站了出来,说道“天尊,难道奴家跳的不好吗?若是哪做的不好天尊可以指出来,我们会在广寒宫日夜排练,直到您满意为止。”

  玉帝此时哪还有看什么歌舞的心思,看歌舞的原因都是作为三界至尊的他,无事可做才用如此事情让心情不在那么烦躁,而此时有了好事,怎么可能继续观看什么歌舞,顿时有些生气。

  一旁的卷帘大将可是玉帝的死忠,见玉帝生气,顿时站出来指着这位嫦娥说道“让你退下你就退下去,认清你的身份,若是还在这胡搅蛮缠,小心治你个不敬之罪,还不下去。”

  而嫦娥也是一种痛心疾首的样子看着玉帝,要等待玉帝为他说什么话,但哪知玉帝一个劲的翻看着奏折,根本连看她都没看她一眼。

  这嫦娥只能暗恨一声,怨毒的儿看了一眼卷帘大将,然后袖子一甩,带着一群嫦娥转身离开了凌霄殿。

  而此时一众仙官也不敢吭声,也没有人站出来仗义执言,这嫦娥依着玉帝的高看一眼,就自认为高人一等,因此得罪了许多人,此时没有出面说话,也是应有之理。

  而众仙官在下面一阵眉来眼去,最后太白星君被推了出去,太白金星就对着玉帝一礼,说道“天尊,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玉帝这才反应了过来,对着一众仙官说道“如今雷部来了奏章,说要在三界之内招收兵将,以补充天庭此时的防卫不足问题,诸位爱卿对这事怎么看。”

  巨灵神最先想到被雷府经常欺压,就站出来说道“玉帝,此事万万不可,雷府之人羁傲不逊,难以管束,若是答应他们,定会霍乱朝堂,还望天尊三思。”

  而玉帝看了一眼巨灵神,并没有漏出什么表情。

  接着太白金星就站出来说道“天尊,此事有些仓促,雷府多年分离,如今突然这么说,此事有些仓促了,还等微臣探明雷府之意,再做决定也不迟。”

  而此言中肯,玉帝并不满意,之事说道“长庚此言中肯,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而这时李靖就要站出来说一下他的意见,但一旁的增长天王陈玉楼却悄悄的在李靖身上画了一个符号,李靖顿时会意,就站出来说道“启禀天尊,臣以为此事应尽快去办,不能耽搁。”

  玉帝这才眼睛亮了,问道“那李天王可以说说这原因吗?”

  李靖看见玉帝眼睛发亮的样子,顿时心中大喜,暗道真的猜对了,对陈玉楼也越发的器重,暗道这个手下却安排对了。

  就朗声说道“天尊乃三界之主,有调理三界之权责,而雷府是我天庭掌管杀伐的部门,负责对外镇压不平,救济众生,而此时雷府兵将短缺,就连我天庭的日常都维持不了,此是雷府的过错,天尊当命令他们尽快招收兵将,补足我天庭防卫,此事不能拖延。”

  玉帝顿时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准奏。”

  接着就拿出大印,盖了上去,此时气运归流,忽然之间有一股气运涌向凌霄宝殿,两股气运一结合,玉帝就觉得一股源源不断的气运从天而降,加持到了他的身上,顿时大喜。

  而其余几位仙官也是暗自懊悔,为什么就没看清楚玉帝的想法呢,见到玉帝对李靖越来越满意,而巨灵神也暗道一声自己莽撞了。

  而玉帝看了一下殿中表情不一的仙官,尤其是太白金星,一只以来都是心腹重臣,任劳任怨的不知多少年,这次也是懊悔至极,玉帝对大白金星还是很认同的,这位可是从他继位就一直跟着他的,心中一软,就点道“太白金星。”

  太白本来还有些忐忑不安,觉得自己要失去信任了,可哪想玉帝叫他,当即说道“臣在。”

  接着玉帝就拿出一道令符,说道“宣诸天宣化雷神将军觐见,就说本尊就招兵事项要跟他商量。”

  太白金星一阵大喜,暗道果然玉帝不会忘了我的,高兴的接过令符,对玉帝一礼,说道“臣领旨。”

  而就在玉帝盖印的那一刻,江汉珍将此事汇报雷府的上表文书也到了雷祖手中,雷祖已经知道这事情已经成了,也是摇头一阵失笑,将雷祖大印盖了上去,而两方的盖印时间,恰好就是同时。

  也许是两人都知道此事,互相留有面子,也不至于太难看,才选择了同一时间。

  至于上一辈的恩怨,江汉珍表示不懂,也不去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成,当玉帝将此事恩准之后,正在南海之上的江汉珍神色一喜,对着灰蛟与九头虫说道“事情成了。”

  而妖一阵大喜,纷纷恭喜,灰蛟对此最有他体会,没有了玉帝的支持,雷府即使再厉害,也是束手束脚的。

  江汉珍一阵感慨,心道,原来仙道之事一点陈年旧账而已,形势根本就没有那么严峻,若是仙道坐在一起吃饭,怎么可能还有西方教的米和面。

  此事一成,西方教要展开西游就难了许多,肯定会做出反应的,玉帝的心思西方教能看的出来,江汉珍也能看的出来,而一些仙道高真肯定也知道,这次江汉珍打破僵局,肯定会进入一个新的局面。

  而这时候,江汉珍却对造成仙道之间矛盾的原因有了一些好奇,也不知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将仙道内部弄得如此分散。

  以江汉珍经历过几个世界的经验来看,仙道的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合理,难道这么多仙道高真就看不出来其中的厉害关系?

  合则两利,分则两害,若是没有人在其中作怪,江汉珍都觉得此事真的有些诡异,不禁猜测起这挑拨仙道内部矛盾的人来。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