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气运整合西方动

第一百二十九章 气运整合西方动

  仙道内部的矛盾由来已久,传闻自上古就已经存在,原本江汉珍被西方教的西游之事牵扯的根本没时间考虑这些,但现在天庭玉帝和雷部的气运竟然有了融合的迹象,只要有了玉帝从中整合,整个域外战场都会得到一丝喘息之机,而西方教的问题也没原本那样的严重了。

  到了此时才有闲工夫去考虑仙道内部的矛盾之事,就是因为仙道内部的矛盾其中原因太过神秘,在能称为百科全书的神将杂篇之中只是一笔带过,而神将陈驿的传承,在江汉珍看来就是一本极为详细的世界百科全书,就连历史大事都有记录,而如此重要的事竟然没有。

  不是他心有八卦,而是这件事出现的太诡异了,诡异的让人难以置信,而西方教好像就等着仙道内部空虚似的,就在仙道内部最虚弱的时候,从背后给了一刀,让仙道世界继续衰退下去,这事情就不得不让他有些怀疑了,不知道是有人在背后故意为之,还是仙道世界运气太背,就没有遇到过好事。

  江汉珍穿梭万界,就是擅长寻找漏洞,而进行攻击,所以将这件事放在了心上,等到有能力的时候,就去查证一翻,也好做出一些防范。

  而在天庭气运融合之时,正在给菩提老祖镇压伤势的如来也察觉到了天庭气运的变化,神色中出现一种前所未有的凝重,就佛识去查看一番。

  而正在满心欢喜的与天庭仙官说笑打趣的玉皇大帝忽然心中有感,发现有人窥测,神色一冷,冷哼了一声,接着拿出一面镜子,往空中一抛,悬挂在了凌霄宝殿之上。

  而此时的一群仙官也见到了玉帝这番出手,都觉得有事发生,而旁边的卷帘大将的感受最为明显,身为玉帝身边的防卫之人,又怎么不知道玉帝的心思,就问道“天尊,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玉帝心中一阵怒气,对着卷帘大将吩咐道“吩咐南天门严加防范,以后若是非天庭任职之人,没有颁发的通行证的,一律不得入内,若有违抗,按盗匪论处。”

  卷帘大将心中一阵大喜,而玉帝这番话不正是说那西方教自由出入之事吗?他可是早就对西方教看不顺眼了,尤其是四大天王,若不是李靖这个玉帝面前的红人在从中阻拦,他早就将原本的西方教安插的四大天王两铲子铲死了。

  可别以为他一直在玉帝面前站着不动,后来在西游世界中就会说两句话,就以为他本事不行,卷帘大将可是负责玉帝驾前防御之人,有统帅禁卫之责,没有点手段怎么能行,统兵打仗或许不如雷府和紫薇斗辰,但比起李靖这种杂牌将领,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而且自身有舍身拼死之勇,也不是个简单之人。

  此时玉帝下令,心中一阵窃喜,说道“臣宗旨。”

  说完就要去安排这些事,可随后玉帝有叫住了他,然他有些担心玉帝会反悔,就有些不情愿的说道“天尊,还有何吩咐。”

  玉帝想了一下,神色一定,就说到“这事情给东天门,西天门,北天门都说一下吧。”

  卷帘有些犹豫了起来,但看见玉帝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是,天尊,臣一定办好此事。”

  打发了卷帘去办事,而下面的一众仙官都低头不语,李靖本来还亲近西方教,可此时他的位置已经稳固,也用不上西方教了,但还是想为西方教仗义执言一句,但被身旁的增长天王陈玉楼给拉住了,只能做罢。

  玉帝也在回忆这事,西方教的偷窥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仙道被拖在了域外战场,这如来的窥探之举就没断过,刚开始还稍有收敛,自家事情自己知道,手上根本没有多少权利,而其余仙道部门也都去了域外战场,成了一个不设防的状态。

  刚开始也没怎么理会,而后来越来越过分,不但是如来三天两头的窥视一番,连西方教的几个菩萨也开始如此行事,但这时候他已经知道了天地已经开始虚弱下去,让他也是本源损伤,就想尽快的将大权全部夺回来,也不至于这么憋屈。

  被牵扯到权力争夺之中,也没空去理会西方教的小动作,就比如西方教设立六道轮回之事,也是前不久才察觉到了,而就因为此事儿大发雷霆,身边的卷帘大将被打了五百仙杖,此时想起来才察觉以前如此窝囊。

  而现在有了雷府听命,气运有所恢复,以前被损伤的修为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也好转了许多,又名义上的手握兵权,心中有了底气,自然不会将西方教放在眼里,怎么可能容忍西方教这种如此肆无忌惮的行为呢。

  有了雷府的气运融合,他就能做许多事了,也不会需要这西方教来与仙道对着干,仙道的衰败他也会跟着倒霉,若不是遇上了那种事情,不将西方教清理出去都算仁慈了。

  而这时正在肆无忌惮的窥探凌霄宝殿的如来却发出一声痛哼,好像是吃了点亏,而此时心神已经有所稳固的菩提就问道“师兄,发生什么事了。”

  如来神色中带有一丝阴沉,就在刚才他的佛识探查凌霄宝殿之时,没有任何防备,做的是那么的肆无忌惮,却被玉帝突然出手,用昆仑镜伤了阿赖耶识,吃了一点小亏。

  可立马就恢复了慈悲为怀的形状,说道“仙道不尊教化,玉帝可能是被邪魔所惑,却对我西方教做了防备。”

  菩提这下怒了,说道“玉帝竟敢如此行事,他掌握地府大权和地府之权的时候,可都是我们出手帮忙的,竟然敢对我西方教如此。”

  看着如来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就说道“玉帝不尊我西方教的教化,已经沦为外道,要不我们率领西方佛兵,打上门去,将玉帝强行度化了,也免得碍事。”

  只见如来摇了摇头,说道“此事不妥,天庭气运不知为何,忽然大增,玉帝的本源想来也是恢复了些,此时贸然前去,不一定能降服得了,这却是我西方之劫。”

  菩提也是一阵愁容满面,就说道“师兄,我们暗中自造六道轮回,度化此界众生,又分化了泰山,这可都是以他玉帝的名义做的,此等罪孽他玉帝如何承受得了,伤势不可能这么快就好吧。”

  如来也是有些纳闷,就对菩提说道“原本我也不相信玉帝会恢复的,本来察觉天庭气运又变,就想探查一番,可哪想玉帝竟然用灵宝将天庭的天机遮掩,并且还反伤了我,探查不得,从玉帝使出宝物的威力来看,此时玉帝的修为有可能不在我之下。”

  菩提心中一惊,就问道“师兄你可是佛陀果位,此时仙道都被牵扯到了域外,世界之中无道果镇压,这大千世界早就名不副实,而且我们还从中度化了轮回,他玉帝怎么可能还能守住天尊之位。”

  如来摇了摇头,说道“师弟你对此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根据弥陀佛所言,这仙道世界以前可是永恒世界,虽然格位降低,但底蕴犹在,即使此界降为小千世界,我们也不可大意,免得阴沟里翻船。”

  菩提老祖这才想起这回事,弥陀佛可是西方教真正的佛祖,而西方教口中的佛号就是默念此人,此人是西方极乐世界出生,根据极乐世界毁灭之前的习俗,都会在前面加个阿字,以示亲切和尊敬。

  而这数年的顺风顺水,让他也失去了应有的警惕之心,也暗骂一声竟然将此事给忘了,就虚心的请教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如来也觉得这事有些棘手,他西方教一直以来都是暗地里下手的,明面上却不行,若不然只要遇到战乱就会躲藏起来,一时也没了主意,思索片刻就说道“此时大自在失败坐化而去,而文殊普贤两位也受了损,只能由弥勒去一趟了。”

  菩提听闻要弥勒出马,就立即说道“师兄不可啊,弥勒可是我西方教的未来希望,此时虽然只是菩萨果位,但若将此界占据,就是一尊佛陀,若是弥勒出了意外,谁来镇压我西方教未来,我西方教过去未来现在三佛不全,怎能祭祀此界而成就西天极了世界呢。”

  如来心中也是不愿,但身边能用的上的都被打死打残了,让本来就有些弱势的西方教更加人手不足,他作为此界佛祖,若是离开西方教肯定出现气运不稳的现象,有可能会被天庭察觉什么。

  而菩提老祖看着如来也是一阵犹豫,就说道“师兄,不如就让燃灯菩萨去一趟天庭探查一番,燃灯镇压过去,而此界过去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即使短时间内不用镇压也是无妨,不如就让燃灯菩萨去一趟。”

  如来神色中一阵犹豫,西方教若是要镇压一界,就必须过去未来现在三佛齐聚,若是少一样都不行,若是占据气运,好处肯定不少,不但三佛完全成就佛果之位,而且西方教整体实力也会上升一个台阶,到了那时候这世界就可以任意施为,而不惧天道了。

  若是世界寂灭了,大不了再换一个世界,众生的死活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弥勒出动如来就让他冒了很大的危险,而燃灯出动也让他觉得有些不妥的感觉,两者之间也一时难以决定,这就犹豫了起来。

  而菩提老祖是看出了如来的犹豫,就说道“师兄,此界已经衰败到了中千世界的边缘,要恢复永恒世界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有弥勒在就能让此界未来难以推测,而过去已经发生,难道仙道中人会将世界倒回去?若真有本事,也不会成为如今这种情况了。”

  如来还是有些犹豫,就说道“师弟,弥陀佛离开此界之时将重任交于我俩,一定要镇压过去未来,非生死关头不可轻易出动,这次也是因为事情发生了突变,而我西方教也是损失了几位菩萨,我才想到如此下策,去探查一下因由,也是冒了极大的风险。”

  而菩提就说道“师兄,这不就结了,有弥勒镇压未来,让仙道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而过去已经发生了,这事他们都知道了,哪个神仙会无聊到去寻找其中的隐秘去,师兄就别犹豫了,就派燃灯去做这事。”

  接着又是一阵咬牙切齿,说道“可恨我舍利受损,不能动弹,若是不然那我去也成。”

  而到了此时,如来也觉得菩提说的合理,至于心中感觉不对劲的地方,觉得也许是发生的事情太多,思虑过度了,也没多在意,就对菩提点头说道“那就只能派燃灯去一趟了。”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