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三十章 南天门外见燃灯

第一百三十章 南天门外见燃灯

  西方教的灵山内,经过一番商议,最终决定还是派出燃灯,前去天庭查看一番,并且调查一下天庭内部的变化。

  只要镇压了未来,过去的事情西方教如来和菩提觉得没有必要,没人会有功夫翻旧账,但他们却不知道此界有一个从未知地方穿梭而来的江汉珍,而江汉珍恰好对寻找漏洞,查找原因特别感兴趣,而且还特别擅长。

  江汉珍带着灰蛟与九头虫准备向天庭而去,天空出现一人驾着云朵,从空中降临而下,而此人正是天庭任职的太白金星,江汉珍暗道一声,果然来了,就对身边的灰蛟与九头说道“这位是天庭的太白星君,待会不能失了礼数。”

  两人没想到天庭来人如此之快,而此事不光关乎雷府,而且关乎仙道,顿时打起了精神,等待太白金星降临。

  就见太白金星降下云头,站到了几人面前,看了几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到了江汉珍身上,问道“这位可是雷霆都司诸天宣化雷神?”

  江汉珍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末将,不知太白星君降临此地,有何贵干。”

  太白金星眼睛一亮,问道“你认识我?”

  江汉珍点了点头,说道“星君乃天庭重臣,我也作为天庭一员,又怎么不人呢是星君呢?”

  接着对着身边的灰蛟与九头虫说道“这位是太白星君,天庭重臣,你们还不见礼。”

  灰蛟与就头虫事先得了江汉珍的交代,此时当然不会失了礼数,就对着太白金星一礼说道“雷府弟子灰蛟,见过太白星君。”

  只见太把金星有些欣喜,也感觉如此多年的苦没有白受,也算是打出了一点名气,口中连连说道“好好,都是我仙道后起之辈,不用如此客气。”

  太白金星被如此礼遇弄得有些辛酸,觉得就这份待遇,这趟出来也值了,虽然不算什么,但比他以往走到哪挨骂到哪好多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拿出一道令剑,递给江汉珍,说道“这次却是好事,玉帝要召你去凌霄宝殿商议三界招收天兵事项,你若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跟我一起返回天庭面见玉帝,玉帝对你这个招兵奏章可是很高兴。”

  江汉珍虽然知到这是必然结果,但此时有了玉帝开口,也觉得这事真的成了,如此雷府就在前线没了后顾之忧,也让他能做点别的事。

  而身边的灰蛟和九头虫也是一脸喜色,江汉珍对着太白金星说道“我也无事,那就麻烦太白星君带路了。”

  太白金星也是松了一口气,暗道此人竟然如此好说话,不像以前办事,虽然都是玉帝吩咐的,但好多人都不买玉帝的账,他也不能如实汇报,都是低三下四,好话说尽才不情不愿的才能让事情办成,那像这次,竟然如此简单。

  心中也对江汉珍以及雷门弟子越发的满意,就说道“那我们就出发吧。”

  江汉珍点了点头,说道“他们也是要回天庭,就麻烦太白星君也带他们一程。”

  太白金星连忙摆手,说道“不麻烦不麻烦,都是我仙道后辈弟子,都上来吧。”

  接着灰蛟和九头虫对着太白精心一声道谢,跟着江汉珍一起跳上了太白金星的云头,太白金星心中也是感慨不已,他跟了玉帝不知多少年了,按道理来说也是元老级别的人物,可一直以来天庭内部都有些矛盾,基本上上各做各的,没有了其他部门配合,他做事很吃力,而且还讨不了好。

  直到今日,方才有一种堂堂正正的感觉,也看着江汉珍几位雷府弟子越发的顺眼,就开始对江汉珍说了些凌霄殿的禁忌,与玉帝的习性,江汉珍都一一记在心里,觉得也是受益匪浅。

  而最后江汉珍问道天庭内幕矛盾根源之事,太白金星也表示不知道,他出生之前本源受了损伤,所以直到上古末期才出世,对这些也不是很清楚,但表示也可帮江汉珍翻阅一下天庭卷宗,查找一下原因。

  太白金星从不与人争斗,但不代表他不厉害,驾着云朵没有多长时间就到了南天门。

  这次却没有从别的门进入,而是选择了雷府一直以来都回避的南天门,几人走到南天门的时候,也刚好看见全身散发着一股死寂气息的人也到了门口,这人打扮古怪,形如枯木,好似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一样。

  而这时身边的太白金星说道“这位是燃灯道人,现在是西方教的燃灯菩萨,有镇压过去,点亮灵台之能,此人性格孤僻,不喜欢说话,不要理会就成。”

  江汉珍神色有些诧异,不知此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这人他也知道,就是后世民间所传说的灯盏菩萨,也叫燃灯菩萨,佛家不供,仙道无名,可此人的信仰一直存在,传说中可以为众生灵台指路,指明方向,一直以来都出没于枯寂之中,家户小宅的明灯之中,有护道卫魔之能。

  而且传闻之中此人争议颇多,并无多少评论,而江汉珍知道燃灯之事也是在凡间小时候,当孤寂之时,就会点上一盏明灯,照亮灵台,紧守心神,以防止心神失守,而因此法才能外魔不害。

  而燃灯又称燃灯道人,此时在西方教任职,传闻佛灭度之时能够成就过去佛之位。

  此人的出现让江汉珍神色有些复杂,此人名没有祸害世界的任何传闻,相反,还有功德在身,而普传法门之中,也有一篇能帮助弟子寻找心神的方法,称为燃灯之法。

  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修行前辈,既然见到了,也应该有应有的礼数,江汉珍对着同样到了南天门外的燃灯菩萨,就对着燃灯一礼,并没有说什么,而燃灯那万年枯寂的脸上,也漏出一丝笑容,对着江汉珍点了点头。

  就在江汉珍就在太白金星的带领下,带着九头虫和灰蛟进入南天门时,而燃灯却被天兵拦了下来,说道“对不起了,玉帝有令非天庭人员,没有通行令牌不得入内,请回吧。”

  江汉珍心中一动,暗道玉帝终于开始出手了,开始限制西方教了,猜测可能是雷府与玉帝的关系融洽的原因,才让玉帝不在那么需要西方教。

  被拦在门外的燃灯还是一副万年枯寂的面容,看不出来什么表情,江汉珍心种摇了摇头,觉得还帮燃灯一个小忙,就是他不帮忙,燃灯也能进入南天门,只是稍微麻烦了一些。

  玉帝说的是不在天庭任职,并且无通行令牌的不得入内,并不是禁制,只不过是立了一个规矩,只要遵守规矩就能进入。

  就决定帮他一下,若是其他的西方教人,他连招呼都不打,而燃灯就让他不得不出手相助一番了,毕竟也是将人家的燃灯之道融合了一些。

  就对守门的天兵说道“不知通行证如何办理,我去帮燃灯祖师办理可否。”

  而身边的太白金星也看出来了江汉珍的想法,但不知道江汉珍理会燃灯做什么,就连他这种善于交际之人也不愿离对燃灯多做理会,但也不能不表示一下,就从怀中取出一个令牌,对天兵说道“就不要为难燃灯道人了,这份通行令牌就给他吧。”

  天兵一看,两人都为燃灯说话,而且还拿出了一道通行令牌,这也符合规矩,就将牌接过,说道“有令牌自然可以自由进入。”

  然后将令牌送到了燃灯手上,说道“您的令牌,还请收好。”

  而燃灯枯寂的面容有些缓和,对着江汉珍点了点头,然后接过令牌,一句话也不说的进入了南天门,向着凌霄宝殿而去。

  身后的灰蛟与九头虫自然不会说什么,本着自己是后辈弟子的想法,对这些仙道前辈都保持一种尊敬。

  但太白金星却诧异了看了一眼江汉珍,说道“不错嘛,这人如此无礼,我有一次去他那办事,低三下四的求了他三天三夜,也不见他有什么表情,竟然这次见了你之后,破天荒的应了两次,还在他那个皮笑肉不笑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你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江汉珍哑然失笑,对于燃灯道人这习惯,还是第一次听说,心中想这可能是普传法门中有燃灯之法吧,严格来说也能称呼他一声祖师,就像红云一样,他所创的藏魂寄魄之法在后世之中,虽然道法不兴,但几乎所有的道门弟子都会这种护身所用的藏魂寄魄之术,也能称呼一声红云祖师。

  但想到了这事,总不能说自己在在后世就用燃灯道人的燃灯之法来辅助修行的吧,而且还将此融入了普传法门之中,只能尴尬的一笑,说道“也许是我比较和善。”

  此言一出,身后的灰蛟与九头虫赶紧别过头去,一副与江汉珍不认识的样子,江汉珍动起手来的那种凶悍早已被他们所见,根本就是不留余地的打发,让他们根本没法法与和善联系在一起。

  而太白金星也是人精,干笑了两声,说道“是挺和善的。”

  江汉珍忽然想到仙道以往的矛盾,而这位燃灯道人的来历就有些说不清楚了,很少有此人的传闻,就问太白道“星君,您对这位燃灯道人了解多少?”

  太白金星心中一愣,总觉得这问题有点奇怪,但还是说道“这燃灯道人的传闻很少,我也知道的不说,听说他出生于上古,有点亮灵台,渡人成道之能,只是不知为何,被人给坑害了,刚出生就被打的魂飞魄散,还被封在了一口棺材里,但这燃灯道人也是厉害,竟然连棺材都一起炼化,重活而来。”

  江汉珍心中一动,果然来历有些古怪,就听太白金星说道“这些我都是在太古杂卷中看到的,至于真假就不等而知了。”

  江汉珍就问道“不知那太古杂卷可还在天庭之中?能否帮我找来?”

  太白金星摇了摇头,说道“年代已经太久了,我也是在玉帝刚当上三界之主的时候看到了,是古天庭的遗留,但还没等我整理,以前的这些东西就全部消失了。”

  江汉珍暗道一声可惜,但也确定了这其中一定有问题,而从神将杂篇之中知道,仙道之中一直有事发生,经常发生战乱,就没断过,从内部到外部,一直如此,都被牵扯到了这些事情上,所以也很少有人去寻找这些根源。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