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四十章 不堪一击

第一百四十章 不堪一击

  不管别人有什么阴谋诡计,江汉珍都不想掺和,而是一心想着怎么将普传法门传出去,再就是安心修炼,至于看守三圣公主之事,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一日,就在江汉珍讲完道之后,有一名人族弟子来说道“先生,凡间传闻是先生关押了三圣公主,让三圣公主在地火之处受那地火焚烧之苦,不让三圣公主与其子见面,生生的拆散了一个家庭,但弟子知道这事不是先生所为,而是天帝的意思,这种有损我少华山名誉的事情是否要出手控制,若是先生同意,三皇子会下令人间朝堂制止这种留言蔓延出去。”

  江汉珍心道,天帝还真的出手了,本来还打算不予理会,既然想要出手,那就做好被反击的准备,而且早就有了腹稿,只不过一直留着,也算是保留三圣公主以及天帝的一些颜面,既然选择了走这条路,那就别怪不讲情面了。

  江汉珍在平时看着就是什么也不理会,好似很好欺负的样子,但若是有人阻碍了他的道,那就会施以雷霆手段了。

  就对这名弟子说道“此时少华山不能有失,既然有人出手,那我们也回敬一番。”

  此言一出,下面的弟子都睁大了眼睛,衣服摩拳擦掌的姿态,而这名弟子也是想要大干一场的样子说道“还请先生吩咐。”

  江汉珍扫了一眼一群早就想反击的弟子,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斜,这种流言蜚语对我少华山影响虽不致命,但也阻碍我少华山发展,这次回去之后就将三圣公主怎么被诓骗下界的,怎么与书生刘彦昌污浊华山的事情,还有天帝的安排,找人编纂成故事,流传出去,还有让人知道并不禁止外人与三圣公主见面的事情也传出去,尽快的传遍人间。”

  一众弟子有些失望,但随即有不再失望,也算是反击了,而这事却是一件反击之事,也没用什么阴谋,而是阳谋,堂堂正正的阳谋。

  江汉珍想了一下,心道,此事肯定有武道世界中人推动,既然要做一番大事,那就上台来,大家一起登台岂不热闹。

  接着说道“还有,有天外武道之人降临此界,这一切都是天外之人的阴谋,勾结此界的叛徒,志在毁灭祖脉华山,以毁坏天地意志,从而占据此界,这件事也编写在故事之中,流传出去,让天下人都知道。”

  “什么?天外之人,原来如此,怪不得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莫不是天帝也被策反了吧,成了破坏天地之人。”

  “怎么可能,天帝命运与此界息息相关,他不能放着至尊不当而去投靠天外之人吧。”

  “你们可别忘了,三圣公主可是天帝的外甥女,三圣公主投靠了天外邪魔,天帝被人蒙蔽了也未尝不可。”

  “这天帝竟如此窝囊,被人耍的团团转,不知所谓的陷害我少华山。”

  看着门下弟子议论纷纷的样子,江汉珍点了点头,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只要将事情的大概说出来,就会有人将之整理成故事而流传出去,至于什么结果也让他很期待,既然做了就别想隐藏着,传出去大家都看看,到底谁手段高。

  江汉珍对此倒是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此举乃顺天之行,也是将矛盾完全激化的一个对策,到时候将武道世界之人暴漏出来,肯定会做些什么,若是天帝还能有闲工夫对付他,而不去处理有人要破坏华山的事情,那只能是不谋其政之人,不知道还能不能坐稳这个位置。

  万事万物都有一个理,当你有用的时候,就有这个位置,当没有作用了,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虽然听着无情,但道理却是对的。

  江汉珍交代完之后,就离开了讲道之地,继续修炼去了,至于怎么做这事,如何去做,门下的弟子自会商量出来一个对策,并且还能执行下去,而且做的比他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雷府本就有一个完善的制度,只不过照搬过来就成,下面也不会混乱,一切自有人去操办,若是任何事都亲力亲为,还不得把自己累死。

  随着此留言的传出,都知道有破坏天地的天外之人从中捣鬼,本来被天下众生产生怜悯之心的三圣公主的名声也不好听了,刘彦昌的一些行为也被人挖了出来,让三圣公主的名声一下子跌多到了低谷,成了人人唾骂之人。

  听说华山不限制外人进入见三圣公主,就有许多人造访华山,就是为了看一看不知廉耻为了男人而出卖天地的三圣公主,成为了一个反面的教材。

  被武道世界与杨二郎期予厚望的刘沉香也不愿意认他母亲,心中已经绝了华山救母的想法,若不是被人管束着,早就逃跑了。

  武道世界之人被暴露在明处,已经恨极了将他们的泄露此事的人,但天道大势好像就没有站在他们一边,在朝廷的主持之下,开始了搜捕武道之人的行动,有雷府之人协助,一时间刘家村被攻破,武道之人几乎死绝,就是逃出去的也没有几个。

  而主持这件事的三皇子殿下,也正是在江汉珍门下听道的那名王族弟子,灭了毁坏天地之人,气运一时高涨,又加上当朝皇帝年老,三皇子竟然借着这个势头成了当今皇帝。

  三皇子在江汉珍门下听道已久,又见识过广阔的天地,就是当了皇帝之后也没自以为成了至尊,而排出不稳定的因素,而是一心治理国家,用雷门师兄弟来完善天道,积累人间气运,以图谋更高的位置。

  江汉珍得到武道之人落败的逃窜的消息,也忍不住一阵古怪,此事快的让他猝不及防,甚至还没想到这。

  按照原本的估计,武道之人怎么的也要回应几招,挣扎一下,活着还摇使出什么诡计来,而且他还做出了相应的对策,安排的一些部署,就等着与武道之人交锋呢。

  但没想到武道世界中人如此不堪,只是以不变应万变的使出了一招,就将武道世界之人打成了残废,没了刘家村这个根据地来遮掩气机,只能完全暴漏在天道之下,只要漏出拟端,肯定会遭受灾厄。

  已经成了昨日黄花早就凉了,而就以此事,江汉珍想到了西游世界的西方教,对于主世界来说,西方教就是天外之人,而且是一心想破坏天道本源而谋划占据天地之人,是不是也可以用此方法将西方教灭了。

  但随即一想,就觉得不怎么合适,主世界仙道之人都在域外,内部空虚至极,能维持个现状都不错了,若是让西方教急的全部出动,说不定会造成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主世界本来就被损坏的不知多少次,才需要仙道来维持大道,若是没了维持天地运转之人,肯定会奔溃下去,说不定直接降低世界等级,这是仙道之人所不能接受的。

  江汉珍思索良久,都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只能与西方教暂时周旋,然后暗中积蓄实力,等到有把握将之全灭之时,再以雷霆手段将之出去,成为世界的养料。

  就如这宝莲灯世界,这些身死的武道世界中人所留下的世界规则,会被世界所吸收,从而增加底蕴,形成新的规则。

  当然这规则也只是仙道的附属规则,是依附在仙道所存在的。

  下界热闹的打生打死,而天宫却沉静在一片歌舞升平之中,好似根本没有察觉这事,不知为何,天帝却对这些毫无所知,正在听着司法天生杨二郎汇报着江汉珍在下界的所为。

  当然说的都是一些威胁到天宫的事情,如那种在少华山建立道场,甚至凡间皇帝都是他的弟子之类的事情。

  而对于江汉珍如何将武道世界中人掀出来并且灭杀之事,却丝毫没有提及,但说了江汉珍传出留言之事,也说的是如何破坏三圣公主名誉,而且损坏天帝名誉之事。

  天帝当即大怒,就要下旨捉拿江汉珍,而一旁的太白金星说道“天帝,臣以为此事不妥。”

  天帝问道“有何不妥?”

  太白金星说道“江汉珍此人在凡间弟子无数,这些可都是有资格做天兵之人,若是捉拿肯定会遭受反抗,造成不必要的伤亡,若是将他软禁起来,再将这些少华山弟子收入天宫,只要江汉珍还活着,这些人只能听从天帝的调遣,等到将人性全部收复,再杀他也不迟。”

  天帝有些意动,若是能扩充自己的实力,何乐而不为呢。

  但一旁的杨二郎急了,说道“天帝不可,这些少华山弟子只听江汉真一人的命令,而且都是桀骜不驯之辈,很难收复,还不如处之而后快,天帝可派六大太子去做这事,定能将少华山除去。”

  天帝顿时就怒了,说道“传闻少华山弟子能争善战,你是嫌几个太子死的还不够多,还要再死几个你才甘心?”

  杨二郎吓得赶紧说道“臣不敢。”

  “哼。”

  天帝冷哼了一声,对着太白金星说道“依爱卿的意思该如何做。”

  太白金星挑衅的看了一眼杨二郎,对着天帝说道“就让江汉珍继续在仙典司任职,并且将仙典司画为禁地,对外宣布他有重任在身,不能擅自离开,再招收少华山弟子上天宫位官,满满将之收复。”

  司法天生还想说什么,但被天帝瞪了一眼,也不敢多少话了,只能站在那里,暗自有些懊悔。

  而天帝对着太白金星说道“那此事就交给你去办。”

  太白金星当即大喜,说道“臣宗旨。”

  想到可以把江汉珍的弟子全部拆散,夺到天宫中来,最后就想看看到时候他还能不能保持镇定,太白金星越想约觉得开心。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