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各方集结

第一百四十六章 各方集结

  即使刘沉香被武道世界中人专业洗脑十几年,但刘沉香本就气运不凡,天生聪慧,自主意识要比普通人强。

  又经过这次从刘家村徒步行走至华山,被打骂的算是真正觉醒了自我,而武道世界中人心神早就被自身的业力所蒙蔽,又怎么能意识到这一趟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

  让一众武道世界中人妄图控制人思想的想法算是彻底落空了,控制他人的方法仙道中人看来,属于魔道行为,只有私欲慎重,心理扭曲之人才会做这些事,妄图控制别人来为自己做事。

  简单就是灌输一些不合常理的思想,有的甚至给人下了心神咒,犹如紧箍咒之类的都在此列。

  就是江汉珍也从没想过要控制别人,而为自己办事,先不说能不能成,就是控制了别人,自己的心性也会受损,想要达到更高的境界就难上加难,尤其是他这种以心性为主的修炼方式。

  造成的结果就是心理越发的扭曲,不与常人一样,做这些事他们自己感觉是对的,就是不符合天道之理,也认为是天道的问题,长此以往下去,只能沦为邪魔歪道,与大道甚远。

  武道世界的大长老看刘沉香乖巧的答应了,就劝说道“你也不必为此而生气,这些人都是被天宫所蛊惑之人,你父母遭受了如此大的冤屈还被侮辱了名誉,这次你劈开华山之后,就将幕后之人揪出来,为你父母正名。”

  刘沉香心中吐槽不已,我家的事不知你为何如此上心,从开始就对他灌输劈开华山的事情很积极,好像唯有劈开华山才能救人一样,好像除了这个办法就没有别分办法了。

  这一路走来,也听到过一些隐晦的消息,比如他母亲三圣公主被以前身边的侍女朝牵线之后,才与他爹刘彦昌认识的,有人将他爹以前的所作所为都送到了他手上。

  虽然当时有些气愤,但仔细一想,也感觉这事是真的,让他也为之羞愧难当。

  最后还有人告诉他,想要见他娘可以自由出入,并没有不让见面的规定,就让他越发的疑惑。

  但在凡间之中都是完善天地的那种思想,就是他母亲偷了镇压天宫的宝物宝莲灯,造成了三界不稳,此是大罪孽,他知道这事情的时候,宝莲灯的灯芯已经被他吞了。

  没有像武道世界中人一样的产生一种一条路走到黑的想法,而是有了一种懊悔,只想做些事情,补偿她母亲所犯的错误。

  想要去验证一番,就对大长老说道“多谢大长老为我家的事情费心了,刘沉香在这里感激不尽。”

  说完就对着大长老以及武道世界中人一礼,武道世界中人都纷纷点头,笑着连说不客气,都是一家人。

  然而接下来刘沉香却出言道“众位长老前辈,在做这些事之前,我想去见见我母亲,还望诸位能够允许。”

  “不行,你现在不能见你母亲。”

  被刘沉香的一句惊的顿时跳了出来喊道,而大长老却瞪了这人一眼,此人才发觉说错话了,本来按照原本的打算只要到华山就劈开华山,斩断世界祖脉,都是说好的,没想到竟然出了这种状况,让他一时心急的就叫了出来。

  刘沉香心中暗道,果然如此,带着质问的语气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们母子相见。”

  让武道世界中人一阵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大长老也是一阵头疼,本来能完全控制的旗子,竟然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了自己的意志,看着刘沉香眼中闪过一丝杀气。

  随即又恢复一副和善的样子说道“不是我们不让你们母子相见,而是华山有人守着,不能见外人,是天帝的旨意,你只有劈开华山,你母亲自然就会出来。”

  而这时另一个长老也说道“劈开华山不光是我们的意思,还有你舅舅的意思,只有劈开华山,削弱天宫实力,逼着天后修改天条,是为了天下众生,我想你能明白。”

  此时的刘沉香经历过一回凡间之事,也形成了自我,对这武道之人也产生了一些怀疑,传了他消息之人和武道之人说的竟然不一样,心中隐约的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但刘沉香身为人子,又怎么不去见母亲呢,就说道“大长老,我还是想见我母亲一面,还望大长老为我安排。”

  这话一出,已经要等着刘沉香劈开华山的武道之人都有些急了,其中一人说道“我们培养你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今天,事到临头你竟然拖拖拉拉,枉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宠着你,惯着你,对你这么好竟然喂出个白眼狼来,让你做点事情都不愿意。”

  看着武道之人的情绪有些暴动,而大长老目光中也闪烁着杀气,还是城府比较深的,只是没想到刘沉香竟然形成了自我。

  喜欢玩弄他人的人,就怕比人形成自我,有了自己的主见,这样的人只能用真心,而不能用手段,只要诓骗于他,就能被一眼看出来,而刘沉香就是这种情况,失去控制得样子让武道之人一时难以接受。

  大长老就制止的说道“都安静下来,沉香孝心可嘉,想要见他母亲这是人之常理,不要责备于他。”

  接着就和颜悦色的对刘沉香说道“沉香,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想见你母亲这是好事,我也深感欣慰,也是孝心可嘉,我又怎么阻止呢,这样吧,今日就休息一日,等今晚我为你安排一下,等到明日在让你母子相见,然后你在做劈开华山之是。”

  刘沉香神情有些淡然的说道“多谢大长老。”

  而周围的几个武道之人都想说什么,可是被大长老的眼神给压了下去,都不敢出声。

  接着大长老就对刘沉香和蔼的说道“你下下去休息吧。”

  刘沉香对着大长老躬身一礼,说道“是,大长老。”

  接着就转身离去,直到身影消失,武道世界中人这才问了起来。

  “大长老,怎么能答应刘沉香见他母亲呢,若是他母亲说了些不该说的,刘沉香改变主意了该怎么办?”

  而这时二长老说道“不让母子相见这也不合适,但刘沉香可是我们培养出来的,也应该为我们武道出些力了,但是大长老,你怎么能答应刘沉香现在就与他母亲相见呢,要见也是劈开华山之后,若是之前就相见,难免会发生什么变故。”

  大长老点了点头,说道“的确不能在劈开华山之前让他们母子相见。”

  二长老就疑惑的问道“那大长老为何要答应他。”

  只见大长老神色中漏出一股狰狞的说道“刘沉香已经有了自我,不在是我们所培养的刘沉香了,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预计错了凡间之人对刘沉香母子的态度,才让刘沉香有所察觉,若是我们还像以往的那样让刘沉香做事,肯定行不通了,你以为我会真的让他们母子相见?让刘沉香彻底脱离我们的掌控?”

  而武道到世界中人这才放下心来,这时候二长老就问道“那大长老有什么妙计?”

  大长老搞神秘侧的笑着说道“有高人传授了我一招咒法,此招不受限制,就是我武道之人和能利用武道意志而用,今夜就用迷幻之药将刘沉香迷倒,然后趁机种下此咒,到时候就是想不答应就不成了。”

  武道世界这人这才放下心来,纷纷称赞道“大长老英明。”

  而此时的天宫之中,太白金星来报,对着天帝说道“启禀天帝,天后这次又改了天条。”

  天帝有些不在意的问道“都改了些什么?说出来听听。”

  太白金星一阵犹豫,支支吾吾的半天,最后还是一咬牙说道“微臣不敢说,其中有些对天帝您有大不敬,还请天帝过目。”

  接着就将一道玉册呈递上去,放在了天帝的案头。

  天帝本来还不在意的,随意的一番,顿时怒了,神色中一片冰冷。

  其中的内容无一不是为了限制他的自由而做出来的,他的权利被削减到了极致,只有镇压天宫中枢的职权,而其余的事情都是由天后管理。

  一把将玉册扔了出去,怒道“简直岂有此理,竟然如此猖狂,看来非得逼着我动手。”

  太白金星深色一动,就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还怎么做。”

  之间天帝杀气腾腾的站起来说道“都被欺负到头上来了,还能怎么做,当然是还回去了。”

  接着天帝就拿出一道令箭,扔给了太白金星,说道“将我们的所有人都召回天宫,集结在此,只要今日夜半,就杀向天后宫,就让天后在天后宫之中待着吧。”

  太白金星拿过令箭,接着对天帝躬身一礼,说道“臣宗旨。”

  太白金星出了门就去集结兵将,准备接下来的政变,天帝深色中闪现一股杀气,看向天后宫,深色越发的冰冷,就是他也没想到最后闹成这个地步。

  华山之上已经进入了一种军中征伐之气所笼罩的情况之中,已经有好己方各有目的的势力集结在了其中,不但有少华山本来就控制得看守人员,还有为了配合武道世界中人斩断灵脉进而修改天条的天宫之人,这些都是天帝的嫡系,想着时间合适,就被杨二郎带到了华山。

  并且掌控了华山,就等着武道世界中人劈开华山,让天宫威势虚弱,趁机杀了天后才能修改天条。

  甚至还有天后的人也应藏在暗处,是准备夺取宝莲灯的,几方人马各有心思,而且都不一样,甚至复杂至极,但都聚集在了华山,而且各有打算。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