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东方日出西方雨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东方日出西方雨

  自从雷府弟子牵头,整个天庭真正的融合之后,玉帝根本就没闲下来过,而时不时的去一趟雷霆学院,看看有没有新弟子出现。

  若是修为低的就勉励几句,嘱咐好好修炼,可以时常去天庭些小忙,若是修为已经达到地仙程度的,只要被看见,就迫不及待的要了回去。

  而要回去的学院弟子,一些好斗而且狡猾,生存能力强的,就会派去域外战场,而剩下的就会在天庭留下来,补充人手,或者去地府战场,与西方教周旋。

  双线作战本来就压力很大,而且不是对外的双线作战,而是一内一外。

  外不域外之人想要侵占整个仙道,而内部却有西方教之人犹如蛀虫一般的腐蚀,可以说是内忧外患。

  若是按照西游故事来看,仙道从此就变得势微,而西方教却占据了天地大势,到最后西方教也达成了他们自己的目的,将主世界的底蕴全部献祭到了虚幻世界中,而仙道几乎成了传说。

  天庭本就人手不足,有的都已经调往域外去了,现有的人手还真不是已经在地狱之中赖着不出来的西方教的对手。

  从开始决定要将西方教从地狱之中赶出去的时候,就开始了攻伐,就是短短数十日,已经攻打地狱中的地藏王不下百次,偶有小胜,还是败多胜少。

  原因就是天庭力量不足,根本本能完全将地府拿下。

  按照西方教原本的目的,天地人三界都要安插自己的而大部分人手,若不然怎么可能行使愚弄众生的西游计划。

  人间界就不用说了,九九八十一难,几乎大部分分安排的都是西方教的人手,也是人间大地之上的八十一个灵脉节点,每经历一个地方,主世界都要遭受一难,受一些损害。

  八十一次之后,就是一个完整的世界都能被弄得千疮百孔,更别说这个已经经历了不知多少次大难的主世界了。

  若是底蕴差一点的世界,早就不知道灭了多次了,也就是主世界底蕴深厚些,才能经得起如此折腾。

  按照西方教的西游计划,不止是人间界,还有地府和天庭也做了安排,若是如西游传记中的一样,从那时候开始,仙道原本自然生成的五道六桥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事六道轮回。

  破坏了天地的循环系统,然后还派人镇压在地狱之中,整个地府都变成了西方教的后花园。

  接着就开始对天地受损之后所牵连的天界下手,祸害了蟠桃园,拆了八景宫,掀了凌霄殿,此三处为天界镇压气运的重地,若不是畏惧雷府,说不定整个天庭都会被西方教趁机占了。

  即使这样,也让天界受损不小,天庭中枢受损,西方教就开始准备西游,选取了四大部洲,沿着太阳东升西落的方向,毁坏了八十一处地脉节点,从此主世界就以很快的速度衰落了下去。

  而这并不是西方教取经人的八十一难,而是西方教为主世界准备的最后八十一处劫难,劫难一结束,主世界也就算进入了消亡之路,再也没有了翻身的可能。

  江汉珍传说诸多世界,有许多世界中都流传着西游传记的传说,原因可能是主世界意识已经察觉了什么,就将此信息映射到了别的世界。

  而这些弟子没有一个笨人,只要知道西游传记的故事,都能猜测的出西方教的打算,私下里一番商量,才得出的这个结论。

  有陈玉楼这等天庭位置不低的人在玉帝身旁,明里暗里的对玉帝说上一些西方教的打算,玉帝本来还有所怀疑,就派人四处查看验证一番,果然发现了西方教的阴谋,因此才下令全面对付西方教。

  奈何人手不足,只能看着西方教还在四处乱跳,而此时人手补足最多的地方就好似雷霆学院,所以才一直盯着雷霆学院不放。

  这次有了新人加入,天帝首先下手,将大部分弟子分派在了天宫各处任职,以补足天宫所有职权,当然也不会忘记域外战长,将那些在地府之中屡立战功之人抽调出来,输送向域外战长。

  而那些没经历过大战之人,就分派在地府之中对付西方教,也算事变相的战前历练。

  虽然此时没有完全灭了西方教的能力,也因为知道西方教背后之人而有所顾忌,所以做的事情就是拖下去,拖的时间越长越好,只要能让域外腾出一些人手,就是西方教彻底覆灭之时。

  但西方教毕竟是一个流浪教派,虽然他们的世界灭了,还能存活至今,也有自己的手段。

  此时的西方教婆罗殿之中,如来听着尊者阿难汇报道“我佛,仙道对我西方教步步紧逼,经常派人去地狱之中破坏我们所建立的六道轮回,此时更是变本加厉,地藏让我传信,说安排在地府的僧兵死伤惨重,西方我佛加派一些人手,以减缓地府压力。”

  如来眉头紧缩,深色中闪过一丝凝重,但也没有阿难得那种不知所措的慌乱,不愧是一方教主。

  思索了片刻口出梵音,说道“此时天庭变换我们还一无所知,阿弥勒负责探查此时,至今还没回来,想来已经快有结果了,但地府不能有失,你且去东海龙宫传我法旨,调动八部天龙,赶往地府之中,不求建功,只要僵持着就行,等阿弥勒传回消息,再做决定。”

  阿难虽然有气,本来好好的计划却被天庭势力整合而出现了变故,被压着打了好长时间,早就想请佛祖助手惩戒歪道邪魔了,却被告知要僵持着。

  虽然不愿,但还是答应了了下来,对着如来双手合十行了个十指朝天礼,说道“我佛慈悲,弟子这就去办。”

  说完就转身离开婆罗殿,施展腾空之术向着东海飞去。

  而如来却神色中带着一些担忧,天庭不知最近怎么了,本来都已经快被度化,可突然之间就又坠入外道,不听他西方教的指挥了。

  西方教也发生了许多事,不但石猴失踪,而且本来选好的五行命格之人都出了变故,金猴失踪,到现在还没找到,而玉帝身边的卷帘大将属于土行,本来还有七八分把握,将土行设计陷害至凡间,但此时与天庭矛盾越来越大,已经难以谋划。

  至于从金行知了精,确被他早早发现而度入西方教,另外那条火行白龙,倒是好办,至于此时的掌管天河的天蓬,就有些让他犯难了。

  至于原本的天蓬,早就去了域外战场,属于北极四圣之一,也是修炼出天蓬道果之人,有一招天蓬神咒流传很广,而且威力极大,转门克制妖邪。

  若是再加上天蓬尺,就是他西方教之人也得被克制,只要与西方教遇上了,他西方教人必死无疑,堪称杀伐最甚的法术。

  若是身在域外的天蓬,就连他这个如来也得小心应付,一不小心就会着了道。

  自天蓬将职位交给弟子,而这名弟子正是所要找的木行之人,而此人修炼北极之法,对自己要求甚为严格,这次去地府之中就是此人带头,杀了他西方教不少弟子。

  如来忽然眼睛一亮,自语道“看来现在木行之人最为易得,若是能抓到,就是我亲自出手也值了。”

  越想越觉得合适,神色中也是一片喜色。

  但他却没有发现,身下的莲台被打了一个小洞,正通向如来的海底轮,而小洞中却藏着一只褐色的蝎子,蝎尾漏出一阵阵令人心悸的寒光,一看就是不凡。

  蝎子不知哪钻出来的,就等着如来心神晃动之际,鼓足了全身的力量,一蝎尾扎向如来的海底轮。

  只听见婆罗殿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本来端坐如山的如来瞬间从莲台上跳了起来,接着就捂着之际的海底轮做出一种古怪的动作。

  如来眼中出现一道杀气,看向莲台,之间好好的莲台却被打了一个小洞,阴他的东西正是从小洞中钻进来的,立即用佛识扫了一眼,却返现这个洞口不知延绵几百里,最后一直寻到一片荒漠之中,只看见漫天的黄沙,哪还有阴他之物的踪迹。

  这时后听到如来惨叫的罗汉菩萨纷纷赶来,看看如来究竟为何惨叫。

  如来一看好,就强忍着剧痛继续盘坐在莲台之上,被极为罗汉菩萨一问是何原因。

  如来只是微微一笑,说道“这是我几世前所造的孽缘。”

  而一种西方教人就问道“愿听我佛解惑。”

  只见他高深莫测的捏着手中的金刚杵一笑,说道“多世前我为强盗,多行恶业,造成无边业力,其中有一事就是俘获了一女子,并且为我生下了一个女儿,那女子后来自杀,女儿也恨极了我,所以她女儿今生化为妖邪还了这一报。”

  而众位西方教人纷纷行礼,口称佛号,说着因果可畏的话语。

  有道是‘凡人畏果,菩萨畏因’,因果之道乃西方教所奉行大道。

  至于仙道之人的承负,自由一番妙理,只是将因果包含在了里面,并且能够加以利用,孰高孰低,修炼之人心中自有一番评判。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