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机难侧菩提魔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机难侧菩提魔

  蝎子精本来还要疑惑的说什么,但被六耳猕猴暗中制止了。

  蝎子精疑惑的看着六耳猕猴,就听见六耳猕猴传音道“这人也是天庭有名的人贩子,我们初来乍到,就听他安排就行。”

  蝎子精顿时眉毛一横,心中饱含杀意的传音道“人贩子?那怎么可能让他好过,我炼制的毒还有一些,待我蛰他一下送他去见阎王。”

  六耳猕猴赶紧将蝎子精劝阻了下来,传音说道“这位也是我雷门的一位师兄,他这样做也并没有什么恶意,只不过想要在天庭之中争取一个更高的位置,不必与他计较。”

  蝎子精想了一下,觉得还是过不去心中那个坎,就传音说道“他想要升官怎么可以利用同门师兄弟呢,要不给他一个教训。”

  说着还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看的六耳猕猴一阵头疼,就传音劝说道“他这样做对雷府和师兄弟都有好处的,以前入门的师弟,之所以在天庭过得好,而且还能安排一个好出去,也都是这位陈天王的功劳,有他在玉帝身边,雷府做事也会方便许多。”

  蝎子精这才满意,跟着陈玉楼在天庭中走着,就传音说道“还是师兄懂得多,竟然知道这些事情,还好有师兄在,不然我肯定会犯下大错。”

  六耳猕猴看蝎子精这才没了动手的心思,也松了一口气,这蝎子精子在西牛贺洲那种绝地中生存下来的,性格就是狠辣,也正是那种环境中出生的生灵,才会拥有倒马毒桩这等大杀器。

  他见到蝎子精的时候,蝎子精就是跟人在拼命,被打的遍体鳞伤,但心中的斗志不见丝毫减弱,心性很是坚强。

  让他想到了他的出生,和那一条出海的求道之路,也是因为心中的坚定信念,才能子啊海中坚持下来,到达彼岸,这次出手相救一回,并且带到了传承之地。

  但蝎子精的性格却没怎么变,还是一如既往的杀伐果断,只要被她盯上的,迟早要扎上一毒桩,就他见过蝎子精蛰过的,已经不下十几人。

  这次来天庭还好是与他一起上来的,不然那换个人还真的会误伤人。

  六耳猕猴擦了一把额头的汗,传音说道“不是我知道的多,我这神通能彻听天地你也是知道的。”

  蝎子精顿时眼睛一转,说道“那要不师兄听一下先生在什么地方,我们自己悄悄过去。”

  六耳猕猴顿时有些生气的对蝎子精说道“此事不可,虽然我能彻听天地,但也要看听谁,如此乱用神通,不但有损福德,而且是对先生的大不敬,此事以后修妖在提。”

  蝎子精吓得吐了吐舌头,赶紧开始道歉,虽然看着大大咧咧,但对六耳猕猴还是很尊敬的。

  六耳猕猴也有意的教导蝎子精,也没怎么在意,只是说了两句。

  而陈玉楼察觉身后两妖的小动作,就转身问道“你们两个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呢,若是有什么不懂得尽管问我,只要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们。”

  六耳猕猴点头表示知道,而蝎子精脱口而道“知道了,人贩子师兄。”

  此话一出六耳猕猴当即扶额长叹,而陈玉楼却嘴角一阵抽搐,表情精彩至极。

  人贩子这个外号他也有所耳闻,只是被人私下里叫,当面还是第一回,也别是一番滋味。

  大陈玉楼是谁,脸皮厚如城墙之人,随意的说了几句就缓解的尴尬,带着两妖去了织女纺,订做了一身行头,这才打量着两妖的样子,觉得顺眼多了。

  期间说的两妖是眉开眼笑,都觉得陈玉楼为人不错,而陈玉楼作为人族中成精的人,也看出了蝎子精随身的法宝罐子粗糙,还有六耳猕猴手上提的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棒槌很难看。

  就与两妖说带他们去八景宫老君爷那打造宝物去,陈玉楼因为一颗老君的灵胎神丹而化生,就因此跟太上老君拉上了关系,当然目的也是不纯的。

  但老君爷不会在意,只到时照顾后辈弟子,只要陈玉楼求他办事,基本都是有求必应。

  六耳猕猴还知道要拜见江汉珍的事情,而蝎子精早就被陈玉楼哄的找不到北了,若不是六耳猕猴在身边压着,谁这道会疯成什么样子。

  还在雷池之中闭关的江汉珍对这一切毫无所觉,已经度过了九天罡风和天河弱水,并且将九幽地火一起洗练仙体,向着更高层次进化。

  三灾之后再西游之后有三灾一说,西游之前少有三灾之说,说是三灾,其实是世界中的三种不同的环境,三种不同的气息,若是想要突破世界界限,向着更高层次的方向发展,三灾是必须经历的。

  只有适应了三灾之气,才能去适应更高层次的混沌气息,若是见着三灾躲避,只有一个后果,修炼的极限就是与天地同庚,与日月同寿,永远的被限制在世界之中,跳出出去。

  江汉珍修为境界已经足够,而且已经经历了九幽地火,至于九天罡风和天河弱水,在降临宝船世界的时候待了一些,早就适应了,如今适应三灾,也算是水到渠成之事,并不出奇。

  度过三灾之后,就能开始转换仙体,成就天仙境界,也非一日之功。

  江汉珍修行突破境界从来不会主动去突破,而是修炼到极限之后再自行突破下去,根基深厚无比。

  三灾过后,就从闭关之中醒了过来,掐指一算,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月之久,心神感应了一下天庭的气息,比他闭关之前却强悍了许多,心中暗道,莫不是将地府拿回来了?还是将西方教灭了。

  但随即又摇了摇头,西方教从上古时期就存在,虽然是躲在角落里不出来,但仙道世界经理了如此之多的事,西方教却一直存在,而且越发的壮大,没有一些手段怎么能成。

  就拿出自己的随身令牌,看了起来,天庭倒是满满的发展壮大,已经能基本控制世界的三大部洲了,而唯独西牛贺洲,本来是被西方教完全控制,不知为何,天庭进入了西牛贺洲之内,将灵鹫山附近的一度部分底盘全部纳入天庭的管辖之中。

  江汉珍心中一动,灵柩山不就是燃灯到人的道场吗?若不是燃灯道人从中放水,想要进入西牛贺洲还真不容易。

  天分四极,东南西北,都是在天庭管辖范围之内,不知何时起,西方教忽然出现,在世界西方圈了一块地,就此霸占,而且假装不知道天庭,称天庭为东方天庭,意图很明显,就是想将世界一分为二,直到后来天地分为四大部洲,西方教趁机占据了西牛贺洲,彻底将这一块底盘占据。

  好巧不巧的事燃灯道人的灵柩山也被拉了过去,而燃灯到人投靠西方教的这事情就有些玩味了,就他一人,门下又无弟子,怎么跟西方教斗,除了与西方有缘还能怎么办。

  若不然也不会在天庭势力大涨之际而趁机放水,江汉珍可不认为燃灯道人对他另眼相看,传了自己的燃灯之法,而对雷门弟子也有了好感。

  但有一个不可争辩的事实,普传法门的入门篇中,就有燃灯之法的影子存在,若是燃灯到人看见他的燃灯道果在天下畅行,而且修炼者甚多,难保不会一高兴就开始放水。

  而雷神令牌中还有地府中的信息,仙道占据了大势,将的西方教困在十八层地狱中,五道六桥已经架设,万物轮回已经无碍,玉帝并没有将西方教就此赶出地府,而是不断的轮换人手进行练兵。

  只要上过一次地狱战场的,觉得合格的,就会派往域外战场,以减缓仙道在域外的压力。

  至于最后一件事情,让江汉珍感觉有些古怪,就是人间出现了一个叫菩提魔祖的修士,开始霍乱天地,刚开始也牵扯了天庭的一大部分力量,让西方教在地狱的压力有所缓解,菩提魔族招收了大量的手下,准备大干一场。

  可以没过多久,因为域外战场的压力有所缓解,有了人手补充,仙道之人都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东极青华大帝就返回天庭办事,跟菩提魔祖恰好碰上。

  也看看出了菩提魔祖正是菩提老祖所话,东极青华大帝假装不知,打的菩提道果破碎,就要杀死菩提之前,正好如来佛祖降临,说要帮助镇压魔头。

  而青华大帝还有急事要办,压制了心中的杀意,若是跟如来在此界僵持,就会误了大事,域外战场战吃紧,也没时间收拾这如来,只是冷哼了一声,就此离去。

  而将收拾如来的事情交给了玉皇大帝,玉帝当即大喜,满口答应了下来。

  大帝级别的给他如此汇报,还是第一次,以前别说大帝级别的不理睬他,就是元帅级别的都不带理会他的,而青华大帝竟然破天荒的给他说了一声,这可是头一遭,让玉帝欣喜异常,竟然亲自出马跟如来斗了一场,若不是身边的仙官害怕玉帝受伤,从而影响了天地,给劝了回来,说不定就此真能将如来收拾了。

  最后如来做了样子,要将菩提老魔压在五行山下,而这时石猴去出现了,说愿意代菩提受过,如来也就顺水推舟的将石猴压在五行山下。

  江汉珍看着这消息,也觉的天机难测,石猴还是被压住了,唯一不同的事这次是偿还菩提的传道之恩,虽然所传的道法处处是陷阱,偏偏又漏洞,但终归是受了恩惠,石猴能做出这等事情,也不愧为灵明石猴之称。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