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前思后想无可奈

第一百五十四章 前思后想无可奈

  传闻自太古直上古,天地间有四类天赋异禀的的猴子诞生于天地间,分别是灵明石猴,赤尻马猴,通臂猿猴,六耳猕猴,这四类猴子称之为混世四猴,各有本领与神通。

  而且每个都有其隆厚的气运,而且战斗天赋不凡,随着江汉珍修行日久,见识也广阔了许多,混世四猴出生于天地之间,绝不是什么妖魔之辈,而且秉承天地意志而生的战斗生灵。

  就如现在这主世界,不止诞生了灵明石猴,还有一个六耳猕猴,且看这两只猴子的神通,灵明石猴可以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而六耳猕猴却能善聆听,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

  而这两只猴子的神通,不正是应对西方教而出现的吗,以江汉珍的眼光看来,这两只猴子就是秉承天地气运而生的,天地已经察觉了西方教的阴谋,才耗费本源让这两只猴子出生,从而清除世界毒瘤。

  但效果却相反的,这两只猴子不但没有做他们应该做的事,反而被西方教所利用,尤其是灵明石猴,成了西方教手中的一把专门破坏天地的刀。

  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就是天地意志太弱,根本来不及处理这些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真个仙道都被拖在域外战场之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西方教悠闲的施展毁灭天地八十一劫难,而毫无办法。

  但此时仙道已经占据了大势,也对西方教有了防备,将西方教毁坏天地的势头给生生的遏制住了。

  但此时能做的只有拖着,拖得时间越长越好,这样就不会逼得西方教急眼,而搬出身后的人来。

  若是仙道世界没有域外之事发生,就是搬出后面的人也是闲的,可事情往往没那么简单,也正是因为主世界的力量削弱到了一定的极限,所以西方教才瞅准机会跳了出来,准备施展一个大计划,将仙道主世界彻底拿下。

  江汉珍也是因为知道主世界以后的结局,也猜出了西方教的阴谋,才能对此事认识深刻,正因为如此,从步入仙道之时,就一直没闲着,都是在为仙道增加底蕴,也不至于被西方教突然出手,而打个措手不及。

  此时仙道能镇压一切的就只有一位玉皇大帝,其余的仙道祖师都在忙着域外之事,而域外战场江汉珍虽然没有去过,但随即一想,就知道遇到的敌人不简单,若不然也不会将整个仙道全部压上去,只留下一个玉帝守着主世界。

  而主世界也不轻松,玉帝一人要扛着整个西方教,若不是江汉珍穿梭小世界之时,机缘巧合之下,引的慈航道人和骊山老母化生坑了西方教一把,不但弄死了大自在,而且文殊普贤也失去了一半本源,菩提甚至连自己的证道宝物也丢了。

  若没有此事发生,说不定情况更加严峻,他也是当过十天至尊的人,也知道玉帝要扛着多大压力,至尊之位并不是简单的做了就行,还意味着责任与义务,命运与天地息息相关,天道昌而至尊强,天道损而至尊伤,一切的责任都是他一人担着。

  从天庭整和开始,江汉珍也见到了玉帝对于天地发展的积极,意志以来都尽心尽力,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若不然像东极青华大帝那样高冷的神仙,也不会跑去给玉帝知会一声。

  主世界的事情只能这样耗着而毫无办法,而且处处显露这一些诡异,好像有一双大手在后面操控着,目的就是想要让仙道世界在一次次大劫之中灭亡。

  想到此,江汉珍对这幕后之人越发的好奇,而这人有可能就是西方教背后之人,随后也没了修炼下去的心思,就准备去天庭之中查阅一下卷尊,西方能找出一些线索,从而更好的做出一些对应。

  与西方教对上是迟早的事,若是现在动手,只能更西方教拼个两败俱伤,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而且西方教背后还有人,到那时候只能被人捡了现成的。

  心中对此也早就有了打算,就是想要积累一定的底蕴,然后以大势压倒西方教,这次是最稳妥的办法。

  而此时的飞碟玉佩已经探测到了许多世界,只是都是比较低级的世界,江汉珍准备将这些世界的坐标传输给慈航宝船之中,让刘沉香母子两人去将挑选出来的弟子输送过去就行,而他的非得玉佩每次都穿梭不易。

  思来想去,只能找一个慈航宝船去不了,世界底蕴比较深厚的世界去穿梭,自己亲自去打前站。

  目前没有这样的世界,就离开雷府,去了天庭收藏卷宗的地方,准备查证一些事情,等待飞碟玉佩继续探索。

  而此时的灵山,婆罗殿中,弥勒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回来了,而且满脸的忧虑之色。

  让正在修补莲台的如来看着差异,收起了莲台,就问道“阿弥勒,何时将你弄得如此紧张?”

  弥勒有些阴沉的说道“启禀我佛,弟子本在查证东方天庭之事,但忽然察觉我所镇压的未来有变,恐怕有人在探测未来,说不定知晓了我西方教的目的,所以我才放下手中的事情敢了回来,还请我佛定夺。”

  如来听得一阵头疼,暗道一声倒霉,他西方教最近诸事不顺,处处受挫,甚至连他也吃了一些亏,中了三灾之毒,若不是他已经修成了果位,有不灭的特性,说不定会就此身亡。

  不但地狱被天庭围攻,而且连燃灯道人也出了状况,竟然暗中放了仙道之人进来,让他西方教失去了很大一部分地盘。

  而且如今又出现未来不稳的现象,让他更加的忧心,总觉得有人在暗中捣鬼,而之人很可能就是燃灯,但燃灯那里却没有任何状况。

  就对弥勒说道“此事非同小可,你可知道是用什么方式推算未来的?”

  弥勒摇头道“非是用推算之法推算的,而是天道意志作怪,将此界未来映射出来,被人所破解的。”

  如来心神入内,一阵推算,但摇了摇头,说道“自无始劫以来,弥陀佛怜悯众生,为了替众生挣脱天地的束缚,从而往生西天极乐世界,留下了过去未来现在三部经书,我们两人再加上燃灯,分别修炼此经,而镇压此界,隔绝天道对众生的摆弄,此界之中有我三人在,怎么可能被众生所明了天道意志?”

  弥勒也连连点头,对此很是认同,就有些猜测的说道“那会不会是燃灯泄露出去的,他本来就是仙道之人,说不定看见仙道抬头而起了异心。”

  如来思索片刻,摇头说道“不可能,燃灯只会过去弥陀经,若是是将过去泄露出去还有可能,但未来之事,若是我不知道计划,也难以探寻,更别说燃灯了。”

  弥勒一阵无奈德说道“那这是为何,总不能毫无原因吧。”

  如来忽然想到大自在之事,就说道“有可能是从外得知,传入此界的,就如观自在道果那次。”

  弥勒这才恍然大悟,一阵暗恨的说道“天地不仁,妄图将万物当做刍狗,圣人不仁,妄图以百姓当做刍狗,这天道意志真是可恶,从内部不行,妄图用外部之法来控制众生,这世界众生实在愚昧,业力深厚,被天地所玩弄而不自知,只有我西方教妙法传世才能度之。”

  如来唱了一声佛号,接着说道“东方之人多贪嗜杀,喜色好恶,排斥我西方不妙法而坠入地狱,我西方当行大道,而渡化众生,有一事还要你去办。”

  弥勒唱了一声佛号,接着行了一礼,说道“还请我佛吩咐。”

  如来深色略带一些杀气,说道“燃灯镇压过去,不光镇压此界,而且要负责东方主世界周围有过去之事的世界,只要发现就将之毁灭献祭于极乐世界,但极乐世界传来消息,说此界附近生成了一个与过去类似的世界,而且成了气候,就麻烦你去一趟,将此界毁灭,以消除仙道之人探查过去真相的线索,而且有些宝物与我西方教有缘,你负责将之带回来。”

  听到是极乐世界传来的消息,顿时神情一阵肃穆,西方教属于流浪教派,原本的世界早就灭亡,那些西方教先辈们都有一个重建西方极乐世界的想法,流浪了不知多久,直到发现此界开始,才慢慢谋划的造出一方净土。

  如今已经初见成效,而大部分粮资就是来自于此界之中,若是被此界之人知晓,不拼命才怪。

  但其中却是燃灯出了问题,心中恨意顿生,怒道“我佛,燃灯此人早就产生了异心,知道了如此重要的事情竟然不向我们汇报,此人本来就是墙头草,看见东方现在有兴盛的苗头,说不定会倒向东方,我佛何不趁机除去此人,以绝后患。”

  如来一想起燃灯,也是眼神杀意丝毫不加掩饰,但过去也很重要,想起这事就让他杀心大起,但随即又无奈的说道“不是我不想杀他,而是我西方教此时根本无人可用,能镇压过去的非道果之境不可,本来菩提可以,但却糟了劫难,不但证道宝物丢失,而且被仙道青华大地打碎了道果,已经不足以镇压过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