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风水轮转奈我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风水轮转奈我何

  接着又说道:“地藏要镇压六道轮回,吸引东方天庭的目光,所以也脱不开身,原本大自在普贤文殊三人合力也能勉强镇压过去,可大自在已经坐化,文殊和普贤也受了伤,至于其余的人,却离道果甚远,根本不足以镇压过去。”

  弥勒心中一急,说道:“那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燃灯从中出卖我西方教吧。”

  如来也是无奈,但随即深色坚定的说道:“有我盯着,他也不敢做什么小动作,等你办事之后,我就将燃灯叫来着婆罗殿中,与我同台而做。”

  弥勒这才放心下来,按照如来的意思,就是将燃灯叫到身边盯着,只要不离开视线之内,就做不出什么出卖西方教的事,如今无人可用,也只能用这种办法了。

  弥勒也就唱了一声佛号,然后对如来一礼,说道:“还请我佛安排。”

  如来也随即一声佛号,口称道:“善哉,善哉。”

  之后西方教就开始行动起来,准备架设降临祭坛,穿梭那个过去类型的世界。

  此时过去殿中的燃灯道人,却心中一阵冷笑,就在弥勒与如来说起他的时候,他也是心中有所察觉,因为他很少外出,一直以来都在过去殿待着没出来,做的事情也少。

  若是说起他,无非就是那几件事,一件事他去了一趟天庭,给江汉珍传了燃灯之法,另一件事就是看见修炼了燃灯之法的弟子到了西牛贺洲,不是暗中放水,而是看见如此之多的人修炼他的燃灯之法,就直接将灵柩山也让了出去。

  而这两件事都不是什么大事,最大的事就是他发现的一个新世界,虽然这方新世界与此界的过去的上一量劫很相似,但燃灯可不会在意,所在意的事自己的传承,自己的弟子,自己的道果能够遍地开花,至于什么镇压过去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本来想将这方世界作为自己的道场,等到探查清楚之后,就安排修炼了燃灯之法的弟子去传他的燃灯之道,可没想到被如来和弥勒知道了。

  极了世界的他不知道,但此界之人,还没有能阻挡住他的测算的,冷笑一声,说道:“贫道生于太古,兴于上古,一直以来都孤身一人,好不容易有了些后辈弟子,想给门下弟子们找一个道场,还被你们所惦记,那就看看各自的手段了。”

  然后摸着手中的灵柩灯,目光闪烁不定,最后好似下了什么决心一般,自语道:“那世界没有趁手的宝物肯定会吃亏,就带着此灯护身,也算无碍。”

  然后就凝聚出一道信息,打入到灵柩灯中,将手中的灵柩灯随意一扔,灵柩灯就化为一道火红色的光芒,飞向天际。

  接着又感觉有些不妥,就往虚空打出一道法决,然后才放下心来。

  做完这一切,燃灯道人心情大好,而这时,一个小沙弥走了进来,说道:“燃灯菩萨,我佛请你过去。”

  燃灯暗道一声,果然如此,但此时心情大好的他,也没生气,但深色中闪过一丝狠意,从袖子中拿出一根尺子,似笑非笑的看了婆罗殿一眼,对着小沙弥说说道:“走吧。”

  小沙弥被刚才燃灯的样子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刚才他没有敲门直接就进来的这件事惹怒了燃灯,可过去殿在西方教存在感很低,从没有敲门的习惯,而且燃灯也从来不说什么。

  但刚才那一下,将他吓得不轻,决定以后来过去殿礼貌一点,免得被打杀了无处伸冤,燃灯再怎么说也是西方教有正统封号的菩萨,他一个小沙弥只有仰望的份。

  接下来小沙弥就乖乖的在前面带路,一路上对燃灯非常礼貌,但燃灯却看也没看他一眼,一心想着自己的燃灯之法,和修炼了燃灯之法的弟子。

  若是放在以前,燃灯这种性格阴沉,孤家寡人之人,能得到别人如此礼貌的投之以桃,他定会报之以李,可现在燃灯也知道自己的燃灯之法已经在三界,甚至许多地方流传开来,也觉的自己不是孤家寡人,也算是家大业大,总要为自己的弟子多考虑一些。

  至于与他不相干的人,他根本就是懒得理会。

  进入婆罗殿中,如来诧异的看了几眼燃灯,总觉得没了以往的阴沉,而多出来的却是几分生机。

  但道一声糟糕,没想到这燃灯竟然在这个时候有所突破,竟然明悟了死中有生机之理,以前就一直压制与他,没想到还是到了这一步。

  如来有些头疼燃灯的修为提升,可燃灯对这一切却毫不在意,燃灯借灵柩而出生,也就是凡间所说的棺材,本就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他的道路自己知道,就是感悟生死,从而死中求活,无数年都不得其门。

  最后已经感觉这条路走不通了,根本看不到前路,恰好被如来派出去天庭办事,遇到了修炼他的本命之法燃灯之法的江汉珍,顿时心中有所感悟,这才明白了生死之间有一盏明灯存在,只要心灯不灭,就能返死往生的道理。

  从而将自己的燃灯之道传给了江汉珍,而江汉珍本就做的事普传道法之事,自然不会放着这么一门好道法而不去管,就融入到了普传法门之中,经过一个宝莲灯世界,将燃灯之法普传与一方世界。

  而燃灯道人也因此受益,燃灯之法的大兴,让他趁机悟到了生死之理,从而修为大进,所以气质一改以往的那种死气沉沉,竟然出现了生机。

  如来仔细看了一会燃灯,这才说道:“阿弥勒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才麻烦燃灯菩萨来婆罗殿中,与我一起镇压过去未来现在,叨扰之处,还望燃灯菩萨不要怪罪。”

  燃灯旋即一笑,对弥勒所要做的事心知肚明,也不在意,就说道:“佛祖安排,燃灯自当遵从。”

  而如来又看了一眼燃灯,总觉得燃灯变了很多,但也没看出什么,只能唱了一声佛号,说道:“如此甚好。”

  天宫之内江汉珍去了凌霄宝殿,将逍遥查证仙道卷宗的事情给玉帝说了,玉帝当即允许,并且给了江汉珍一道令牌,让他自去即刻,此令牌用处颇大,天庭任何地方可去得,当然所有的卷宗都可以观看。

  江汉珍带着玉帝的通行令牌,果然畅通无阻的进入了卷宗之地,就开始翻阅年代久远的卷宗,想要从中寻找一些关于此界的不合理之事。

  仙道世界多灾多难,从天地初开之时的荒古时期,到太古,上古,直到现在,经历过无数大劫难,而且有一个不可争辩的事实,就是每经历一次大劫,天地就会被破坏一次,从永恒世界一直跌落到了中千世界边缘,若不是仙道内部整合,说不定已经跌落到了中千世界。

  虽然卷宗中记载的许多事情都焉语不详,可这最大的漏洞就是每经历一次大劫,天道弱化一次。

  江汉珍自忖也经历过了几个世界,而且每次的大劫都是天地意志来推动的,虽然也少不了他的所作所为,但发动大劫的却是天道意志。

  天道意志发动大劫的作用就是推旧呈新,向更高层次的进化,而不是越来越弱,而主世界却是向衰弱的方向发展,这就是最大的漏洞。

  也唯有一种事情,就是有人在背后控制,反向发展,以此来毁坏天道,他真的想将这人从被后挖出来,可这些卷宗都是太白金星带领仙官从四处收集重新整理的,并不是原本的而卷宗,而原本的卷宗却在一次意外损毁了。

  江汉珍暗自叹息一声,只能绝了在此界寻找背后之人的打算,准备去天庭的仙典司去看看,天庭的仙典司肯定要比宝船世界的大不知多少倍,让他心怀期待。

  可就在这时,忽然一道红光从外面飞来,直扑过来,江汉珍心中一惊,就要准备取出菩提树枝,将此物刷下来,却心中一阵感应,此物对他没有害处。

  就放下心来,之间红光飞到他的身前,显露了真形状,样子却与宝莲灯极为相似,只是带有着一种黑夜明灯的生死之中穿梭的感觉。

  瞬间明了这是何物,燃灯之法他也修炼过,一般用于照亮灵台之用,此物正是燃灯道人手中的灵柩灯。

  让他纳闷的不知为何跑着来了,隐隐猜测是燃灯的意思,但不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伸手将灵柩灯拿到了手里,神识一扫,顿时明了,旋即漏出中难以言明的复杂之色。

  而后又见一道红光飞来,一把捏到手中用心神看了一下,让他更加难以言语,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对着西方灵山的方向虚空一礼。

  而这时灵山之内婆罗殿中,如来正在与一众弟子讲经说法,燃灯道人在一旁作陪,忽然心有所感,看向天庭的方向笑着点了点头。

  如来本来就看燃灯有些不顺眼,就说道:“燃灯菩萨何时这么开心,说出来大家一起开兴一下。”

  燃灯的看了一眼如来,一本正经的说道:“无甚大事,我道果普传三界,小有成效,因为此事而开心。”

  此话一出,让听佛法的一众弟子都暗笑不已,如来也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都知道燃灯孤家寡人一个,连个弟子都没有,说道法普传,岂不是搞笑。

  虽然想笑,但不敢失去了威严,都憋着笑意,使劲的忍着。

  却有一位西方教弟子与别人不一样,身为如来的大弟子,对于如来的威严也没多少顾忌,顿时大笑起来,此人正是金蝉子。

  而如来本就心烦,看着一阵大怒,说道:“殿中讲解西方妙法,如此失礼,成何体统,你身为我弟子竟然不做表率,竟然公然破坏fa hui,今日就惩戒于你,以儆效尤。”

  本来想笑的西方教弟子瞬间一片冰冷,也没人给金蝉子求情。

  如来扫了一眼殿内弟子,目光闪烁不已,就说道:“就罚你去凡间转世一回,什么时候找回金身,什么时候回归西方教。”

  接着就一掌挥出,打向了已经蒙了的金蝉子,金蝉子只觉得魂魄离体,想着地狱飞去,接着看到一个六彩轮盘,眼睁睁的看见自己钻进六彩轮盘中。百度一下“西游之雷行诸天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