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猕猴心归雷神府

第一百五十八章 猕猴心归雷神府

  六耳猕猴原本还在忐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来之前就怕江汉珍知道他是六耳猕猴,嫌他出生带着法不传六耳的诅咒,会有些不喜。

  可见了面之后,才发现江汉珍并没有如血脉传承之中的记忆中遇到的那样,一看他是六耳猕猴,纷纷避而远之,甚至有多远躲多远。

  六耳猕猴天生神通不凡,善聆听,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

  此神通若是加以修炼开发出来,就能让一些别有用心的鬼祟之人害怕,而这神通是秉承天地气运而生的,天生万物必然有他的作用,若是用在三界之内,查证一些事情的真相,就会让鬼祟之人无所遁形,纷纷暴漏于天地之间。

  江汉珍也研究过六耳猕猴,根据他的猜测,一定是最早时期的六耳猕猴发现了什么阴谋,而主持阴谋之人地位还不低,恰好被察觉,害怕自己的阴谋被发现,才对六耳猕猴一族下了诅咒,目的不言而喻,就是想隐藏些什么。

  可雷霆之道最不惧的就是诅咒,也最擅长解决诅咒,若不然,天下间邪魔被雷劈之后,临死之前感觉不甘,定会发出诅咒,就够除魔之人喝一壶的,若没有些手段怎么行。

  而雷霆之力,恰好就不惧诅咒,即使再大的诅咒都能给他消磨干净,如此才能以正天心,肃清三界邪魔。

  江汉珍带着六耳猕猴进入了雷池之中,看着六耳猕猴的一身金甲,卖相不错,就说道“你之来历我也不甚清楚,但观你能在天庭有一份天地业位在身,我也就放心了,作为先生最大的愿望,就是盼着门下弟子有出息,今日见你,我也深感欣慰。”

  六耳猕猴心中感动,听江汉珍的话,根本就对他的来历不在意,却关心他的出路,他来历对于别人,当然是有所隐瞒,但对于江汉珍,却不想隐瞒什么。

  就说道“先生,弟子是天地间遭受诅咒的六耳猕猴,因为听到先生在南赡部洲要广传道法,就从北俱芦洲漂洋过海的到了南赡部洲,希望能的先生垂怜,收入雷门,虽然没遇到先生,但幸而得道了先生所留下的传承,才有如今的成就,弟子为见先生,就用了聆听天地的神通,此事实在失礼,还望先生责罚。”

  江汉珍也一阵感慨,说道“六耳猕猴善聆听,知前后果然不凡,你能将神通扩展如此境界,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责罚呢。”

  六耳猕猴心中的担忧尽去,就听江汉珍接着说道“何况我辈修士,效法天地,正己心以化人心,内心敞亮堂皇,又有何不敢让人见的,但你这份神通却是邪魔的克星,以后聆听之时,要小心行事,若是遇到邪魔,处理不了的就赶紧撤回来,以免被邪魔之辈盯上,让你落入险境。”

  六耳猕猴见江汉珍不但没有责备他,还提醒他小心,言语之间并没有责备他用神通来聆听天地,让他长久孤寂的心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不知不觉之中,多了一种对雷府的对天地的一种归属感。

  心境的提升,使得身上的气息隐隐的与天地相合,看起来十分融洽,江汉珍看的啧啧称奇,他对天地意志的感悟超出常人的认知,又怎么不知道这是六耳猕猴的心境提升,与天道意志互相交感的情况。

  境随心转,六耳猕猴自然感觉到了他的提升,也暗想自己执意要面见江汉珍的这个想法是真确的,传道之三宝道经师,果然如此,想着若是以后有机会,就提点南赡部洲传道之地的那些师弟们也来见见,若是能指点出其中的关窍,那基本上要少走许多路了。

  有道是‘道无经不传,经无师不明。’

  忽然才想到自己的来意,就对江汉珍说道“弟子在凡间之时,深感先生恩德,也知先生对于西方教多有怀疑,就去探查一些真相,作为先生的见面礼,如今已整理成册,就将弟子探查到的事情给先生过目。”

  只见六耳猕猴拿出一块玉符,江汉珍心中有些疑惑,就接过了玉符,用神识扫了一下,接着一阵后怕。

  竟然全是西方教婆罗神殿中的事情,而西游传记中,六耳猕猴也知道西游所行之事,可见神通不凡,但这探查的可是如来,让他惊出一身冷汗,也同时印证了传记的猜想,洞悉了西方教一部分阴谋。

  但六耳所行之事却是太过大胆,就略带责备的说道“这种事以后还是少做为妙,如来也是凝聚了道果之辈,你这样做若是真出了什么事,就连名录都留不下,若我没有修炼到道果之境,根本就不知道你为仙道出过力,做什么都可以,就是别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六耳虽然被责备,但也是心中一暖,低头说道“先生教训的是,是弟子唐突了,但弟子在西方教附近发现一处能隔绝神识的绝地,才敢如此行事,先生所传授的生存之道,弟子丝毫不敢忘。”

  江汉珍深色这才有些缓和,就拿出去过宝船世界之后总结的新的普传法门递给了六耳猕猴,说道“这是最新的普传法门,今日既然你来了,就拿去借鉴一二,说不定会对你有所帮助。”

  六耳猕猴当即大喜,恭敬的接过玉册,说道“多谢先生传法,弟子一定会好生修炼,不会坠了先生的名声。”

  江汉珍点了点头,就准备要打发走六耳猕猴,准备穿梭封神世界,可忽然心头一动,觉得这世界可能与六耳有些因缘,即使没有,也算是一份机缘,小世界与主世界有时间差别,若能经历这么一次历练,说不定就能让六耳成长起来,也能为仙道增加一份底蕴。

  六耳的修为也刚好符合标准,是度过了三灾的天仙之境,比他的修为还要高,成就了天仙之境,可见资质之强,就是他要跟六耳猕猴争斗,也不一定能打的过,带入下界也算一个帮手。

  有陈玉楼下界一趟的例子在那摆着,下界一趟积累了一些底蕴,才能返回天庭之际,一跃而成就天王之位,当然也少不了陈玉楼本身就能说会道的本事。

  若能将六耳猕猴带入下界一趟,有他那种善于聆听的神通在,起码安全无碍,在说六耳猕猴天生气运不凡,也不是易于之辈,有神通在身,道法无双,同阶之内罕有敌手,有六耳猕猴在,也用不着让他凭借着拼命的招式跟别人打斗去。

  心中决定要带六耳猕猴历练一趟之后,就问道“如今你在天庭是何职位,是否腾出时间?”

  六耳本就是聪慧之人,既然江汉珍问他有没有时间,那就说明有事要办,灵机一动,睁大着眼睛就说道“回先生,弟子从地狱战场中回来,得玉帝受命,安排监察司,在千里眼顺风耳两位将军账下听用,此时并无什么事,不然弟子也不会有时间来雷池,若是先生又命,弟子定将竭尽全力完成。”

  江汉珍看着六耳猕猴睁着眼睛说话的样子,心中一阵好笑,天庭此时百废待兴,就连玉帝都不得空闲的忙活着,怎么可能有闲人存在,但也没有说破。

  就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跟我走一趟。”

  就见六耳猕猴一阵欣喜的说道“先生有命,弟子莫敢不从,弟子随时都可以。”

  江汉珍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难道你就不向千里眼顺风耳两位将军汇报一声?”

  此言一出,六耳猕猴犹如被浇了一盆冷水,脸上憋得涨红,不知如何是好。

  千里眼顺风耳对他好的没话说,这样一走的确有些不对,江汉珍是他的引路人,在他心中的地位无人可替,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说道“不用,先生的事重要。”

  江汉珍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首先考虑自己人,颇有我雷门先考虑自己人的风范。”

  六耳听得一喜,但接着江汉珍说道“但此时你再也不是孤身一人,而是进入了天庭,有天地本位之人,做事不可如此轻率,千里眼顺风耳两位将军,自上古末期就跟着玉帝,也算是仙道前辈,理应尊敬。”

  六耳猕猴也感觉有些羞愧,就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江汉珍看着六耳猕猴虚心的样子,也暗道心性修炼的不错,这样才能走的更远,就说道“军无法不成,将无令不动,此事我就将此事写一份书信,和一份上表玉皇的奏章,一切缘由我都会说明,你带回去与千里眼顺风耳两位将军过目,若是他们同意,定会赞成此事,与陈玉楼一起,将此事上表玉皇,得了玉帝的命令,你再到雷池来。”

  六耳猕猴一阵担忧的问道“那要是两位将军不同意呢?”

  江汉珍说道“那我就没法带你去了。”

  六耳猕猴心中思索着对策,又接着问道“那要是玉帝不批准呢?”

  江汉珍说道“那我就更不能带你去了。”

  接着六耳猕猴深色中有些担忧,不知如何是好,心中乱想不已。

  江汉珍看着六耳猕猴的样子,暗笑一声,说道“我在此地先准备着,准备好之后等你一段时间,若是没有玉帝旨令,就只能等下次机会了。”

  六耳猕猴神色闪烁不定,最终还是决定去一趟,说道“是,先生,弟子这就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