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六十章 险遭劫 西方二人组

第一百六十章 险遭劫 西方二人组

  主世界经历过一次大劫之后,原本的大地一分为四,分别为东胜神州,西牛贺洲,南赡部洲,北俱芦洲,从而天地四极不存,而分为四方,主脉被破坏,剩下的分成了四只小支脉。

  看似是世界向前推进演化,必须要经历劫难,至于真实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封神世界就是在主世界上古结束之时生成的一方新世界,也是因为受了主世界的映射,而形成了一方相似的世界,天地无言,而养育众生,万物存与天地间,生灵生存与大地之上,用之于辅助进化。

  互相依存而不可缺少,此为大道至简之道,所言的天地人三才。

  根据江汉珍在主世界天庭查阅卷宗,与燃灯祖师给的消息,两相结合,也知道了这方世界是主世界经历过的封神大劫而出现的。

  世界发展极为迅速,从世界生成,天地演化,满打满算,也就一劫运之多,为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封神世界从上古推演至今,好似一番轮回一般,也到了封神之劫,好似被下了诅咒一般,一步一步的走向灭亡。

  当然,此时封神之劫还没开始,却也快了,天地之间有七位与天地存亡的圣人,分别为鸿均道祖,三清,女蜗,接引,准提,而其中圣人以鸿钧道祖为尊,带领圣人以己心而代替天心,行天地之道。

  自天皇身陨之后,天帝之位就由此界的鸿钧道祖随意点了门下的童子做那天帝,来管理三界,各圣人当然不服,与天帝多有冲突。

  此些信息都是燃灯道人给的,但这几名圣人的名字让他纳闷不已,三清女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是准提,是后世传说中从西方教传过来的万佛之母,也算是有名有姓。

  至于接引和鸿钧道祖,就让他非常疑惑了,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这两人从哪冒出来的。

  据道藏记载,天地为元始天尊化生所开辟,元始天尊为道的化生,先生于天地之中,为大道之本源,至于这位鸿钧道祖,来历就有些奇怪了,不知此人有何能耐,竟然将三清道祖的地位而取而代之,自称天道鸿钧。

  想破了脑袋想不出来此人的来历,只能决定降临之后要注意此人,他跟六耳猕猴都是擅长查证之人,只要时间久了,自然就会知道此界鸿钧道祖的来历。

  一道白光闪过,洪荒大地之东方,一出山林茂密之地,原地出现一个飞碟玉佩的身影,接着一人带着一只身穿金甲的猕猴从白光之中跳了出来,飞碟玉佩接着又是一闪,江汉珍神识一阵感应,却发现一道带有欣喜欢呼的天道意志,但随即一道神识向他扫了过来,让他心神都有些恍惚,暗道不好。

  紧接着就是一道白光向他打了过来,江汉珍心中大骇,暗道一声糟糕,这道光芒正是有人打出的道法所至,其中气息令人心悸,带着极为强悍的毁灭气息,正要准备拼死一搏,可哪知身体动不了,眼睁睁的看着白光打来。

  只见飞碟玉佩在空中发出一道亮光,挡住了虚空的一部分白光,而随身的菩提树枝也开始不停的晃动,扫除这些未知,将这道未知的白光给清除了,接着怀中的灵柩灯飞了出来,原地转了一圈,就飞向了江汉珍,从顶门进入,钻进了灵台之中,这才让他好受许多。

  但全身的早已湿透,就连身体都有些不听使唤,心中大骇,这道犹如天威一般的道法,竟然差点让他折损这在,竟然恐怖如斯,若不是他身上宝物众多,定要载个大跟头。

  六耳在一旁提着混铁棍,全身毛发竖立,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江汉珍这才反应过来,心道有人已经发现了他们,也不敢多想,取出玉帝的令箭捏在手中,就对六耳猕猴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六耳也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当即一挥手,一朵雷云在原地出现,就拖着江汉珍跳上云头,施展法决,将气息完全收敛,一道雷光闪过,消失在原地。

  一路不敢停留,还不停的消除两人所留下的气息,向更远的方向逃去。

  就在六耳带着江汉珍离去不久,虚空出现一道身穿道袍的身影出现在原地,疑惑的看着原地,伸手在虚空抓了一把,仔细的推演一番,却什么都没算出来。

  顿时深色凝重,略带杀气的自语道“难道天地间又有异数出生,希望这次不要有什么波折出现,此时正要进行封神之事,决不能出什么差错,异数当灭。”

  当即又掐指一算,心神一动,自语道“封神之事不能被破坏,此时正是时机,可以开始了。”

  随即神色中带着一种渗人的阴沉,接着这位道人就在原地凭空消失。

  过了许久,这道人又返回此地,在原地仔细的看了良久,这才放下心来,对着虚空打出一道传信,身形慢慢消失。

  法决一出,洪荒大地西方的一个角落,有一座灵气最为浓郁的仙山,相比起西方教的荒芜来说,此山灵气最为充足,就被称为灵山,而灵山之中,却有此方天地的两位圣人镇压。

  一个名为接引,一个名为准提,此时灵山之中,准提焦躁不安的在原地动来动去,而接引却坐的很安稳,但被准提长时间来的晃动也整的有些心烦,就说道“师弟,你最近为何不安心修行,却如此焦躁不安?”

  准提说道“师兄,你看那东方人杰地灵,物产丰富,可我西方教却如此贫瘠,师弟我看着心急,才会如此。”

  接引摇头一叹息,本来就一副忧愁之相,此时却越发的忧愁,西方教之事他作为大教主,又怎么能不心急呢,看着准提这幅样子,也心知准提成道之前本源受了损伤,才会心性不稳。

  就说道“师弟你也不必为此事发愁,鸿钧道祖以前答应过我们,我西方教总有大兴的一天,你只要安心等待就行。”

  一说起这事,准提就是一阵埋怨的说道“师兄,道祖这话是在上一劫运说道,此时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岁,让我们如此辛苦等着,也不是个办法,难道道祖不说,我们就一直这样等下去?”

  接引穷苦之相更甚,让人一看就会以为是被人欺压所至,他对这事也有些无奈,西方教大兴是道祖的承诺,说当年为了除魔,毁了西方教灵脉,要还此因果。

  就对准提劝慰着说道“师弟,东方天道圣人太过强盛,为天道所忌,不可长久,尤其是三清之间矛盾早结,据我推测他们迟早有一战,你我安心等待即可。”

  说起三清之事,准提更加嫉妒,说道“他三清不就是仗着盘古余泽,竟然三人一起成就天道圣人,将我西方教如此打压,竟然还能如此昌盛,真是天道对我西方教不公平。”

  接引也是暗自叹息一声,说道“师弟快别这么说,我西方教两位圣人齐出,已经算是恩德了,他三清虽然是一家,但糟了天妒,才会一家三分,才能安稳,想要合起来,已经是不可能了。”

  准提一听三清之事,又是一阵埋怨,就说道“三清太过强盛,三人一起威震洪荒大地,却不知昆仑山气运承载不了三位天道圣人,你说道祖也真是,偏偏要指点三人分家,让三清继续在作威作福,若是不指点三清,就让他们继续待着,说不定现在就遭受了劫难,没了昆仑山,我看他三清还怎么猖狂。”

  说起三清分家之事,准提对于鸿钧道祖却深信不疑,但接引可没那么好糊弄,他也是在开天之劫之后出生的,那时候巫妖共立,一时间威震洪荒,都有杀手锏镇压一方。

  妖族的是周天星辰大阵,而巫族的却是都天神煞大阵,两幅阵法形成,就会有天道之威,就是圣人也不敢掠其锋芒。

  而三清的出生与十二祖巫一样,都是盘古所化,三人本是一家,难保不会有什么三人合力的阵法。

  此时三人又是圣人之尊,三人合力之下,说不定就连鸿钧也不敢与之硬碰硬,想到这里,就觉得一阵恐惧,使劲的摇了摇头,平复了心神。

  而这时一道玄光从虚空飞来,落到了接引手中,而一旁的准提却是大喜,这气息他又怎么不认识呢,睁着明亮的眼睛问道“师兄,是不是道祖说我们西方教大兴的机会到了?”

  说着还一副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

  接引看完鸿钧道祖传来的信息,忧愁之色更浓,好像是在担忧一般,就将传信之光递给了准提。

  准提立即接到了手中,定神一看,顿时大喜,说道“师兄,这时大好事啊,下一劫运马上就要到来,正是我西方教大兴的时候,此事我去跑一趟,将此大劫推动一番。”

  接引摇头一阵叹息,这幅模样纵然人觉得,他很无奈,就说道“师弟,上一劫运也是我两从中推动的,而这一劫运也是我们西方教所推动,如此行事,难免有损阴德,师弟还是不要做的太狠了。”

  而准提却对此毫不在意的说道“这些事我们都是得了鸿钧道祖的旨意而做的,况且巫妖在洪荒造孽太多,合该当灭,我们做出此事也是顺应天大势,再说大劫之中,一切天道因果不存,即使有业力,也落不到我西方头上,此次劫难是原始天尊门下弟子在人皇时期所造的杀孽,与我西方教没什么关系。”

  接着就迫不及待的起身,手拿一根树枝,对着接引说道“师兄你就放心吧,为了我西方教兴盛,即使沾点业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接引心头思索良久,带着一脸苦悲之色说道“那师弟就小心行事,一切业力由我们两人一起承担,为了我西方教发展,即使业火焚身也在所不辞。”

  准提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师兄,你再此镇压我西方教气运,我这就去东方走一趟。”

  接引点了点头,目送着准提离开后,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好像是被人窥视了一般,就巡这窥探之以寻了过去,但什么移没发现。

  随即面色极为悲苦,深色凝重的测算了一番,却什么结果都没有,摇了摇头,继续闭目凝神起来。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