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知始末 谋定而后动

第一百六十一章 知始末 谋定而后动

  而这时在西方教灵山不远的一处黄沙之地的一处地穴之中,正藏着两道身影,而这两位正是初入此界,被人发现差点出事了江汉珍与六耳猕猴。

  两人初入此界,江汉珍就感觉到天道意志的欢呼,但随即就被一道意识锁定,并且被一道法术隔空打了过来,被弄了个措手不及。

  还好灵宝有灵,飞碟玉佩菩提树枝,和灵柩灯三样宝物一起用力,挡住了那一道虚空而来的道法,才叫他们逃过一劫。

  当即不敢停留,被六耳猕猴带着一路向西飞去,六耳猕猴神通不凡,速度极快,带着江汉珍从东方飞到了西方,六耳猕猴知道此界与主世界有些许类似,就一直向西方教飞去,竟然找到了他在主世西方教附近藏身的那处地穴,这才停下来修整片刻。

  六耳猕猴也觉得有些奇怪,地穴是存在的,是一出极好的藏身之所,但漫天的黄沙却没有,也想到黄沙是后来才形成的。

  这一次逃亡,不但没有让六耳害怕,还有了一种兴奋之感,越发的斗志昂扬,心中一动,就准备偷听一番,正好听到西方教中准提和接引的谈话。

  江汉珍听着六耳所所,也来了精神,就拿出随身的树枝,将整个天机全部遮掩,让六耳偷听,直到被接引有所察觉,这才收了回来。

  六耳心中一阵暗恨的说道“没想到刚才偷袭我们的是那个什么鸿钧道祖,如此鬼祟之人,有何颜面称尊做祖,原来一切都是他暗中做怪,若是有机会定不让他好过。”

  江汉珍神色中一片凝重,说道“甚言,此人在我们降临此界就能发现我们,可见神通不凡,以后所此人不可言之明讳,以免被此人所察觉。”

  六耳闻言也是一阵担忧,说道“此人太过厉害,先生可知此人来历,他又有何本事发现我们的?”

  江汉珍思索片刻,从后世的记忆与燃灯给的信息,又结合主世界天庭的卷宗,分析了一下,心中也猜测出来个大概。

  就说道“此人来历神秘,但在此界有天道鸿钧之称,很可能此人有天道的部分威能,知道三界之事,也不奇怪。”

  六耳听得心中一惊,说道“什么?此人竟然敢称天道,那天道意志不会被此人破坏了吧。”

  江汉珍摇了摇头,说道“这倒没有,天道意志是生于大道,近乎者近,远乎者远,没有那么容易被吞噬,若是被吞噬,就连天地也会进入灭世之劫,天地运转自有规律,不会被人轻易所更改的,他们能做的就是得了天道的部分道果,将元神寄托在天道之上,行那圣人之道而已。”

  江汉珍说话之际,神色越发的凝重,这方世界所遇到的问题太多,比他以往所穿梭的世界加起来还要多,以前遇到的只是镇压天地意志,或者抵抗天地意志,最多就是破坏天地,以图削弱天道意志。

  但这封神世界所遇到的问题让人心惊,有人竟然将天地中原本的本源道果给夺取了,而想将天道取而代之,而且发展颇有成效,竟然收了六个弟子,每人给分了一部分。

  而这时六耳猕猴就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方大好的天地被这些人给毁了吧。”

  此时江汉珍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就说道“现在我也没什么好办法,此时的天道圣人有七位之多,每个人的心意如何,我们都一无所知,随便出来一个,就是你我加起来也对付不了,何况是七个。”

  六耳猕猴虽然聪慧,但出生的时间不长,对于其中的厉害关系还看不明白,手捏着混天棍,有一种有力无处使得感觉,有心想要出去拼杀一场,才发现无处下手,难受至极。

  就问道“先生可有能够解决这困局的妙计?”

  六耳目光闪烁连连,带着一丝期盼,他已经没了主意,以他的推算,出去也只能躲着暗中行事,若是那一日被发现,就只有拼死反抗,弄不好就是死路一条。

  江汉珍心中也明白,不受圣人控制的就被天道圣人认为是异数,肯定会有所行动,若是不能控制,就会将之灭杀,将不受控制得因素祛除,才能放心下来。

  他和六耳是从主世界来的,所行的道理与此界的天道圣人不一样,甚至有所冲突。

  天道圣人通过夺取天地之间完善世界的道果所成道的,才能达到天地圣人的境界,而他们主世界过来的却是修炼己身,凝聚道果从而完善天道,从来不会以损害天地而成就自己。

  一个是向天地夺取,一个是反馈与天地,而两种结果就恰好相反,有天道圣人存在,天地间的底蕴被夺取,天地只会越来越弱。

  而从自身修炼了道果之人,能够将道果反馈于天地,只会增加天地底蕴,随之天地意志也越来越强。

  天道圣人又怎么可能容许天道强盛起来,从而将他们反噬,这中间的矛盾根本就不可调和,除非有天道圣人发现此事,从而挣脱出来,重新凝聚道果才行。

  但如此一想,江汉珍就摇了摇头,觉的有些不合适,而且风险太大,能放下那个天地不灭他不灭的圣位之人要有多大的决心才可以,以他看来,此事有这种果决之心的圣人不多,但即使有,他也不敢冒险与圣人去说明。

  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徐徐图之。

  看着六耳猕猴睁大眼睛看着他,江汉珍神色一缓,六耳猕猴所问之事他心中早有定计,只是一时难以做出决定而已,就说道“如今圣人势大,我们也不能贸然行动,但也不能什么也不做,我有两地去处,正要与你商议。”

  六耳顿时来了精神,急切的说道“还请先生吩咐,先生让我去哪我就去哪。”

  江汉珍看着六耳猕猴一副心急的样子心中暗笑,接着说道“我们所修炼的事守护天地为众生立命之法,而做此事的又三处地方。”

  六耳猕猴赶紧问道“先生快告诉我,是哪三处地方。”

  江汉珍说道“三才者,天地人,只有此三处才是与我等道理相合的地方,而这三处地方若是能整合一处,天地意志自然会强盛,若是在辅以计谋,也能更天道圣人有一争高低的资本。”

  刘而猕猴当即眼睛亮了,说道“难道先生所指的就是天庭,地府和人间王朝?”

  江汉珍赞赏的看着六耳猕猴,说道“此三处地方虽然三分,但天庭与地府可合为一地,而人间另为一处,这两处地方都能达成我们的目的,而且与天地大道相合,只要不跳出来,也能隐藏自身,我一时不知如何选择,这才说出来与你商议。”

  六耳闻言挠头一阵思索,说道“先生,此次听西方两人所言,大劫恰似在人间发生,而人间界此时气运强盛,我们去了恐怕难有作为,但天庭不一样,此时天庭初立,天帝手下无人可用,以我跟先生的本事,上去之后定能得到重用,只要有权在手,在人间做一些安排,也方便至极,也不至于被牵扯于大劫之中。”

  江汉珍连连点头,诧异的看着六耳,竟然知道在天庭行事方便这个道理,笑着说道“此言正合我意,没想到六耳你也学的如此奸猾。”

  六耳猕猴被此一说,就是衣服手足无措的样子,不好意思的说道“先生的普传法门之中有此道理,其中批注让门下弟子对此道多加参悟,以免被奸人所害,弟子不敢不从,还是先生教导的好。”

  江汉珍一阵失笑,就调笑着说道“还是我的不是了?”

  六耳赶紧摆手说道“不敢不敢,弟子哪敢如此,先生说的就是对的,弟子遵从便是。”

  江汉珍看着已经活络的许多的六耳猕猴,心中暗暗点头,普传法门多是些心性修炼,而雷霆之道性格都比较刚直,就怕这种性格被人所利用,吃了大亏,才如此推崇纵横捭阖之道,以期门下弟子能够为人圆润通达,能权衡利弊,不至于在人心方面吃了亏。

  不求全部像陈玉楼那样的奸猾,但能有一些手段,就已经很不错了。

  六耳能看出其中的利弊,也让他感觉很欣慰,能有这等考虑,也算是有了保护自身的资本。

  随即跟六耳猕猴一阵商量,又将此地掩盖一番,做个以后的躲藏之地,将自身的气息全部收敛,就驾着云朵向天庭飞去,准备面见此界至尊之人天帝,以谋求一个出生。

  天地本位在此界虽然毫不起眼,好像谁都不愿意为天庭效力一般,但江汉珍和六耳猕猴可在意的很,主世界天道意志完善,至尊之位就是三界至尊,而天庭仙官就是为维护天地,推行世界运转所形成的业位,要想为天地增加底蕴,最好的地方就是天庭。

  此界的天庭弱的不像样子,屈居与圣人之下,凄惨至极,但怎么说也是天地的一处核心之地,再怎么弱,也是天地的核心枢纽,有权衡三界之功。

  至于造成这方面的原因就是此界的几尊圣人,各把持一道,以鸿钧道祖为首,妄图镇压整个天地。

  所做的事就是一次次的发动天地大劫,损害整个天地,才能夺取更多的天地之中的本源之物。

  江汉珍经历过多次穿梭,对这事情早就看的明白,只是不知道做这些事情,最后受益的究竟是谁。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