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至天门 有人横着飞

第一百六十二章 至天门 有人横着飞

  江汉珍与六耳猕猴降临封神世界,一出现就被此界的鸿钧道祖发现,还吃了一些小亏,若不是身上的宝物众多,定会陷入危险境地。

  最终还是江汉珍气运昌隆,逃过了一劫,只是用了三样东西,还有杀手锏没有使出来,虽然吃了亏,但对这结果还是非常满意。

  而这两样杀手锏就是雷祖所给的雷府,和玉帝给的这支令箭,玉帝的令箭自然不必多说,若是施展出去,就连道果之辈都会面见九幽。

  而另一样雷祖所给的护身雷符,虽然平时没什么做用,看着就像一个信物一般的吉祥物,但若江汉珍生命受到威胁,定会给敌人一个惨痛的教训。

  就这一点就足以让他自傲了,江汉珍行事至今,都讲究一个慧而不用,最好当个威慑就行,永远不要用出来,这样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用。

  封神世界的情况与主世界基本相似,有区别的唯有大地之上,主世界是四大部洲,封神世界是整个一块,两方世界形态基本一样,唯一不同的事主世界底蕴深厚,天地比封神世界广大许多。

  以江汉珍的推测,若是此界之人对世界好好经营,迟早有超过主世界的一天,但不知为何,整个仙道之中几乎所有的世界都遇到了此等问题,都有外敌渗透,导致世界畸形发展,甚至一步步走向灭亡。

  带着六耳向天庭飞去,去的路上就让六耳探寻了许多天界的信息,了解了个大概。

  所谓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有六耳在身边,江汉珍也觉得此举非常明智,起码不会因为消息闭塞而吃了什么大亏。

  经过六耳的探寻,知道了此界的天帝身边人手非常之少,只有一个出生比较晚的太白星在身边,至于其他的根本就没有的一个能拿得出手的,就连天地之间的日常运转都维持不了,更别说有什么威势,身边成仙之人都少的可怜,能拿得出手的一个也没有。

  江汉珍去过数个世界,从没有见过如此凄惨至极的至尊,若论人数,就连聊斋世界之中的昆仑派都比不上。

  就拿此界来说,三教之中随便拿出来一个,天帝都对付不了,更别说还有两位天道圣人镇压的西方教,还有女蜗圣人所率领的妖族,让作为封神世界至尊的天帝有些名不副实。

  江汉珍摇头一阵叹息,感慨的说道“天庭羸弱不堪,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管理三界,你我若是去天界为官,就有的忙了。”

  六耳也认同的点点头,说道“是啊,此界遭受大难,原本就是个烂摊子,那人为了掩人耳目,才将雪藏了许久的天帝命格之人安置在此位置,如今过了如此多年,还是一穷二白,这天帝比起玉皇大天尊不知道要差了多少倍。”

  江汉珍摇了摇头,就笑着说道“这能比吗,玉皇大帝经历了不知多少劫难,才修成正果,本身的心性手段自然不会太差,而这位天帝,来历就有些简单了,传闻是那人发现了玉京山发现了两块天地形成的灵石,一直将两块石头压了数年,直到他成就圣人之位,才点化为童子,留在身边使唤。”

  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直到上古天庭覆灭,才趁机将天庭大权拿下,安排了两位童子做天帝天后,两人也没什么经历,从出生就一直待在那人身边,虽然修为不弱,但哪懂得治理之道,没出什么乱子就不错了。”

  六耳闻言目光闪烁连连,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就对江汉珍说道“那要恭喜先生了,这样才有利于我们在天庭发展,天帝天后不知道怎么做,但我们做这事比较在行,只要显露出本事,做成几件功德之事,不怕得不到更高的位置,若能如此,行事也会方便许多。”

  江汉珍奇怪的看了一眼六耳猕猴,不知为何,六耳猕猴给他的感觉越来越向着奸臣的方向发展,历代奸臣就不喜欢英明的皇帝,能想要一个好忽悠的帝王,这样才能施展他的报复。

  即使是想为众生做点事的人,也想皇帝昏庸一点,这样才能放开手脚的去干,也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而六耳却对着些毫无所觉,江汉珍暗暗点头,六耳的变化不到那没让他觉得不对,而且感觉非常合理,本来所修炼的大道就是完善天地,凭借己身凝聚道果的路子,只会让天地越来越好,越来越完善,才会反馈于万物众生,世界向前发展。

  不管手段如何,只要这条路不变就行,至于些许手段,有怎么能够少呢。

  两人一边讨论着天庭的情况,一边向着南天门飞去,一路慢慢悠悠,耗费了几个时辰,猜到南天门外,这才降下云头。

  忽然一个宫装仙女从身边跑了过去,行事慌张,掀起一阵罡风,吹的守门的天兵东倒西歪,江汉珍神色中显出一丝不喜。

  他在主世界也是作为宣化雷神之人,自然对于天庭的威严有所维护,不管有多大的事,在南天门都是行走入内,若是急事,也会出示加急令旗,从不会如此所以进出。

  而那次东极青华大帝返回主世界办事,路过天门也是行走入内,也没有自持身居高位,又是证道大帝,而无视天地威严。

  罡风吹过,天门之外的守门天兵遭了殃,但江汉珍与六耳猕猴却风轻云淡,好似没有丝毫受到印象,这女子诧异之下,停下身形,回头看了一眼,神色中闪过一丝好奇之色,饶有兴趣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了一阵。

  兴许有急事,就接着横身飞出天庭,但又回头看了两人一眼,好像要将两人记住一般,继续横着身子飞了出去。

  江汉珍对此越发的有些不喜,就说道“这究竟是何人,竟然在天庭如此无礼,我们去打听一番。”

  六耳也看着这名女子一阵是笑,就说道“这女子弟子知道,就是如今天庭至尊的妹妹,云华仙子,虽然与至尊兄妹相称,但关系却与父女无疑,在天庭之中有玉帝撑腰,无人敢惹,所以行事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江汉珍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若是云华仙子就不奇怪了,陪伴了至尊不知多少万年,如今一朝出现在天庭,犹如龙归大海,至尊又被三界之事忙的脱不开身,自然无人敢管,能做出这样的行为也不奇怪了。”

  六耳猕猴也认同的点了点头,就笑着说道“先生你发现没,此女子不学我仙道威严站着飞行,却学那坐骑趴着飞,人乃先天道体,与大道契合,此人却自甘堕落,而且面泛桃花,看来要被人骑一回。”

  江汉珍顿时瞪了六耳猕猴一眼,说道“慎言,此人如何行事,却由她自己,但却不好说坐骑之辈,坐骑陪伴我仙道之人,有些都是道果之辈,有些都能算是我仙道祖师,切不可如此胡言乱语。”

  六耳赶紧捂住了嘴,也意识到了自己所说的不妥,但还是有些不服气的说道“本来就是嘛,我也没说坐骑之辈,他们跟随仙道祖师,但都身形站得很直很稳,但这个云华仙子却是横着飞的,我仙道之人顶天立地,又有哪个是趴着飞的,这不明摆着想当坐骑嘛。”

  江汉珍听的一阵无奈,但也不能否认这个事实,只要妖修之辈成道,都会化为先天道体,就是身居大道的异类得道,飞行之际也不会失去了威严,从没有失去了体统。

  而这位云华仙子,竟然以先天道体之身,却犹如坐骑一般的横着飞行,也让他不好对六耳说什么。

  而这时,被云华仙子所发出的罡风吹的东倒西歪的一队天兵也缓过劲来,将地上的狼藉全部收拾赶紧,该摆放的摆放整齐,而带头的一位将军模样的仙官这才走了过来。

  刚才云华仙子将他们吹的东倒西歪,而这两人却什么事都没有,也知道这两人修为不低,就赶紧上前对着两人一礼,说道“南天门小将魏忠拜见两位上仙,刚才有些意外,失礼之处还望上仙莫要见怪,不知两位上仙道此有何贵干,小将可代为通传。”

  江汉珍点了点头,对着面前这名守将一礼,说道“魏将军有礼了,吾乃雷祖山雷池洞散人江汉珍。”

  接着有指着身边的六耳猕猴说道“这是我门下弟子六耳道人,久居洞天修炼,如今不知何年,又无处可去,听闻天帝在三界之内广招良才,这才带弟子来天庭碰碰运气,谋一份职位。”

  魏忠闻言一阵欣喜,但随即有些疑惑,这两人的修为一看就比他要高许多,此时的天庭情他又不是不清楚,仙道之人高傲,都将天庭当成一个是非窝,唯恐避之不及,别说有门有派的弟子看不上天庭的职位,就连散修之辈也受不得天庭的拘束而避之不及。

  也唯有想他们这种修的了一两手道法,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没有哪个门派看的上的,才会奔着天庭的威名,以及玉帝是仙道神仙的修为上天为官,希望玉帝能传授一二,也算是一条出路。

  而听到江汉珍所介绍的雷祖山雷池洞,一听就是洞天福地,此界中的洞天福地最有名的都在三教之中,而且各个不凡,有洞天之人,都是能开宗立派之辈,这些人哪能看的上天庭。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