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严束己 礼多人不怪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严束己 礼多人不怪

  对于江汉珍和六耳的到来,这名天将有些欣喜,他作为天庭之人,自然希望天庭势力越大越好,有道是大树底下好乘凉。

  再者,他也不是没有想过修为更进一步,只不过天帝连自己都顾不上,还哪里能想得到这些,若是有一个洞天之人到了天庭,也能对他们指点一二。

  天庭不是没有传下道法给与仙官修炼,而是太过简单了,威力也是一般。

  但天将随即一阵疑惑,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上仙此言可当真?”

  六耳见天将有所怀疑,顿时装作生气的说道“我们大老远的跑来就是准备在天庭找一份差事,你这天将好不爽利,还怀疑我们,以我们的修为还至于那你开刷,若是不成我们大可离去,用不着你再此为难。”

  天将一听顿时慌了神,赶紧告饶说道“上仙恕罪,上仙赎罪,天帝求贤若渴,早秋盼着能有仙道之人前来天庭任职,有两位上仙到来,小的又怎敢将两位拒之门外呢,只是仙道之人追求逍遥自在,却受不得天庭此地的约束,言之为是非之地,两位上仙到来,让小的一时难以置信,故才有此一问。”

  接着对着江汉珍与六耳一礼,说道“失礼之处还请二位上仙赎罪,小的这就带两位上仙去见天帝,若是天帝见了二位此等真仙来投,定会大喜过望。”

  说着就引着江汉珍与六耳向凌霄宝殿而去,一路恭恭敬敬,周道万全,殷勤至极。

  江汉珍心中一动,就问道“这样直接带我们过去是否有所不妥,是不是禀报天帝,等到天帝召见我们再进去见面天帝?”

  “这倒不用。”

  就见天将魏忠要了摇头,旋即面色微红,恰似羞愧,略带不好意思的对着两人解释道“实不相瞒,天帝虽然求贤若渴,但应召者寥寥,甚至一年都没有一个,却早已下了命令,说只要有愿意上天为官者,可以直接带去见他,甚至有言,若是想上天为官的仙道之人,若是有意,可以让我们下凡将人接回来,所以也不用实现禀报。”

  江汉珍默默点头,与六耳对视一眼,暗道一声成了。

  天庭此时的情况确实过得比较可怜,主世界的玉皇大帝身边都有些心腹之人,起码能将三界维持,而此界的至尊,竟然成了这幅模样,也算是万界头一遭。

  此界情况燃灯祖师早有言明,有七个圣人骑在至尊头上,又怎么可能过得好呢,若不是畏惧众生之意,说不定连天宫存在的必要都没了。

  江汉珍心中思索片刻,顿时知道了该怎么做,跟着天将到了凌霄宝殿门口,天将对着二人说道“这就是凌霄宝殿,两位请进,我们这就去面见天帝。”

  而江汉珍似乎有所察觉,从凌霄宝殿中传出一道神识,正在观察他们,似乎略带着一些激动。

  江汉珍对此心知肚明,作为世界至尊,虽然权利被缩水了好多,但也是至尊,天地间的大部分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怎么可能不知道有人前来投奔呢。

  也许是因为矜持,也要注意天帝的威严,才忍着没有出来迎接。

  江汉珍就对天将说道“魏将军,我们就再此等候,你去禀报天帝,得了天帝的旨意我们再去面见天帝。”

  天将魏忠忽然一愣,好似有些转不过弯来,就说道“无事,天帝都已经交代了,可以直接去见他。”

  六耳猕猴看着江汉珍的行为双眼放光,好似看到了什么绝招一般,顿时竖起耳朵就要仔细听一下。

  就见江汉珍摇了摇头,说道“天帝乃大德之人,做事合于天道,自然不拘一格,但我等是想要在天庭为官之人,本身德行有所欠缺,所以才用此虚礼约束自己,以求增德进业,礼不可废,还请将军前去禀报,我们在此等候就行。”

  江汉珍此言一出,天将也听着舒服,对江汉珍隐隐有些敬佩之意,就点头说道“那就有劳二位上仙在此等候,小的去禀报天帝。”

  江汉珍应了一声,天将这次进入凌霄宝殿之内。

  而六耳看了江汉珍所作所为却略有所悟,江汉珍的此举他也看明白了,礼多人不怪,要做就做个彻底,虽然这其中也有心术在内,但严格要求自己,按照天道准则行事,起码不会召了灾祸,也算是心性德行方面的一种修炼。

  若是此时对天地毫无敬畏,天帝势弱自然不会在意,但以后若是强大起来,那时候对于天帝的态度一时难以改正,若是毫无敬意,就与作死没有什么区别,也唯有怀着一颗敬畏的谨慎之心才能长久。

  天将进入殿中,对着玉帝一礼,说道“恭喜天帝,贺喜天帝,有雷祖山雷池洞散人江汉珍携门下弟子六耳道人求见天帝,应召了天帝广纳贤才的旨意而来,还请天帝决断。”

  天帝早就等着人前来,也知道这是尊敬他,心中没有感动是假的,就压住心中的激动,说道“两位仙道高士现在身处何地?”

  天将说道“回天帝,两位高士正在殿外候着,等候天帝传召。”

  天帝喜色更甚,就略带责备的对天将说道“朕不是说过了吗,只要有仙道高士前来,就直接带来,怎么你就给忘了,我看你是犯了糊涂,还得我来提醒你,还不快快将两位仙道高士请进来。”

  天将赶紧说道“天帝赎罪,末将这就去将二位仙道高士请进来。”

  说完就退出殿外,天帝看着天将退出门外,狠狠的捏了一下拳头,外面这两任的修为也不弱,虽然他们有看出来,但从以至尊之位的感觉也判断出了个大概,隐约的与天仙相似,心中越发的欣喜。

  此时天庭羸弱不堪,神仙之辈就只有他和王母两人,手下投奔的大都在天仙之下,就连地仙也没有多少,而修为是天仙之辈,就只有长庚星一位而已,可以说是势力很不协调。

  天仙虽然在三教之内很普遍,但对于此时的天庭无异于雪中送炭,有两位天仙加入,也能让天庭增加一份势力,就能做很多事了。

  天仙在天庭之内,修为基本能排在前五,一下子增加两位,怎么可能不激动。

  天帝带着一副激动的心情,焦急的等待着,就看见天将带着一人与一妖进入殿中。

  天将对着天帝说道“启禀天帝,雷祖山雷池洞散人江汉珍与弟子六耳道人带到。”

  就见江汉珍与六耳对着天帝一礼,说道“雷祖山雷池洞散人江汉珍,拜见天帝。”

  天帝当即大喜,说道“好,好,好,二位高士免礼。”

  两人这才站知了身子,江汉珍就对着天帝说道“在下修炼已久,不知外界如何,听闻天帝广招贤才,吾不才,故带门下弟子前来试试,希望在天庭能谋个一官半职,辅助天帝治理三界,为众生贡献力量。”

  天帝听得连连点头,就此言让他听得舒服,而且此人有礼有节,颇合他的心意,早就决定了要为两人谋个位置,但不知安排什么职位,此时天庭正是用人之际,忽然两位天仙投奔,让他也一时没有想好安排什么职位,忽然灵机一动,觉得问一下两人,这才好安排职位。

  只见天帝说道“两位仙卿能来天庭,是三界之福气,我天庭失威已久,如今更是不堪,不知两位仙卿有何良策,以改变这番局面,让天庭走出这番困境。”

  此言一出,江汉珍和六耳对视一眼,都知道这是天帝的问策,能说出仙卿二字,就算是承认了君臣关系,接下来就是职位了,看安排什么职位合适。

  江汉珍心中明了,并不是职位越高越好,而是要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他所擅长的就是宣化之道,也善于培养人才,宣化天地大道。

  心中一阵明悟也知道了该如何回答,就说道“启禀天帝,微臣以为此事贵在开源节流,引导众生,完善天庭中枢之能,才能从根源上解决此事。”

  玉帝心中疑惑,就问道“愿闻其详,还请仙卿明言。”

  江汉珍整理了一下思路,就说道“回天帝,我天庭此时最缺的就是人手,而三界之间的职能无数,都需要人手去维持,而此时三教把持东方,西方教把持西方,妖族在北方,而散修群居于南方,对我天庭多有不尊,时常阳奉阴违,做些违反天道之事。”

  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虽然此事属于大不敬,但根源就在于我天庭人手不足,若是我天庭将道经编撰成册,派人去天庭治下之地开办道场,传授道法,不但可以教化众生,还能为我天庭怎家人手,不出十年,我天庭必定人才济济,扭转这等局面易如反掌。”

  只见天帝有些犹豫的说道“此事朕不是没想过,只是道祖有言,道不可轻传,法不传六耳,若是传授歹人,岂不是要承受无边业力?”

  发不传六耳之言一出,江汉珍身边站着的六耳猕猴身体为不可察的抖了一下,此言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甚至可以说是刻骨铭心。

  在主世界,就不知是何人对六耳一族下了此等诅咒,才断了六耳一族的道途,而前一句,道不可轻传,就是因为没有了心性之道,所以才不敢轻易传授,也因此断了众生的道途。

  而后来江汉珍得自雷祖的普传法门中却没有这些规定,普传法门是天尊道果这只是其中之一,最大的原因还事心性与道法相合,只有心性过关,才能修炼入门,至于法不传六耳就更加荒谬,普传法门本就是要普传与天地之间,任何有向道之心的生灵都可修炼,就怕吃穿不出去,怎么可能藏着掖着。

  此言在主世界不知道出自何地,但在这封神世界的出处却是这所谓的鸿钧道祖,六耳心中杀意连连,不知在想什么。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