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问良策 妙计动帝心

第一百六十四章 问良策 妙计动帝心

  这时就见江汉珍胸有成竹的一笑,对着天帝一礼,说道“天帝此言有理,微臣不才,正是知道这个道理,想要解决这种方法,所以苦心祈求天地,果然得了一门道法,而此道法却没有任何限制,只要有向道之心,皆可修炼,又经过微臣寻访前辈高士,如今才得以完善,若用此法传道众生,就无任何限制,还有教化之功德。”

  旋即江汉珍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子,正是普传法门的入门篇,呈递上去。

  对着天帝说道“此法微臣已经录书成册,若是可以就将此法传入我天庭所管辖地界,只要遍地开花,不出十年,到时候我天庭定会人才济济,若是遇到修道良才,三年之内,就可见效,还请天帝过目,若是可行,还请天帝对此完善一二,说不定时间还会缩短。”

  旋即江汉珍又加了一句,说道“此普传法门传于天地间,虽然仙道有‘道不可轻传,发不传六耳’的规定,但微臣可以保证,若是出了问题,造成三界之中的麻烦,微臣可以项上人头担保,承担此等罪责。”

  此言一出六耳猕猴顿时大急,赶紧传音劝说道“先生怎可就此承担呢?传道众生是我们雷府的大事,此界排斥我等,弟子愿意为先生代过。”

  江汉珍暗自一笑,说道“六耳不必紧张,你是关心则乱,承蒙雷祖另眼相看,封我为诸天宣化雷神,又得玉帝肯首,是仙道正神,将大道宣化诸天本就是我的职责,是承天道旨意,并不会出什么问题,此界圣人势大,与我等道理相左,只要善加经营,让天地意志恢复就无大碍。”

  六耳想起此界的七个圣人,眼中担忧之色更甚,但也不好说出来,只能暗下决心,好好修炼,将自己修为继续提升一步,存活几率才会增加。

  天帝心中一动,觉得这还真是个好办法,鸿钧道祖有言在先,‘道不可轻传,法不传六耳’,此是传道之常识,从没有普传一说。

  但天庭到了这时候基本可以说是无人可用,能用光杆司令来形容,让他也焦急的无计可施。

  听到江汉珍的普传法门,虽然心中有些不相信,可听到江汉珍信誓旦旦的说普传法门的好处,还为他解决了后顾之忧,连替罪羊都给他找好了。

  天帝心中感动,就下了决心,不管此法能不能普传,都要传出去,绝心改变天庭的这种情况。

  就拿过江汉珍呈递于案前的书册,翻看眼睛看了一眼,顿时眼睛亮了,连身赞叹道“妙妙,没想到天地之间还有如此精妙道法,只是一个入门之篇,却有些可惜。”

  江汉珍也感叹一声,天帝不愧是至尊之人,他已经将普传法门入门篇拿出来修饰一番,就是想让天帝只能看出入门之法,觉得犹疑未尽,至于后面的,就希望天帝自己补充修缮一些,将天帝也拉进来。

  果然不出所料,被看了出来,江汉珍本就这个打算,就问道“天帝看此法门如何,是否能普传于天地之间。”

  天帝心头有些犹豫,鸿钧道祖的那两句禁忌已经深入人心,让他也有所顾忌,但最后还是决定将此法传出去,三教弟子不敬天庭,视天庭于无物,西方教割据一方,做自己的土皇帝,妖族桀骜不驯,根本就不服天庭管教,就是残存的黎民也不承认天庭的存在,让他这个天帝做的有些名不副实。

  不止这些,四海之地,虽然名义上受天庭管辖,但与自制一方没什么区别,地府之地更更加混乱,不但有血海称霸一方,为了抢夺转身之地,不论是谁都要进去插上一手。

  他能管辖的地方还是这些人看在鸿钧道祖指派的份上,让出了一些贫瘠小国,作为天庭的管辖之地,甚至还时不时的被人打一番秋风,岂能用凄惨二字来形容?

  最后还是一咬牙,决定冒一次险,最好是不要让别人察觉,就神色中略带狠色,说道“

  此事朕准了,此书册朕带回去完善一二,三日之内,必有结果,以后就由江爱卿负责此事,你可放心施为,我就不要这面皮,也为你遮掩天机,但你也不能做的太过,遇到三教弟子就让着点,一切以大局为重。”

  江汉珍点了点头,暗道天帝还算仗义,竟然还能为他遮掩天机,此事正值封神之际,以天帝的至尊之位遮掩天机,那安全就大有保障。

  对着天帝一礼,就说道“微臣晓得该如何做,还请天帝放心。”

  此事一成,天帝也松了一口气,目光闪烁连连,可想而知内心的不平静,这可是从根源上解决问题的方法,恨不得现在就去将普传法门完善了,让江汉珍立即执行。

  可他看着江汉珍身旁的六耳,从两人的气息上判断,这六耳的气息比江汉珍的还要强悍,顿时期盼的看着六耳,问道“六耳爱卿对天庭此时的问题有何看法。”

  但说话之际就盯着六耳猕猴的耳朵看个不停,奇怪为何要起这个名字,法不传六耳的规矩可是道祖定下的,别人不清楚他可是很清楚。

  当年道祖成就圣人,宣布洪荒天地,三千年后在紫霄宫中讲道,有缘者皆可来听,也因此,他和瑶池被道祖点化为童子,负责迎接三千红尘客。

  就在讲道之际,道祖忽然向着大地冷视一眼,莫名其妙的就说了一句‘法不传六耳’,当时他被吓得够呛,不知为何道祖生这么大的气。

  最后才从通天教主口中得知,道祖讲道之际,洪荒中的一只灵种六耳猕猴在偷听,被道祖发现之后,一句‘法不传六耳’的诅咒,就将这只六耳猕猴震的心声受伤,灵台破碎。

  根据通天教主所说,鸿钧道祖讲道结束之后,道祖说要道参悟天道,为合道做准备,他好奇之下,就要去看看六耳长什么样子。

  但被两位兄长说不周山上有机缘,就心不在焉的跟了过去,也跟着摘了一个葫芦,与两位兄长分别之后,就去了寻了一圈,找到了一座洞府。

  等他进去之后,才发现六耳猕猴早就死了,但留下了满地的涂鸦,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但从那之后,六耳猕猴这种生灵没有消失,但发不传六耳的诅咒却传了下来,猴群中只要出现六耳猕猴,都会被敢出去自生自灭,也因为此等禁忌,从古至今,从没有一只六耳猕猴得道。

  他看了六耳半天,只是两只耳朵,不是六耳,也才放下心来。

  六耳心头一阵暗笑,心道,我普传法门最擅长的就是生存,将自己隐藏起来这是基本手段。

  而弟子之中都有一个登堂入室的标准,就是隐藏的让江汉珍都察觉不到才算合格,若没有这个本事,都不好意思称入门弟子。

  很显然,六耳猕猴就是此中高手,在主世界中,他自忖不凡,若是他想要隐藏,就是道果之境一个疏忽都不会发现他,更别说此界之中了。

  此界之中的圣人虽然与道果同等,但走了捷径,比道果弱上不少,六耳觉得此时虽然不是圣人的对手,但想要隐藏,普通的圣人也发现不了他。

  天帝一番功夫下来,也没发现什么拟端,这才放下心来。

  就见六耳说道“启禀天帝,天庭此时情况很明显,与圣人门下比起来,处于弱势,微臣以为不可与之当面为敌,但可以先探明敌情,消息便利,从中分析漏洞,可火中取栗,一次不成就再行一次,从简后难,慢慢从中牟利,多次下来,也能见些成效,等到我天庭实力强大之时,再引发圣人之间的矛盾,而我天庭就坐收鱼温之力。”

  天帝听得暗暗点头,这结果对他有很大的诱惑,若是能成,天庭迟早能威震三界,但不知如何施行。

  就问道“愿闻其详。”

  江汉珍也暗暗点头,这招跟此界的鸿钧道祖所做的都差不多,鸿钧道祖一直暗中行事,以此来破坏天地,从而夺取天道意志,而六耳这方法与鸿钧道祖的手段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要做的事完善天地,两者方法相同,但目的却南辕北辙。

  就见六耳猕猴说道“回天帝,微臣以为为天庭消息不灵,八方不通,此为兵家之大忌,但苦与我天庭人手不足,这些也是无可奈何,但若天帝能够集中力量,成立一个专门探听消息的部门,将所有的消息汇总,然后分析其中利弊,寻找缝隙而行捭阖之道,将三界不听的天庭号令的势力慢慢腐蚀,日久天长,自然建功。”

  而接着六耳就自告奋勇的说道“启禀天帝,微臣不才,就善于做那搜集消息之事,因为擅长此事,就被人与洪荒之中善聆听,知前后,能查理的六耳猕猴做比较,微臣原本就是猕猴得道,所以才被人称作六耳,时间一长,本来的名字却没人叫了,微臣索性就自称六耳道人。”

  天帝当即大喜,说道“好,好,好,有两位爱卿助朕,真是上天有感,而派来高士相助,定会让我天庭威震三界。”

  旋即叹息一声,说道“两位爱卿来天庭任职,朕深感欣慰,本祭祀天地,拜将封神,让两位爱卿得入天庭为官,但爱卿你们也知道天庭的情况,要建立封神拜将之台,也没那个条件。”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