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定良策 预兆量劫起

第一百六十五章 定良策 预兆量劫起

  接着就起身从帝位上走了下来,对着两人说道“昊天在此拜请两位仙卿为我天庭宣化天尊,监察元帅,为三界众生牟利,为天地正道行于天地而接任此位。”

  说完就对着二人拜了下去,江汉珍和六耳猕猴赶紧上前将天帝扶住,将天帝扶到了座位之上,两人对着天帝齐齐一拜,说道“微臣领旨。”

  接着天帝大印一挥,一道大印和一道兵符凭空出现在头顶,落到了两人手中,江汉珍手中的是大印,而六耳的事一道兵符,却是由天帝引导,天降格位。

  从此之后,江汉珍就成了封神世界中天地正统的宣化天尊,而六耳猕猴拿的是兵符,算是军中之人,摇身一变成了监察元帅,两人也算位高权重,地位不低。

  这也是得了天庭根本没人的好处,就像在主世界,江汉珍也才是个雷神将军,此界天帝竟然如此大方,直接给了他一个天尊之位,从此也可以可看的出此界至尊的确是求贤若渴,已经到了没办法的地步。

  也能说明一个问题,天帝的立场天生与圣人不同,甚至可以说是相反,作为至尊,肯定要为三界考虑,自己的命运与天地之间息息相关,又怎么可能毁坏三界呢。

  天地业位降临,江汉珍与六耳猕猴都心中明了,这一步算是走对了,也辛亏是选择了天庭而不是人间王朝,此时的人间王朝正处于鼎盛时期,仙道之人在朝为官者屡见不鲜,去了即使被接纳,也没多高的而位置,想要更进一步,演绎自己的道理,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达成愿望。

  而天界就好了许多,正是危难之际,而天帝也有心妖改变局面,江汉珍与六耳正要说了自己的策略,搞好说道了天帝的心坎上,才给了很高的位置。

  接下来江汉珍与六耳答谢了天帝,离开了凌霄宝殿,而天帝也心中着急普传道法之事,就交代了六耳,让他全权行事,让他从天庭自己抽调人手,只要能保证基本防卫就行,其余的皆可调动,尽快的组建监察司,行动起来。

  而又将天庭所管辖之地的地理分布给了江汉珍,让他看一下什么地方合适,制定好计划,等三日之内,将普传法门完善之后就开始传道。

  两人自无不允,就带着任务开始行动起来,江汉珍离开之后,就开始查看天帝给的这些地方,等看到了结果让他极为无语。

  洪荒大地如此之辽阔,但天庭做管辖的地方犹如九牛一毛,而且较为分散,若是仔细查看一番,无一例外,都是贫瘠之地,不但没有洞天福地,就连好一点的仙山都没有。

  而天庭所管辖之地的周围,都是一些仙山洞府,比如阐教门下,以昆仑山为主脉,自西北向大地延伸,整个一路都被阐教所占据,但接下来就是首阳山了,听说是一头颅所化,内有极阳之铜,在东海之宾,辐射于南,甚至中土之地的人间王朝,都是属于人教底盘。

  而四海之中,更是没有天庭的管辖之地,虽然名义上四海归于天庭,但这四海之中却有一教称霸大海,名曰截教,坐落在金鳖岛上,海中岛屿无数,但截教收徒不问出生,不问来历,与江汉珍所传授的普传法门有所相似。

  唯一与江汉珍不同的就是心性上的要求,截教门下也重视心性修炼,但却还没有将次融入道法之中,其余的没什么两样。

  江汉珍就截教这些事情暗暗记住,心道若是有时间定要去跟截教接触一二,看看是否有合作的可能。

  而天庭所管辖的地域,严格来说也在截教的范围内,最大一处地方在西海之滨,在连接东西的一处要道之上,而这里竟然有一座仙山。

  江汉珍顿时眼睛一亮,这仙山竟然与他有些渊源,名曰灵柩山,根据天帝给的信息记载,此山为阐教燃灯道人的底盘,本来属于阐教范围,但就在二十多年前,不知为何,燃灯道人忽然造访天庭,见了天帝,什么话也不说,就将灵柩山的地图给了他,然后就消失而去。

  天帝当时想好好款待一番燃灯道人,甚至都准备好了职位给燃灯,但燃灯自然高冷无比,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而从那时候开始,天庭才算有了一块像样的底盘,又与截教范围接壤,而天庭的大部分底盘都在截教范围之内,也算是与截教有些渊源,而现实中,也都知道通天教主和天帝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江汉珍心中一动,根据此界的时间与主世界的时间心中推算一番,竟然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此界的燃灯造访天庭的时间,竟然与主世界燃灯祖师来天庭之后,传了他燃灯之法的时间基本一致。

  那就是说燃灯也是在天庭看见了他,才决定对此界天庭帮助一二的,而此界燃灯竟然在阐教门下,有阐教副教主之称,而此界燃灯祖师发现的已经很早了,若什么都没做那就奇怪了。

  江汉珍隐约的有些推测,此界的燃灯就是主世界燃灯祖师的化身,若真是如此,那此界行事起来也能方便许多。

  又看了北方妖族的底盘,西方西方教的底盘,还有其余地方被人一一瓜分,而唯一能施展的地方,就是西海之宾与截教相连的底盘,若是靠近截教,而普传道法,也不会显得有什么出奇,若是被人看见,都会以为是截教的人做的,洪荒大地有缘者可听道的这个作风也只有截教有。

  若是能打着截教的名头,在西海之滨灵柩山范围内传道,说不定能蒙混过关。

  而此界的通天教主本身就喜欢讲到收徒,而且此时的截教势力庞大,又有压倒一切威势,而且有诛仙四剑在手,只要诛仙剑阵一成,非四圣不可破,而且通天教主战力无双,不但擅长剑法此等杀伐之术,还擅长阵法,此时的风头一时无两,几乎无人可及。

  ‘大树底下好乘凉’此言不虚,若能借着截教的威名普传道法,就能少去不少麻烦。

  至于以后要开启的封神之劫,江汉珍根本就没有什么畏惧,雷府传承都是主张以身入劫,直面天心,而且他有许多穿梭之后的经验,自然知道劫难的本质,就是天道意志的主张,肃清一部分危害天地之人。

  而此界的封神之劫也逃不出这个范围,即使鸿钧道祖自称天道代言人,也只能从中引导,根据天地意志来寻找漏洞,还要辅助阴谋诡计,从中挑拨离间,才能达成自己的目的,要是让他发动大劫,不是江汉珍看清他,天道无言,自有规矩,根本就不是人为能控制的。

  决定之后,就开始推演起来,也回想着关于封神之战的传说,最终截教从兴盛到落败,而且恨上了天庭以及众位圣人,无奈隐去,而人阐两教也没得到多少好处,最终西方教起来,与仙道成了又一个平衡,开始以妖族底盘为战场继续博弈。

  至于最后的目的肯定是想要将天道取而代之,趁着天地毁灭之际,趁机将天道圣人排挤出三界,又进行了新一轮的阴谋。

  江汉珍推演许久,最终也有所猜测,发现鸿钧道祖频频向天庭人间下手,也不喜欢有人势力太过庞大。

  天道意志的核心就在天地人三才,若是三才兴盛,天道意志自然强大,三才受损,天道意志自然跟着受损,鸿钧作为想吞噬天道取而代之之人,自然不希望三才强大。

  而通天教主门下之人多在人间王朝效力,而且自身实力强悍,这就犯了鸿钧道祖的忌讳了,自然不会看着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才会在三界封神榜出世之际,想到一个阴谋。

  封神榜本来应该待的地方是天庭,挂在天帝面前,天帝通过封神榜来治理三界之用,二者功用奇妙,跟雷府的雷霆玉枢有些相似,若此宝在天帝手中,天庭的势力只会越来越强大,天道也会跟着强大。

  想要以自己代替天道,自然不会让三界如此发展,就想到了让圣人中间之人代替封神,而起因就是天帝,在从旁加以引导,圣人自然对天帝产生仇视,本来一个好事被吓得畏之如虎,避之不及。

  江汉珍半猜半蒙半推测的也猜了个大概,正想从中寻找一些缝隙,以便于自己能够切入进去,将自己也参与在所谓的量劫之中,也好从中寻找机会。

  至于劫难的危险,江汉珍根本就没放在心理,劫难之所以是劫难,就是天道演化的一个转折点,也能当做一份考验,若是度过了,也觉得是自然之理,若是度不过,死在劫中,也只会觉得自己气运不足,修炼不到家而已。

  测算了一下时间,已经快到了三日之久,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就是刚到天门之时遇到的那个横着飞行的女子。

  知道此女名叫云华仙子之后,就明白了这就是杨二郎的母亲,杨天佑的妻子,根据六耳隐晦的表示,此女已经面带桃花。

  当时还没入天庭,也不想多管什么事,可此时想起来才暗道一声不妙,这没长时间没想起来,定回事被人遮掩了天机,此时想起来,应该有些迟了,心头暗道一声可惜,想着六耳应该有所发现,希望能处理好此事,别让天帝太过难看。

  云华下凡之事就是封神之事的标志,看来离封神不远了。

  江汉珍刚要准备去见天地,忽然天空飞来一道书册,飞入了江汉珍手中。

  打开一看,正是天帝经过原本的基础上完善之后的普传法门,江汉珍看着普传法门的内容,暗暗点头不已,不愧是至尊之人,对天道理解竟然如此厉害。

  而最后却有天帝的留言,说让他下界全权行事,他在天庭遮掩天机,下界遇到麻烦可以向他求助,而最后隐约的指出天庭出了些事情,他也脱不开身来将普传法门送过来,言语之间带有一些愤怒,还有对六耳的赞赏。

  江汉珍心里一突,暗道,果然还是出事了,但随即一想摇了摇头,有六耳猕猴在,以他的神通也能查出一些东西,不求能够建功,起码从中周旋一二能让天帝保住面子,也不至于太难堪。

  至于将事情挽回,根本就没想过,此事明显有天道圣人在背后动手,若是真的正面对上,吃亏肯定是天庭这一方。

  江汉珍最后还是无奈的叹息一声,离开天尊殿,出了西天门,向着西海而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