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入道场 因缘有际会

第一百六十八章 入道场 因缘有际会

  金鳖岛内的截教弟子已经是人满为患,都向着讲道之地集结而去,江汉珍简单目测一下,所看见的弟子加起来已经不下万人,还有从外面赶来的,截教势大,可见一般。

  而且一个个的修为都是不低,即使差一点的也有元神修为,地仙天仙这层出不穷,偶尔还能看见一两个神仙之辈。

  江汉珍为之羡慕不已,他就是穿梭诸多世界,也没有培养出如此之多的成仙之人,即使人数上虽然多于通天教主,但实力上根本没法比。

  修炼了普传法门的地仙天仙是有,但也没有如此之多,神仙之辈到现在还没有一个,通天教主竟然在这洪荒大地之上,培养出如此之多的弟子,若是将这些弟子全部派往主世界,那主世界的情况就能大为好转,甚至有扭转乾坤之力。

  江汉珍两眼放光的看着向讲道之地集结的截教弟子,而一旁的一气仙余元还以为江汉珍是进了圣人道场,心情激动才导致如此。

  就说道“道友见了我截教盛景,是否有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

  江汉珍点点头,说道“的确如此,说来惭愧,在下还没见过如此多的修士集结于此,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而一气仙余元就笑着说道“这算什么,平时圣人讲道都是一年一次,这次不知为何,才过了半年,有些人肯定脱不开身,来不了,若是在一年一次的讲道期间,来听道的还会更多,道场之中坐不下的都能排到外面去。”

  江汉珍一阵感叹,截教人手就是充足,如此多的人手,可不能都让这么闲着,闲下来总会多生事端,也怪不得有许多弟子都去了中土朝堂之上,若不如此,集合在一起,观遍洪荒大地,谁又是截教的对手。

  接着就听到一气仙余元说道“这就是我为何如此焦急的原因,我师是圣人真传弟子,虽然坐在前排,但想要为弟子占一个座位,也不能做的太过,若是去的晚了,难免有些不好看。”

  江汉珍心中一动,也明白这个道理,余元的师尊是金灵圣母,而且是通天教主早年就收入门内的弟子,如今已经是真传弟子。

  可通天教主就是喜欢收徒弟,任何人只要有求道之心,是来者不拒,所以只要金鳖岛讲道,都是人满为患,去得晚了甚至连个座位都没有。

  一气仙余元是金灵圣母的弟子,作为老师,自然要给弟子找个座位,离得圣人近了,自然道韵十足,但也不能长期霸占着一个座位而人没有到场。

  看余元的架势,就要将他拉到金灵圣母面前,座在前排听道,江汉珍心中一突,觉得有些不妙,前排听道自然是距离圣人最近,好处甚多,虽然自忖隐藏之道也算数一数二的,但最大的隐藏就是破绽,连通天教主都看不出来,肯定会怀疑。

  要见也不能现在就见,而且他此事最想要的就是一个截教弟子的名头,有了这次经历,出去的时候也好打着截教的旗号做事。

  就为难的看了一眼人满为患的道场,对一气仙余元说道“道友,现在已经人数不少了,前面说不定没有太多的位置,不如我就在这寻个地方坐着,你去前排与令师汇合,等听完道之后,再与道友相聚一番,也好感谢道友引路之恩。”

  一气仙余元本来已经准备硬着头皮要将江汉珍带入前排去,而且江汉珍身上所散发的气息与他们这一门极为相似,就想将他带到金灵圣母之前,说不定还会多个师弟。

  早就有了这种打算,被江汉珍这么一说,也神色凝重的看了一下人满为患的前排,似乎是想要寻找座位一般。

  而江汉珍就继续劝说道“道友且放心去前排听道,这次是我第一次来圣人道场,能坐在门内,都已经极大的福德了,若是还不知足,妄想第一次就坐在前排,难免有些自大,待我这次听道之后,勤修功德,积累功行,再往前挪一挪也不迟。”

  一气仙余元神色顿时亮了,对江汉珍提出的这福德气运之法,他师父金灵圣母也提出来过,大体还是相似,说道“道友此言甚妙,竟然与家师所言甚为吻合,如此看来道友与我门内颇有缘分。”

  接着也有没有了想拉着江汉珍去前排的想法,就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了,这此就委屈道友在后排听道,余元深感抱歉,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将你的事情说于师尊,师尊慈悲,定会喜悦万分的。”

  江汉珍听得嘴角直抽,竟然随便拉了一个人,就与自己有缘的,不光修行的道法有些相似,竟然连所主张的思想都能巧合道一起去。

  只是原本的结局有些让人惋惜,金灵圣母战力无双,力斗阐教三位弟子而能保持不败,最后被燃灯用定海珠偷袭之后当场身亡。

  至于以后的事情,江汉珍也没多想,天道气运争夺之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若是最后通天教主胜了,阐教也会成为历史,阐教门下真仙一个也不一定能活下来,就是原始天尊也落不到什么好。

  但江汉珍并没有知道截教最后败了,而远离截教,想反,还有一种这次算是来对了的感觉,若是这次能多认识几个截教之人,也算是不虚此行。

  就对一气仙余元说道“那在下就在此多谢道友了,道友尽管去就是,待讲道结束,再与道友促膝长谈。”

  一气仙余元就说道“好,那这次就委屈道友了。”

  说着就将一道灵符塞给江汉珍,说这是传信灵符,方便以后联系,而江汉珍也拿出了自己的传信灵符,上面却有一个用雷篆写成的雷字,而且内有五行之气。

  一气仙余元看了一眼,顿时更加酌定江汉珍与自己一门的缘分了,因为他擅长的也是一气化雷霆,他师弟闻仲,也是雷道高手。

  最后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江汉珍讲道结束之后等一下他,就告辞向前排而去,寻截教四大圣母之一的金灵圣母去了。

  而就在江汉珍拿出五行雷府标志的那个传信之符的时候,后排坐着一个身材修长,剑眉星目,头戴孔雀冠的道人眼睛亮了,好奇之下,就多看了江汉珍两眼,但没有看出什么,但五行本源之气与他有些相似。

  江汉珍其实刚才就有察觉,本来就有多跟截教弟子拉关系的想法,有人好奇,自然不会放过,就循着目光所处,走了过去,看见孔雀冠道人旁边并没有人,就问道“请问这位道友,此处能否坐下听道。”

  孔雀道冠的道人睁开眼睛看了江汉珍一眼,说道“无人,你可随意坐下。”

  江汉珍就道了一声谢,就坐在了孔雀道冠的旁边,这才对着身边的道人说道“这位道友有礼了,在下雷祖山,雷霆洞散人江汉珍,不知道友怎么称呼。”

  孔雀道人一副高冷的说道“孔宣。”

  江汉珍心中一动,原来是这位,此人是凤凰之子,还有一个弟弟是金翅大鹏,天生五行神通,修炼出了一门极为厉害的道法名为五色神光,只要在五行之内,无物不刷,端是厉害,甚至可以排在圣人之下。

  而封神后期竟然将来中土打秋风的准提都给刷了进去,可见神通不凡,也是以五行神通见长。

  而江汉珍恰好也凝聚出了五行雷法神通,但江汉珍很少用五行神通争斗,多用于五行之气在体内推演大道,还有红云祖师给的另外两道先天之气,一个空间,另一个道现在还没摸清楚,但跟五行结合,恰好在体内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只要循环不停,修为就在增长。

  都是以五行之力演绎道法之人,怪不得孔宣会好奇,江汉珍知道这事孔宣的时候,就越发的热情起来,虽然还不了解孔宣的为人,但从刚才孔宣看见五行之气的那时候起,就知道他肯定对五行之道感兴趣。

  心中顿时有了主意,就装作不好意思的对身边的孔宣说道“不瞒道友,我修炼五行雷霆神通已久,已经内运五行,循环往复,不求天外,反求诸己,至今内部五行攒簇无碍,心神往来虚无,但不知为何,却不知后路如何,出关之时,天地已经变成了这幅模样,想要求取道法,但无门路,听说通天教主怜悯众生,有缘者皆可听道,这才想来着碰碰运气,是否能有所精益。”

  江汉珍说了几句内修口诀之时,本来还一副高冷形象的孔宣顿时心中大震,虽然只是几句话,但讲出了他所遇到问题,让他难以自持,在也难以保持高冷形象,心中有感,默默的将这几句话记在了心理。

  而一改高冷之色,对着江汉珍说道“道友大才,竟然点出了我的问题,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若是有事尽管传唤于我,定不会推辞。”

  江汉珍装作很奇怪的看了一眼孔宣,说道“道友何出此言,这本就是我所擅长之法,我观道友与我类似,应该是同道中人,并没有看出你的问题。”

  孔宣听了就略带怀疑的看着江汉珍,有些不相信,但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来,觉得真的是如此。

  也看出了江汉珍修炼五行在内,神通不显化于外,一切全在己身,而他正好想法,神通威力不可匹敌,若是施展起来自忖还没遇到对手,本身就是上古凤凰之子,有自己的高傲,所以才以一副高冷的形象出现,并没有多少好友。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