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论天心 圣人演妙法

第一百六十九章 论天心 圣人演妙法

  当然也拉不下面子去跟别人低头,就越发的高冷,看着截教弟子呼朋唤友的一起云游四方,不羡慕是假的,但本身也有自己的高傲,长此以往下去,自然也越来越高冷,只要往那一座,就让人觉得不好接近。

  而他的高傲也懒得解释,就成了如今这幅模样,他出世的较为晚了一些,那时候通天教主已经弟子无数,并且到了金鳖岛。

  他来此听道也是对截教有认同之感,而他却来的有些晚了,通天教主早就没有收过徒弟,而收徒的都是第一代弟子,以他这种修为,自然不可能做第二代弟子,也拉不下那个面子,又没有什么好友引荐,自然就成了一个奇葩的存在。

  看着身边一起听道的弟子一个个的在截教之内拜了师父,录入名册,让他越发的不知该如何入门,甚至第三代第四代弟子出现,让他败入截教的希望更加渺茫,如今也越来越高冷。

  每次通天教主讲道他都道场,但都是坐在后面,通天教主门人无数,又怎么看的清楚他呢,以他此时的修为,大可不必每次都来,可以自行修炼,但就是每次都到场,可见心向截教,道心之坚。

  而此时江汉珍不但说出了他一直寻找的问题,而且还有意与他交好,孔宣心中感动,也看出了江汉珍修为低于他,而他也修炼的是五行神通。

  这才说道:“五行道法有大道本源之称,观天地运转之理,而凝聚神通,万物都不出于五行之理,以天地为心,以道法为用,神通自带天威,不瞒道友,我以往所修炼的都是以天心施展道法,却忘了自己才是根本,企图凭借神通在天地间演绎五行大道,说来也是惭愧。”

  江汉珍心中一动,以天地为心,以道法为用,这不正是圣人之道吗?而圣人就是通过天地的一份大道,将之炼化为己用,将元神寄托于天道之上,才成就那天地不灭是,而他不死的圣人境界。

  却对以身证道而回馈天地的方法忽略已久,也让他明白为什么有圣人的世界,不会出现以身证道之人。

  原因自然是让圣人传授道法,都有圣人之法的痕迹,以身证道之法自然也难以出现,就是有证道之人出现,以鸿钧道祖的那种心性,自然不会让之存活下去,久而久之,这种想法自然也就消失。

  也只有江汉珍这种从主世界降临,提倡以身证道之人才会看的清楚,也并不是此界的人不厉害,相反还相当聪慧,只不过因为环境所至,才会跳入一个圈套之中难以出来。

  就听见孔宣感慨的说道:“我因自负身有传承,也不于人论道,才进入神通的怪圈之中,也辛亏道友之言,才让我幡然醒悟,孔宣在此多谢了。”

  江汉珍暗暗点头,果然是气运之辈,只不过换了个思维就能知道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顿时就有了一个想法。

  孔宣虽然在截教听道已久,但并没有被录入截教名册,他要做的是普传道法,若是有这位帮忙,也能省去许多麻烦。

  就有了拉孔宣入伙想法,就说道:“道友大才,明悟了前路,真是可喜可贺,不知道友今后有何打算?”

  孔宣奇怪的看了一眼江汉珍,也猜出了江汉珍心中有事,就说道:“如今得道友一言,今后定要以此推演一番,也无多少俗世,若是道友有事尽管开口,孔宣绝不推辞。”

  江汉珍心中大定,心道孔宣看起来高冷,但也是义气之辈,而他做的事也不是什么坏事,看来此事差不多了。

  就说道:“在下仰慕圣人普传道法已久,有缘者皆可听道,自然心生敬仰,但金鳖岛却在大海之中,没有修为在身却到达不得,让许多人为之叹息,就有了想给有求道之心的众生一份机缘的想法,也不至于让众生望着金鳖岛而到达不得,望而兴叹。”

  而孔宣心中一动,本来他也不在意,但随即一想,就明白了,三界众生何其多,能上金鳖岛的无一不是修行之辈,他天生就有修为在身,自然忽略了这个,而此时一想,也觉得这正是一个问题。

  就点头说道:“道友此意与截教教义相合,而且补充了教主给众生求道者的一份机缘,若能将此施行下去,也算是一份功德,此事道友可有章法。”

  江汉珍暗暗点头,孔宣不愧为气运之人稍微一想就想通了,而他的普传思想与通天教主的思想还真是互相吻合,也有补充截教的作用。

  就说道:“当然有,在下不才,得了一门普传法门,请教各方高人完善,至今方才成功,此法门简单易行,以心性契合道法,也不怕门下出现妖邪之辈,可当做普传法门。”

  说着就将他自己完善的完整版普传法门拿了出来,递给孔宣,说道:“还请道友过目,若是道友觉得可行,在下教邀请道友与我一起普传道法,为凡俗之中,有求道之心的众生一个希望。”

  孔宣也是心中一动,道现在已经许多年了,他要拜入通天教主门下的愿望越来越渺茫,如今只有立上一份大功,才有可能让通天教主看见,收入门下,成为真正的截教之人。

  就要翻开普传法门观看,但此时渔鼓声响起,场中弟子都端坐起来,江汉珍心道,看来是开始讲道了。

  而孔宣也就将普传法门装进怀中,悄悄的对江汉珍说道:“教主要讲道了,等讲完道,我回去再参详一二,你且放心,此事我定会大力支持。”

  江汉珍点了点头,有孔宣这句话,对此也放下心来,从现在看来,孔宣答应也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也有其余的原因。

  但孔宣不循着圣人法门修行,想要凭借己身,以身证道的话,定会参与此事,即使不是,也会在他这挂个名,算是支持,几乎是赚了一个强力外援,怎么都是赚了。

  而这时高出云床之上,通天教主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其上,就扫了一眼坐下的弟子,而神识扫过孔宣和江汉珍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江汉珍心中一惊,暗道圣人果然高明,如此之快就发现拟端,而身边的孔宣似是风轻云淡,对此不作理会。

  而接着通天教主就说道:“吾今日有感天机变化,心血来潮之际,正是我截教行事的好时机,所以才召集众位弟子,讲解我截教之道法。”

  接着一阵道韵覆盖整个道场,就开始说道:“截者,为截取之道,有道是天道轮转,日月不息,气运周流,天机翻覆,大道有言而无言,圣人有道而无道,天道轮回,是何道理。”

  一时之间,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气势非凡,道韵流传于周身,剑气直冲云霄之间,好似与天道一较高下。

  接着继续讲道:“天道轮换,却有大劫,劫者截也,唯有大劫之中天机混乱,当截取大道之机以修己身,以己身来证己道,方为截取之真意。”

  “天道无情,愚弄众生,天道无言,欺骗生灵,天道无心,圣人为心,轮转往复,劫起之因···”

  江汉珍听着与自己的认识暗暗对比,心中惊诧异常,通天教主言语胆大至极,处处针对冥冥中的天道,而且对于圣人也不怎么认同,而把持天道的正是圣人,言辞之间,直指天道鸿钧。

  就差没说‘圣人不死,大道不止’了,此言江汉珍虽然也认同,做的也是这些事,但也不敢如此的喊出来,也只是暗中行事,小心发展。

  就因为知道此界的圣人是如何形成的,也知道鸿钧道祖是什么目的,而此界的天道意志势弱,被鸿钧道祖渲染成浑水猛兽,是产生大劫的根源所在,就连圣人也被吓得畏之如虎。

  而偏偏三清之中出了个通天教主,有一种与天地一争高低的豪气,自然不会畏惧大劫,竟然对大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然也不会立了一教,称为截教,就是想在天地大劫中,为众生截取一线生机。

  而修行日久,专门研究大劫,也发现了一些猫腻,其中产生大劫的原因,处处有圣人的影子,发现了此中诡异之处,才会出现如此言论。

  但江汉珍可以肯定,通天教主发现了圣人的影子,但绝对没有发现背后之人是鸿钧道祖,若是如此,肯定不会如此大胆,依照通天教主的性子,肯定会去紫霄宫质问,也不会如此兴高采烈的才金鳖岛宣讲截教之道。

  若是以江汉珍的性子,即使有通天教主的修为,也不会如此大胆的宣讲,之会默默发展,暗中行事。

  这也说明通天教主豪气无双,与主世界的雷门之人性格极为相似,难免错信于人,被人所坑害。

  而通天教主最后就是被两个兄长所坑害的,通天教主也没想到两个兄长竟然联合了外人将他给收拾了,最后将通天教主抓起来压到了鸿钧道祖身边,整个截教都成了历史。

  但不管怎么说,通天教主的这份豪气却让他十分敬佩,而且所宣讲的道理与他的也极为相似,让他甚至有些怀疑雷祖与通天教主有什么关系,不然也不会传出十字天经这种普传法门。

  心有冲动,要将普传法门给通天教主观看一番,但还是忍住了,继续听着通天教主讲道。

  身边的孔宣身上的气息慢慢的变得额隐晦起来,竟然有向内发展的情况,江汉珍看的暗暗点头,若是将神通凝练与内,自成体系,也算是截教截取一线生机,自度度人之功,若是将之凝练,修成道果就在顷刻之间。

  也没想到经过他几句提醒,这孔宣竟然真的悟出了道果之路,有些感慨真不能小瞧了天下人。

  也是因为孔宣本身积累已经足够,只是走错了方向,几乎是南辕北辙,根据鸿钧道祖说言,圣人有九个,九为极数,若是成了九位圣人,天地自然进入灭世之劫。

  也说明次方天地的底蕴,若是被抽取了九道底蕴,没了底蕴,自然就会灵气消散,气运不存,进入灭世。

  而主世界道果之境不知有多少,而道果也能反馈于天地,增加世界底蕴,自然就没有这种限制。百度一下“西游之雷行诸天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