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七十章 恰思量 众人却难忘

第一百七十章 恰思量 众人却难忘

  而江汉珍对鸿钧道祖也感觉有些佩服,竟然能用一己之力将整个天地众生玩弄于鼓掌之中,将有道果希望之人全部弄死,世界以他为尊,一步一步的施行他的计划,而且还没人将他发现。

  当然,发现他这种阴谋的人都被他弄死了,整个三界的道法都是由他所传,自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被他不知多少年的引导,早就偏的不像样子了,这些后辈子弟能够修为有所长进就成怪事了。

  通天教主讲道毫无章法,但处处都是一截取为核心,一会剑法,一会阵法,一会练气之法,最后临近结束之时,竟然挥舞着手中的紫电锤演绎着雷法。

  江汉珍听得频频点头,虽然通天教主所演绎的雷法比起主世界雷祖差了许多,但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也有以雷霆之道为天地众生维护一线生机的意思,江汉珍听得频频点头,受益匪浅。

  最后讲道结束,一声渔鼓之声将所有弟子全部惊醒,就见通天教主说道“此时天机混乱,恐有劫难降临,众位弟子出去之后要小心行事,以免糟了灾祸。”

  万人齐道“谨遵教主法旨。”

  接着通天教主就说道“所有真传内门留一下,吾有事要交代,其余弟子全部散去,不可惹事生非。”

  而这时所有弟子都对通天教主一礼,就此散去,而内门真传却带着门下弟子留了下来。

  江汉珍也对通天教主佩服,就诚心对着通天教主行了一礼,就感觉到通天教主神识向这边扫了过来,江汉珍心中一惊,赶紧运转自己的隐藏神通,遁入人群之中。

  而孔宣正要跟江汉珍一起离开,却发现人不见了,看着周围的人群,还以为被人群冲散了,正要准备寻找,忽然听到耳边有人传音道“你也来此见吾吧。”

  孔宣一听这个声音,就浑身激动的颤抖不已,这声音他又怎么可能不熟悉呢,正是他早就想面见被收入弟子的人,通天教主。

  没想到竟然此时被看见了,还传音让他过去,心中感动万分,但也知道是自身气息这次有所长进,而且太明显了,被通天教主给看见了。

  而给他带来这一切的正是刚才认识的江汉珍,但是奇怪的是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人了,但此时通天教主召唤,也不敢耽搁,想着待会出来再寻找,现在却要去见通天教主,可去之前还用神识搜寻了一番江汉珍,可就是找不到。

  也心知刚认识的这位道友走的是以己证道的路子,若是不显露神通,很难察觉到他,暗想兴许是有事离开了,旋即就带着一份激动,也留了下来。

  而通天教主也是一阵奇怪,这次的讲道是他最新感悟到的东西,没想到这一次讲道,就发现两个与此道法暗合的弟子,心中欢喜,就起了收徒之心。

  而且也看出了一人不但身具五行,而且有雷霆之气,就拿着紫电锤演讲了一番雷霆之道,本来准备讲道结束将二人叫过来,却只发现一人。

  但也没多在意,开始为内门真传一众弟子说了一些量劫之事,并且让门下弟子一定要小心,不可深陷其中,若是遇到危险,就立即传唤同门。

  通天教主自身并没有任何弱点,若是要找出一个弱点来,那就是太重感情,不论是兄弟之情,还是师徒之情,都让他难以割舍,这也让截教弟子比旁人要团结。

  孔宣自然是如愿以偿的败入了截教,通天教主观孔宣攻击有余,但防御有所欠缺,就赐予了早就闲置在一旁内有乾坤的五行伞,让孔宣防身之用。

  而且还对孔宣此时的修为赞赏有佳,并扬言截教之内,有可能孔宣是第一个以自身之力证道混元之人,让一众很早就入门的弟子为之汗颜,但也只是恭喜连连,并没有生出什么嫉妒之心。

  而孔宣被众人簇拥,也有些不适应,但他知道自身修为其中的内外关窍是谁点出来的,想要证道,在此界鸿钧道祖传出有三种方法。

  第一是以功德证道,第二是斩却三尸证道,第三类就是以力证道,而且言之以力证道之人就是盘古,而且盘古死了,让别人都人为以力证道走不通。

  孔宣因为江汉珍一言,而看到了一个新的路子展现在眼前,才发现证道还有别的路可走,跟截教弟子一起聊着,但心中却想着待会去寻江汉珍,继续请教一些东西。

  而且还留下了一册普传法门,心中已经决定,不管如何,都要支持一下此事。

  此界的证道之法,江汉珍也研究过,可他对于证道之法,却提倡以身证道,至于此界的几种方法,虽然也有可取之处,本来是好的,但被鸿钧道祖弄出了个圣人,让他看来就是为了破坏天道意志而创出来的。

  比如功德之事也说的含糊不清,也暗中指出天地间没有什么功德所做,而所做的功德都是安排好的,也唯有女蜗一人走了这条路,而且还走了捷径,用了鸿钧道祖所给的天道紫气,强行争得了圣人之位,但没有与之匹配的道行,若是没有意外,女蜗圣人的路就尽了。

  而最常见的就是斩却自身善恶执三尸,将元神寄托于天道,然后三尸融合,就能证道圣人,而圣人正是天道的一部分,斩却自身三尸,身体自然不全,但要代替天道,就必须如此,三尸全出之时,就会本身元神与天道紫气结合,将元神寄托在天道之上,而三尸合一,显化于世界之中。

  但即使这种夺取天道意志之法,好像几位圣人也被鸿钧给坑害了,三清证道都是用立教之法,引出了得自盘古开天功德成道,而西方教更是被坑的凄惨,自身功德不足,只能发了四十八大愿,弥补了功德才成就道果。

  即使成为圣人,也不是完全的圣人,毕竟最后还是用了功德,若是真跟自行修成道果的人对上,这些圣人之中,除了通天教主能够跟道果金仙抗衡一二外,其余的很难与之匹敌。

  而这些都是他早就做好的功课,并且很隐晦的穿插在普传法门之中,准备将此界的修炼之道从根源上扭转过来,也给了孔宣一册,若是孔宣真能静下心来翻看,定会从中知道这些,从而走上以身证道的路子。

  若是真能如此,也算是为主世界赚了一个不灭金仙,若能带回主世界,发挥的作用肯定不小。

  而此时的江汉珍早就离开了金鳖岛,向着靠近西方的灵柩山行去,若是他猜得没错,通天教主肯定是看出了他和孔宣的修行道理,不但与他截教道路相合,而且让他看见了一门新的修行之路,定会召见于他,说不定会收入截教。

  可江汉珍却有自己的考量,他的目的只是要利用一下截教的名头,传出普传法门,培养更多的人手,以改变此界越来越弱的局面,并不是要混入截教之中,也不是觉得通天教主不够资格。

  而是怕截教弟子的心性,还有通天教主对人太相信了,相信原始,相信太上,还相信鸿钧,甚至连门下的弟子也毫无保留的信任,这就让他难以定下决心了。

  若是自身没有责任,也没有诸天宣化雷神的这份职责,倒是可以加入截教,跟着截教轰轰烈烈的杀一场,即使丢了性命也无所谓,可身上的这份职责的确放不下。

  主世界雷府甚至整个仙道还在前线拼杀着,正是缺少人手的时候,不能因为此界让他认同而停下来。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离开金鳖岛,去做自己的事,至于以后,总有能跟通天教主见面的一天,而且他酌定,只要鸿钧想折腾事,他肯定能见到通天教主。

  灵柩山在东西通向的走廊一代,也在东西之向的交接之处,此界的燃灯来历一向神秘,上古而出生,而且在紫霄宫听过道,后来又拜入阐教,做了阐教副教主,在洪荒也算略有薄名。

  也在灵柩山周围庇护了不少生灵,虽然燃灯一直在阐教待着,等待原始天尊传他证道之法,即使不在灵柩山,也没有不长眼的感来灵柩山撒野。

  就是数十年前,不知为何,本来在昆仑山的燃灯道人,忽然辞别原始天尊,回到了灵柩山,然后就一直待在洞中修炼,偶尔阐教召唤,就出去一趟,其余的时间连门都不出。

  虽然来灵柩山求仙访道者络绎不绝,但都被拒之门外,而燃灯也没有拒绝,只是说传道之人还没有来,若是求道之心甚坚,自然能等的到。

  而这些都是江汉珍到燃灯道场之时打听到的,心中一动,也明白了此界的燃灯与主世界燃灯有关系,而且这传道之人,可能说的就是他。

  想来也是,此界是燃灯道人最早发现的,一直隐藏至今,若没有什么安排就奇怪了,而这时身上的灵柩灯却出现了动静,让他对此事更加酌定。

  也不敢耽搁,就寻了一块巨石,炼制了一番,做成了一块石碑,将普传法门的入门篇刻录其上,将之立在了灵柩山上山的必经之地,隐藏了身形,向灵柩洞飞去。

  而山下的那块石碑,很快就被山下求道的生灵发现了,而且争相传颂,不到一时三刻,就传遍了整个灵柩山。

  山下求道的生灵,其中不乏有等了二三十年的,一朝得了道法,就在山下寻了一处地方开始修炼,希望入门之后,能被传授更高的法门。

  这篇法门到底是出自何处,都没有怀疑,都以为是灵柩山的法门,而他们也不信,别人也不会在灵柩山胡乱传出道法。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