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好事临 引动天机变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好事临 引动天机变

  就在勾去云华仙籍的那一刻,天帝心种一痛,闷哼一声,气息有些不稳,神色变化不停,看似有走火入魔的征兆,而这时门外的天兵来报,说有百十名仙道之人来天庭报道,说是宣化天尊寻来的。

  而这一下让天帝一下子反应过来,也惊出一声冷汗,若不是天兵呼唤,定会走走火入魔而自伤,也知道是气运不稳造成的。

  神识一扫,果然有一百一十位修士在门外等着,而且是十名地仙,和百名元神修为的,对于此时的天庭来说,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力量,而之一股力量的加入,就预示着有新的气运融入天庭,竟然将刚才的损伤给缓和了些。

  顿时心中的悲伤被冲散了些许,也不再想云华的那些事情,也不敢多想圣人在背后的阴谋,只是将这一切都压了下去,暗暗记了下来。

  他现在心中只剩下好好治理三界,发展天庭这一个想法,其余的不去想,也不敢多想,当即吩咐天兵,将这些弟子全部带进来,准备见见这些弟子,然后调配向天庭各处。

  而凡间之中,正被玉鼎真人救回来的云华,却忽然感觉到心头一阵轻松,好像长久以来的枷锁忽然之间消失,竟然有一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之感,心中对于天庭再也没有了顾忌,本来还在伤心杨天佑的她,竟然有些高兴。

  但她没有察觉到的是,自身的气运消失了大部分,只剩下本源之中所携带的一些,云华仙子心性残缺,即使后来也没有设法补全,对气运的察觉总是有些愚钝,对此毫无所觉。

  而身旁的玉鼎真人可是神仙修为,还是阐教高徒,自然心眼明朗,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着身边原本气运隆厚的云华仙子竟然有一股衰败之相降临在头上。

  就她之事心有所感,好像此人与他有些缘分,而且看此人气运隆厚,下意识的就认为是天庭又在欺压良善,才会有出手相救一事。

  等到救下来之事,才问起缘由,得知此女正是天庭的云华仙子,私自下界看上了一个凡人杨天佑,两人已经私定终生,并且有了身孕。

  玉鼎真人当时就心中一突,暗道一声麻烦,竟然掺和了这一档子事,此事明显是天帝的家事,让他却没有缘由的一头栽了进来。

  但事情已经做了,也没有什么后悔可言,就在刚才云华仙子散去了大部分气运,再也没有了刚见到之时的光鲜,玉鼎真人这才醒悟过来,原来一切都是气运在作怪。

  有看见了云华仙子才亡夫不久,就漏出喜色来,而这一幕恰好被他所见,让他顿时觉得看着云华仙子比较厌烦。

  想他阐教之人,无不是资质气运极高之辈,对于凡俗之辈还是看不上,若是以云华仙子的本身气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还入不了他阐教的法眼。

  听着云华仙子的连连诉苦,刚开始也认为是天帝管束的太严格,而云华仙子是跟杨天佑真心相爱,也让他对此有些打抱不平,就想帮云华仙子一把。

  但现在却没了那种打算,此事听到云华仙子说天庭的不是,玉鼎真人听得厌烦,而这云华仙子就像倒弄是非之人一般,让他越发的不耐烦。

  而这时,云华仙子又说起来等到孩子出生之后,要拜入高人门下,为杨天佑报仇的时候。

  玉鼎真人被提及此事,就有点面红耳赤的感觉,他感觉到自己的徒弟与此女有关,就隐晦的提出可以指点他所生下的孩子修行,没想到就这云华仙子竟然还看不上,还想找所谓的高人,让他顿时有些生气。

  就说道:“云华仙子,你家之事贫道也深感惋惜,但此事却牵扯到你那兄长,贫道也不好插手,贫道适逢其会救下你们母子,也是巧合所致,已经耽搁了如此之久,贫道还有要事在身,咱们就此别过。”

  而云华仙子还在说着自己的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而接着又见玉鼎真人说道:“若是你的孩子想要学习道法,就送到我门下,我可以指点一二。”

  云华仙子心中一惊,好不容易碰见一个高手,而且还是圣人门下的弟子,圣人她不是没见过,而是见得多了,想当年在天帝身边之时,就连鸿钧道祖也见过自以为高人一辈,想着玉鼎真人怎么也得将她照顾好了。

  就要出言挽留,可哪知玉鼎真人说完就驾着云朵飞走了,让她一阵暗恨,但也无奈,想起还有孩子,自然是想找个地方将孩子生下来再说,就此离去。

  有道是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门前拴着高头马,不是亲来也是亲。

  云华仙子本来在天庭有业位在身,即使不修德行,不积功德,还处处与天庭对着干,总认为天庭这不合适,那不合适,却被有心人利用,做出了有损天庭之事,即使这样,也气运不凡,令人高看一眼。

  以前有天帝庇护,她自身的气运自然不低,就是比圣人门下也不相上下,而正是因为他自己不修功德,经常做一些有损气运之事,迟早会有一劫,失去天地业位也是应有之理。

  也辛亏天帝做出了那壮士断腕之举,切断了这个灾祸源头,若是不然,甚至连天庭都会被牵扯进去。

  她有大气运在身之时,任何人见了,都会礼让她三分,如今气运已失,那些自视甚高的圣人门下自然不会在意她。

  就在天庭将云华从仙籍中消落之时,正在紫霄宫中与天道较劲的鸿钧道祖心中有感,忽然感觉天庭的气运被损,好像人为的切出去一般,掐指一算,顿时面色铁青,暗骂一声西方教真不会办事,竟然将早就安排好的事情给办砸了。

  而他从合道之后,就一直跟天道较劲,眼看就要引出天地大劫,从中以劫难削弱天道,趁机继续侵占天道本源,做那真正的天道代言人。

  可没想到从中出了岔子,就准备推演一番,却发现天机混乱,就连他也难以察觉什么,竟然还发现昊天在天庭中遮掩天机,而通天教主也唯恐天下不乱的加了一把火。

  让他暗恨不已,神色甚为扭曲,犹如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恶鬼,若是被人见到,还哪有道祖的形象。

  暗怒道:“通天昊天这两个逆徒,竟然做起了搅乱天道之事,真是不当为人子,我定不于你们两个好过。”

  而鸿钧对于通天心中的杀意早现,而这次大劫已经选定了通天作为炮灰,引出大劫,借着通天的手来毁坏天地,最后趁机将通天拿下,夺取天道紫气,他的修为又能更近一步。

  鸿钧心道,按照原本的行程,此时已经进入引起大劫的最后阶段,只要昊天被引入其中,自然受那圣人门下欺压,心意难平,再经过他加以引导,就会上紫霄宫跟他哭诉。

  从而也能引出封神榜,开启大劫,再此与天道博弈一番,只要天地有损,天道意志必定虚弱,就能趁机再夺取一部分天道。

  而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也是他为何将昊天压在紫霄宫无数年,最后成道之时才放出来的原因,放昊天在至尊之位,也是因为好控制。

  暗暗思索着接下来该如何将大劫引起,昊天已经指望不上了,让他已经有了杀心,忽然另外一个人出现在他的心头。

  而此人虽然是圣人之尊,但战力一般,可为人自傲,自身出生很高,就看不起出生比较低的人,以此人的心性,若是吃了亏,定会找他做主。

  封神榜本就会应用而出,若是没有加以引导,以此时的天道意志的虚弱模样,不知道要花多少年,而他也不允许天道强盛起来,他自忖身为天道鸿钧,本就有部分天道威能,自然也能引出开。

  而这个人选,就是原始,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顿时来了主意,凝聚出一道传信,打入虚空向着西方教而去。

  此时西方教灵山八宝池旁,准提正在与接引道人说着他在中土所行之事,是如何将云华仙子引下凡间的,又如何寻找了一个与云华仙子合适的西方教弟子杨天佑的,从中将此事促成,还有如何将其中的缘分引导向阐教之中玉鼎真人身上的。

  目的就是要让天帝与阐教对上,然后丢了面皮,他也在感慨着此事成的如此之快,也没费多大功夫。

  言语之中,略带自傲,说是可以趁机,将天庭的气运分润一二,引入西方教来,也说着鸿钧道祖已经答应西方教大兴之事,好像就要看见了一半。

  而接引面色有些发苦,总觉得此事太过于简单,就是上次大劫之事,挑拨大劫他们西方教也费劲了心思,才将劫难挑拨起来。

  其中还有几次差点暴漏,将人引到西方教的地盘上,差点给西方教带来灭顶之在,神色越发的愁苦。

  而就在准提正畅想着西方教大兴之时,忽然从天际传来一道玄光,直飞向两人。

  接引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此气息就是鸿钧道祖的气息,此时有信传来,肯定没好事,就伸手接住玄光神识扫了一眼,神色越发的愁苦。

  而一旁的准备提却毫无所觉,接引的愁苦他早就见惯了,一直以来都是那副模样,也不出奇。

  就问道:“师兄,道祖可是说了大劫什么时候开启?是不是鸿钧道祖安排了我西方教大兴之事?”

  接应摇了摇头,将传信递给了准备提,准提接过一看,顿时面色变化不停,顿时一阵大怒,说道:“到底是何人破坏了吾之计划,端是不为人子,别让我知道,若是知道,定不饶他。”

  接应就摇头说道:“此事已经成了这样,继续叹息也毫无意义,如今道祖已有交代,大劫还没有被引出了,好事多磨,师弟也不必生气,这次就由你在此遮掩天机,我去跑一趟。”

  而准提当即跳起来说道:“师兄不可,你也之知我先天不全,即使成为圣人,也没有补全根基,若我遮掩天机,难免有所纰漏,只有师兄遮掩天机,才能万无一失,就由我去走一遭吧。”

  言辞恳切,让接引也暗自摇头,心知准备受不得刺激,这次没成,却失去了面子,自然想继续一回,将面子挣回来。

  接引对此心知肚明,也就点了点头,嘱咐了准提小心行事,这次比上次要危险,不可将自己暴漏出去,否则西方教会有灾祸降临。百度一下“西游之雷行诸天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