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心有谋 哭诉紫霄宫

第一百七十五章 心有谋 哭诉紫霄宫

  声音一出,一众雷门弟子顿时就有些生气,而药园仙自知理亏,毁坏了人家东西,将身边的师弟们压制了下来。

  对着飞龙洞一拱手,说道“在下药园仙拜见拘留孙前辈,是我们不知道仙杏此等灵根,才会毁了一颗杏子,在这里我给前辈陪个不是,这颗杏子造价几何,我会如数赔偿,还请前辈不要动怒。”

  而洞内的拘留孙目光闪烁不已,在发现这群人出现的时候,就看出了这群人的来历,身上的道法波动,与截教的极为相似,几乎没有差别,让他就动了心思。

  被准提道人暗中邀请,要去西方教,而且说了挑拨阐截两教的关系之事,早就想为西方教做点事。

  发现了这群人就是专门收集灵药的,就暗中将夹龙山中所隐藏起来的灵药全部显露了出来,引这群人进来。

  果不其然,被吸引而来,可这些人竟然不去采摘,若是采摘,就让他有了出手的借口,正愁没有机会,竟然送上门来,也恰好被破坏的一颗杏子果实,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会放过。

  对于药园仙的言语,心中一阵冷笑,就说道“我这仙杏可是出自昆仑山,不是你们能赔的起的,看你们这群人就是截教贼子,想趁人不再,来偷东西的,被当场发现,竟然还如此大胆的提起赔偿。”

  而这时申公豹再也忍不住了,就大喊道“这位前辈为何如此说人,我们好心想做赔偿,竟然还如此侮辱我等,那就说个章法,是我毁坏的杏子,就是你将我的命留下也行。”

  而药园仙赶紧将申公豹拉倒一旁,说道“在下师弟不懂事,还请前辈不要怪罪,在下带他给您赔不是了。”

  但飞龙洞内的拘留孙已经有了打算,定要闹出一番事情来,可这人却没有被他所激怒,也没有个名正言顺的下手机会。

  最后神色漏出一丝狠戾,说道“呵呵,偷东西不成,被主人发现,还如此理直气壮,几日定要让你们不得好过。”

  而药园仙听到这话,顿时感觉有些不妙,也知道此人竟然动了杀意,可就是想不明白是什么地方惹到了他的,来的就是如此莫名其妙。

  忽然感觉一阵杀气从飞龙洞中传来,心中惊骇不已,一挥手一座小院出现在手中,将周围的弟子全部收入其中,扔飞出去,说道“快跑。”

  而这些被扔飞出去的弟子在院子中一看,却从飞龙洞中飞出一条飞龙出来打在了药园仙身上,药园仙没有害怕,而且还迎了上去,抵挡几下,就被打的身死而亡,小院中的弟子看的悲痛欲绝的但毫无办法。

  药园仙的药园子不光能种草药,还能收人,此时被收入其中,想要出来也没那么容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而毫无办法。

  也正是因为药园仙的拼死抵挡,也为别的弟子争取了一些时间,飞龙洞中的拘留孙将药园仙打死之后,也暗道一声倒霉,也没想到此人如此刚烈,竟然舍生赴死的拼杀过来。

  这种打法也让他弄了个手忙脚乱,若不是修为境界要比此人高,倘若同等境界,今日定要认栽。

  神识搜寻了一下其余的弟子,可还哪有其余人的身影,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拘留孙暗道一声可惜,竟然一不留神被跑了,以他本来的打算,是要灭杀个干净,假装没发现而放走一人去报信,只要成了,就成了大规模屠杀。

  阐截两教虽然偶尔有冲突,但最多也就死上一个两个,可如此之多的还没发生过,若是真的出现群死群伤事件,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两教的矛盾也能趁机激化,达到西方教的目的。

  本来打算弄死一群之后,就关闭洞天,躲到昆仑山去,可只是死了一人,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而在申公豹的等人逃出去之后,就设法从药园仙的药园中出来,一时有些伤心,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也不敢瞒着,就准备去到灵柩山汇报此事。

  可申公豹却懊恼不已,认为是他弄坏了一个杏子,才造成药园仙的死,心中愧疚难当,好几次都想将自己的手剁了。

  药园仙不但是他的引路人,而且对他多有照顾,可以说是亦师亦友,甚至情同父子,就这么被人杀了,申公豹心有不甘,就此想要报复回来,不但恨上了拘留孙,还恨上了整个阐教。

  就在一众师兄弟不注意的时候,寻了个机会悄悄的溜了出去,等到被察觉的时候,早就不知所踪。

  江汉珍得知药园仙身死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自己雷门的弟子被杀,自然让他心中怒火难平。

  从燃灯祖师之处打听了拘留孙的消息,知道其手中的灵宝就是捆仙绳,而他此时他的修为已经是天仙,而且手中的宝物繁多,也不会惧怕于他。

  但拘留孙得道已久,就怕万一有什么手段,就给孔宣传了一道信,将此事说明,就此等待。

  说起孔宣,自那次听圣人讲道之后,就被收入截教,成为了圣人门下亲传,又得通天教主夸奖,说是截教最有可能证道之人,地位自然不低。

  但也记得江汉珍的那次无意之言,后来跟灵柩山多有来往,而且从中也出了不少力,甚至有时候还能以他的名头传出普传法门,也算是对灵柩山一脉的大功之人。

  江汉珍叫孔宣的意思,自然是害怕拘留孙跑了,虽然手中的宝物不如他的,但若是一心想要逃跑,肯定比他厉害,叫来孔宣压阵的意思,就是为了万无一失的将拘留孙弄死。

  自从得知他杀了药园仙的时候,就已经将他放在了必死之人的名单上。

  一面积极准备着等待孔宣,另一面江汉珍还打算来个恶人先告状,心中也知道这是封神世界,而且也感觉此时雷门已经有了一些积累,可以引出大劫了,就趁着大劫最高峰时期前期,继续发展一二,等到封神真正的开启,也算是能够入场一试高低了。

  鸿钧道祖想要夺取天道意志,想要引发大劫,不但可以清理一些不符合他的道理之人,比如通天等人,还能破坏天地,从而夺取本源。

  而江汉珍却想完善天道意志,也想引发大劫,从中将那些破坏天地之人趁机抹去,比如忠于鸿钧的原始的等人,还能趁机为世界中枢的天庭增加底蕴,从而让天道意志强大起来,自动的将不合理的排除出去。

  两种理念虽然对立,但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一处,都是想引出封神劫难。

  就将阐教杀害天庭预备力量的事情一书奏章呈递到了天庭,隐晦的提出背后之人是原始圣人,而通天教主碍于兄弟情面,闭关不出,其中祈求天帝做主,但也说道还是忍耐一二,等到势力发展起来再算清此事,后面又点出想要发展,就会更阐教产生冲突。

  此一份奏章到了天帝案前,天帝当即勃然大怒,下界的事情虽然他没参与,但又怎么能不知道呢,这数年时间,从下界输送的人才已经有了好几千人,也让天庭有了一些威严。

  手中掌握的力量越大,想法也会不一样,这事情早就已经想的很清楚了,而原始天尊就是目前挡在他前面的最大绊脚石。

  早就有了对付原始天尊的想法,可没有那份实力,只能暗自叹息。

  而此时的这份奏章,就犹如导火索一样,燃起了他心中的对付原始圣人的想法,一法不可收拾。

  而能约束住原始天尊的人只有一人,就是鸿钧道祖,此想法一出,顿时有一种心血来潮之感,最后跟天后一番商量,就决定去紫霄宫一趟。

  将自己打扮一番,弄得回头土脸,看着满意,这才遁入混沌之中,想着紫霄宫飞去,一进门就开始大哭起来,求着鸿钧道祖做主。

  而鸿钧道祖的本体正在与天道意志较劲,而紫霄宫的只是一尊化身,对于天帝的到来,也很纳闷。

  就问道“昊天,你不好好做那天帝,为何跑到这里来哭诉?”

  天帝凄惨的哭诉道“老师,弟子无能,不是弟子想来这里,而是被人欺压的没有办法,所以才不得不求见老师为我做主。”

  鸿钧道祖心有所感,天道大劫之物竟然如此引了出来,本来已经放弃了天帝,而准备让原始受挫来紫霄宫,却没想到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但也没有多想,此时天机已有混乱之相,想要推算也是不易,而本尊正在与天道意志博弈,也脱不开身,对天帝引出封神大劫的引子,也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

  就说道“是何人欺压于你?”

  天帝这才说道“三界皆知,弟子是道祖亲点的天帝,有统御三界的职权,可弟子兢兢业业,从不敢有丝毫懈怠,好不容易找了些人手,三教之人不听招呼也就罢了,还将弟子派到凡间的人打杀干净,让弟子没法管理三界。”

  看着鸿钧道祖没有任何表情的坐着,天帝继续哭诉道“这天帝之位弟子没法座了,还请道祖另寻人选,管理三界。”

  天帝在底下哭诉良久,而鸿钧道祖也在分析着其中的利弊,封神之劫本就是安排好的,可是这此大劫的出现并没有按照他的想法来,而是出现了变数。

  鸿钧此人控制欲极强,不喜欢有事情超出他的控制范围,若是超出了,就成了变数,而不受控制的,就成了异数。

  本来打算让天帝引出大劫之物,可后来事情败露,就选为原始,正在疑惑之间,忽然天道之中的大劫之物被引了出来,也不敢多想,就以为这事是准提道人给办砸了,但不管怎样,总算是成功了。

  就对昊天说道“此事我已知晓,你先回天庭即可。”

  天帝听了此言,也没确定是不是答应了,但那种心血来潮之感越发的强烈,好像有什么有缘之物要出现天地之中,知道此事差不多了,但也没在多待,就此返回而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