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紫霄宫 众圣论封神

第一百七十八章 紫霄宫 众圣论封神

  鸿钧就说道“此次劫难在下界凡间发生,只因商汤数将尽,神仙逢此杀运,故命你等共立封神榜,以观众仙根行深浅,或仙,或神,各成其品。”

  而原始又问道“那如何上榜?”

  鸿钧道祖就说道“此界之中自有封神之人应用而出,根行深者,成其仙道,根行稍次,成其神道,根行浅薄,成其人道,任随轮回之劫,各成其品。”

  原始闻言,也不再说话,他所收弟子都是资质不凡,对他来说,门下都是根行深厚之辈,虽然鸿钧道祖说此界因为阐教而其,但不一定非要将阐教之人上了榜单。

  而通天教主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榜单之上有三百六十五个正神,其余的更是不计其数,若论门人多寡,就他门下弟子最多。

  就问道“老师,那何人可以上榜。”

  此言一问,原始也侧耳聆听,就连太上以及接引准提之人,都有些好奇。

  就见鸿钧道祖面无表情的说道“三教弟子,圣人之下者都在榜单之中,你们三个可自行商量,将上榜弟子填入其中,以削弱一些大劫。”

  通天一听就觉得不好,可是原始接下来说道“我门下弟子都是资质上乘之辈,不该上榜,而通天门下弟子尽是些披毛戴角,湿生卵化之辈,合该上榜。”

  通天一听就怒了,说道“此劫难是你阐教在人皇时期引起的,应该全部写入榜单之中。”

  原始一听就气得指着通天说道“你这目无兄长之辈,门下之人将洪荒弄得乌烟瘴气,若不是你如此,大劫也不可能这么快发生,你截教弟子应该就在榜上走一遭。”

  说着还向太上求助,而太上也就说道“此劫是我们三教弟子,都是自家兄弟,何必伤了和气,通天你门下弟子众多,将那些根性浅薄之辈填上去也是无妨,这事总归是我们三教的事。”

  太上这话一出,心道要遭,果然通天一阵愤怒,脸色变化不停,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大哥竟然能说出这话来,就怒道“那你为什么不将自己的弟子填上去,却让我来填了这封神榜,我门下弟子都是良才优秀之辈,没有能上榜的。”

  说完就气得坐在一边不说话了,而这时原始却顺着通天的意思,将封神榜递给了太上,太上冷视一眼原始,说道“我门下弟子就玄都一人,要做那传承之人的,你难道要我也将他送上封神榜?”

  原始这才反应过来,可太上一把将封神榜接了过去,说道“既然如此,也罢,我就分出一尊善尸替玄都走一遭。”

  而原始一阵大惊,让本来还生气的通天也下了一跳,连作为三人老大的太上都将自己送上去了,刚才的所有的气也就全消了,就说道“大兄不可。”

  但太上已经将他的善尸之名填入了榜单之中,天机显化,再也不可更改。

  通天心中懊恼不已,为何要顶撞太上,本来截教门下弟子众多,大多根行稍次,以前还没察觉,可后来收了资质上佳的弟子孔宣之后,与之接触良久,也知道孔宣传法的事情。

  那篇普传法门他也看过,其中道法虽然普通,但对于心性的修炼却是极强,那些个修炼了普传法门的弟子,虽然修为一般,但心性修炼却不简单,他也看的出来,若是以此为核心,定能为截教弥补气运,若是凑足万人有功德之弟子,可保截教无忧。

  本来就有心想要让那些根性不足的弟子也修炼普传法门,以提高心性,但其中难免有些顽固之辈,若是将这些人送上榜,也算是一份出路。

  但就被两位兄长给激怒了,才会造成这种情况。

  太上将自己的名字填入榜中,就将封神榜递给原始,原始翻开封神榜,憋了半天也没写出一个人,就说道“通天,你先来吧。”

  而通天接过封神榜,就唰唰的写下了一长串的名字,可三百六十五为正神却没有几人,最后还是心一横,将自己的恶尸诛仙道人也填入了其上,就将封神榜扔给了原始。

  原始一看,暗道一声倒霉,没想到通天这么果决,竟然跟着太上学习,这不是逼他也写一尊三尸化身吗。

  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正好看见一旁幸灾乐祸的准提,顿时说道“此是玄门之事,你西方教也为玄门中的八百旁门,理应榜上有名。”

  而接引这时就说道“这是你三教的事情,与我而西方教无关,我西方教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弥勒,是我西方大弟子,西方本来贫瘠,无人可填。”

  而原始顿时有些怒了,就看向身旁的太上与通天,可此时这两人都是一动不动,若是在平时,若是他怒了,太上虽然不说什么,但也在一旁候着,可通天定会问及此事,不管原始有没有错,就看是谁惹了原始,不管青红皂白,先打了再说。

  可此时的通天被原始给惹怒了,也没站出来说话,原始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就看向女蜗圣人。

  女蜗圣人在圣人中间战斗力最弱,而且还是完全用功德证道的,并不以战力见长,而是擅长造化之道,战力自然最弱。

  本身就加在两帮子兄弟之间,一直低调行事,极力的让自己存在感降低,被原始突然这么一惊,吓得慌了神。

  三清可是三人,这三人她一个也打不过,另一边是西方教,出了准提他还能打个平手外,可与接引对上,有她三个也不是接引的对手,心慌之下,就看向鸿钧道祖。

  但鸿钧道祖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好像并没有听到一样,而跟他关系比较好的通天,也没为她说一句公道话。

  被原始如此为难,顿时有些生气,也有些埋怨通天教主,就对原始说道“我门下妖族虽然还有些,但也在北俱芦洲那种苦寒之地待着,若是让妖族上封神榜,总归有些不妥。”

  接着她就想到了人族,毕竟她还有个人族圣母的称号,可以前人族遭受劫难,他夹在中间很为难,也被人堵了门,后来太上又立了人教,让他这个人族圣母名不副实。

  心中有些暗恨,但行事比人强,也没办法,就说道“我门下也无弟子,唯有这可灵珠我极为喜爱,既然师兄说了,那就让他上榜吧,说着就在封神榜中写了个灵珠子,然后将灵珠扔向了洪荒大地。”

  而这颗珠子一出,通天心中一阵苦涩,这珠子就是他在成就圣人之前得到的,一直拿在手中盘玩,而女蜗见了这珠子也很喜欢,通天就将珠子送给了女蜗。

  本以为女蜗成就了圣人,已经看不上这珠子了,但没想到如今还拿在手上,见珠子一出,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站出来说两句,一边是他的兄弟,另一边是关系还不错的师妹,就在为难之际,哪想女蜗如此果决,竟然将珠子给扔了出去。

  而原始见状,对此还有些不满意,就说道“我三教之内填了不下几百,我大兄和通天连三尸化身都搭了进去,你妖族弟子不少,找两个能上榜的应该也不难吧。”

  通天听到原始还考虑到他,顿时心中一暖,但如此说女蜗就有些不合适了,就想出言劝阻一二。

  而准提不愧是挖墙脚的祖师爷,在一旁冷笑一声,说道“你堂堂圣人之尊,又是七尺男儿,竟然在此欺负一介女流之辈,也不怕传出去让人笑话。”

  此言一出通天教主下意识的以为准提就要找事,就瞪了准提一眼,而这次准提没有害怕,也瞪了回去。

  而女娲却心中一片冰冷,冷视了一眼通天,却认为通天跟原始一伙的,通天一阵尴尬,也不再说话。

  经过这么一下,原本的气氛被破坏,而女蜗的事情也解决了,略带感激的对着准提点点头,准提自然是报之一笑。

  此事一出,也没人在说话,通天却心中一片冰凉,有些醒悟过来,为什么在这紫霄宫中连续多次犯错,扫了紫霄宫一眼,心中有些怀疑。

  而这时鸿钧道祖又开始说话了,对着几人说道“你等商量的如何了?”

  而原始看了一下四周,都没有人说话的样子,就说道“回老师,我们还没商量妥当,还望老师恩准,再宽限些时日。”

  鸿钧道祖摇了摇头,说道“并非是我不宽限,而是大劫近在眼前,此劫难因你门下而起,封神之事就由你阐教主持,将此二物带回去,封神之人自会应劫前来。”

  原始目光闪烁连连,顿时有些大喜,封神榜在他手里,还不是由他安排,但这封神之人却然他疑惑,就问道“老师,封神之人可有姓名。”

  鸿钧道祖说道“并无姓名,而有预兆,你见到飞熊之相者,即是应劫之人,他自会被封神榜牵引而来,入你门下。”

  原始天尊这才满意,说道“多谢老师解惑。”

  鸿钧道祖一看,差不多了,就说道“既然如此,就都散去吧,若是不想让门下弟子上榜,就约束好门下弟子,不可在外惹是生非,以免陷于大劫之中,徒增悲哀。”

  还有意的看了一眼通天教主,而通天教主心中一动,觉得这是在提醒他,若是在以前,定会档位甚至,奉行到底,而就在刚才,却察觉了紫霄宫的不正常,让他心性都难以控制,顿时产生了怀疑,目光闪烁不已。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