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八十章 弟子谋 老师掩天机

第一百八十章 弟子谋 老师掩天机

  申公豹对药园仙的死深感愧疚,无颜面继续留在药园仙带领的那个小团体之中,悄然离去之后,就想着找个帮手,弄死惧留孙而为药园仙报仇。

  发挥了他那说服人的本事,就寻到了黑风仙,两人就在飞龙洞去昆仑山的必经之路上等着,想着惧留孙肯定会去昆仑山的,就在半途布置了阵法,等着惧留孙路过。

  也是因为大劫开启,两人也没等多久,就见到了路过的惧留孙,而惧留孙一时不察,一头闯进了早就布置好的黑风阵中。

  惧留孙在阵中一阵叫骂,但两人就是不予理会,申公豹大喜道“黑风师兄,这下好了,我们还准备将惧留孙引入阵中,没想到他却一头栽了进来,看来惧留孙气数已尽,今日定会死在这里。

  黑风仙也松了一口气,惧留孙杀了自己门内之人,在雷门之中,想杀了惧留孙的人大有人在,而申公豹正好找上了他,本来对惧留孙的修为还是有些畏惧,但被申公豹给说的易如反掌。

  就动了心思,若是真能杀了惧留孙,不但可以为药园仙报仇,还能在雷门之中扬眉吐气,有了杀惧留孙的资本,就是以后去天庭的时候,也能争取一个高一点的位置。

  但不管怎么说惧留孙都是阐教十二真仙的其中之一,名头已经响彻了不知道多少年,还是有些畏惧,但看到将惧留孙给困在了阵中,那种的担忧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可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本来运转很好的阵法,忽然断了,就知道要遭,定是惧留孙从内部强行破了阵法。

  大惊失色之下,对着申公豹说道“师弟,你快走,此阵捆不住惧留孙,他就要出来了。”

  申公豹的心理一突,说道“阵法不是好好的吗,他惧留孙有何能耐,竟然可以破阵而出?”

  黑风仙说道“他已经是神仙修为,也是我修为太低,炼制的阵旗还不能困住惧留孙,而且此人身怀宝物,并非是我我们可以力敌的。”

  申公豹一听心中就一阵悲痛,说道“真是大意了,我叫了师兄前来,怎么可能抛下师兄而独自离开呢,要走就一起走,你不走我也不走。”

  而黑风仙也是心中感动,眼见着阵法就要被破了,只能对申公豹含泪说道“师弟你先走,离开之后将此事说于十天君之一的董全董天君,我的黑风阵就是出自他的风吼阵,你说于他听,他定会为我报仇的。”

  申公豹此时已经悲痛欲绝,而黑风仙是他找来的,却低估了对手,将黑风仙的命送到了这里,但为时已晚,也知道只有他一人能逃得掉,只是对着黑风仙狠狠的点了点头,就施展飞行之数离去,心中的对阐教的仇恨越发的深厚,甚至将整个阐教都狠上了。

  而离去的方向正是东海之中,看样子是要去寻截教董全去了。

  黑风仙看着申公豹离去,这才放下心来,控制着阵法,加快了黑风阵的运转速度,一副就要跟惧留孙同归于尽的架势。

  被困在阵法中的惧留孙自然不惧,以他神仙的修为,对于此阵却不怎么害怕,刚被困在阵中,还以为是截教的十天君之一的董全来了,而董全的阵法正是风吼阵,而此阵与风吼阵极为相似,都是以狂风见长,消人骨肉灵魂。

  但没想到威力却小了很多,就知道不是董全所布置的阵法,若真是董全,他今日真的是祸福难料。

  将手中的捆仙绳变化成一条飞龙,在阵中挥舞着,没几下就将阵法的节点给毁了,这时阵法气势大减,黑风仙的身形显露了出来。

  不管黑风仙的神色凝重,惧留孙占了上风,就杀心大起,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个小小的地仙,能将本仙弄成这个样子,你也自傲的死去了。”

  说着就将手中的捆仙绳扔了出去,黑风仙一看就知道要遭,心道,今日恐怕就命丧此地了,只是可惜我还没有还了传道之恩,知道惧留孙不会放过他,也不是对手,就放弃了抵抗,开始闭目等死。

  而一直隐藏在暗处的江汉珍和孔宣却知道已经看得差不多了,江汉珍就要拿出灵柩灯就要扔出去,而孔宣却说道“师弟,你看着就行,我也想试试我现在的五行神光。”

  说完五道神光从背后升起,在空中旋转一周,就刷向了捆仙绳,而惧留孙神识一扫,怒道“原来有帮手,怪不得有如此胆气。”

  而心中却暗道一声不妙,发现施展五行神光的人修为比他厉害,而这五行神光也处处显露这古怪,就有了想离开的想法。

  对着空中打了一道仙光,而孔宣伸出一只手,很轻松的将之消除,而无色神光不停,对着捆仙绳一刷,就被刷了进去。

  惧留孙正要收回宝物准备逃跑,可哪知失去了宝物的感应,心中惊骇欲绝,说道“你是何人,我乃圣人门下弟子,快还我宝物。”

  只见孔宣冷笑一声,继续一道无色神光刷向了惧留孙,惧留孙暗道,此人看来就一点也不顾及圣人威名,若是僵持下去,定会命丧于此,且先离去,只要记住这人所施展的法术,就能知道是何人,让老师帮忙讨回宝物。

  身形一转,掐了个法决,就遁入地下,而江汉珍一看,就知道这是惧留孙的遁地之术,心中一焦急,就拿出手中的菩提树枝,打向了惧留孙。

  而孔宣也赶紧一道木行神光打向就要土遁的惧留孙。

  惧留孙暗道一声倒霉,怎么会碰上如此事情,道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这旁人上来就动手,连个招呼都不打。

  遁入地中,随手扔出一道灵符,灵符发出玄黑色的光芒,看样子就要将大地一起改变。

  而这时江汉珍的树枝也到了,打入地上,却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收回树枝一看,上面却多了一道灵符。

  而紧接着孔宣的木行神光也到了,直接打穿地面,打在了正在傻眼的惧留孙身上,惧留孙土遁入地,就接着拿出他的另外一件宝物,指地成钢灵符,就想将地面变的坚硬异常,方便他逃走。

  眼看就要将地面改变,却不何处冒出来一只树枝,将他的指地成钢灵符给刷了过去。

  此树枝在洪荒也是极为有名,而且独一无二,正是准提圣人手中的宝物,心中大骇,没想到竟然是圣人在背后作怪。

  也知道自己今日难逃此劫,怒道“准提你这心口不一的伪君子,竟然如此坑我。”

  接着就向着虚空打出一道玉清仙光,极快的向空中飞射而去,接着就被一道木行神光打在身上,就此身死地下。

  而孔宣一看要遭,就要出手拦截这道仙光,而江汉珍目光闪烁不已,就拦住了孔宣,说道“师兄且慢,惧留孙临死之前将我们当成了准提,这其中虽然有可能是惧留孙的欺诈在内,但若是真的如此,说不定能将此事推到准提身上。”

  而孔宣被这一阻挡,眼看着玉清神光消失,目光闪烁不定,也在猜测着说道“虽然师弟言之在理,但也不排除此人看出了我们的真实来路,以此来麻痹我们,将情况汇报原始圣人。”

  江汉珍也知道有这种可能,但也不见的他能知道些什么,但在什么东西能变,可手中的法宝却难以改变,拿着手中的树枝,递给孔宣说道“师兄你看着树枝如何?”

  孔宣说道“很是神奇,竟然有收集宝物之功效,甚至能助人悟道,恐怕在灵宝之列。”

  江汉珍也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师兄好见识,而此树枝也名为菩提树枝,不但可以助人悟道,还能以得为粮资,吸引万千宝物的功效,而且有道果之威,不是师弟自夸,就是准提圣人手中的菩提树枝也没有此宝威力大。”

  孔宣心知江汉珍所言不虚,但还是以为江汉珍有些夸大其词,江汉珍本身就一个天仙修为,虽然战力无双,而且底蕴深厚,就是一般的神仙都不一定不是其对手,但要与圣人比较,却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他修炼时间也不短,知道圣人什么境界,就是他此事得修为,才摸着一点道果的路子,通天圣人他经常见,但他只要感应到通天教主那种无可匹敌的剑气,就有一种心悸之感,若是此事跟通天教主对上,根本就无半点胜算。

  自然对圣人的境界深有体会,但人事情已经就这样了,他也没有多少畏惧,根据通天教主描述,他不同诛仙剑,有三个原始也不一定是他对手,就让他有了一种与圣人以比高下的心思。

  就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走为妙。”

  江汉珍也知道孔宣有些不相信他手中的法宝,但也没多解释,就点头说道“善。”

  两人对原地进行了一些整理,将气息弄得无比混乱,而江汉珍还拿着树枝在原地乱刷一气,两人这才带着已经看傻眼的黑风仙,想着灵柩山离去。

  而就在这时候,已经走到了灵柩山脚下的燃灯道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将原本被他所屏蔽的信息撤了回去,一道被挡着的玉清仙光没了阻碍,飞入了空昆山中。

  而燃灯祖师摇头一阵失笑,说道“还真能整出事情来,刚答应的好好的,我前脚一走,你后脚就出来了。”

  燃灯对此不但没有生气,还有些高兴,有此弟子在,他若是受了谁的欺压,江汉珍定会为他出头报仇,他常年待在棺材之下,不知为何一直想着身后之事,想着若是沦为凡人,有这样的弟子在,也不愁没人给他养老送终。

  越想约觉得心中暖意连连,就收了心情,向着玉虚宫而去,甚至还哼着不知名的调子,看起来心情极好。

  而不远处去飞来一人,也跟他一样要上山,燃灯也知道此人,此人正是三无人员,无法宝,无弟子,无战绩所谓三无,而且在昆仑山地位也是极低,也是因为是黄龙出生,所以不受原始待见。

  但此人却一直对阐教忠心耿耿,一心想要讨好原始,讨好被原始所看重的弟子,但每次都是吃力不讨好,基本上是边缘人物,与他一个地位。

  可燃灯自忖现在也是家大业大,弟子无数,自然不会在意在阐教的地位,继续的兴高彩烈的上山而去。

  深厚的黄龙真人却看得一阵奇怪,平时燃灯都是一副棺材脸,死人相,今日为何有如此生机。

  黄龙真人看得好奇,而且燃灯再阐教又副教主之称,在他们面前也是老师,而且在刚入道之时对他们照顾颇多,虽然其余的弟子此时修为高了,自然对燃灯有所疏远,黄龙真人因为一直想讨好原始天尊,但也对燃灯很尊敬。

  今日见此,于情于理也该去打个招呼,而且心中好奇。

  就追上了燃灯,说道“燃灯老师且先等等我。”

  燃灯本来哼的高兴,知道是黄龙,就转头说道“是黄龙真人,那就一起上山吧。”

  而黄龙真人越发的好奇,平时燃灯很少说话,今日却有些不一样,就问道“弟子见过燃灯老师,正要去玉虚宫,见到燃灯老师,一起同去。”

  燃灯奇怪的看了一眼黄龙真人,不知道为何如此奇怪,平时对他虽然尊敬,但也只是打个招呼,而今日却不一样。

  旋即也不在意的说道“那就同去。”

  两人走到了半山腰,而黄龙的好奇心再也压不住了,就问道“今日见燃灯老师兴高采烈,不知所谓何事?”

  燃灯诧异的看了一眼黄龙真人,没想到问的是这事,本来想要敷衍一二,而忽然想到黄龙真人一心为阐教办事,而又不受重视,大劫近在眼前,若是以他看来,黄龙必定就是那挡灾之人,而此人没有修炼完全的玉清仙法,虽然比他知道的多谢,但也多不到哪去。

  黄龙就是因为一颗向道之心,才对于阐教如此,对原始如此讨好,也算是个诚心之人,忽然心中一动,觉得黄龙说不定能拉过来,自己的弟子江汉珍不是喜欢教授徒弟,广传仙法吗?

  若是将黄龙这个大高手送过去,定会欣喜异常,就笑着说道“今日我了一法,尽让与我道法相合,经过完善,却是一套不得了的道法,今日既然你问了,说明于此有缘,那就让你录上一份,也毫见识见识。”

  听到是道法,黄龙眼睛顿时亮了,拜师求道不就是为了进道吗,还哪有拒绝之理,连忙对着燃灯一阵感谢。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