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应劫人 天庭出大事

第一百八十二章 应劫人 天庭出大事

  两人进入玉虚宫中,就见玉虚宫中弥漫着一种哀伤,而坐在上首的原始却脸色一片铁青,两人对此都是一阵猜测。

  而燃灯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江汉珍做事的时候,天机还是他遮掩的,对此也不在意,对着原始一礼,说道“见过原始圣人。”

  而原始对着燃灯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燃灯也不在意,自然寻到了他的位置,站在了一旁。

  而黄龙真人心中忐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原始的脸色,和玉虚宫内的哀伤,就知道这不是小事。

  硬着头皮上前对着原始一礼,说道“弟子黄龙拜见老师,老师圣寿无疆。”

  原始看见黄龙,怎么感觉都不顺眼,甚至有些碍眼,就怒道“披毛戴角之辈就是不懂事,连窝玉虚宫召集弟子的钟声都当做儿戏。”

  也是原始知道弟子死了,而且还没找到是谁杀的,只是隐晦的传出一段残缺不全的信息,好像是圣人所为,但并没有却定,只能一口气憋着,最后将气撒到了最后一个进门的黄龙头上。

  而此话一出,同为异类得道的燃灯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他是棺材得道,原始经常将这话挂在嘴边,早就让他觉得很刺耳了。

  但这次却也没有做什么,而燃灯发现下面站着的玉鼎真人也是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而玉鼎也是一块玉石得道,说是玉石,但与顽石无疑,还不放在原始圣人眼中。

  燃灯看见此情此景,与当年原始骂通天,连带太上一起给骂了,才让两位兄弟从昆仑山离开的,今日情景,又与当年何其相似。

  心中一动,觉得玉鼎真人也能拉过来,开始盘算着策略。

  若是准提是挖墙脚的祖师爷,那也是明面上的,在暗处,燃灯祖师也不差,封神世界中最后慈航文殊普贤等人,就是燃灯拉过去,可见挖墙脚本事之高。

  接下来黄龙自然是被骂的站在一旁不敢吭声,而原始圣人自然就将封神之事说与众人听,最后让云中子将封神榜挂在玉虚宫外,以吸引应劫之人到来,其中许多人在商量着,但也有几人却不怎么说话,其中就有黄龙,玉鼎最为明显。

  最后商量了先等到应劫之人,再做决定,留下了几个比较喜爱的弟子开始商量,而燃灯自然就此告辞离去。

  此时的江汉珍与孔宣两人杀了惧留孙,还将矛头指向了西方教,就带着黑风仙就此离开。

  当问黑风仙为何在此的时候,而黑风仙却说申公豹找到的他。

  江汉珍听着一阵古怪,申公豹此人虽然道法一般,但名声可不小,一句‘道友请留步’,不知道将多少人送上了封神榜,江汉珍听得一阵纳闷。

  申公豹不是应该去哪阐教的吗,怎么来了雷门,而且是被惧留孙杀死的药园仙引入门的。

  江汉珍将药园仙的法宝收起来,并且放置于灵脉之中滋养,并且将药园仙散落的魂魄全部招了回来,就将药园仙的灵魂送主世界投胎去了,也算是一条出路。

  可申公豹此人却是第一次听说,可到现在还没见过,虽然此人出言犹如诅咒,但江汉珍并不会因此而排挤于他,就对药园仙说道“既然是为了引路人报仇,申公豹也算有情有义,不能让他一个人承担此过错,你将他找回来见我,就说我有事要安排。”

  而黑风仙却是一声惊呼,说道“糟了,弟子本以为就要命丧惧留孙之手,就将为我报仇一事托付于申公豹,让他寻找十天君之一的董天君为我报仇,此时恐怕已到了。”

  江汉珍心中一突,感觉有些不对劲,须知申公豹让截教第一个送命的就是十天君,十天君道法高深,就是比之十二金仙也不弱,各自有一套绝杀之阵,威震洪荒。

  可就被申公豹叫回去送了命,现在的情况虽然有些不同,但好像魔咒一般的,还是找到了十天君。

  江汉珍心中不禁有些怀疑,申公豹到底是真的知道,还是假装如此,神识有些凝重。

  就对身边的孔宣说道“师兄,此事牵扯到了截教,还得麻烦你跑一趟,将这十天君拦下来,不要听那申公豹的言辞,若是遇到申公豹,就让他来见我。”

  孔宣见江汉珍如此重视一个还没成仙的弟子,也是一阵好奇,心道不知是何方神圣,竟然让江汉珍都如此重视。

  就开始运转推算之法,推算起来,可旋即神色中漏出一丝古怪,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说道“此人竟然没有命数,不在天道之下,而游历于天道之外,我倒是对他也有些好奇,真想见见此人,师弟放心,此事我应了。”

  江汉珍闻言,目光闪烁连连,竟然会是如此结果,自己测算不到,就以为是申公豹隐藏功夫练的好,将他也瞒了过去,听到孔宣之言,才明白其中另有文章。

  此界天道两分,一是天道意志,一是鸿钧道祖,不再天道之下,就在鸿钧门下,若真是出自鸿钧,以天道测算之法测算不出来也是应该的。

  他刚听到申公豹此人之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有太过在意,可此时想起来却有些细思极恐。

  申公豹的出现好像专门就是要将截教之人拉去送命的一样,按理说经过雷府的教化,性格当然会有所改变,并不会仇恨心如此之强。

  可偏偏申公豹是个另类,只要碰上阐教就会生起仇恨,接着就会去搬救兵,而救兵就是截教的,若是没有意外,这黑风仙绝对会送了命。

  好像这一切都是人为安排好的一般,江汉珍顿时有了一份好奇,就想将申公豹照过来好好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与他所想的一样。

  交代了黑风仙寻找申公豹,孔宣也要去截教继续提出入劫之事,三人就此分别,江汉珍正在想着姜子牙是不是也如申公豹一样,是某个存在制作好的程序生灵,若真是如此,也让他佩服下棋之人。

  就在这时六耳猕猴寻上们来,见了面就说道“六耳见过先生。”

  江汉珍看着六耳急匆匆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事情了,疑惑的说道“六耳你不在天庭待着,怎么来此寻我?”

  六耳定了一下神,说道“先生,天帝去了两趟紫霄宫,就在凌霄宝殿大哭一场,不知为何,却哭晕了过去,看似是睡着了,天后也不敢确定,就想问问先生,有没有什么办法。”

  江汉珍闻言,心中就咯噔一声,天帝为正统的三界之主,至尊之位,有权衡天地中枢之能,若是他出世了,只能预兆着天道意志出了问题,才会影响到天帝。

  而造成的后果就是三界失衡,秩序混乱,虽然天帝此事得权职还不是太大,但经过如此多年的发展,也见了一些成效,气运早就与当初不一样,怎么可能昏睡过去。

  也不敢怠慢,就说道“那咱们快快返回天庭,看看天帝的情况。”

  江汉珍这边还没缓过气来,天庭就出了事情,让他觉得有些不正常,也暗自想着,希望天帝不要真的出什么事情,若是真的出事了,没了权衡中枢的至尊,让他雷门得发展会受很大限制。

  而此时雷门弟子又多在天庭任职,原本的打算就是想靠着这次封神之劫,三教都被封神所牵引,趁机发展,让天道意志恢复,从而占据大势。

  可哪想关键时刻就出了问题,跟着六耳一路穿过天门,到了凌霄殿后的一处静室之中,江汉珍也看着天帝的情况,却更睡着了一样,但不管怎么呼唤,都是没有丝毫动静,好像完全没有了意识。

  一旁的天后紧张的问道“宣化天尊,天帝怎么样了。”

  江汉珍摇了摇头,说道“身体无事,但就是意识出了问题,好似迷失了一般。”

  而天后一阵心惊,隐约的猜到了什么,说道“他好好的怎么可能迷失心智,天帝怎么说也是神仙修为,据他所说已经明了了一些道果之路···”

  接着忽然想到去了紫霄宫之后才出事的,就此不敢开口。

  来时的路上江汉珍也听过六耳所说,说天地去了两趟紫霄宫,第一次去回来之后,刚进了凌霄宝殿,就又离开了。

  而此事若是与鸿钧道祖没关系,打死他也不相信,天后害怕,因为对鸿钧畏惧已深,而且听说两人是鸿钧点化的两块石头。

  多少年都收藏在身边,没有点化,忽然点化之后,要做什么手脚早就做了,也对天后的畏惧表示理解。

  也是叹息一声,天帝的情况他知道,燃灯之道最擅长就是召回意识,但却没有发现天帝的意识,知道此事不简单,就说道“三界不可一日无主,既然天帝昏睡不醒,但三界的秩序还是不能乱了,微臣在此恳请天后坐镇凌霄殿,主持大局,代为治理三界,直到天帝清醒。”

  天后一听此话,吓得一个哆嗦,忽然神色中带着恐惧,连忙摆手说道“不不,我势力低微,不足以承受如此重任,还请宣化天尊代理,若是有什么事,来瑶池吩咐一声就行。”

  说着就立即离开,向外逃命似得离开,而且神色中带着惊恐,让江汉珍和六耳看的目瞪口呆,好像对这至尊的位置非常恐惧一般。

  看着天后离开,而天帝又意识迷失,江汉珍看着一旁眼睛闪烁的六耳,说道“你刚才为何不拦着她?”

  六耳笑了一下,说道“天后神仙修为,而弟子只是个天仙,根本就拦不住。”

  江汉珍一听此言就绝得有些荒谬,六耳的道行虽然他不清楚,但此时的气息比起刚降临之事时,却不知强悍了多少倍。

  刚降临之时,就能更阐教的玉鼎真人放对厮杀,虽然受了些伤,但玉鼎真人也没讨得好。

  这几年六耳修炼极为勤奋,还经常来灵柩山请教燃灯,修为自然超出以往,根据燃灯祖师所说,六耳已经明了了法则之道,成就神仙也是水到渠成之事,若说他拦不住天后,那就有些敷衍了。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