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人皇动 事发金鳖岛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人皇动 事发金鳖岛

  且说此时帝辛本身的修为,凭借着人皇气运之便利,已经是地仙修为,就是比之天仙来说,也差不了多少。

  洪荒天地之中,有鸿钧道祖的存在,自从天皇之事发生之后,人皇修炼,让他也感觉到极大的压力,自此之后,地界人皇,都不容许有修为在身,理由就是他编造的某种证据。

  凡间只要遇到人皇修炼,只要是鸿钧门下弟子,不管是费多大力气都得灭杀,从那时起,就禁止人皇修炼。

  但奇怪的是可以修炼武艺,不管是武道也好,仙道也罢,在江汉珍认为,都是为了提升自我,进化生命层次的一种方法,并没有什么禁忌。

  传说诸多世界,也没见过哪个人皇修炼之后造成某种天灾人祸的,就在普传法门之中特意说明了此事,可此界的雷门弟子却记住了,并且将修炼之法传给了一心想要进步,而且文治武功的帝辛。

  帝辛本就有修道之心,想着若是自己又修为在身,也不用如此仰仗修道之人,而知能仰仗的只是一家。

  人间王朝之中,本来就是截教一家独大,不允许其余的修道之人进入朝堂,这对于一代帝王来说,此事最大的禁忌,有一种被仙道玩弄的感觉。

  对于此事,帝辛早就寻了许多办法,但都没有什么效果,直到雷门弟子入了朝堂,也因为雷门弟子的行事作风与截教极为相似,而且听说跟截教孔宣有些关系,但若是仔细观察,会发现两者不同。

  帝辛发现之后,就决定依照雷门而与截教平衡,总不能让截教一家独大下去。

  可是帝辛好道,一心想要修炼仙法,一来二去竟然拜入雷门之中,成了雷门弟子,这事情也是帝辛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随着帝辛修为越来越高,也知道了一个广阔的世界,对于人间王朝的权利也没那么在意了,最后与雷门一众师兄弟商量,准备积累实力,横扫各路诸侯,对有些违反天道,违反道德的事情全部扭转过来,继而做更大的事业。

  如此多年,已经初见成效,就写了一封玉简,将此事汇报于天庭,让天庭在做最后的决定。

  此时凌霄宝殿之中,已经是代理天帝的江汉珍此时身穿帝服,威严更甚,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将天帝命格稳定了下来。

  若是此时,天帝即使新来,也不一定能重新登上帝位,就是依靠鸿钧道祖不出,各路圣人在各自的道场,妄图躲避灾劫这个时机,进入了一种空前的发展。

  就等着时机一到,量劫开启之时,从中消除一些天地隐患,此时一封玉简上书天庭,呈递到了江汉珍面前,顿时有一种量劫就要正式开启的感觉。

  江汉珍打开一看,就开始思索起来,雷门经过如此多年的发展,有了很大的提高,而且实力也是不弱,若是趁机将量劫挑起来,也能凭借着自身的底蕴,肃清一些没有必要存在的势力。

  而且雷门一直处于隐蔽状态,可以说能在封神之中异军突起,打敌人一个错所不及,

  此事也不是没人察觉,不光江汉珍在天庭遮掩天机,而且有燃灯祖师带着玉鼎黄龙也在遮掩天机,而且天道意志也越发的混乱。

  若是能察觉的,根据江汉珍的猜测,应该就是鸿钧道祖,可鸿钧道祖要做的事,江汉珍清楚的很,自然知道鸿钧道祖不会跳出来。

  而几位圣人之中,或许只有通天教主有所明悟,也是因为凡间的气运与截教牵扯最深,而凡间争夺气运的也只有雷门和截教。

  量劫开启,若是只有雷门一方的势力,毕竟有些势单力孤,但若能将与截教联合起来的话,就不一样了。

  江汉珍正在想着要不要先与截教联系一下,商量一番。

  正当他起心动念之际,金鳖岛碧游宫中,通天教主与一众内门核心弟子正在商量事情,所商量的事情正是与他们截教争夺气运的雷门。

  通天教主手中拿着长耳定光仙送来的雷门卷宗,刚一看,只见上面记载的全是与截教争夺气运之事,顿时大怒,当翻看到普传法们入门篇之时,竟然有很多截教的影子,但随即觉得有些不对,雷门他也不是不知道,雷门之事孔宣也对他说过,通天教主当时也不在意,就说可以任意施为。

  就留了个心思,觉得还是查证一番好,让水火童子敲响了渔鼓,召集了核心弟子以及内门弟子,一起商量此事。

  长耳定光仙瞪大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了通天教主几眼,也没有说什么。

  等到截教核心弟子齐聚,通天教主就将卷尊让弟子传看,期初一看都是有些生气,而三霄之中的碧霄,顿时勃然大怒,说道“老师,此等贼子竟然敢与我截教争夺气运,就让弟子前去,用金蛟剪将此獠剪成两段,打他个魂飞魄散。”

  说着还瞪了一眼孔宣,说道“孔宣师兄你竟然跟这种人来往,出卖我截教利益,今日你若不说个所以然来,定与你分个高下。”

  孔宣见三霄之中的碧霄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心中升起一股杀气,冷视了一眼碧霄,而碧霄还是一副跃跃欲试,要跟孔宣分个高下的样子。

  接着孔宣就对通天教主说道“老师,此事乃是江师弟所为,而江师弟也在老师门下听过道,也算是我截教门人。”

  此言一出,通天教主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感觉普传法门竟然与截教之法如此相似呢,这次留了个心眼,并没有听长耳定光仙的一面之词。

  不光是通天教主,所在的截教弟子也是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而这时候孔宣又接着说道“江师弟对道法见解独到,竟然与老师最后几次讲道的理念一样,就想着老师主张有缘者皆可听道,但三界众生何其繁多,那些个凡俗之辈,知道圣人在金鳖岛宣讲道法,但自身却没有那个能力漂洋过海的来到金鳖岛,就准备以此方法将道法普传三界,让那些凡俗之辈也也能修炼道法,所以才有此传道一说。”

  通天教主暗暗他点头,说道“如此之法,也算是为三界众生寻一条出路,此乃功德之事,我也观此法与我截教极为相似,好像金灵一脉。”

  转而又对金灵圣母问道“金灵,其中的普传法门虽然带有我截教的影子,但其中的许多修炼之道与你们师徒几人的好像同出一源,不知你是否收过这等徒弟。”

  金灵圣母本来就想为江汉珍开脱的,正在想着说辞,竟然问道了自己。

  就站出来说道“回老师,此法的确与我一脉极为相似,我门下弟子有一气仙余元,闻仲等人,而这位江师弟与我门下一气仙余元来往密切,经常坐而论道,弟子本以为江师弟是一气仙余元收的徒弟,但余元自从与江师弟来往密切之后,修为大进,早已不同以往。”

  顿了一下,说道“弟子要说的是江师弟虽然不是我门下,但于我门下渊源颇深,而且自成一脉。”

  有了金灵圣母的话,通天教主也觉得合理,暗道,果然出自我雷门之中,如此良才竟然没有发现,让他心中一阵叹息。

  而孔宣感激的看了一眼金灵圣母,但也没想到江汉珍玩的如此之深,竟然跟截教攻伐无双的金灵圣母都有交情。

  金灵圣母对于江汉珍早已不陌生,虽然没有见过,但却从自己门下两个弟子口中时常听到,余元自然是多加赞赏,经常去与江汉珍论道,而另一个弟子闻仲,却经常对江汉珍甚至雷门破口大骂,言之欺人太甚,经常将他打压的无地自容。

  她觉得奇怪,就仔细了解了一下,等拿到余元送上来的普传法门之时,也觉得这人天生与她们一脉有缘,所有的道法都是出自她金灵一脉,但见解独到,有些甚至对她也极为有用。

  就在这时,通天心中对于修为大进的第二代弟子余元有些好奇,就问道“余元也是内门弟子,他去了哪里?”

  金灵圣母心头一突,感觉有些不妙,余元去的地方正是天庭,而天庭被人说成是非窝,但通天教主问起,又不能不说。

  只有硬着头皮说道“回老师,余元被江师弟请去了天庭,天地业位临身,如今在天庭任职。”

  此言一出,通天教主没有说什么,而其余人却一片喧哗,尤其是被孔宣瞪了一眼的碧霄,怒道“好贼子,自己进入劫难不说,还将我截教弟子拉入劫中,明知量劫已起,竟然还不知死活,进入量劫漩涡之中,若是不除去此人,说不定量劫开启,连累了我劫教。”

  碧霄此话一出,一下惹怒了孔宣,而金灵圣母有些不喜碧霄,余元上天庭也是他允许的,若不如此,如此说让她也觉得有些不好受。

  两人就要解释,这时金箍仙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金箍,对着通天一礼,说道“启禀老师,量劫之事本就是天地推旧陈新之际,并非什么洪水猛兽,老师说过,我截教之人就要在劫难之中截取一线生机,此劫封神榜出世,而且神位众多,虽说是阐教之劫,但将阐教所有的弟子都送上封神榜,也不一定能将榜单填满,很明显就是见过截教势大,要对我截教下手。”

  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何不以身入劫,主动迎接劫难,说不定能截取一线生机,弟子认为江师弟的主张是正确的,不挂什么劫难,都不能阻挡我辈修行之人的道途,所以弟子认为这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甚至是一次机会。”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