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论心智 截教访天庭

第一百八十九章 论心智 截教访天庭

  可他却不知道江汉珍虽修炼的雷霆之气,与金灵一脉的几乎没有多大的区别,江汉珍修炼雷法已久,从普传法门入门,又得雷祖传授雷霆丹法,对雷霆之道的见解已经不再是初学者。

  只是江汉珍讲求道法自然,从不主动修炼,只凭日常积累,也不去突破修为,而是追求一种水到渠成,正因为如此,到如今也只是个天仙修为,也是因为根基坚实,对雷霆之道入门的理解,远超常人,所完善的普传法门才会对金灵圣母有帮助。

  甚至江汉珍的习惯作风也和金灵一脉极为相似,尤其是金灵一脉的一气仙余元,甚至被江汉珍拉到了天庭,所以金灵圣母第一个就想明白了通天教主为什么会肯定江汉珍对于碧游宫之事能看明白了。

  就是江汉珍在闲聊之时,与别人说的一件趣事,发现申公豹此人好像没有心智一般,一切好像是设定好的,所做的事情看似合情合理,但本身好像就是为一件事而生的,就是专门找截教,然后对阐教下手,其余的事情根本不做。

  须知天地生成的生灵,都有灵值,且三魂七魄俱全,但申公豹此人好像是个残次品,只会做挑拨阐教与截教之事,看似心思灵明,其实根本没有自我。

  江汉珍将此趣事给许多人都说过,有些甚至还去验真的一番,发现确有其事,而申公豹本来被压在了麒麟崖下,不知被何人给悄悄放了出来。

  出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截教底盘徘徊,专门等着截教之人路过,只要发现,就会上前去劝说,让截教之人对付阐教。

  金箍仙和羽翼仙甚至想将申公豹杀了,几次下手都不得成功,甚至金箍仙将以前炼制的金箍带在了申公豹的头上,可申公豹不知去了一趟何处,竟然挣脱了金箍。

  由此可见申公豹此人极为难杀,不知巧合还是别的原因,根本就杀不死。

  此事见了金灵圣母示意,都奇怪的看着碧霄仙子,而碧霄仙子的情况与申公豹何其相似,所作所为如出一辙,也是根本听不到所做的事情以外的东西,就如天生屏蔽一般。

  通天教主看着几人的表情,心中暗暗点头,觉得截教也不是没有明眼之人,竟然有如此多的人都发现了其中的不一样,而且这还不是他影响所致,而是一个在他门下听过道的人做影响的。

  让通天教主有些感慨,自己还是畏惧鸿钧道祖,虽然知道一些东西,但还是不敢说出来,只能隐晦的指出来,做事也得小心翼翼,深怕得罪了鸿钧道祖,将自己连带整各截教都葬送在其中。

  而有人将鸿钧之事泄露出去,竟然还没什么后果,甚至都谋到了天帝的位置,此事方才明白,鸿钧道祖是脱不开身,离不开天道意志的范围,否则早就跳出来整事了。

  眼中漏出些许凶光,暗道以后甚至可以放开手脚了,而此时三霄和赵公明正在吵吵闹闹的没完没了,而碧霄的事情已经被他看了个明白,感觉索然无缺,就挥了挥手,对着门下弟子说道“都散去吧,以后也没必要紧闭洞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去,若是有什么危险,就向师门求援。”

  顿了一下,又说道“若是害怕危险就紧闭洞府,安心修炼,不可多生事端。”

  通天教主此话一出,下面一片哗然,都觉得奇怪无比,而现在正是大劫之中,难道不管大劫了吗。

  而碧霄一下子急了,大喊道“老师不可,现在正是量劫期间,如此进入劫中,甚至会牵连师门,还请老师三思。”

  而此时脾气比较好的多宝道人也怒了,作为大师兄都没说什么,而一个内门弟子,算不得核心的弟子竟然频频出言搅乱,而截教之事都是他子啊处理,通天教主虽然对弟子们好,但也不怎么管是事,没有重大事项并不会说什么。

  出现如此事情,一次两次没什么,但次数多了,也容多宝道人深感羞愧,管理弟子的事情都是他负责,出了碧霄这等人,而一旁的赵公明竟然就那么看着,还有其余二霄也不知道干什么。

  让多宝道人怒气一生,指着赵公明说道“赵师弟,碧霄心智不全,难道你也不长点眼色吗,如此搅乱道场,还在那装作深沉,还不快将三霄待下去,关闭三霄岛,此量劫就不要出来了,若是被我见到,你也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赵公明不知道在干什么,被如此一骂,也反应了过来,的确也只有他能管得住碧霄,其余人都不行,除非以霹雳手段。

  但三霄手中有混元金斗,金蛟剪和缚龙索三件宝物,若是争斗起来很少有人是他们的对手,而赵公明却刚好能克制此物,而且三人同缘相近,都是云霄得道,其中的道理赵公明一清二楚。

  总之经常放纵,并不喜欢管着三霄,此时被多宝一骂,赵公明面色漆黑,犹如锅底,也醒悟过来,只能低头应了一声,将碧霄拉了出去,云霄和琼霄自然跟随而出。

  碧游宫中无不拍手称快,而通天教主自是不在意的一笑,身形消失在云床之上,留下一众弟子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作为截教的大师兄,也发现了自己的修为竟然被极为师弟给炒了过去,本来还有些许矜持,不好意思去问,可此时竟然连通天教主的意图都不知道,就动了心思,再也顾不得矜持,安排了两句,就准备请教一番。

  而孔宣正要离开,就看见多宝走了过来,就问道“大师兄,还有什么安排吗,师弟最近也无事,若是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多宝闻言,感觉有些难以启齿,但最后还是一咬牙,说道“孔宣师弟,师兄有个不情之请,也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指点。”

  看着多宝的样子,孔宣就说道“大师兄哪里的话,你我同门师兄,若是有什么就说出来,你我一同参详。”

  多宝这才说道“不瞒师弟,师兄我自上古修行至今,如今已然毫无存进,听闻你们有新的道理,就想请教一二。”

  孔宣这才恍然大悟,暗道这多宝也算是明白过来了,其中普传法门之事,有许多次通天教主都是在示意他,可多宝还是没有察觉,如今距离越来越大,总算是察觉了出来。

  心头思索,他与江汉珍的来往也越加密切,而且雷门完善天地之事,他也有参与,若是能将掌握截教大权的大师兄拉过去,那许多事情就能迎刃而解。

  金灵圣母修为大进,就是因为她门下的弟子余元与江汉珍来往密切,对于江汉珍所行之事出了大力气,当然其中的好处也是不少,就是加身的功德就能让金灵一脉的修为提升好几个台阶。

  而他有心想要去帮江汉珍,但江汉珍一直没有邀请他,以他的为人自然不可能跑过去说的。

  早就有心想要更深入的参与此事,自视甚高的他总不能被金灵圣母超了过去,见大师兄多宝与他说此事,就动了心思。

  旋即说道“此事正要与大师兄分说,我们与雷门之间虽然是两个势力,雷门也是与截教渊源颇深,说是一家人也不足为过,雷门主张之事有功德在其中,而雷门势单力孤,高端战力不足,而我截教也需要功德之事来稳重气运,而这次正要促成此事,若是大师兄能出面,定能为我截教争取更大的功德,师弟就想让大师兄同去天庭一趟,促成此事。”

  多宝一听,顿觉的孔宣说的很稳重,而如此说又不伤了面子,心中暗暗点头,此事他当然愿意。

  就说道“那就听师弟的,我也正有此意,去天庭商议一事,全凭师弟安排。”

  孔宣心道,这事算是成了,也不敢耽搁,就说道“事不迟疑,我们现在就去天庭。”

  多宝自然无所谓,就说道“还请师弟引路。”

  两人联决向天庭飞去,而在天庭的江汉珍也在推演着大劫如何开启,若是依照原本的故事,西方教应该已经迫不及待了,根据六耳所说,西方教准提圣人正在商汤之地转悠着,如果不出意外,就在寻找着下手的机会。

  但若是让准提下手,说不定会请女娲圣人配合,让帝辛在女娲庙中提诗,但这正是他所担心的,不是担心惹怒了女娲圣人,而是害怕准提会发现帝辛有修为在身。

  若真的如此,准提定会将人皇有修为在身之事弄得人尽皆知,此界众生有个概念,就是人皇不能修炼,几乎成为一种禁忌,若是真的传出去,就让那些有反心的诸侯有了造反的借口,而此时的雷门积累还不够,还做不到横扫一切。

  江汉珍暗暗思索着,想着若是截教之人能够加入进来,那他就有了一争高低的资本来,即使天下诸侯造反,也能有把握将之各个击破。

  而就在这时,一名天兵来报,说道“启禀天帝,六耳元帅求见。”

  江汉珍心中一动,就想将此事与六耳商议一番,就说道“快请六耳元帅进来。”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