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圣人伤 捕捉押天庭

第一百九十三章 圣人伤 捕捉押天庭

  取出了自己的菩提树枝,看似在阻挡攻击,但身形飞快的向着多宝飞去,而目的正是多宝手中的菩提树枝。

  准提施展出金刚舍利体,不再顾忌别人的攻击,一切由金身阻挡,眼看着多宝手中的树枝近在眼前,此树枝一出,他就觉得这树枝跟他有缘,而且其中的道果与他极为相符。

  暗道,若是有了此宝在手,自己的修为也能更上一个台阶,达到道果之境,越到更前,眼睛越红,就要吃了树枝一样。

  但多宝只是冷笑一声,并没有动手,就要刷树枝的准提忽然感觉自己的头犹如撕裂一般的痛,心中警觉,就知道头上的紧箍竟然是这个作用。

  心神中撕裂般的疼痛让他再也维持不住心神,向地上掉了下去,而多宝这才出手,拿着树枝就向准提的树枝一刷,准提发现之时,树枝已经消失不见,心中焦急万分,但心神中的疼痛让他顾不得这些。

  只能喊道“贼子尔敢,快还我宝物。”

  准提大喊大叫却没有理会,而其余人就用阵法将已经制住的准提给围了起来,隔绝了外界的一切信息,与十方俱灭阵结合,就是不让他逃走。

  而身后被保护的一群人之中,金箍仙带着一群截教之人集合在一出,同时念着咒语,一起念咒语的人恐怕不下百人,给圣人念紧箍咒虽然吃力,但这群人想到屠圣,一个个的犹如打了鸡血一般。

  洪荒有言,圣人不死不灭,与天地同庚,与日月同寿,并没有任何限制,而且与天道相合。

  可此时他们做的就是那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壮举,而且是自圣人出从没有过的事情。

  经过鸿钧的谋划,圣人的威严早已深入人心,以一种无敌的心态在洪荒中行走,但他们现在就做的事屠圣,是一次将圣人打落神坛的举动。

  甚至为了屠杀圣人,集合了截教的上千弟子,与雷门的倾巢而出,才将准提拿下。

  准提圣人被紧箍咒念的心神都有些破碎,但金箍仙还不停,就怕圣人活过来。

  而且有人在从旁围攻,就连准提圣人的金身都被打成了残废,还不敢停手。

  而孔宣也是一阵激动,本来自忖可以与圣人匹敌,心有高傲,而此时看到群仙围攻之下,就连圣人也无还手之力,也觉得有些事并不是一个人做的,只有合力才能成事。

  看着准提已经奄奄一息,就对一边的多宝说道“大师兄,是不是可以了,再打下去恐怕准提就要死了。”

  多宝道人摇头道“放心吧师弟,圣人元神通过天道本源紫气将元神寄托在了天道之上,此圣只是三尸之身,但只要寄托在天道的自我意识还在,就不可能死。”

  孔宣虽然也知道这件事,但看着准提这种被打的已经没有意识的样子,让他对此有点怀疑,甚至就怕再打下去真的将准提给打死了。

  最后还是对多宝说道“师兄,不能再打了,江师弟说要将人带回天庭中枢,在中枢之地抽取天道紫气,若是准提被打的灰飞烟灭,那要找到他重新显化的身体,就很困难了。”

  多宝一想,也是这样,圣人不死,因为元神寄托于天道,所以不死。

  只是有个前提,若是将寄托在天道的元神也给想办法灭了,还是会死的,看着准提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而且眼斜口歪,好像一副痴傻之样,儿且看着周围的师兄弟像打了鸡血一样的攻打准提,就连多宝也看的眼皮直跳。

  就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成了吧,我用捆仙绳将他绑起来,还要麻烦师弟用你的五行神光将他藏起来。”

  说着就从菩提树枝之上取下一根绳子,而这绳子正是惧留孙的捆仙绳,被孔宣黑刷进了五行神光之中,后来孔宣觉得用不上,就给了江汉珍,江汉珍自己的宝物都很多,捆仙绳虽然厉害,但也对于他来说也没什么用,就挂在了菩提树枝之上,准备分发给适合此宝的弟子用。

  而这次谋划准提,就将菩提树枝也让准提带了过去,准提看见多宝手中的菩提树枝眼红,但江汉珍也看着准提手中的菩提树枝碍眼。

  此二物本源相同,属性相近,若是能和平相处,自然是好,说不定还能发展出两种不一样的道果,若是反馈于天地,也能为天地多增加一份本源。

  但若两者理念不同,还不如将之吞噬,以增加底蕴。

  而此物给与多宝,就是让他仔细体会菩提树枝的妙用,从中指点出凡是菩提树枝上挂着的宝物,无不有一番大机缘,而且只能是门下弟子之中,而此物的用途在于讲道之时帮助门下弟子悟道,与他的本身诸天宣化雷神之位相合,到了此时,江汉珍也明悟了自己的道路,就是宣化之道。

  虽然对于多宝还是不了解,但看见多宝手中的多宝塔之后,根据自己的宣化之道也想到了一些思路。

  多宝塔也有收纳宝物的功能,至于能不能在塔内悟道,就不得而知了,收纳宝物,自然有其功用,与菩提树枝的某些部分即为相似。

  江汉珍让多宝道人拿着菩提树枝,一是让多宝出手对付准提,第二个就是感悟菩提树枝之上的法则,也让多宝寻找到自己的道理。

  此界的修炼进入了一种怪圈,就是没有天道本源紫气好像就没有道路一样,甚至被鸿钧道祖说的极为可怕,经常拿盘古证道来吓唬人。

  上古年间那些资质不凡的修士何其多,但没有一个能证出自己的道果,都是中途夭折,但无一例外,每次都有鸿钧的影子。

  此事多宝已经将奄奄一息,好像痴傻一般的准提用捆仙绳绑了起来,孔宣施展五色神光,将准提收入内世界之中。

  这时就有几名截教弟子将孔宣围在中间,并且四周设置了阵法,而金箍仙也带着百十多位念紧箍咒的弟子一起跟着,咒语不断,又有多宝带人从旁遮掩,掩盖气机,就这样押送着准提向天庭而去。。

  阵仗之大,让人为之侧目,也由不得他们不小心,准提虽说是圣人之中最弱的,但再怎么说也是圣人,圣人的威严压了三界无数年,早已深入人心,其中一丝一毫都不能出差错,只能以最谨慎的手段捕捉。

  此事早就与通天教主商量好的,本来江汉珍想让通天教主来抽取准提的天道本源紫气,但通天教主重情重义,虽然与西方教多有冲突,但好歹也是师兄弟异常,下不去这个手。

  而江汉珍就接了这个任务,其实他也想看看圣人究竟是怎么一个生命形态,早就想捕捉一个研究一下,若是知道其中的道理,自然有办法将其灭杀,甚至自己制造真正的天道圣人,就是没有个人意识,专门为天道而服务的圣人。

  而就在刚才,纣王在女娲庙的墙上提诗,却惊动了远在女娲宫中的女娲娘娘。

  女娲感应到人间香火,且有一种自己熟悉的味道,好奇之下就向凡间看去,却正好看见了纣王提诗这一幕,当即大怒,面色羞红。

  气的说道“凡间人皇竟然如此不敬圣人,竟然以此诗来侮辱与我,看来是该换一个朝代了,定要给你一个教训,不然不知我灵感。”

  说着就气势汹汹的向着凡间朝歌而去,忽然感觉到朝歌一时煞气大增,随着距离越近,甚至感应到了一股威胁在其中,让他有一种只要过去就入劫的感觉。

  而且也察觉到一股若隐若现的杀气在头上徘徊,心中预感,只要进入朝歌之地,定有大祸降临。

  心中在猜测着究竟是何人在此出手,想她一介女流之辈,还是不要掺和的好,顿时有了去意。

  也害怕此事被他所知,背后之人出来会对她下手,就假装在空中掐算一番,冷哼一声,说道“没想到商汤还有些气运,如今还不能灭了商汤,可恨,但也要给你个教训。”

  说完就离开返回了蜗皇宫,回去之后就关闭了宫门,不再出来。

  但她被凡人羞辱,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越想越气,说道“不行,此事不能如此就算了,羞辱圣人罪该万死,不能让一个凡人损了圣人颜面,商汤夺了轩辕一族的天下,那就让轩辕一族来终结。”

  说着就拿出招妖幡,使劲的摇晃一阵,不到一时三刻,招妖幡上游姓名之人全部到了娲皇宫,就见女娲说道“轩辕坟三妖留下,其余自行散去。”

  众妖一听,纷纷表示不解,不知道女娲做的什么事情,招来轩辕坟三妖,将他们也招来干什么,但圣人之尊在此,他们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忍着离开了蜗皇宫。

  最后众妖散去,只留下了轩辕坟三妖,一个狐狸精,意志稚鸡精,和一只琵琶精。

  三妖修行时间不短,前身都是大妖之辈,转身之后就在轩辕坟修炼,但那道意识却没有摆脱招妖幡。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