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论大略 帝辛不服人

第一百九十七章 论大略 帝辛不服人

  原始圣人的高傲在洪荒世界中是出了名的,不但认为三清为盘古正宗,而且自以为占据了昆仑山道场,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

  世界为盘古大神所开辟,他又占据了昆仑山,就差说自己是洪荒太子爷了。

  随着阐教之人开始下山,自以为量劫就由他么开启了,却不知天庭以及商汤等地跟么没有将他们当回事。

  天庭之中,江汉珍听到仙官来报,说道“启禀天帝,阐教真仙纷纷下山,向西岐之地进发,要不要从中拦截。”

  江汉珍摇了摇头,说道“不必拦截,任由他们施为。”

  接着想了一下,就是通天教主之事,而又不能不考虑,若要通天教主在关键时刻不出手阻拦,唯有一个办法,让通天教主心灰意冷,伤心欲绝,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通天教主不会道关键时刻跳出来求情。

  至于能不能将圣人拿下,江汉珍表示一点也不担心,敌在明,我在暗,只要操作得当,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有一个圣人要死亡。

  除去准提圣人也是严加考虑过的,诛仙四剑非四圣不可破,而女娲圣人胆小,不一定会参与,而且为人谨慎,要找到把柄将之击杀也不容易。

  也唯有除去一位,剩下的只有太上原始,接引女娲四圣,若是要在封神之中占据优势,必定要凑足四圣不可,原始想要打败通天,也只有想办法将女娲圣人也拉上场。

  不上场则已,女娲躲在娲皇宫中不出来,谁也拿他没办法,也只有天道意志慢慢去化解,但时间之长,害得处处防备,为了永绝后患,只有让女娲也参与其中。

  不出手还好,只要出手了,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即使身死劫中,也怨不得旁人。

  但其中最不稳定的因素就是通天教主,也为有让重情重义的通天教主明白他两个兄长究竟是个什么德行,心死之后,才能不去管这些,即使天庭集合人手将圣人围攻,也不会跳出来求情。

  看着要离去的仙官,就说道“还有一事要你去办。”

  仙官说道“天帝请吩咐。”

  江汉珍神色中山谷一丝犹豫,但最后还是说道“吩咐我雷门弟子,有业位之人全部撤回天庭,增强天庭实力,完善天地中枢,在凡间有任务的,就隐藏好自己,全程不要和任何人起冲突,对于截教暂且避而远之。”

  顿了一下,说道“通知帝辛,将所有力量全部分散四方,隐藏起来,严防死守,不要主动出击。”

  仙官神色一愣,说道“天帝,我们势力应尽不弱,就拿凡间来说,有能力横扫四方,为何要如此。”

  江汉珍想着通天教主的事,以及验证了此界上古天皇之事,就是因为天皇一心想着横扫寰宇,统御四方,从而忽略了当时没有什么势力的圣人。

  上古天皇年间,天庭威势强盛,就连圣人也妖暂不锋芒,若是被围攻,就是圣人也不一定讨得好处。

  但圣人归在隐忍,能有将自己隐藏的很好,让天皇对于圣人的存在并没有太过在意,以至于后期天庭出现内部空虚之时,被圣人趁虚而入,从而进入了圣人时代。

  江汉珍做为天皇,也查询过上古天皇时期的历史,直到对于圣人不能轻视,一不小心就会被圣人车虚而入,而且天生为人谨慎,自然不会犯了这种错误。

  即使此时自身的实力不弱,也不敢轻视任何一个圣人。

  仙官的问题,江汉珍自然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早就与六耳通过气,但六耳表示由江汉珍全权做主,只要安排,他就回去做。

  这名仙官也是雷门弟子,而且擅长政务,就在江汉珍身边听用,处理一下杂事,既然问了,也就说道“非是我们没有这个实力,只是我雷门兴起时间不长,底蕴浅薄,而且还处于半影藏状态,而这份影藏的实力,也只能用一次,若是这次达不到目的,就会被圣人防备,得不偿失,为了稳妥起见,只能让截教自己上场,只有让通天教主与诸圣的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我们才能与通天教主真正的联合。”

  仙官思索片刻,就说道“天帝的意思此事圣人虽然有矛盾,但也没有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天帝势想让圣人进入你死我活的对立状态,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做自己做做的事,而不用考虑通天教主。”

  江汉珍点点头,赞赏的看着仙官,说道“不错,就是此意思。”

  仙官想了一下,就说道“天帝英明,此方法对我雷门有益无害,还能坐山观虎斗,截教一家肯定就会吃亏,实力大损,若那时候与之联合,我们的话语权就会极大的增加,而不像现在,燃灯祖师不出,背后没有镇压一切之人,我们与之联合,就像我们依附于截教一样。”

  心中有些暗恨,说道“若不是这次屠圣之中,有九尾狐师姐在其中表现耀眼,我雷门就在截教面前连抬头的机会都没有,若是有先生此决定,我们就能趁机而起,扫除不平。”

  江汉珍笑着看了仙官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在他眼中看来,这一界的弟子心性比上一世界的弟子又要强不少,还能懂得权衡利弊之道。

  此道为权衡,就是洞悉大势而做出最好的决定,只要顺着天下大势去走,小心行事,不但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还能从中得到一些利益。

  仙官的言论让他欣慰不已,命了自己走的事宣化之道,成就的就是宣化诸天之道,其实对于自己又多大权力没多少在意,所在意的就是门下的弟子能出多少个能人,能修炼多多少个道果。

  有菩提树枝这个标志性的宝物,也想让上面硕果累累,才算自己的成道,门下弟子越厉害,他越高兴,这名仙官也是其中的佼佼者,能不能证得道果未尝可知,担忧如此心性,出了门之后起码安全能够保证,此心性发生意外的只能是战场,而不是被人阴谋所害。

  但现在看来,门下的弟子一个个的心性都比较高,不去坑害别人就不错了,被人坑害就成了笑话。

  对着这名仙官满意的说道“不错,你也看的恩明白,就是要让通天教主明白永远不要对别人抱有什么幻想,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以我们雷门的标准,通天教主的心性还是差了点,重感情有点过度了。”

  接着又说道“你分析的不错,有此心性天下大可去得,但也不要忘了自身的修为,需要知道修为才是一切的根本。”

  仙官被如此说,也自知修为比起截教弟子还是低了些,听到江汉珍的夸奖,也忍不住一阵高兴,说道“弟子谨遵先生教诲,弟子定会安心修炼,提升修为,为我雷门争光。”

  江汉珍也是不可至否的一下笑,大体的路线已经制定,也不需要他去操行什么,随着天庭的壮大,各种能人不少,一些细节之事,门下弟子做的就比他好许多,也用不着他来操行。

  就连天帝的后辈人选都在物色之中,想从中选出能做至尊之人,将此位置交下去,而他就会继续完安心善普传法门,参悟宣化之道。

  随着天庭的各项政令出发,整个天庭的势力一下子从明处消失,转为了暗处,所有圣人的目光都放在截教身上,再加上雷门有意的掩饰,自然消失的悄无声息,就如出现的时候那样毫无征兆。

  随着阐教弟子下山,一夜之间四处行走的雷门弟子好像少了八成,剩下能看见的都子啊朝歌之地聚集。

  阐教弟子下山,自然发现不了,而截教弟子就认为雷门作为截教分出去的一个附属门派,实力自然不能更截教相比,见到阐教下山,吓得躲起来也是应有之理。

  而雷门这一方也不做解释,就当默认了这种误会。

  朝歌朝堂之上,费仲与尤浑两人正在与帝辛商量着,说道“大王,天庭此次隐藏策略已经制定,以后雷门不会给我们任何帮助,其余的朝臣全部藏在暗处,明面上只有我们两人,不知大王对此事有何看法。”

  帝辛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刚开始屠圣之事,已经是自信满满,就想率领大军横扫四方,成就大业。

  当时知道了这个消息之时,还反对过,但后来知道还有几位圣人存在,并且被告知上古天皇就是因为想要统御三界,却没有在意圣人,最后中了圣人的阴谋,自身也成为历史。

  帝辛知道这事之时,头上如同浇了一碰冷水,身体冰凉,惊出一身冷汗,这才放下了屠圣所带来的自信,安心的开始考虑天庭的安排。

  如今帝辛也属于雷门,早就心归雷门,自然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就是让他站在前面吸引目光,而雷门之人就在暗中发展。

  听见费仲如此问,就说道“寡人既然是雷门弟子,自然要为本们考虑,天帝此事要下一盘大棋,我虽为人皇,但也受了恩德,为我雷门冲锋陷阵也是应有之理,寡人定会以弱示人,将天下人的眼光全部吸引过来。”

  费仲和尤浑对视一眼,暗暗点头,心中明了,帝辛并没有什么怨气,看来不会出什么问题,这也是一个重要的环节,还需要帝辛配合,才能成事。

  而费仲与尤浑两人就是雷门在朝堂之上唯一的两个雷门弟子,若是帝辛不会出什么问题,就是三个,三人互相照应,互相监督,也是原本计划的一部分。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