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封神起 各方均登台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封神起 各方均登台

  西伯侯一去,西岐就发生一定程度的内乱,西伯侯百子各有势力或联合到一起,而其中有阐教支持的姬发势力最大,西岐王宫之内当夜血流成河,西伯侯百子十不存一,大多死在这场战乱之中。

  最后姬发胜出,登基称王,开启了正式伐商时代,要说以前文王在世之时,毕竟是商汤臣子,因为传言传出,伯邑考被帝辛所杀,自立为王的原因就是反对帝辛而已,基本上两方还留有情面。

  但姬发可是枭雄人物,自然要建立一份丰功伟业,从上位之时,就开始对商汤的全面攻伐,势要与商汤争个你死我活。

  带领着数十万奴隶大军,又有阐教之人的协助,但也被截教所阻挡。

  而申公豹这时候又冒出来了,就自动投靠商汤,但帝辛对于申公豹早有耳闻,保持着敬而远之的心态,自然不会给他很高的位置,可申公豹还是以往的模式,虽然职位不高,但还是拿出了浑身解数,开始请截教之人对付阐教。

  申公豹好像天生就是和阐教作对的,也是天生请截教之人前去送死的,首先上场的事十天君,也阻挡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原始圣人下场指点,并且也暗中出手相助,十天君自然身死战场。

  通天教主自然知道是原始所为,心中憋着一股火气,但就是碍于情分,忍了下来,并且通知门下弟子,不要与阐教之人起冲突。

  但接下来申公豹好像找不到人了,有些知道他的传说之人,都远离于他,深怕被牵连,本来能找到的人都找不到了,可就在截教门外转悠的时候,正碰上刚从三霄岛出来,准备返回峨眉山的赵公明。

  而赵公明因为碧霄之事,与教教内部关系并不和谐,申公豹之事也没人给他说,自然不知道这事。

  经过申公豹天生的请人送死的技能下,说出了十天君被阐教杀死于战场,赵公明心道,自己和截教内部的关系有些裂痕,若是能够为十天君报了仇,自然就能在同门之中抬起头来,又被申公豹一阵劝说,也就答应了下来。

  到了西岐战场之上,手拿定海神珠与缚龙索,打的阐教落荒而逃,甚至还抓住了太乙真人,被挂在了城门之上。

  将阐教之人弄的无计可施,被打的四散逃去,但好在太乙真人被门下的两位弟子救了出去,一个名为灵珠子是,另一个叫李二郎。

  灵珠子就是女娲圣人的宝珠投身下界的转身而来,女娲圣人将灵珠子投身下界就后悔了,毕竟在手中盘玩了无数年,就为灵珠子置办了几件宝物,有混天绫,红缨枪金刚圈和风火轮一套宝物,也算是宠爱到了家。

  但太乙真人可不这么认为,测算出此子与他有师徒之缘,但带着眼中的圣人痕迹,就凭借着计策将灵珠子肉身毁去,不但断了灵珠子与女娲圣人的缘分,甚至还为弟子白赚了一套宝物,用了莲花化生,如今修为也是不凡。

  而另一个叫李二郎的,就是云华仙子被除去仙籍,带着长子杨蛟,又嫁了一个人,生下了第二个儿子,后来夫君身死,云华仙子又跟了一个书生,生了个女儿。

  而这第二个儿子就是李二郎,也并没有借了天庭的气运,之凭借着云华仙子本身的气运,资质虽然不错,但也没那么逆天。

  不管如何,但他更灵珠子两人还是救出了太乙真人,也算有些手段。

  而太乙真人自然是心有不平,吃了亏,自然就想找人收拾赵公明,而这时候,灵柩山燃灯祖师对着玉鼎真人与黄龙真人说道“成道机会来了,此机缘飞一人所有,需要我们三人合力为之,此时就差定海神珠你们去武夷山找到曹宝与萧升,让他们将定海神珠取来,并且护送回来,不可要一物。”

  两人听闻机缘已到,顿时大喜,此机缘就是燃灯祖师的量天尺,黄龙真人的开天辟地混元三珠,在配合定海神珠,最后由修炼的九转玄功的玉鼎真人以纯粹的力道来开辟,就能成就一方小世界。

  天地中增加一方小世界,底蕴比起一尊金仙要厉害许多,肯定会道果自降,两人就能征得道果。

  虽然听得让两人热血沸腾,但意志没有眉目,本来以为跟赵公明同为玄门中人,打算跟赵公明合作的,一起做这份开天辟地的功德之事,一起成就金仙道果。

  但却连赵公明的面都没见着,不但如此,还被三霄堵在峨眉山下,若不是两人修为早就增长出多,逃了出去,说不定会被三霄憋住五气,削了三花,用金蛟剪剪成两段。

  此事一过,不但绝了二仙与赵公明共同成道的念头,而且让两人有了夺取定海神珠的想法,而且已经做好的准备,哪知事到临头,燃灯祖师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玉鼎就对着燃灯说道“弟子多谢老师,老师之恩我们两兄弟永世难忘。”

  黄龙也如此说着,燃灯祖师也不在意,摆了摆手,让两人快去快回,送走了两人,也消失在灵柩山。

  赵公明手中宝物厉害,打的阐教四散而逃,而就在这时,以为自称比天地还要早生的陆压道人上门,说是有办法对付赵公明。

  并且拿出了自己最厉害的宝物,钉头七箭书,将赵公明姓名书写在上面,只要连拜七日,就能将其拜的魂飞魄散,但问其缘由,陆压道人去没有任何要求,好似极为热心。

  但西岐对此并没有在意,只是以为西岐大势聚集,各方来投而已,将赵公明的姓名写钉头七箭书上,赵公明忽然感觉有些头晕,只是一瞬,并没有在意。

  而这时黄龙与玉鼎,找到了武夷山曹宝萧升两人,说明了来意,商量好了对策,就由玉鼎真人去引赵公明出来,趁机落了赵公明的定海神珠,但赵公明还有缚龙索,紧追着不放,最后无奈,又落了缚龙索。

  惊的赵公明落荒而逃,黄龙与玉鼎也就带着曹宝萧升回了灵柩山。

  就在他们争斗之时,藏在暗中的陆压道人出手了,一个葫芦飞出,就要将赵公明杀了,赵公明见了这宝物,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何人。

  此人名为陆压,当年为天皇六子,其余兄长被射杀之时,唯有他落在了峨眉山,变成了鸭子,后来赵公明占据了峨眉山道场,就将鸭子赶了出去,如今正值大劫,见赵公明深陷劫中,就想一报当年仇恨。

  赵公明见陆压的斩仙葫芦飞来,暗道一声今日看来要丧命于此,而这时早就跟在后面的燃灯祖师出手,定住了陆压的斩仙飞刀,救下了赵公明。

  就此对着陆压道人传音说道“道兄如此明目张胆的出手,是不是有些过了。”

  陆压忽然心中一惊,有人还在他身边隐藏,就连他都没有察觉,就知道不可力敌,说道“我与赵公明有仇怨,如此报仇有什么不对,还望前辈多加担待。”

  燃灯冷笑一声,说道“我灵柩山做事,也不用你来捡便宜,若是识趣,就赶紧离开,否则贫道保证你姓名不保。”

  陆压神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还是问道“还望前辈留个姓名,也好让在下知道,是谁能有如此道行。”

  燃灯祖师摇头一阵失笑,觉得这陆压道人心眼还是有些小了,犹如毒蛇一般,极为记仇。

  但也没有对少畏惧,说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贫道燃灯。”

  此言一出陆压当即大惊,燃灯道人她不是不知道,可以道果之境出现,还是让他吃惊不小,想他也是出生不凡,天皇六子,金乌之身,心中背负的仇恨无数,可就连个金仙的门都没摸着。

  想起就嫉妒的眼睛发红,咬牙切齿的说道“在下记住了,后会有期。”

  说着就收了斩仙葫芦,离开原地,看着陆压离去的身影,燃灯祖师神色一阵凝重,觉得是不是放错了陆压,以此人的心性,定然会记住仇恨的。

  最后还是摇头叹息一声,本来不让玉鼎与黄龙过多收取宝物的原因就在这里,就是怕赵公明失去法宝,被人所害,虽然要谋夺定海神珠,但并没有杀了赵公明的想法,但事已至此,也没什么担忧的。

  忽然向着虚空一看,对着虚空点头打了个招呼,之后摇头一阵失笑,不再去想,也离开原地,返回灵柩山而去。

  赵公明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早就惊出了一声冷汗,但十天君的仇还没报,还丢了宝物,想着这样回去,定然会不是阐教的对手,就起身向三霄岛飞去,准备借去金蛟剪来用。

  陆压道人自以为离开了此地,转身对着虚空骂道“好你个燃灯道人,竟然敢坏我好事,即使你修成道果,也不让你好过,今日之仇,我陆压记下了了,总有一日定要让你灵柩山鸡犬不留。”

  陆压神色怨毒的看着虚空,忽然虚空传来一道声音,说道“你这是让谁鸡犬不留呢?”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