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章 阐截对 双方会阵前

第二百章 阐截对 双方会阵前

  陆压被忽然出现的这道声音,吓得一个哆嗦,就要施展法术离开,就见面前出现一只长着六只耳朵的猴子,也认出了这是洪荒异种六耳猕猴,本来还不在意,但忽然感觉到这猴子的气息极为凶悍,让他也有些压力。

  神色有些凝重,去没想到自己的一句牢骚却被六耳猕猴听到了,暗道一声麻烦,看来非要将六耳猕猴打发了再说。

  甚至还有一种想法,若是可能,就灭杀了六耳猕猴,就说道“原来是六耳道兄,在下陆压散人,刚才贫道只是发了个牢骚,而燃灯此人也气人太甚,竟然与那赵公明联合,逍遥灭杀与我。”

  见到陆压的胡说八道,六耳猕猴一脸笑意的看着陆压,说道“此事先放一旁,天帝听闻有一自称非人非鬼非妖非仙非魔之辈参与了此次量劫,而且凭借着手中法宝逞凶,而且此人自称‘先有鸿钧后有天,陆压道人还在前’,天帝好奇,就想让我请道友去天庭一趟,也好见识见识。”

  陆压道人听到天庭,眼睛顿时红了,而且知道六耳猕猴是天庭中人,他本位天庭六太子,失去身份,自然对于天庭有着一种仇恨,怒道“天庭也管得太宽了吧,我陆压散人纵横万年,还从没有将天庭放在眼里,看来我不施展手段,你们早就忘了我是谁。”

  说着就取出法宝,向着六耳猕猴打了过来。

  六耳见此一笑,提着手中的混铁棍就冲了过去,一边说道“不管你有没有将天庭放在眼里,但你既然掺和了此次量劫,就要做好身死劫中的准备,本来天帝还想让你来天庭,有太阳真君的职位候之,如今看来,也没那个必要了。”

  说起此位,陆压心中一阵暗恨,此位置天生就是他们金乌一族的,只是被人陷害,才沦落到如今,心中悲痛,变得性格偏激,才有非人非鬼亦非仙的自称。

  心中杀意连连,控制着斩仙飞刀对着六耳猕猴一阵猛攻,但六耳猕猴也不弱,手中的混铁棍乃主世界老君炼丹炉中所炼,虽然修为还不如陆压道人,但宝物却不凡,也更陆压道人斗了个旗鼓相当。

  但总归是修为弱了些,却不是陆压道人的对手,但陆压道人也不好受,久攻不下,顿时有了去意,一个佯攻,化为一道金光,向着反向逃去。

  而六耳猕猴也不去追,就这样看着陆压道人就此逃走,接着一道无色神光从虚空划过,就要逃走的陆压道人顿时消失不见,而显露出孔宣的身影。

  此事他们两人早就商量好了,而且就是为了陆压道人而来,此事陆压道人已经被孔宣所收。

  六耳猕猴见此,就说道“还是师叔手段高明,这陆压道人连一个回合都撑不出。”

  孔宣摇头说道“非是我手段高明,而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若是正面与陆压道人对上,非得耗费不小的时间。”

  六耳猕猴自然不信,孔宣的厉害他又不是不知道,就说道“师叔就别谦虚了,你的五色神光早已内外相合,道果就在眼前,就连圣人一个不察,都会着了道,何况是一个不敢光明正大出现的陆压道人。”

  孔宣对此也不说话,他的无色神光经过内外结合,以身证道的修炼方式,已经明了的道途,而此时证得金仙道果近在眼前,本来想来个一鸣惊人,但没想到却被六耳给察觉了,也暗道,果然不能小瞧天下人。

  此时的孔宣早已没有天生的高傲,看上起极为平凡,也算是心性极高之人。

  而六耳猕猴接着问道“陆压道人怎么处理,先生说要请他回去,看看能不能拉入天庭,但此人竟然敢背后骂燃灯祖师,想将我们灵柩山弄得鸡犬不留,敢问师叔,陆压道人该如何处置。”

  孔宣看着目光中杀气连连的六耳猕猴,暗笑了一声,果然是个天生的战斗着,做事不留后患。

  就问道“那你看着陆压该如何处置?”

  六耳猕猴目光闪烁,说道“此人心胸狭窄,不辨是非,连自己的仇人是谁都不知道,做事如同疯狗,见谁都想咬一口,而且就连先生也是灵柩山出生的,此人竟然还想将灵柩山弄个鸡犬不留。”

  顿了一下,看着孔宣说道“而且刚才燃灯祖师不是也点头答应了吗?既然得了燃灯祖师的肯首,就是先生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

  孔宣看着六耳猕猴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心中暗笑不已,而其实他也是这个相法,但不好说出来,在六耳面前起码也是师叔,自然不能在小辈面前做如此凶狠的杀伐之事。

  但看到六耳的这幅样子,顿时放下心来,早知如此,哪还用的着如此麻烦,直接杀了了事。

  对着六耳猕猴点头说道“如此也好。”

  接着就将收入五行神光内部的陆压散人放了出来,五行神光内部迷幻,而且被孔宣弄得极为凶险,陆压早已被弄得晕头转向,出来之时还不知道东南西北。

  早就等不及的六耳猕猴早就忍不住了,挥出手中的混铁棍,对着陆压的脑门就是一棍,一时之间,陆压的灵台破裂,三魂七魄就此消散,已经魂归天外。

  孔宣看着六耳还在上前检查着,看陆压死透了没有,孔宣看的一阵白眼,说道“魂魄已经被我拘束子体内,这次死可是真的死了。”

  六耳猕猴也看出来了,就尴尬的一笑,说道“这不是不知道师叔早有后手嘛,所以才用这种方法看看。”

  孔宣听的一阵摇头,也知道这是雷门的一些习惯,雷门其中有红云祖师的完善,对于藏魂之道最为擅长,若是用了此法,即使身死,也能重新转世归来,极为难杀,也因此才会如此查看,就是为了确定是不是真的死了。

  若是还有重回的希望,也好做一些防备,免得被人暗处下手,连敌人都不知道。

  两人杀死陆压,就返回天庭而去,而正在回去的燃灯祖师,忽然感觉有什么事情发生,心中一动,感应过去,然后就漏出一种哭笑不得的样子。

  没想到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孤家寡人了,甚至连第二代,第三代弟子都成长起来了,甚至还会用他的名义来压江汉珍,让他会心一笑,也不在意,甚至有些高兴。

  顿时心情大好,身上的死气全部站化为生机,所过之处,草木皆春,端是神奇。

  陆压道人的死,并没有惊起任何波澜,即使汇报了江汉珍,江汉珍也只是叹息一声,感慨着大势之下,命如稻草,若不是通天教主太重情义,也不会对人间造成如此浩劫,有心想要现在就出手,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为了永久,只能忍耐,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的多保存一些生灵。

  忽然想到上古人族种子之事,而这次仙道在人间大战,胜负难料,而且破坏极为强大,肯定会有大批的生灵消失,既然如此,何不将此先保留下来,等待大劫之后,再将这些开启。

  想到此,就觉得多宝道人比较合适,多宝塔就擅长收藏,若是让多宝做这事,也算为截教增加气运,以此功德,保住一些截教的气运,就将此时安排给了六耳猕猴,让他去做这事。

  在凡间的事情,阐截两教还是在一起僵持着,赵公明觉得没有宝物,肯定会吃亏,就去三霄岛借了金蛟剪,但还没有用,就晕倒在商汤大营之中。

  陆压虽然死了,但留下了钉头七箭书,姜子牙日也参拜,并且用咒箭射之,七日之后,赵公明魂魄散去,就此身死。

  而这消息自然被传道截教之中,还没等截教商量好对策,三霄就去了前线战场,摆了九曲黄河大阵,污浊的阐教十个真仙,用混元金斗削了十个真仙的顶上三花,憋去了胸中五气,若不是太上在紧要关头赶到,原始的十个弟子还真会被用金蛟剪剪成两段。

  但原始圣人去大怒不已,顿时出手将三霄打的神魂俱灭,通天教主看着弟子接二连三的被阐教杀死,自然觉得有损颜面,而又几次的截教行动,杀了数名截教弟子。

  最终还是惹怒了通天教主,就摆出诛仙剑阵,要与阐教分个高下。

  这消息一出,几乎所有的眼光都转向了人间,而天庭自然是最为关系此战的,此战关乎到通天教主以后的态度,所以不敢大意。

  但此战所造成的破坏也不小,虽然没有像万仙大阵那样,通天教主发疯,想要毁灭洪荒那么严重,但商汤的地脉去而被完全破坏,二期还会波及周边。

  最后江汉珍就将天庭所有人排入战场周边,不要参与,只要在大战时期,稳住周边的地脉就行,至于阐截两教的矛盾,活着原始太上两人叫了外人围攻通天教主的事情,都不是太关心。

  通天教主就想以此阵挽回面子,心中不愤原始作为兄长的欺压,但原始也没闲着,与太上两人不知商量了什么对策,降落在阵前,有恃无恐的与通天对峙起来。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