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零一章 阵前论 西方有变化

第二百零一章 阵前论 西方有变化

  在阐教搭建的芦棚之中,原始对着太上说道“大兄,事情可安排好了。”

  太上神色略带犹豫,总觉得有些不合适,但最后还是想到了原始对他说过的话,以及他所遇到的问题。

  最后还是说道“都联系好了,二弟放心便是。”

  原始心中一喜,只要安排好,他们对付通天的把握就大了,看着太上刚才犹豫的神情,就说道“大兄,通天不尊我玄门条令,你看如今天下间修道之人何其凡多,是个里面有九个是他截教出来的,若是再如此下去,父神所开辟的天地迟早要变成他通天的。”

  接着又说道“还好有此量劫出现,不然再等上数年,就是你我也得夹着尾巴做人,此此通天与我等对立,纯属咎由自取,大兄可不能心软啊。”

  想到通天这些年的威势,就是太上也觉得有些被压制,也对通天教主心生忌惮。

  就躲原始圣人说道“这个我明白,二弟放心便是。”

  原始这才点头满意,他最怕的就是害怕太上在出手之时,对通天手下留情,等到太上也有此意,这才满意。

  接着就说道“通天倒行逆施,将道法传授于凡人,导致天地灵气稀薄,以至于让我在这数年时间,修为毫无寸进,这次定要将通天拿下,将截教弟子送上封神榜,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当原始说道修为之时,太上也是目光一闪,修为毫无寸进之事就是他也有体会,就在最近几十年,本来还能时刻长进的修为,但就在截教大兴之时,变得毫无寸进。

  而此时的天道混乱,就让太上以为这是同为三清之一的通天所导致的,三清一体,但也不能被压住,若思一人气运强盛,就会压制另外两人,所以将之一切全部怪到了通天头上。

  当然这一切都是太上和原始自己认为的,这种说法传自于鸿钧道祖,可能适合于鸿钧天道,但不适用于恢复起来的天道意志之下。

  若是舍弃圣人之位,自然不难看出其中的道理,圣人的存在就是盗取天机,而圣人的形成也是因为夺取了天地间的一部分大道,将此凝练于元神之中,用元神将此大道镇压在天道之上,所谓寄托于天道,在天道虚弱之时,就会进一步对天道底蕴进行蚕食,直到天地灭亡。

  此成圣之法是鸿钧道祖所创,但从天地间连一个道果金仙都没出的形态来看,鸿钧道祖也是没安好心,并没有与门下几位圣人共同得益的想法,只是用一次就行。

  虽然鸿钧传道,但没有传出自证道果之法,而是在半途转了弯,用功德之道,消耗了几位弟子的底蕴,强行让他们成就圣人,门下虽然有三千红尘客,但无一例外,全是鸿钧一人的旗子。

  即使圣人也不例外,没有自身成就道果,这就限制了圣人的发展,即使在怎么修炼,也只是接近于金仙,但永远成就不了金仙,其中的道理也许只有通天教主有所察觉,其余圣人还以成就圣人而感到荣耀。

  但若是天地真的湮灭,圣人也会就是跟着灭亡,此界中唯一能活下来的就只有鸿钧道祖,最后得了最大的利益,然后寻找下一个目标。

  此中方法在雷门之中早就成了常识,所以并不出奇,也是江汉珍穿梭诸多世界,而总结出来的,也只有先了解夺取天地本源之人的行为,才能更好的对付圣人。

  在雷门最为常识的东西,却在鸿钧门下,就成了禁忌,在鸿钧的引导之下,好像从来没有人想到这些一般,最终还是总结为鸿钧传道的教化之功,可见也是不凡。

  这时太上与原始两人来到阵前,看着诛仙剑阵其中的杀气,也忍不住一阵心惊,对视一眼,暗道通天的诛仙剑阵又厉害了许多,有此威势,就是圣人独自贸然进入,也会吃大亏,一个不小心,还会被通天所封印。

  让原始忍不住有些担忧起来,说道“大兄,此阵威力太大,就是我也没法破此阵法,不知道你联系的两位道友何时才能道场?”

  太上也看的眉头紧缩,仿佛看到什么凶神一般,心中暗忖,就是他自己进入阵中,也逃不出去,怪不得诛仙剑阵传言非四圣不可破,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

  本来还想讲些情面的太上也对通天教主起来杀意,就对身边的原始说道“二弟,通天此阵并非名不副实,而是真正的凶阵,若是凑不足四位圣人,凭着我两的能力,还真不一定能破了此阵。”

  原始听得心惊,也明白诛仙剑阵的威力,就说道“大兄所言甚是,不知道老师怎么想的,竟然将诛仙四剑这等杀伐至宝交个了通天,你看如今这副情形,为了几个无关紧要的弟子,竟然大逆不道的对兄长下手,他截教合该当灭。”

  太上说道“老师也是没想到如今这一出,党务之际,先观此阵的要诀,再等接引女娲两位道友来了之后,再破此阵。”

  原始也点头称是,有些埋怨的说道“你说着准提道友也正是的,平时就他跳的最为欢快,如今到了紧要关头,竟然不见人影,还让我们人阐两教欠了两方的人情,若是准提出来,也不用去请女娲了,还欠了偌大一个人情。”

  此事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两人都是商量良久才决定的,诛仙四剑非四圣不可破,本来准备请西方教两位,而西方教两位的目的最多也就是西方教大兴。

  想着若是打败截教,整个洪荒都由他们说了算,但门下弟子太少,短时间之内也占据不了整个洪荒,即使让些底盘给西方教传道,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向着若是壮大之后,就降西方教赶出去就行。

  但就是因为准提失踪,不知道去了哪里,才不得不请另一个圣人,女娲圣人出手,而这次许诺的条件就是妖族上天庭,两人稍微想了一下,也就答应了。

  天庭被他们看成是多沾染因果的地方,有是非窝之称,猜测女娲提出这个条件,还在面环上古妖族的荣光,但如今已经是圣人时代,各族争霸的时代早已过去了,也就答应了下来。

  但心中还是有些不愿,即使对天庭不在意,但也不会随便就让于别人,一些想法也没有说出来,就等先将通天拿下,再进行处理。

  而这时候,西方教中有两人对视而座,忽然感应到天地之间的杀伐之气汇聚于人间战场,心中明了,也知道是大劫进入了最后的阶段,虽然不一定结束,但也不远了。

  而这时接引恭敬的对面前之人说道“弥勒我佛,东方之人已经进入了大战的最后时期,弟子要不要放任他们打下去,让太上原始以及女娲折损在战场之上。”

  而对面弥勒就是想因为上界发现燃灯道人放水,竟然隐藏了这方世界,而这世界底蕴深厚,就想将此界占据,献祭于极乐世界,就派了这位弥勒降临,做成这时。

  弥勒降临之际,就占据了此界接引弟子弥勒的身体,但遭受了原本弥勒的激烈抵抗,僵持不下,最后弥勒就用了降临所携带的本源,才将弥勒彻底那些,从此成了此界的弥勒。

  刚开始还不显眼,但随后恢复了一部分修为,有了道果之境,就在准提失踪,接引一筹莫展之际,弥勒这次出来,打败了接引,又以西方妙法将接引折服,而这时候,西方教自然以他为尊。

  不但指点了接引的修行,而且为接引宣说了极了世界,原本接引本来想着自立门户,但弥勒此人修为极高,比他厉害不少,也只能以弥勒为尊。

  弥勒掌握了西方教之后,就开始谋划着如何夺取天地,将天地献祭之事,而西方教的目标自然有所改变,不再只是大兴之念,而是横扫洪荒,夺取本源。

  其中行事与鸿钧何其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西方教想要用夺来的本源完善急了世界,而鸿钧所夺来的本源,就是为了自己的大道,以掠夺之法著称。

  弥勒看了一眼接引,摇头说道“不必,通天教主此人我也见过,剑道无双,就是以我现在的这种修为,也与之难以匹敌,若能集合四圣,打败通天教主,你在趁机将通天教主除去,就能为我们的大计情理一大障碍。”

  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只要通天教主没了,我们才有占据洪荒的资本。”

  接引忽然想到鸿钧道祖,就说道“我佛是否忘了,此界好友个鸿钧道祖,若是他出手,恐怕我们也难以成事吧。”

  之间弥勒摇头一阵失笑,说道“天道本有有那么好夺取的吗?我西方教收集世界本源,无一不是以数十万年计算,鸿钧势单力孤,只要他一人谋划,身边没有帮手,恐怕已经被纠缠在天道意志之中,难以脱身了吧。”

  接引听闻,心中大骇,才知鸿钧道祖就是想夺取世界本源的,听弥勒的语气,也像是夺取本源之人。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