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零二章 接引哭 大势另有因

第二百零二章 接引哭 大势另有因

  他身在洪荒,虽然想要自立门户,但并没有将此界出卖的打算,他与准提不同,准提心性不全,若是能达到目的,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但他可不一样,虽然不满三教的霸道,将他们西方教打压至今,但还是认为自己是洪荒世界中人,即使生出了叛出玄门的想法,也没打算将自己的世界给出卖了。

  听到弥勒说了这些,身体惊的抖了一下,暗道,原来面前这位是想要将洪荒献祭之人,早就没安好心,而对于鸿钧道祖的来历也怀疑起来,不知是私欲作怪,还是本来就是域外天魔,一时不好做出判断。

  随着与弥勒的接触越久,越想越觉得可怕,见弥勒盯着自己,赶紧解释道“原来如此,弟子也没想到鸿钧道如此打算,怪不得经常推动大劫。”

  弥勒笑着点头说道“当然,鸿钧此人也本事不小,竟然与我西方教行一样的道理,而且手段也十分相似,看来此人与我西方教有缘,若是可能,等此次大劫过后,接触一二,看能不能将此人度入我西方教来。”

  接引听着弥勒此话,竟然与准提一个德行,但也不好说什么,连说道“是,是,弥勒我佛此言有礼。”

  接着就说道“东方发生大战,需要四圣人破阵,那弟子先与几圣合力破了此阵,除去我佛的拦路石,再回来为我佛效力。”

  弥勒点头笑着说道“善哉,善哉。”

  接着一声佛号,算是送别,等到接引离开之后,弥勒脸上的喜色更甚,他也没想到来了此界,不但发现此界的圣人与他西方教所行之法类似,而且又发现如鸿钧,接引等资质上佳的弟子。

  不但所行之道与西方教相合,而且所有的理念,都好像出自西方教,这就让弥勒觉得此界真的与西方教有缘,合该西方教所有。

  此行不但能得一世界,还能寻找极为资质上佳的弟子,也不算亏,心中暗暗的想着。

  接引离开之后,一路向东方飞去,心中一片悲凉,面色一片苦悲之色,也不敢回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东海之滨,寻了一块巨石,站在上面,看着衣服凄惨之相。

  而此地没有丝毫生灵,感受着世界所散发的量劫之气,也明白海中鱼虾都是被吓得多了起来,不敢出来。

  最后一声哀叹,说道“我和我洪荒多灾多难,不轨之人如此之多,我接引竟然也跟着毁坏天地,而不自知,如此罪孽,又如何常怀,我洪荒众生之难,又何时是个头啊。”

  接引说着,面目悲泣,竟然在礁石之上哭了起来,听着就让人伤心,而一只小鱼闻声而来,在接引面前扑打这浪花,被一次次的掀翻,又一次次的冲进浪花之中,最后在海中望着接引,好似安慰。

  接引见之心情稍好,看见小鱼都能不畏惧风浪,想他堂堂圣人之尊,竟然就此有一种绝望。

  对着小鱼点了点头,说道“你虽没有化形,但你智慧不低,劫难之中,竟然敢出来安慰与我,并提醒了我不该如此颓废,你我也算有缘。”

  接着就取出十二品金莲,从中取出一颗莲子,放进了小鱼嘴里,说道“贫道身无长物,唯有这莲子拿的出手,就赠与你一颗,将之培育起来,也算有个护身之物。”

  接引说完,神色中闪过一丝杀气,目光坚定的看了天地一眼,驾着翔云就向西岐战场飞去,身形虽然单薄,但有一股不服输的气质在其中,让小鱼看的眼睛都直了,总觉得身体干瘦的接引如此高大。

  而这时,虚空中出现一个人来,对着接引离开的方向感叹的说道“不错,不错,洪荒果然人杰地灵,接引也算是有大气运大功德之人,怪不得毫无依靠,都能有此成就,若是可以,助你一把,让你成道。”

  小鱼本来看着接引,但忽然面前又出现一人来,但也没感觉到什么危险,就此盯着看着。

  而此人就是此界的燃灯祖师,也是江汉珍在此界的老师,此时的燃灯祖师身上没有丝毫死气,全是生气旋绕,看着极为和善,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见了还在看他的小鱼,就笑着说道“你也算只聪慧之鱼,如今一天见到两位圣人同尊之人,也算大气运之人,就跟我回灵柩山吧。”

  小鱼看着燃灯祖师身上的气息,让他极为欢喜,就在水中上下点头,好似在答应,燃灯祖师一笑,就伸出手,小鱼就飞跳出水中,飞到了燃灯祖师手中。

  燃灯祖师见之笑容越发灿烂,就将小鱼藏装在一个钵盂之中,向着灵柩山飞去。

  燃灯组数出现在此,也不是没有原因,而是不放弟子江汉珍的安排,才来看看有没有什么纰漏。

  燃灯祖师虽然算不得一个好道友,基本上是坑死人不偿命,但绝对是个好老师,对门下弟子好的没话说。

  因为江汉珍做事从来都是自己扛着,就是外面吃了亏,也从不叫家长,正因为如此,燃灯祖师不放心,因此就在暗中盯着,为江汉珍扫除一下不必要的麻烦。

  此界世界等级明显不低,但江汉珍来到此界之后,做事永远都是顺风顺水,这其中少不了燃灯祖师的保驾护航,若是依靠他自己,九是加上六耳猕猴,也不是一尊圣人的对手,即使加上一个能与圣人匹敌的孔宣,也只能自保而已,想要做成什么大事,也难上加难。

  或许可以说是成功几率渺茫,因此江汉珍对于燃灯祖师的情分也一直记载心里,一方面在此界入门之法,全是用燃灯之法,第二就是不管天庭如何忙碌,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灵柩山一趟,就是拜会燃灯祖师。

  也清楚的感知道燃灯祖师的心意,让他对燃灯祖师更加尊敬。

  而此时,已经安排好一切的江汉珍就离开了天庭,向着灵柩山飞去,此此封神大劫在他看来,已经是以通天教主落败而告终,只要经历此事,通天必定心死,那接下来他要做事就方便许多,即使对太上原始下手,通天也不会说什么。

  而且已经找好了人选,战后太上和原始肯定还在一起,也不好下手,而女娲圣人虽然是圣人,但也不必准提强到哪去,对付起来自然毫无压力。

  那剩下的就是单落的接引,准备诛仙之事一过,就在半途截杀接引,就趁着接引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心神松懈之时,打他一个措手不及,此事已经与孔宣商量过,并且已经暗中联络了与天庭交好的数百位截教弟子,江汉珍对此放心,菜赶着来面见燃灯祖师。

  回到灵柩山之时,问了门外的童子,说燃灯祖师在山谷之中,让他自己过去。

  等到江汉珍到了之后,就见不知何时,山谷的威武大殿编成了茅草屋,而且旁边种了一些灵草,燃灯祖师也是一副老农打扮,正在一张石桌之上逗弄钵盂中的金鱼呢。

  江汉珍看着嘴角一抽,就走了过去,说道“弟自拜见老师,老师福寿无量。”

  燃灯祖师头儿不回的说道“你来了,来了就坐吧。”

  江汉珍也不在意,自从他所做的事情越来越完善,燃灯祖师就成了这幅架势,有一种养老的趋势。

  就自顾的说道“老师,不知这小鱼是哪捡来的,如此机灵。”

  说道小鱼,燃灯祖师这才转过头来,好似炫耀的说道“这小鱼可不得了,天生的明眼生灵,看人极为准确。”

  江汉珍好奇之下,就问了几句,而燃灯祖师也说了一些前因后果,两人待了大概一个多时辰,江汉珍就起身告辞,准备回返天庭,而对于天庭的一些事情,却决口不提。

  就听见燃灯祖师说道“你是不是准备对西方教接引下手。”

  江汉珍一愣,也知道此事瞒不过,就点头说道“弟子正有此意,阐截大战之后,接引要回返西方教,必定单落,弟子准备就在半途趁机截杀,再灭一圣。”

  只见燃灯祖师一阵摇头,说道“本来为师也不喜欢管你的事情,但此事却有不妥。”

  江汉珍听到燃灯祖师如此说,听语气好像是要为接引求情,就说道“既然老师,如此说了,弟子不杀就是,放接引一马。”

  心中却在想着,那就去截杀女娲圣人了。

  而燃灯祖师又是一阵摇头,说道“非是我为接引求情,而是西方教有变,其中缘由切听我细细道来。”

  江汉珍听的神色一愣,本来没有多想,既然自己老师吩咐了,那就不会再杀接引了,至于什么利益,根本没有去想,就是以燃灯祖师对他的恩情,也对燃灯祖师完全相信。

  两人的关系密切,既是师徒,又是前辈与后辈,燃灯对他的关心,犹如父子,在江汉珍心中,自凡人之时,就与燃灯祖师结下缘分,后来明了之后,又尊其为祖师。

  对于燃灯祖师的决定,也从来不会去反对,要不然以六耳猕猴为代表的一些弟子,犯了错也不会搬出燃灯祖师来顶缸,就是因为知道江汉珍对燃灯祖师极为尊敬,只要觉得不好给江汉珍交代,而燃灯祖师就成了他们的保护伞。

  只要牵扯到燃灯祖师,江汉珍基本都不会说什么。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