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零七章 心难修 欺天难欺心(今日一更)

第二百零七章 心难修 欺天难欺心(今日一更)

  通天教主之所以没客气,也是从心里认了接引这个师兄,虽然以前跟接引接触不深,但记忆中,接引好像从没有对不起别人的事情,即使做了,也是被准提劝说之后做的。

  就在两人联盟的时候,从接引的话语之中,就能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关心,这时他自出生以来,在太上与原始两人身上从没有感受过的。

  到了此时,金鳖岛之灾厄的原因并不是接引的问题,但接引竟然考虑到他没有气运之物,竟然当即将十二品功德莲台分出三品给他。

  即使接引说的意思是为了麻痹鸿钧,才不得不自毁宝物,分成两份,即使这样,竟然给了他三品,此恩情并不是等闲之恩。

  若是放在太上与原始之中,两人宝物众多,也知道他没有气运之宝,记得当时原始说‘通天你没有气运之宝,若是不发展截教,可保你一人无碍,即使有了什么事,也有我跟大兄在,气运之事你不用担心,你那些披毛戴角,湿生卵化之徒,就赶出去吧。”

  当时也没有多想一下原始的意图,和对他的忌惮,本来看着众生疾苦,想要求道而无门,就想为众生留下一条求道之路,若是努力修行,也能算是一条出路。

  但如今想起原始的话,心中只是一阵冷笑,随即就将之忘却,眼神中的冰冷,也表明了他和太上与原始的正式分道扬镳。

  六耳猕猴本来还带着目的来的,这消息关乎金鳖岛的存亡,才打算用此换取一些利益,却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

  对自己这种行为感觉到脸红,随即摇了摇头,自嘲一笑,想起自身就在了雷门,也不是没有生死患难之人。

  别的不说,就是作为他的引路人的江汉珍,若是他出了什么事,肯定会出手的,而且还有一个从帝辛那抢过来的通臂猿猴袁洪,可算是他的忠实小弟,两人也是过命的交情。

  看着通天与接引,最后摇头一叹,说道“两位圣人,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在下就不打扰了,若是觉得我天庭有德,可以派一两个弟子来天庭任职,也算对我天地中枢的支持,若是感觉我天庭无德,自然不必理会,只要以后两位圣人不做那危害天地之事,可以自由行事。”

  顿了一下,看了两位圣人一眼,这两个给他这种心思冷淡,眼中只有利益的修士感触很大,也让他有些感动,接着说道“在下这就离去,就不打扰二位圣人了。”

  说完对着两位一拱手,也对着周围的截教弟子颔首示意,就召出一朵雷云,返回天庭而去。

  六耳走后,通天眼中闪烁着,似乎是有些心动,就问道“师兄,你怎么看?”

  接引苦悲的面色有些好转,说道“天庭最近数十年的行为我也看了,若是依照鸿钧的道路,必定是大逆不道,但对天道意志有好处的,不但渡人无数,而且维持星辰运转,日月轮回,甚至将上古之时所破坏的地脉都修补了一遍,你我也能感应的出来,我们世界的天地道理明显壮大了许多,就连我西方教的灵脉都有所复苏。”

  此事通天也是感觉的出来,刚开始就没往这方面想,而是想着应该是量劫的缘故,但被接引如此一说,又联想有些事情,顿时恍然大悟。

  而接引又说道“若是师弟进入西土地界,就能感觉到了,你也知我西方贫瘠,没有多少灵气,如今的灵气都能赶上中土一些贫瘠之地了。”

  通天有些不信的放出神识感觉了一下,眼前一亮,问道“果然如师兄所说,这一切缘由真的是天庭做出来的吗?若是如此,也当有所尊敬。”

  接引也点点头,说道“我正是这个意思,天庭不光如此,而这一切的缘由我也查证过一番,最后就查到了灵柩山,天庭此时当权之人,多数出自这灵柩山,而我西方教的地脉源头,就在灵柩山之中。”

  通天心中一动,也知道有个雷门,可雷门的祖庭却在灵柩山,但所传出的道法却与他截教的很相似,而且他门下弟子与雷门还合作过,想到这里,看了一眼接引。

  而准提却是接引的师弟,两人共创一教,关系非比寻常,至于准提,应该已经死了,心中有些愧疚,就说道“师兄,准提师弟他···”

  通天还没说完,接引就说道“此事不必再提,准提心思沉重,已经暗中投靠了弥勒,还以为我不知道,他在洪荒犯了多大的错误,我都能忍受,但他却做出了出卖我们生存之地的事情我决计不能忍受,他出了事也是应有之理,也不能怪得上别人。”

  通天看着面色苦悲的接引,心中很不好受,准提之死虽然咎由自取,但死的也有些冤枉,也有些暗恨,若是早些看出事情的内情,与接引接触一二,也不会任由别人将准提杀死,怎么也会保住准提一条命,而不至于成为现在这样。

  神色有些懊恼,接引虽然心中悲痛,但还是劝说道“师弟你也不必自责,此事已经发生,再怎么懊恼也没有挽回的可能,若是可以,就和天庭谈谈,看看准提有没有转世轮回的可能,若是可能,你就为我请求一番。”

  通天也就答应说道“师兄放心,我会的。”

  接着两人就带着截教的弟子,就准备起身,而在灵柩山正在推演玉鼎与黄龙要如何证道的燃灯面色却有些发红。

  在通天与接引到了灵柩山地界之时,他已经知道了,本来要打算将两人请入山中让两人修整一番,再进行上路,后来六耳阻路,趁机勒索,被两人的情分感动,自行离去。

  对于六耳的变化,他也很是赞赏,但道最后听到两人说起准提之事,就让他有些紧张起来。

  围攻准提之事,就是他弟子江汉珍主持之下,联合了截教弟子所做的,准提的结果他也知道,被献祭给了天地,本来以为两人会上天庭报仇。

  心道,若真有这个打算,他就趁机出手,将两人打残,最好事杀死一个,至于弥勒和鸿钧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办法。

  只不过再耗费一些时间而已,本来都有了这种想法,却没想到接引最后也知道了准提投靠弥勒事情,就让他有些面红耳赤,对自己的这种打算有些羞愧之感。

  最后做出了决定,就找来身边的童子,拿出一面令牌,说道“将此物交给马上就要进入灵柩山地界的接引通天两位圣人,就说此去西土多有不便,可暂居灵柩山休整,若是愿意,以后在此安家也不是不可。”

  童子看着燃灯祖师的令牌,说道“祖师,这令牌可是我灵柩山的中枢令牌,如此给了别人,不就是把我灵柩山送人吗?这灵柩山可是我们的祖庭,就是在天庭的老师知道了,也不会同意的。”

  燃灯笑着摇头说道“没事,若是说清缘由,我相信会同意的,你自去将此令牌送下去即可。”

  童子最后还是答应道“好的祖师。”

  说着就拿着灵柩山中枢令牌向山下而去,而燃灯也是一阵摇头,暗道,杀了接引的师弟,接引怎么可能心中畅快起来,如今站在同一位置,也算是同道中人,能做的就是将这种怨恨消弭。

  想了一下,觉得准提之事还是有些不完善,既然杀不得接引,那就不杀了,准提被献祭,但献祭的只是法身,不知道能不能复活而来。

  就写了一道玉简,招来了一只仙鹤,叮嘱了几句,就将仙鹤打发走了。

  接引和通天正要离开,却又被一童子拦住,而且松了他们灵柩山的中枢,接引面色有些发苦,连连叹息,而通天本不答应,也是觉得准提之死于灵柩山不无关系。

  最后还是接引的劝说之下,才带着弟子进入了灵柩山驻扎。

  此时的天庭也在暗中谋划几位圣人的事情,而且已经盯住了女娲,并且制定好了策略,若无意外,女娲圣人绝对也逃不出准提一样的下场。

  就在这时,正在从中调配人员的江汉珍见到了仙鹤到来,而且送来了一份玉简,江汉珍一愣,不知道此时燃灯祖师为何会送来玉简。

  打开一看,顿时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还是一声叹息,说道“真是造化弄人。”

  一旁的站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六耳猕猴看了江汉珍一眼,说道“先生你在叹息什么。”

  江汉珍看着有些心事的六耳,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总之见了一趟接引和通天就成了这样,就将手中的玉简递了过去,说道“自己看吧。”

  六耳自从见了接引的品德,与通天的重情义,就开始反思自己,觉得自己做事还是有些绝了,杀性还是太重了。

  当拿着江汉珍递过来的玉简之时,目光就闪烁不已,神色中出现一种犹豫。

  江汉珍就问道“六耳,你觉得这事该如何处理?”

  六耳内心有些挣扎,不知道如何想的,但最后还是说道“祖师说准提的事情,而准提的随身之物都在我们手里,要收集残魂也容易,收集好之后,就送过去,让接引引导准提投身,也算能挽回一些,就是我们将准提护送转世也不是不可以。”

  江汉珍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说道“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而是另一件事,说说你的看法。”

  六耳眼神左右飘忽,但就是不看江汉珍,最后说道“此事弟子不知道该如何抉择,还请先生解惑。”

  江汉珍拿回玉简,说道“围攻女娲圣人之事,就此罢手,将人全部撤回来吧,如今我们实力强大,也不缺一个女娲圣人。”

  六耳眼睛一亮,还是犹豫着说道“老师,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频繁调动,是否会对天庭人心造成不稳,以免影响先生的威名···”

  江汉珍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六耳,说道“难道就不怕再次酿成大错吗?”

  六耳脸色一红,低下头去,而江汉珍说道“既然犯了错,那就承担起来,即使我也一样,不能因位整个天庭都准备好了,为了我自己能够令行禁止,而继续做出错误的事情,此事到此为止,连连做出错误的决定,是我之职责,此事过后,我会殉位,将此命令传递下去,撤回人手。”

  六耳心中一惊,竟然听到了江汉珍有殉位的打算,顿时就要劝阻,说道“先生不可殉位···”

  但话还没说完,江汉珍就说道“此事就此决定,不可再说,传我命令,撤回所有人手,继续各司其职。”

  说完就将虎符递给六耳,头也不回的就此离开。

  六耳看着江汉珍离去的样子,很是潇洒,但他所说的话却让他记载了心理,不能因为准备好了,而直到是错误而的道路,嫌麻烦而继续行事,即使本身失去什么,也不要将错就错下去。

  六耳权衡利弊一阵,也有些感悟,此一日之间,然他连连感慨,几乎能够将他改变,让他刷新了以往的世界观,从而站在更高层次的地方来权衡利弊,做出更好的决定。

  虽然知道江汉珍对于天帝之位早就不在意,但如今竟然为了一个错误而承担如此责任,就连自身的名誉也不在意了。

  若是其他人,自己犯了错误,肯定会千方百计的掩盖下去,不让别人知道,或着弱化下去,想要有所担待,也是千难万难。

  想到此,六耳忽然想到普传法门所讲,一切所行,三尸观过,人莫欺心,天自观之,诚心修身,事可尽理。

  此事才明白那句话什么意思,就是欺骗什么都行,就是不要欺骗自己的内心,虽然可以欺天骗地,但却骗不了自己的内心,内心是最真实的,只有敢于直面自己的内心,才能做到知行合一,进入普传法门的绝妙境界。

  此种感悟,让六耳心神通透,又与自己的六耳神通结合,忽然听到了天地意志的言语,让他为之大喜。

  在凌霄殿中手舞足蹈起来,最后认真的的聆听这什么,将听到的东西,刻在在手中的混铁棍上。

  而六耳身上所散发的气息更加缥缈,又有一种蛮荒之意,若是江汉珍在此,定然会大喜,有此一悟,又能为雷门增添一尊道果。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