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零八章 商汤变 灵珠子闹事

第二百零八章 商汤变 灵珠子闹事

  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音玄妙,上士闻之,得入妙境,万般道法,全凭一心。

  六耳心性增长,找到了自我本心,不但心神合一,而且听到了大道玄音,感悟了自己的六耳道果,与江汉珍的普传之道一起盛行于天地之间,算是破了那‘道不可轻传,法不传六耳’的诅咒。

  天生万物,并无高低,万千生灵,各有道理,并不是谁自认为高贵,就能占尽利益,认为别人卑贱,就归为蝼蚁。

  哪怕是刍狗之辈,若能勤修福德,利益众生,都能有增进气运,修改命格的可能。

  所谓道果,就是自己的道理,生于天地,但独立于自身,完全属于自己所有,是大道所属,有不灭的特性,即使身死,也能凭借自身的道果重新归来,在天地之中有万劫不灭的能力,即使天地灭亡,但道果不死,有此特性,就称之为金仙。

  六耳悟通自身道果,眼界自然非比寻常,对自己所遇到的种种事情,都能明悟其道理,对于自身的六耳神通所探查到的事情,也能权衡其中的利弊,做出最好的判断,已经不为名所累,不为个人得失而去欺骗自我,自然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下了撤退的命令,不再围攻女娲圣人,而是回去各司其职,对于圣人之间的事情也不要插手,行动之快,没多长时间又进入风平浪静的阶段,至于江汉珍朝令夕改的事情,六耳并没有告知众人是江汉珍所为,而是自己全部承担了起来。

  难免造成一些人心不稳,但六耳对此并不在意,也没有多做解释。

  就是安心的做着自己的事情,监察三界之中的事情,比之以往,好似低调了许多。

  江汉珍知道此事之后,本来打算为六耳正名,解释一番,但最后一想还是算了,并非是害怕名誉受损,能够有些怨言的,也是没有看清事情的本质,若是心性足够,自然没必要多做解释。

  毕竟都是仙道之人,虽然做的事是完善天地大道,但每个人修炼的都是自己,谁也代替不了,也不是被人多说一句,就失去什么,也不会因为被人赞扬一句,就能成就什么。

  此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其中根本,还是在自身心性修为之上。

  数日之后,凡间西岐在阐教之人的协助下,很艰难的打到了朝歌之地,商汤兵将死上无数,即使西岐也损失了不少人手,但神奇的是阐教之人竟然少有伤亡,死在战场中的都是毫无根基的二代弟子,至于第一代弟子,却没人敢动。

  就是因为知道原始对于自己的弟子护的紧,只要门下弟子稍微受点挫折,原始就不惜以圣人之尊,亲自出手。

  至于三代弟子,都是背景深厚之人,如灵珠子背后之人是女娲圣人,虽然被太乙弄成了莲花身,可毕竟有香火之情在,都是畏惧女娲圣人的名头,都会给点面子。

  但灵珠子却不领情,总认为自己本事高人一等,经常跑到商汤之地耀武扬威一番,很是气人。

  就如这次,两方本就进入戒严之状,都在防备着对方,就在西岐打入朝歌城外之时,帝辛为了能够安心作战,而不受干扰,就下令将亲近与西岐的商汤贵族全部捉拿下狱,就是那些左右摇摆的骑墙派,都被看守起来。

  但总有一两个落网之鱼,将此消息传了出,以西岐为代表的诸侯对此极为愤怒,大骂帝辛是昏君,陷害忠良,残害百姓,手段极其残暴不仁,而且进入了魔怔,想要自我毁灭。

  一时间铺天盖地的消息传了出来,让帝辛的名誉降到了一个冰点,西岐趁机煽动百姓,跟着加入西岐,意在踏平朝歌。

  虽然西岐中人都是义愤填膺,但对于被帝辛关押入狱的这些所谓忠良之辈,并没有制定什么营救活动,只是趁着这个机会,大力扩大军备,准备攻破朝歌,完成大业。

  就在这时,还真有人听信了此言,就是以灵珠子为首的几个阐教几个弟子,就动了心思,想着只要救出这些忠良之辈,就能得到人心,为西岐立下大功。

  几人商量一番,也没汇报阐教,或者与西岐商量,就由灵珠子带领着李二郎等人翻越城墙,被发现之后,就大开杀戒,不一会就杀到了商汤新建的牢狱之中。

  商汤兵马司大夫最后无奈只能上报帝辛,说道“大王,灵珠子等人已经杀入朝歌,意在劫狱,是杀是放,还请大王定夺。”

  帝辛顿时一怒,说道“竟然如此,若不是不想惊动圣人,早就将西岐叛徒拿下了,如今竟然做出此等事情来,真是欺人太甚。”

  话虽如此,但还是有所顾忌,因为他现在没有任何支援,身边能用的上的人还是太少,甚至还有些背景深厚的仙二代让他也有些顾忌。

  就如这位灵珠子,明面上是阐教太乙真人的弟子,但灵珠子的来历却是对商汤早有怨气的女娲圣人,本来打算在天庭除掉女娲圣人,就开始对灵珠子下手,但因为临时改变,才让灵珠子继续逍遥。

  对付有背景的人,就是将他的背景一起掀翻,让他无所依靠,自然就能解决。

  道理虽然如此,但操作起来也难,就在想着到底杀还是不杀之时,忽然想到一个绝佳的主意。

  心道‘你不是想要去监狱之中救出那些亲近与西岐的贵族吗?你若是想要,那就送给你,让你带回去看西岐怎么安排。”

  就吩咐道“传孤命令,让灵珠子进入牢狱之中,将那些亲近与西岐的人都送给他,让他们带着这些人出城去,也好让灵珠子为西岐立一份大功劳。”

  传令官神色一愣,问道“敢问大王,若是灵珠子想要将监牢之中的所有人放出来怎么办?”

  帝辛仔细一想,也觉得有这个可能,灵珠子毕竟没有经历人事,不知道其中的道理,若是被那些监牢之中的人求情,定会心软。

  就说道“至于其他的人,就严加看管,决不能放出去,这些监牢之中所关押的都是些十恶不赦之辈,以往无法,天下无律,自然没有多少惩罚的手段,但如今正因为有了律法,才让那些为祸百姓之人受到惩罚,才能还天下黎明百姓一个安稳的环境,决不能让他们出去继续逍遥法外。”

  传令官点点头,说道“那若是灵珠子发现那些人,并且要强行带走怎么办,不如我们将之堵在门外,不让其进入监牢之中。”

  帝辛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与其将那些十恶不赦之途一起放走,还不如将那些贵族内奸送个他,也算是落个人情,这些都是西岐所谓的忠良之辈,既然认为这些事忠良,就送于他们吧,相信西岐必定会表扬灵珠子一番的。”

  说道最后,帝辛笑的有些玩味,而传令官也不是笨人,是帝辛自己引入雷门的弟子,能入朝为官的,自然不是笨人,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帝辛打的主意。

  这些个贵族内奸的底蕴都在朝歌之中,在朝歌之中,反对起帝辛来,叫的一个个欢畅,因为帝辛所改革的政策,侵犯了他们的利益。

  对于西岐亲近,也正是因为西岐保证,在攻入朝歌之后,对他们秋毫无犯,而且还能保证住他们的利益,但前提是当西岐安排在朝歌的内奸。

  这些个贵族哪个不是底蕴深厚之辈,但一切的底蕴,都在商汤之中,将这些人送给灵珠子,就能与放弃了自己的一切,除了身份是贵族之外,所拥有的就会与百姓无疑,不知道将这些一无所有的贵族内奸送给西岐,会发生什么事情。

  传令官也有些激动,他也很好奇这种结果,就对帝辛说道“臣遵旨。”

  说着就带着帝辛的旨意,飞速的去了监牢之中,就怕再耽搁一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此是的见到之中,灵珠子手拿红缨枪,脚踩风火轮,时不时的还拿出乾坤圈打一阵,变化三头六臂,商将之中无一人是一合之敌。

  不到片刻,已经杀死了一大片,但灵珠子却越杀越兴奋,带着身后的一众阐教后辈弟子,已经杀倒了一大片。

  但商将之中,竟然无一人逃跑,就是明知是死,也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让灵珠子身后的阐教弟子都有些心惊讶,手上的力道不由得慢了有些,只是将冲上来的商将打伤,并没有打死。

  但灵珠子却不管这些,自认为站在正义的一方,就想灭了邪恶,没有丝毫手软,砍杀商将犹如草芥一般。

  看着身后的李二郎竟然下手软了,就嘲笑说道“李二郎,我们都知道你母亲身份卑微,被人看不起,但你要为你母亲争一口气,如今上了战场,自然是立功的好机会,母凭子贵,害得靠你来完成。”

  李二郎自知身份卑微,很是没有自信,拜入太乙门下,也是看了他体格健壮,异于常人,太乙才将他收入门内,修炼护法神功,就是为灵珠子做陪练的。

  而灵珠子总是拿这事与他说,自以为是关心他,却不知此事揭短之行,而不自知。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