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商汤难 阐教号天魔

第二百一十一章 商汤难 阐教号天魔

  江汉珍听得连连点头,阐教本来高傲,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本来气运不显,还没什么,直到通天教主截教气运远超人阐二教之时,原始这才红了眼,也要夺取气运,若是西岐得了天下,即使阐教人手少,若是有了西岐支持,也能占据一份气运。

  但如今西岐奔溃,气势散去,想要聚集,可没那么容易,而且姬发对于阐教肯定怨气深厚,能让阐教在西岐之地大兴就成了怪事。

  六耳接着说道“阐教自然不甘心就此结局,但西岐后方出了问题,但阐教一心想要灭了商汤,占据朝歌,再扫平天下,扣押了姬发,就准备挟持西岐进攻朝歌,可没想到姬发也是个狠人,竟然让大部分人手撤了回去,只留下一部分,说来阐教也是杀戮慎重之辈,就拿一部分不到万人,被阐教之人的带领下,竟然屠杀了朝歌不下五十万人,最后朝歌就是不投降,阐教才就此散去。”

  江汉珍听得心中一叹,说道“没想到竟然如此惨烈,按理说商汤实力不弱,区区一万人怎么可能杀如此多的人。”

  六耳摇头说道“凭借一万人,当然不可能杀了五十万修炼了雷门炼体之法的将士,但若有了阐教之人出手,自然是可以的。”

  江汉珍听闻原来是阐教之人出手,而且还是杀了自家的弟子,即使修炼的事炼体之法,也让他有些愤怒,说道“既然阐教如此杀性,杀我雷门弟子,那只有将其灭除,才能为五十万将士讨回公道。”

  江汉珍心中愤怒,但也没多少什么,但对于阐教之人,已经有了杀心,不想让其就此存活下去。

  又问道“那些死去的将士,是否安排转世轮回了。”

  “这···”

  六耳一阵犹豫,最后还是咬牙说道“回先生,大部分还是有魂魄存在,但被灵珠子与太乙杀死的将士,全部神魂俱灭,不能轮回转世。”

  江汉珍听得一阵悲痛,六耳见状,就说道“也不是没有办法,拿下神魂俱灭的将士总有些残魂存在,弟子已经将其收集起来,若是善加培育,定能重新归来。”

  江汉珍这才心情稍好,暗道六耳也是细心之人,能够在残魂散去之前,将之收集,也不会永远消失,这才让他好受许多。

  就对六耳说道“灵珠子一事过后,西岐大势已去,天下分三百诸侯,商汤之危已解,但也没有了号令天下的威严,天下逐鹿又进入新的一轮,即使阐教也成了毫不起眼的一份,通知帝辛,若是想要争龙,就在凡间试试,若是不想,就上天庭为官。”

  六耳对江汉珍的意思略有猜测,但也拿捏不准,但还是答应了下来,降下凡间,去了朝歌。

  自灵珠子之事之后,太乙真仙自然不在意,但姜子牙却在原始圣人面前告了状,但原始也没有责罚太乙,资质一般,只能享受人间富贵的姜子牙在他眼中也没什么地位,再说作为圣人,以百姓为刍狗,自然不会在意凡间王朝的死活。

  姜子牙在此事之上,不但没有讨得了好处,甚至还被太乙指使灵珠子劫道一番羞辱,自此姜子牙就与阐教心生离意。

  自西岐失败之后,姜子牙心中愧疚,但姬发并不会信任于他,将他赶了出来,姜子牙对于西岐只是窥觊,但对于阐教就有些怨恨了。

  拿着封神榜趁着诸侯乱战之时,将封神名册填满,还没等到云中子来取封神榜,就将打神鞭与封神榜扔上天空,消失在虚空之中,直接飞入天庭,到了江汉珍手中。

  而江汉珍拿到封神榜之时,感觉有些奇怪,想着原本的故事之中,封神榜与打神鞭由阐教掌控,在原始圣人手中,并没有放在天庭之中,如今竟然自己回到了天庭。

  让他有些奇怪,测算一番,才知事情原委,是姜子牙与阐教离心所致,就拿起笔,在封神榜上填了姜子牙的姓名,随后将封神榜压在凌霄殿中枢之中,不再理会。

  下界之中,云中子得到原始玉令,说封神之事已了,让其下山取回封神榜与打神鞭,但云中子下山之后,寻到姜子牙之后,就见到姜子牙将封神榜送入虚空之中,阻止不及,顿时大怒。

  对着姜子牙说道“师弟,你这是何意,封神榜乃我阐教之物,封神之事也有我阐主持,既然封神事了,封神榜自有老师处置,你为何擅作主张,将封神榜送入虚空。”

  姜子牙看着云中子,惨笑一声,说道“封神榜既然是量劫之物,那就是天地所出,既然封神事了,当然有他应有的去处,何须别人操心?”

  云中子一听就怒道“大胆,现在已经是圣人时代,圣人代天行事,自然是圣人说了算,你竟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今日定要将你压往老师面前,让你知道到底是谁的天下。”

  姜子牙一阵大笑,说道“有人言‘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此言不虚,本以为圣人为天下人的圣人,原来是窃取天道得了天道道果的圣人,既然如此,我做此事有何不对,如今大事已了,圣人说我有凡间富贵,如今看来连个凡间富贵都没有了,还不如就此了断,图个痛快。”

  云中子听得越发愤怒,没想到姜子牙竟然连如此大逆不道的话都能说出来,就想将此拿下,但忽然感觉到姜子牙的气息消失了,上前一看,才发现姜子牙自碎了灵台,就此身亡。

  饶是云中子自称福德仙人,也有些面子上过不去,竟然让人在自己面前自尽,但随即有冷静了下来,惊出一声冷汗。

  阐教因为西岐之事,几乎进入了一个极端,最近所做之事无一不是屠杀生灵,在凡间名誉大损,就连他老师原始圣人都被称为原始天魔,而一些师兄弟,都成了人见人怕的魔头,他虽然没有参与,但也是阐教之人。

  在阐教之时,被那种业力迷惑了神魂,自然不知道其中的道理,如今离开昆仑山办事之际,最后在姜子牙自尽之后,也是因为以前积累的福德,才让他醒悟过来,顿时浑身大汗淋漓,一想之下,才知道阐教如今的罪孽如此深重。

  若是再继续下去,就连他的难以逃脱,心生离意,看了昆仑山一眼,就此隐去身形,在地上刨了个坑,埋了姜子牙的尸身,身化一道极光,想着极地离去,不知所踪。

  姜子牙自尽之后,真灵离去,飞上天庭,进入封神榜中,显化出了仙体,出现在凌霄宝殿之中。

  经过此一遭,也明白了前因后果,见殿前高座的江汉珍,也不敢怠慢,就行了大礼拜道“罪臣姜子牙拜见天帝。”

  江汉珍笑着说道“起来即可,你如今成就正果,也是应有之理,从前只见一叶,如今可见泰山,天地大势,如此结局,自有道理,观天之道,可执行乎?”

  姜子牙神色一愣,竟然没有怪罪他助阐为虐之事,为他找了以前跟着阐教之时的理由,还问起了他计策,心中感动。

  对于天庭的恩德只有报答,封神之事,原始压根就没安排他的名额,但他也是一心想要成仙之人,最后竟然如此到了天庭,让他感慨不已。

  自诩所擅长的就是韬略,既然问计,那就是他所擅长的了,就思索片刻,说道“臣入封神榜以后,明了天道与圣人是为何物,我天庭为天地中枢,圣人乃天地蛀虫,犹如大树生了虫子,若是不除去,定会腐蚀大树。”

  顿了一下,就说道“臣有三策,分上中下,如今说来,请天帝定夺。”

  江汉珍对姜子牙所所说的暗暗点头,没想到如此短的时间,竟然让他分析了整个形势,有名之人,果然不凡。

  听到还有三策,就问道“如此说来,此事已成,太公之谋,自然不凡,既然有三策就将最好的一策说出来,天地进化才是根本。”

  姜子牙听得诧异的看了江汉珍一眼,没想到江汉珍竟然不按常理出牌,若是他在姬发跟前说出三策之时,姬发肯定会问出三策的具体情况。

  可到了江汉珍这里,竟然连问都不问,就让他拿出最好的计策出来,心道,天帝果然不于凡人一般,也没那凡人急于成事之心。

  江汉珍对此也不知道,但对于什么三策,也不感兴趣,说出来就会在其中选一个,他做事稳扎稳打,没有速成之法,每次行事,都是根基夯实,对于那些急于求成之法,自然不感兴趣,所以也不会问起方法。

  只有问最好的,最稳妥的才符合他的道理。

  就听姜子牙说道“如今圣人者有六,准提圣人已进入轮回,接引与通天进入西土不出,虽不停号令,但也遵从天庭,剩下的就是太上原始女娲三圣,此三圣中,太上阴谋深厚,行踪隐秘,女娲不服于人,有重返天庭之意,至于原始已经入魔,不足为虑,我们可暗中发展,完善天地,积极防备圣人,指使通天接引与三圣对抗,等到我们有实力横扫三界之时,此三害不足为虑,天帝大事可成。”

  江汉珍心中连连摇头,没想到姜子牙竟然给了这种策略,虽说也是可行,但也考虑的不是太全面,没有将天道与鸿钧考虑进去,也没有将天庭之中快要证道之人考虑进入,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但能出了这种谋略,也算是种上之策,其中的原因自然是姜子牙对于天庭的势力不了解,虽然他是天庭之人,但不是雷府之人,即使知道雷府出自灵柩山,但却不知道雷府背后的祖师就是燃灯祖师。

  碍于眼界的局限,也因为没有进入雷门,这些事肯定不会知道的。

  若是以后有机缘,进入雷门,自然就能看的清楚,但也不会拉他进入雷门。

  就对着姜子牙点点头,说道“太公此言,也算长治久安,我会慎重考虑,太公刚入天庭,可先在天庭了解几日,再为你安排职位。”

  姜子牙听到江汉珍如此说,心中闪过一丝失望,也知道这次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心中有些疑惑,或许还有不知道的,等到探明之后,再制定策略。

  就对着江汉珍一礼,告辞离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