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万事顺 大势谁人谋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万事顺 大势谁人谋

  燃灯祖师看了通天教主一眼,略感奇怪,依照通天教主的性格,定会想方设法的去救人,而如今这种情形,好像就将女娲忘了一般,对于此时绝口不提。

  心中疑惑,暗道这通天莫不是打的别的主意,明面上不提此时,暗地里是否让于他交好的接引去了天庭。

  顿时施展神通查看,并没有发现接引有什么异常,而与他一起降临的弥勒也在西方教中,并无奇怪之处。

  越发的疑惑之下,就出言问道“道友刚才一心离去,如今安之若素,前后判若两人,不知可有所悟。”

  就见通天教主点点头,说道“心不内守,而为人所动,心若为己,而天塌不惊,刚才被道友指路明灯引路之后,明了彼岸之理,以往通天喜好为别人考虑,而没有活出自己,即使成就圣人,也深感孤寂,若不是自持意志力顽强,定会就此倒下,如今明悟,才知本心之中自有一番天地,我通天的修为即使在洪荒中名列前茅,也不能依着此而让别人遵从于我,人各有志,全屏己心。”

  通天说出这话之事,心中顿时一松,就像刚才躺在棺材中一样,极为放松,万事皆与我无关,看出了感情的本质,对于他来说,并非优点,而是缺点,如此一瞬间,此缺点瞬间消失,全身法力圆融至极,活泼灵动,就如道果一般的在自身凝聚。

  燃灯看的连连赞叹,也道这通天的资质极高,就在什么地方都能感悟道理。

  以往没有明白,也是因为没人提醒,圣人之中,只有太上与原始与他接触比较多,但这两人没一个不是包藏祸心之辈,通天重感情的这个缺点两人不是没有看出来,但为何三人相处年限久远,但从不提及此事。

  若是稍微提及一二,通天心中察觉,也会注意自己的这个缺点,长此以往,也会有所改变,也不至于在重感情这事情上吃了亏。

  可两人明知道此事,但就是没有丝毫提及,其中肯定有目的,想要利用通天,就只有利用他的缺点,若是通天没有缺点,早就能远超两人,再加上通天的资质,说不定能做到洪荒以身证道第一人。

  燃灯祖师忽然看向虚空,顿时笑着连连摇头,对着虚空说道“六耳不可偷听。”

  通天奇怪,问道“道友何事?”

  燃灯祖师说道“有门下弟子调皮,竟然偷听我与道友谈话,若有失礼之处,还望道友担待,我回去定会责罚于他。”

  通天心中一动,暗道就连燃灯门下之人都有此种神通,也是不凡,说是责罚,但脸上的沐濡之情,哪有一丝一毫责罚的意思。

  通天摇头说道“没想到道友门下竟然有此资质不凡之辈,不知这后辈弟子是何来历,是否方便告知?”

  就见燃灯说道“哪有什么资质不凡,就是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六耳猕猴罢了,当不得道友称赞。”

  通天这才恍然大悟,心道原来是这位,‘法不传六耳,道不可轻传’此理在洪荒盛行已久,起因就是鸿钧讲道之时,发现一只六耳猕猴偷听,才种下此等诅咒,不但断了六耳猕猴的道途,也绝了万千圣灵的进化之路。

  因为他好奇之下寻过这六耳猕猴,之事找到一具尸体,和满地的涂鸦,后来弄明白六耳猕猴死之前的涂鸦,也让他的截教思想越发的完善,后老传授道法不论出生,有缘者皆可听道,其中原因就在于六耳。

  有此渊源,也算有些缘分,两人同时感慨一声,相视一笑,就此坐而论道,好不快活。

  天庭之中,一切准备就绪,而对于其余的圣人,还是有些担心,但势力不足,也没那个能力,江汉珍心中有些担忧,就怕其余的圣人冒出来阻拦,定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对于太上与原始,倒是不担心,就连此消息都没有传出去,而且两人的道场有人盯着,只要两人出动,自然会报于天庭,提前做出防范。

  至于接引,在西土之地,如今已是自顾不暇,和弥勒纠缠在一起。

  最怕的还是通天教主,通天教主此人极重感情,若是念及旧情,想要救女娲圣人一命,若莱天庭,定会多生波折。

  以女娲圣人的那种性子,得势之后定会暗下杀手,若是在天庭乱打一通,好好的天庭肯定会被打的残破不堪,就连营造的环境,也会被破坏殆尽。

  江汉珍正在为此事发愁,在一边的六耳忽然一惊,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让一众仙官奇怪异常。

  江汉珍就问道“六耳,你在朝列之中为何如此,可是听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六耳缓了几口气,说道“回先生的话,非是不好,而是大好事。”

  江汉珍以及一众仙官听得来来兴趣,而江汉珍就问道“是何事,说来听听。”

  就见六耳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我知道先生心有忧虑,就怕通天教主出手阻拦,就监听与通天教主,本来通天教主要来天庭,但没想到刚要出门,燃灯祖师将他拦在了门口,两人一番讨教,通天教主竟然躺在了棺材中。”

  此言一出,听得中人唏嘘不已,才之燃灯祖师的厉害,竟然连战力无双的通天教主也给收拾了。

  但江汉珍对此毫不在意,燃灯祖师之威,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推测的,从主世界降临,本就是大罗金仙,而且已经明悟了混元知道。

  如今在此界时间不短,又经历了封神量劫之事,与黄龙玉鼎又开辟出一方天地,此事的黄龙与玉鼎都有道果只能,更何况主持此事的燃灯祖师。

  有如此感悟,根据江汉珍猜测,燃灯祖师距离混元已经不远,两界的积累,最后一结合,定然是一尊混元。

  境界早就超出与金仙同等的圣人许多,能将通天教主装在棺材里,也不出奇。

  六耳扫了一眼在殿中的各个仙官,看着众人的叹服,满意至极,但看到江汉珍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知道此事对于江汉珍不是秘密。

  这才说道“没想到通天教主竟然有如此悟性,竟然看着燃灯祖师的灵柩灯与棺椁,悟明了自身的弱点,不再为感情所累。”

  说到这里,六耳停住了,而其余的仙官就问道“那然后呢。”

  六耳目光闪烁,心道然后就被燃灯祖师赶了回来,但如此大庭广众之下,怎么好意思说,心中一动,就说道“我说的意思就是我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做,而不用担心别人捣乱,一切有燃灯祖师为我们遮风挡雨,我们即可安然无忧。”

  江汉珍看着六耳一阵摇头,这六耳脑筋转的就是快,从刚开始在主世界见他之时,还是一个极为淳朴的老实孩子,没想到如今变得跟陈玉楼一样。

  但对于此消息也心情好了不少,只要没有人搅乱,此事就算成了,一切准备都没有白费。

  就在此时,门外的天兵带着传令之旗进入殿中,说道“启禀天帝,妖族圣人女娲带领三百六十五为妖族已经到了天庭,其言语蛮横无理,与天庭守卫发生冲突,已经打了进来,如何行事,还请天帝定夺。”

  此言一出殿内一片哗然,纷纷怒气上涌,似是摩拳擦掌。

  江汉珍神色闪过一丝冷意,也没想到妖族来的如此之快,本来只是让天兵随便问几句,就放他们进来,却不想这帮妖族竟然如此,还在天庭之中大打出手,顿时让他杀意大起,本来还有些犹豫的心瞬间坚定下来,就想让今日闯入天庭之人,全部留在这里。

  就说道“众将听令,检查大阵,通知前线,让妖族圣人女娲一干人等自由行事,若是想要占据星神之位,必定会来此中枢之地,不可阻拦。”

  众人一听,顿时大喜,齐齐一礼道“末将遵旨。”

  政令一出,雷厉风行,本来想要打入天庭,进入中枢之地,逼着天帝安排星神的女娲一干人等忽然感觉没了抵抗,天兵好像怕了他们一样,四散而逃,越到后来,就越没有踪迹。

  这时一个妖族说道“娘娘,这天兵看样子怕了娘娘的威严,都躲了起来,话说这些天兵一个个的都不长眼,见了圣人还不知道夹道相迎,竟然还敢反抗,若不是看在以后同僚的份上,早就将他们打的魂飞魄散,尸骨无存了。”

  而这时旁边的一个妖族说道“说的也是,不过此时天兵的素质却高了不少,虽然比起我妖族在天庭之时的威势,但也不差,若天庭全部是此等天兵,若真跟我等硬拼,要拿下也要费一番功夫。”

  此时就有妖族噗嗤一笑,说道“你想多了吧,若是天庭有如此势力,哪还能过得如此窝囊,天庭便利,有星辰之力存在,若在加上我妖族的周天星辰大阵,就是圣人也得暂避风帮,哪还能用得上如此窝囊。”

  其余的一干妖族听闻,纷纷点头,即使有妖族疑惑,但也只是疑惑,对于天庭并没有放在眼里,而所知道的消息,都是数年以前的。

  女娲圣人进入天庭,就开始用神识探查这什么,但探查许久,却什么也探查不到,又想到通天所说,天庭危险,心中思索,几位圣人的动向都明了,只有一个不知行踪的准提是个问题。

  但他对于准提,也不会畏惧,准提之弱,就比她强点,但他身边有三百六十五为妖族在侧,虽然此时没有星辰之力,但如此多人围攻与准提,也是不惧。

  至于天庭,压根就没被她放在眼里。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