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各有识 着实难沟通

第二百一十六章 各有识 着实难沟通

  一众妖修行走之间,已经到了凌霄宝殿之前,凌霄宝殿之中已经严阵以待,就等着妖众到来。

  女娲圣人乍一看,心中疑惑,不知道天庭弄得什么事,好像对他没有丝毫畏惧一般。

  这时以为仙官走到妖众面前,说道“你们的来意我天庭已然明了,若是有事,还请入殿宣说。”

  女娲圣人横眉一竖,天庭竟然不将她这个圣人放在眼里,对它犹如凡夫俗子一般,说道“让昊天出来见我,就说圣人降临,有事宣说。”

  仙官摇头说道“回禀这位妖族首领,天庭的昊天已经殉位,至今昏睡不醒,就于封神量劫过后,彻底魂归地府,若是想要寻找昊天,我可以为你书写一道手令,你自可去地府寻找。”

  女娲圣人听得七窍生烟,心中愤怒,他乃圣人之尊,竟然被人称作妖族首领。

  而一旁的一只青鸟精忍不住了,指着仙官说道“大胆,女娲圣人乃人族圣母,证得大道的圣人,你竟敢如此编排,今日看来不大开杀戒不成了。”

  说完就要动手,而女娲圣人意识目光闪烁,心中杀意连连,她是造人成圣,按理说人族是她所造,虽然本身为妖族,与妖族也亲近,但还是自认为人族圣母。

  身边的妖仙要为她出头,自然不会阻拦,青鸟取出一根簪子,扔了过去,但随即一根铁棍忽然出现,好巧不巧的砸在了簪子上。

  两者相撞,一声巨响,簪子瞬间化成粉碎,女娲圣人防备不及,就看着身边的青鸟精受了法宝反噬,喷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

  女娲顿时大怒,取出一只红绣球,就打向了棍子,并怒道“贼子尔敢。”

  此棍子正是六耳的混铁棍,见那妖怪出手,就想教训一二,一棍子将青鸟精性命交修的法宝的的粉碎,青鸟精就是受到了反噬。

  但随即看见一个红绣球向他砸了过来,不惊反喜,得知截教好几人,还有孔宣都能与圣人硬抗,就连被燃灯祖师带回去的黄龙与玉鼎都成了道果,如今已然不惧圣人。

  他自然也是不服输之人,顿时跳出身形,举起混铁棍一棍子将红绣球打了回去,其中红绣球上传来的力道,将他震的退后几步,凌霄宝殿之内的一众仙官就要动手,但江汉珍将他们拦住了。

  并且说道“都且助手,六耳天生善斗,而且越战越勇,不甘落后于人,早就想与圣人一较高下了,如今遇到,正是机会,让他先与女娲圣人斗几个回合,再进行处置。”

  一众仙官神将这才罢手,也惊叹六耳的进步速度之快,战力远超常人。

  其中一位仙官说道“天帝,我们若是如此不讲规矩的围攻一人,是否有损威名?”

  其余仙官一听,纷纷鄙视的看着这位仙官,这仙官心有警觉,也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在洪荒之中,讲究一种古板的打法,若是但单独斗,就不会有人从中帮手。

  但对于雷门中人,早就吃够了这等闷亏,早就对这种事情嗤之以鼻,行事作风暗含诡道,若是敌人,就不会将自己限制,只要能想到的手段,尽管可以是施展出来。

  此思想已经融入此界的灵台明灯雷霆之道中,早已融入雷门,如今还说这种话,不让人嘲笑就怪了。

  在凌霄宝殿之中,将外面看的真切无比,六耳提着铁棍,与女娲圣人的红绣球打的十分精彩,江汉珍暗暗点头,六耳的进步有目共睹,虽然还没成就道果,但战斗力去强悍的不一般。

  女娲圣人久攻不下,想她圣人之尊,竟然连一个区区蝼蚁之辈都拿之不下。

  洪荒之中,鸿钧所说,‘圣人之下皆为蝼蚁’,此言在以往都是真言一般的准确,可如今却出了岔子,看着远战越勇,大吼大叫的六耳猕猴,顿生恼怒。

  手掌一番,取出一物来,凌霄宝殿中的江汉珍见此,眼睛一缩,知道这宝物叫山河社稷图,内部自称山河,犹如洪荒社稷,困人收人,极为厉害。

  心念电转,知道六耳虽然战力无双,但自身的宝物只有一根老君爷炼制的混铁棍,神通就是六耳神通,对于别的宝物,还能抵抗,对对付这些内含乾坤之物,却差了些火候。

  就见六耳也是一惊,瞬间施展雷霆法相,身体瞬间变成百丈之高,手举铁棍,就要与女娲山河社稷图来个硬碰硬。

  江汉珍看着一阵摇头,内含乾坤之物非比寻常,乾坤份属阴阳,阴阳演化大道,就连时间空间都有阴阳之分,若不然,也没有时光倒流一说。

  六耳必定没有成就道果,对于乾坤一类的宝物,也难以招架。

  江汉珍取出自己的菩提树枝,对着山河社稷图刷了过去,同时说道“不知圣人驾到,有失远迎,招待不周,还望海涵,若是圣人有事,就入殿说话,何必在门外就大打出手,有失圣人威严。”

  树枝一出,女娲圣人大惊失色,心道,‘莫不是准提在此,不然天庭也不会有如此底气对抗圣人。’

  就见菩提树枝与山河社稷图相撞,两者都飞退回去,回到各自手中。

  女娲圣人冷哼一声,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准提道友为天庭撑腰,怪不得天庭竟然如此嚣张,竟敢顶撞圣人,道友身在天庭,难道就不怕太上原始两位道友找上门来吗?”

  女娲说话之际,手中暗扣红绣球,四处寻找什么,江汉珍见此暗暗点头,女娲圣人就喜欢突然出手,也有诡道之意,定是在寻找刚才冲撞于她的六耳。

  想着以她圣人之尊,原始的弟子他不敢动,别人的弟子,犹如蝼蚁,杀了也就杀了,想着杀了六耳,准提也不会说什么。

  江汉珍看着连连摇头,也觉得天庭保密工作做得好,将一切都隐藏的如此严实,又加上圣人对于天庭轻视已久,眼光都被吸引到了阐截二教的矛盾之上,这才让天庭得到了空前的发展。

  此时的天庭内部,就连女娲都没放在心上,也算是达到了隐藏的目的,才能做一直奇兵。

  江汉珍在殿内摇头失笑,也不做解释,既然被认成事准提的宝物,那就当是吧。

  接着对着女娲说道“圣人来天庭气势汹汹,又带了如此之多的妖魔,是要扫平天庭,自己做这三界之主吗?”

  女娲也在考虑天庭的意图,本来对于天庭不在意,就是那句圣人之下皆为蝼蚁,如今错把菩提树枝认成准提,不管怎么说,准提也是圣人,圣人与圣人交往,才能平等论交,但此事的女娲对于准提已经有了怨气。

  心道准提藏头露尾,竟然派出手下与他周旋,这是对她看轻的样子。

  就怒道“既然道友不愿出面,那此事天庭任由我施为了,今日来此,是为星神,已经得原始道友同意,还望道友待会不要插手天庭之事,若是插手,休怪我不客气。”

  但女娲说完,没人回应她,但言辞之中,早就将天庭看成了他的后花园一般,只跟他所认为的准提说,对于天庭,即使六耳与她斗了几个回合,但在女娲圣人的眼里,还是没有将天庭放在眼里。

  江汉珍看着女娲圣人的样子,心中杀意连连,既然看不见圣人之下的生灵,当圣人之下的人是蝼蚁,那就再也别看了。

  即使女娲圣人将圣人的架子融入了灵魂,但已经对于天地没有了什么作用,而且还是天地的蛀虫,将天庭当做她施展权利的地方,那就没必要存在了。

  天生万物,自有其用,若是一个人没有了作用,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看着女娲对着死去的准提说着话,天庭众人只是看着,也不说话,准提之死,在天庭已经不是秘密,但现在还有人对着一个死人说话,让众人感觉一阵古怪。

  女娲圣人说了半天,却没有一人回应,有一种羞怒之感,就怒道“没想到堂堂准提圣人,也是这种藏头露尾之辈,算是我女娲看错你了。”

  但还是没有得到回应,场面极为尴尬,而这时身边的一个妖族就说道“娘娘,兴许是您说了此事是原始圣人所安排的,准提圣人虽然也是圣人,但就喜欢做一些偷鸡摸狗之事,兴许就是被娘娘刚才的话吓得逃了出去,如今还在不在天庭,也未尝可知。”

  有有解围,女娲才感觉稍好,心中愤怒稍缓,就对深厚的妖众说道“走,我们进去,看这天庭究竟卖的的什么关子。”

  女娲圣人一声令下,带领着众妖就向凌霄宝殿走去,殿内一中文武仙官,都严阵以待,不敢丝毫放松,都知道接下来肯定有异常硬仗要打,目视着门口,等待着女娲圣人与众妖到来。

  女娲圣人心中早就有些愤怒,对于天庭刚才对她的羞辱,已经放在了心上,要说洪荒圣人不重功德,不重利益,唯独对于面皮看的重要。

  刚才与天庭的那番事情,俨然已经损害了女娲圣人的面子。

  对于得了天道本源紫气,夺取天道法则而成道的圣人,本来提升修为就很难,到后来天庭中枢运转天道意志强大之后,让圣人的修为更加难以寸进,也就对所谓的面皮看的很重。

  争夺不为别的,就为夺个面子。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