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心莫乱 各走各的道

第二百一十七章 心莫乱 各走各的道

  女娲圣人与一众妖族,进入凌霄宝殿之中,就看见凌霄殿内文武百官各按分为陈列,星斗照耀苍穹,仙兵力士齐全。

  心中怒气顿生,她来此就是为了安排三百六十五个妖族,就是为了星神之位,此时见到天庭之中竟然有人占据星神之位,虽然不足三百六十五为主星,但也有一天罡地煞之数,合为一百零八主要星斗。

  凤眼一缩,对着坐在主位之上的江汉珍说道“你是何人,为何坐在天帝的位置上,天帝本是道祖亲自安排昊天担任,你有何德来坐在此位之上。”

  江汉珍摇头一阵失笑,说道“原来是妖族的圣人,说话真是可笑之极,蛐蟮道人有何德何能,竟然能随手安排至尊之位,至尊本就天地自然推举,何须人为控制。”

  接着就说道“不知妖族圣人带领群妖,打上天庭,所谓何意,我天庭也没有任何失德之事,今日到此,莫不是要造反不成?”

  女娲圣人被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想她圣人之尊,有协助鸿钧道祖治理天地,教化众生之职责,而且她也是功德成圣,有造人补天两样功德,竟然被多次称呼妖族让圣人,而且对于鸿钧道祖,竟然称为蛐蟮道人。

  就怒道“蝼蚁之辈,竟然如此大胆,如此不尊圣人教化,一意孤行,今日定要给你一个教训不可。”

  说完就拿出红绣球,向着江汉珍打了过去,江汉珍心中一阵摇头,此圣人只是鸿钧门下圣人,也只是一个称谓一般,本来还想多说几句,让其自行散去,但如今女娲圣人竟然对于圣人之下,见之入蝼蚁,只要不顺眼,就打杀了事。

  江汉珍心中一叹,取出菩提树枝,就对着红绣球一刷,同时将案前的令旗扔了出去。

  一众仙官见此令一出,纷纷心动,令旗连番挥舞,一道阵法接着一道阵法陆续运转,将女娲圣人以及一众妖类全部围在中间。

  女娲圣人一惊,被大阵围住,忽然失去了红绣球的感应,江汉珍在阵眼之中用菩提树枝一刷,红绣球顿时挂在了树枝上。

  接着所有的天兵按照早就安排好的行事,先是五行之气对着阵中一阵清洗,伴随着铺天盖地的灭仙箭席卷其中,犹如暴雨。

  妖族在阵中本以为天庭不足为虑,也都没有做出什么防备,被一个突袭,带走了大部分姓名,接着又是三灾之难,在阵中肆虐,这些妖族对于三灾这种防不胜防的招数,没怎么抵抗就纷纷中招。

  运转妖力抵抗,但铺天盖地的灭仙箭可没有停下,只要一个疏忽,就会中箭,不到片刻,就成了刺猬,不但如此,而且神魂俱灭,消失在阵法之中。

  此个突然袭击,就连女娲圣人也被弄了个措手不及,凭借着自身的修为,也挡住了几波攻击。

  当女娲拿出山河社稷图,准备将被困在阵中的妖族先收入山河社稷图中的时候,忽然感觉不到了妖族的气息,拿出招妖幡看了一下,顿时大惊失色,对天庭也有了一种畏惧。

  想要离去,但被困在阵中,也是无法,就说道“你竟然对圣人下杀手,就不怕被众圣围攻吗?我乃天道圣人,有造人功德于补天功德在身,若是不想被鸿钧道祖责罚,就赶紧放我出来。”

  江汉珍听的一阵冷笑,继续一道令旗出去,此事所有的大阵都加持在一处,目的就是女娲,女娲身边的空间塌陷,裂缝中刮出的罡风,将她自持的形象全部毁去,而且从阵中还冒出一道道的业火,将她灼烧的身形都难以维持。

  心中恐惧,暗道,这莫不是业火红莲?难道血海中的冥河也参与了此事?再加上一个准提,两人即使杀不死我,也能将我封印于此。

  顿时有些退意,不再想继续纠缠下去,就说道“两位道友,天庭之事我再也不参与,一切全凭二位做主,只要放我离去即可。

  但心中却暗暗将此事记下,准备以后腾出手来,在报此仇,心中气愤,但也无可奈何。

  江汉珍看着阵中苦苦抵抗的女娲圣人,心中冷笑不已,到了此时还以为是原来的一切,却不知天地早就有所变化,以为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了如指掌,去不知现在的一切早就不是她们所见到的一切。

  江汉珍也暗暗点头,对雷门的保密工作很是认同,竟然能做到此等瞒天过海,深得隐藏之精髓。

  雷门在此界的时间已经不短,但对于其余人,不是示弱就是隐藏,自身的底蕴没有丝毫泄露出去,如今才能有此等效果,杀圣人一个措手不及。

  江汉珍拿着灵柩灯,对着阵中施展灵柩之火,此火形似业火,但有所不同,对于一切损害天地的邪魔有极大的克制作用。

  女娲虽然有造人与补天之功德,但在此界的女娲并不是主世界的女娲,主世界的女娲他不清楚,但此界的人却不是女娲造的。

  通过江汉珍的多方查证,也知道上过无色人,九头族等人族,死于鸿钧暗算,但人族却保留了火种,鸿钧发现之后,也没法将其灭亡,所以想到了将人族释放出来,再进行弱化,直到消失。

  而女娲的功德也是鸿钧所安排的,让女娲释放出了人族种子,外人不知其所以然,就认为人是女娲拿着鞭子蘸着泥抽出来的,而女娲也得了人族馈赠的功德,才能成就圣人。

  让人以为人族就是女娲所造,至于补天,只是圣人之间的利益争斗有关,也在鸿钧算计的一个环节之中。

  只有天柱倒塌,天地破裂,才能赚取此等功德,若是不然那,又哪来的补天功德可做,看似有理有据,其实都是安排好的。

  若不然鸿钧道人也不会告知洪荒,功德都有定数,谁做功德之事,都在命中注定,一切看的是缘分。

  但江汉珍却与之相反,功德无处不在,只要有所善念,就有功德之事到面前,有典型的例子,黄龙与玉鼎两人为了验证此事,还去请教了镇元子,一番下来也是得益良多。

  由此可见,所有之事,根本就没有定数这一说,有的只是如那鸿钧的不轨之心。

  江汉珍看着阵中的女娲大吵大闹,硬的不成就来软的,但他可不为所动,恨不得现在就将女娲圣人杀死阵中。

  但女娲必定与道果同等,要杀死也没那么容易,连续几个日夜的围攻,女娲得不到天地灵气的补充,身心疲惫,就将山河社稷图往空中一抛,自己跳了进去,进入山河社稷图之中。

  身边的一位仙官就问道“天帝,这可怎么办,女娲躲进了山河社稷图之中,若是不出来,我们定拿她没有办法。”

  江汉珍笑着说道“无妨,此事早有定计,无须担心,山河社稷图本就是天地生成之物,我被修士逆则成仙,天地也是如此,逆反回去,定会增加底蕴。”

  仙官眼睛一亮,就说道“难道天帝的意思是想祭祀?”

  江汉珍点点头,说道“正是如此,祭祀大道,无物不可以献祭,生于天地,而返还天地,也算应归之处。”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