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心神正 阵内祭圣人

第二百一十八章 心神正 阵内祭圣人

  对阵之法,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至于敌人如何扰心,都要不予理会,就如此时,女娲圣人从刚开始的威胁,到谩骂,到服软,以至于最后的求饶,被困入阵中的那一刻起,就没有任何人理会于她,进入阵中的那一刻起,结局就已经注定。

  天庭的目的,就是将女娲圣人献祭与天地,恢复天地本源,修行至今,心性早已看清事情的本质,至于在对阵之中的怜悯,早已消失,此万全之策,对敌毫无生机。

  事前已经提醒警告,但女娲对此没有丝毫放在心上,看着凌霄殿内架起的祭天法坛,并且一众仙官将女娲躲藏的山河社稷图移入法坛之中,江汉珍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有些仙官对法坛中的山河社稷图看的眼热,不由的手上力道轻了几分,有人道“多好的宝贝,如此山河社稷图竟然就此毁灭,倒是可惜了。”

  另一名仙官对此颇为认同的点点头,说道“正是如此,听闻女娲圣人手中不光有山河社稷图此物,还有红绣球,招妖幡等宝物,就连传说中的乾坤鼎也在其手上,就是不知是真是假,若是能将这些宝物先卸了,然后再进行祭祀,不但能除了天地蛀虫,还能为我天庭增加数件宝物,岂不是一举两得?”

  两人连声叹息,江汉珍听到后,扫了两人一眼,心中一阵摇头,没想到竟然还有此贪心,若真如此,说不定会让女娲寻得机会趁机逃跑,心道,看来此心性修为还不够。

  而这时两人声音被六耳听到,六耳顿时大怒,对着两人说道“你们两竟然如此妇人之仁,此举贵在返还本源,即使女娲身怀半个洪荒,也要将其祭祀于天地之中,从根源上解决麻烦,身上多携带的一切,还是归天地所有,增添天地本源之举,你等竟然还贪恋其身上的宝物,此是屠圣之举,若是一时疏忽,让其逃脱,你等这种贪婪之心逃不了关系,回去之后自去提升心性,若是还有此毛病,定惩不饶。”

  两人被六耳如此一说,吓得一个哆嗦,才回想起自己的贪心,若是真照这样下去,定会出了问题,此事幡然醒悟,一脸羞愧,对着六耳一拱手,说道“元帅教训的是,末将知错了。”

  说完两人下了狠,对着阵中又加大了力气,再也没有丝毫手软。

  其余的心起怜悯之人也被惊醒,看着自己手上弱了几分的法术,赶紧加大了几分,拼命的向着阵中输送法力。

  有此一事,阵法凭空壮大了三分,祭坛之中山河社稷图内的女娲正在其中施展迷惑之术,气息从山河图内散发出去,就是为了激起外面仙兵的怜悯之心,让外面的天兵对其下手轻些,也好让山河社稷图抵抗住外界的腐蚀,为他争取一个时间,也好想办法逃了出去。

  本来已经初见成效,对付她的大阵凭空弱了三分,可哪知忽然之间,大阵不但恢复原有的威力,而且还强了三分,就连山河社稷图内都开始不稳起来。

  女娲神色凄厉,怒道“好贼子,竟然如此心狠手辣,一群狼心狗肺的家伙,连一丝一毫怜悯之心都没有。”

  大骂之际,山河社稷图最外的一层框架破裂,已经返还于天地之中,山河社稷图内一时之间地动山摇,女娲站立不稳,差点栽倒在地,大惊失色,暗道一声糟糕。

  心念电转,思索着其中的对策,忽燃心中发狠,想到了一个壁虎断尾之法,取出一口小鼎,一手拿着红绣球,心中闪烁不定,最后怨毒的看了一眼外界,将红绣球丢进鼎中,接着自己也钻了进去。

  外面的一众仙官看见山河社稷图被祭祀出去,已经被腐蚀了大半,从山河社稷图中散发出去的本源,进入中枢之地,变成了天地的底蕴。

  而就在刚才竟然拿之不下,让一众仙官都有些羞愧,却不知如此,悄无声息的破了圣人施展的勾动人心内部怜悯之心的迷惑之术。

  可见心性修为高的好处,即使别人做什么,都能坚持自我,不为所动,也就不会被人所利用。

  看着山河社稷图已经被献祭了大半本源,但迟迟没有看见女娲抵抗,将喊着自忖,此阵法隔绝阴阳,断绝一切,任何人都只能从内部出来,绝不可能逃出去,心中猜测这可能是又再想什么诡计。

  觉得有些问题,就吩咐了六耳小心点,别让阵中之人逃了出来,并且将菩提树枝给了六耳,只要见有东堤飞出,就将其打回去,而他自己也将灵柩灯拿在手中,严阵以待,就怕中土出了什么变故。

  果然,就在山河社稷图消失的那一刻,从祭坛之上凭空出现一口大鼎,从祭坛之中冲了出来,速度极快,让一众仙官大惊失色。

  六耳见此跳上空中,拿着菩提树枝就是一刷,发出一声巨响,六耳倒飞出去,而大鼎也被重新大入祭坛。

  江汉珍见此冷汗直流,心道差点被她给跑了,无意之间,竟然又建了一功,也是小心谨慎所致,若是一个疏忽,定会让她逃了出去。

  就拿着灵柩灯,打出一团火焰,进入鼎中,鼎内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众仙官也被吓的不清,此是又加大了力气,就想一鼓作气将此献祭,就怕自己一个疏忽,导致功亏一篑。

  随着鼎内的惨叫之声越来越微弱,慢慢的消失,外面的大鼎也被慢慢的分解而去,直到大鼎在祭坛之上消失,又陆续漏出几样宝物来,但也没坚持个一时三刻,被献祭出去。

  直到最后祭坛之上空无一物,江汉珍神识扫了一眼,也没有发现女娲圣人的踪迹,心道,应该是死了吧。

  就对六耳问道“六耳,你有没有发现女娲圣人的踪迹?”

  六耳一阵摇头,说道“先生,在惨叫之声消失之时,就没有听到过声息,想来应该是死了,如今祭坛之上空无一物,没有丝毫事物,依弟子之见,我们此事成了。”

  江汉珍心中感应着天地法则的清晰,似乎是升了一个台阶,而且中枢之地还另有变化,让他竟然感受到了天地意志的存在。

  但也没告知六耳,就问道“那你以为如何,是否要把大阵撤了。”

  六耳被刚才大鼎的冲撞弄得有些心有余悸,即使拿着江汉珍的菩提树枝,还是受了一些轻伤,想到女娲就是被困住,若不是手中的菩提树枝在手,定能将他撞个七荤八素,能保住性命都不错了。

  对于圣人的那点轻视之心,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是对万物的谦卑,看待众生的平等。

  江汉珍暗暗点头,六耳猕猴算是练出来了,看着六耳猕猴的样子,心中好笑,但也没有漏出什么让其察觉。

  最后六耳一咬牙,说道“先生,菩提树枝先借我使使,天地不灭,圣人不死,女娲圣人到底死没死,弟子不得而知,但弟子还是不放心,为了稳妥起见,就让弟子在此守候三日三夜,才能让我等心安。”

  江汉珍点点头,说道“有此谨慎之心,以后也不会因为疏忽而出了过错,菩提树枝就不给你了,灵柩灯你拿着,以后直接给燃灯老师就行。”

  顿了一下,思索片刻,从怀中取出一只令箭,说道“此箭为主世界玉皇赦罪大天尊所赐,威力极强,大天尊乃大罗之辈,此箭自上古末年就开始炼制,如今不知多少万年,即使混元之辈一个不小心,也会着了道,有此物护身,即使圣人复活,也拿你没办法,我对此也极为放心。”

  说着手一挥,六耳手中的菩提树枝飞回了江汉珍手中,先是将灵柩灯扔了过去,又将玉皇令箭扔了过去。

  六耳对此总觉得有些不对,而江汉珍说道“此二物出自大罗金仙之手,其中暗含天道至理,道理你可仔细参悟,若能得之一二,你就能明了前路,成就金仙。”

  六耳听得一喜,他本就在道果之境的边缘,对于道果之境还是极为渴望,看着与江汉珍称道友的孔宣道人,金灵圣母等人,一个个的都明悟了道果。

  就连天庭为官的一气仙余元也悟出了一气大道之理,作为天庭战力高端的代表,让他怎么可能服气,天庭虽然发展的不错,但能拿出手的高端战力还有些不足,全屏燃灯祖师的名头,和江汉珍的权衡,而他就是最高战力的代表。

  想他六耳猕猴也是天地灵种,虽然出生微末,承蒙大道不弃,拜入雷门,也有一颗不服输的心,对于道途他可是十分在意,欢喜的接过江汉珍递过去的两样宝物。

  暗道,有此二物,定能明悟道果,心中欢喜,早就忘了刚才的疑惑。

  而六耳猕猴身边的帝辛目光闪烁不停,似乎略有猜测,但江汉珍对他随意扫了一眼,吓的赶紧低下了头。

  交代完事情之后,江汉珍就带着菩提树枝就此离开阵法,没有返回行宫之内,而是向着天门走去,出了天门,就此施展神通,隐去身形,消失在天门之外。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