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二十章 西方出事有权衡(1)

第二百二十章 西方出事有权衡(1)

  江汉珍回到主世界之后,就听到西方教出了事情,原本天庭为了不使西方教背后之人出现,只是对着西方教围而不杀,可某一天,西方教婆罗殿中,如来对弟子讲经说法,忽然面色一变,杀气散益于大殿之中。

  一时间暮鼓晨钟,玄音阵阵,有门人敲响暮鼓,呼喊道“阿弥勒圆寂了。”

  声音传出,殿内听经的一众沙弥一阵惊慌失措,纷纷起身向外跑去,如来对此一番测算,发现弥勒是真的圆寂了,而且是毫无生机的那种,接着面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神色漏出一丝杀气的看着燃灯,说道“燃灯菩萨,阿弥勒去封神世界办事,如此出事,定然被奸人所害,若是没有人知道底细者,又如何知道阿弥勒乃分身降临,用咒杀之法将本体都咒杀而亡,而直到封神世界之人,只有你一人,不知燃灯菩萨对此怎么说?”

  如此质问之下,燃灯祖师冷笑一声,说道“如来我佛行事自有章法,如今你说出阿弥勒出事,我才知道我西方教已经降临封神世界,全程我全然不知,全部由如来我佛做主,如今出了事情,竟然要怪到我头上,是何道理。”

  燃灯祖师说话之间,手拿一把尺子,神色不善的看着如来,一副你若不说清楚,我就动手的架势。

  如来在燃灯身上扫视一阵,上下打量着,希望可以从中看出一些拟端,来判断究竟是不是燃灯所做。

  但燃灯祖师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对此没有丝毫神情,心中不想,不猜,不转,连心思都没有转动,即使如来道行再怎么高深,也察觉不出任何。

  果然如来没有从燃灯身上看出任何问题,目光闪烁不停,面色缓和的说道“是我误会燃灯菩萨了,此事燃灯菩萨全程在我眼皮底下,没有丝毫异动,阿弥勒之死,定然与燃灯菩萨无关,还望燃灯菩萨不要怪罪。”

  燃灯还是一副淡然的回答道“无事,你我同为西方教人,自上古末年就共事于我佛,如今已不下数万年,而我在教中又毫无功绩,如来我佛怀疑也是应有之理,燃灯毫无怨言。”

  如来看着燃灯菩萨言辞真切的样子,让他有一种事实就是如此的感觉,竟然生不出对燃灯的怀疑,最后只能叹息一声。

  看了一眼弥勒的方向,说道“我西天为重造急了世界而立教,化道为佛,阿弥陀进入灭度之时,让你我弥勒三人主持西方教,本打算在佛法东传之后,依靠此功德让你与弥勒也成就佛果,我等三人中,你为过去佛,我为现在佛,而弥勒,就是未来佛。”

  燃灯祖师静静的听着如来说着,心中在思索着西方教弥陀佛的来历,自上古末年,天地进入大劫,使得三界被打的残缺不全,一干仙道祖师对此决口不提,后来又进入域外战场之中。

  原本他以为自己出生于上古末期,但经历了由主世界辐射形成的封神世界之后,才发现事情并没有像原本那样简单。

  封神世界虽然世界等级比主世界低了一些,可主世界发生的一切历史,却在封神世界中上演,封神世界中的一切,是他在世界初生之时就发现的,而且许多事情都与主世界极为巧合,若不是江汉珍出现,封神世界中的燃灯与他的结局又何其相似。

  经此一事,也有些怀疑西方教的来历,是不是真如别人所说,来自于域外,或许西方教本属玄门仙道,只是后来才叛出玄门的。

  前思后想之下,对于如来也没那么仇视了,接着就听如来道“弥勒乃阿弥陀轻传弟子,如今身死他方,若是弥陀佛怪罪起来,你我都逃不了干系,这要让我西方教如何交代。”

  言辞之间,一阵惋惜之色,心中懊恼不已。

  燃灯祖师目光闪烁不停,弥勒之死,肯定不是小事,是未来佛的种子,如今身死,让他西方教的气运都有些不稳,再也无法镇压未来。

  心中思索片刻,好像决定了什么,就对如来说道“如来我佛,我西方教占据西牛贺洲之地,称为西土,不于天庭交,不归阎王管,可以说是自立为王,我等生于此界,但却拜了极乐世界弥陀为尊,却做那损害此界天地之事,如今弥勒已死,弥陀定会责罚我等,不弱就此暂时隔绝我西方教与极乐世界的联系,等到想到对策之后,再进行处理。”

  如来莫名的看了一眼燃灯,燃灯此言他又如何听不懂,意思就是说我们生在这世界之中,却在外面认了个干爹,做的事出卖自家之事,看似自立为王,却被别人控制。

  他也知道弥勒身死之事非比寻常,是急了世界安排在其中的眼线,就是为了此界不出问题,而如今弥勒已死,这让急了世界怎么想,到了此时他也没了主意。

  这段时间跟燃灯接触,虽然关系还是冷淡,并且如来对于燃灯多有防备,可毕竟同处一殿之中,平时接触不深,但还是会说些什么的。

  也就在这段时间,燃灯祖师字里行间之中,对如来说的都是权衡利弊之法,自从降临封神世界的本尊的燃灯之法大兴,就比较关注普传法门,其中核心是雷霆之道,燃灯之道,和权衡之道的综合,还有诸多法门融合其中。

  其中最有意思的还是王禅老祖的权衡捭阖之道,燃灯祖师观看良久,感悟颇多,对此也十分赞赏,就在如来身边经常灌输这些思想,这种无形中的影响,让如来也变得开始用权衡捭阖之道来考虑为题,甚至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燃灯祖师看着如来眼中目光闪烁,心中暗笑不已,心道,‘果然还是动了心思,其中的利益你也能看的清楚,也非迂腐之辈,修道之人唯道独尊,只要你考虑了,我就为你说些完善天道之法,让你在其中得益,我那徒儿所要走的完善天地之法乃双赢之法,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就不相信你不动心。”

  如来对于此事由于不决,其中对于急了世界,他们属于下属,而在西牛贺洲,又是主人,原本被急了世界所指挥,做的就是要将此界献祭于极乐世界,以增加极乐世界的本源。

  至于最后的好处,就是极乐世界所许诺的现在佛,而在主世界中,佛陀也就大罗金仙,如今他已然成就,即使将此界全部送给极乐世界,最后能得到的也是一个称号而已,至于混元之道,还是遥遥无期。

  如今弥勒身死,弥勒的身份不一般,是阿弥陀的徒弟,阿弥陀为极乐之主,可以算的上是他们的顶头上司。

  徒弟死在这里,他肯定脱不了干系,按照他的分析,极乐世界肯定会派得力干将降临,甚至有可能将他与燃灯都代替,而此时又没有想好说辞,无法摆脱自己的罪责,最后燃灯所所,就成了一个最好的办法。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