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禅净密显谋求生

第二百二十五章 禅净密显谋求生

  燃灯祖师说到玉帝之时,眼睛盯着江汉珍的脸上,仔细的看着江汉珍听到玉帝之后的反应,看看是否有什么变化。

  江汉珍对此毫无所觉,连忙摆手说道“弟子可不敢与赦罪大天尊相比,当时三界之乱初定,一切百废待兴,而且仙道内部不和,要送礼也只能意思一下,若是如今,镇元子大仙定不会吝啬几个人参果。”

  江汉珍说着,在燃灯祖师的示意下,也拿起一个人参果要了一口,正在体会全身体态经过道化洗练之妙,对于燃灯祖师的言外之意,也没仔细分析。

  燃灯看了半天,之感觉江汉珍性格敞亮,心境不凡,能够坚守己道,并不是趋炎附势之人。

  接着又嗤笑一声说道“我看未必,玉帝还是功行不足,若不然上位数年,天庭还是一盘散沙,都知仙道被拖在域外战场,玉帝不但不思援助,而且要拉拢一排,与仙道争锋,若不是你出现,整合天地,如今天帝的状况,哪能有今日之风光。”

  江汉珍闻言,奇怪的看了一眼燃灯祖师,不知道为何要说这事,此事已经不是秘密,许多人都能看的清楚,也是因为一个时光错乱,让后世的他进入西游世界,而且以此世界为主,经过无数次的宣化诸天,补充了天庭的人手,才有如今的发展。

  此事众人有目共睹,但也没有人提及此事,如今被燃灯祖师提出,江汉珍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总觉得说话有些奇怪。

  思来想去,也不知燃灯祖师说这话的意思,就摇头说道“老师莫要如此,弟子能出现在三界之中,也是机缘所至,如今道果已明,宣化诸天是我之责任,也正是因为在这危难之际故显得略为重要,若是我三界真的完善起来,各道祖师都会有呈现其作用,只是如今比较显眼罢了。”

  燃灯祖师看着江汉珍分析出了这个结果,只是笑着点点头,也不再提及此事,但眼中却闪过一道金光,随即而逝,却不知又有了什么想法。

  旋即一笑,说道“为师今日来此,是有一事相求,若是可以,还望你能找点人情。”

  江汉珍立即说道“老师尽管吩咐,若是有事,交给弟子去办即可,无需客气。”

  就见燃灯祖师说道“西方弥勒身死封神,这你也知道吧。”

  江汉珍点点头,对于此事他心知肚明,弥勒身死,就是他门下所为,将金箍仙修成道果之时炼制的紧箍套在了弥勒头上,安排数万天兵念诵紧箍咒,三天三夜,就连弥勒本尊也被弄的魂飞魄散,此乃斩草除根之法,出手之际没有丝毫余地。

  但不知今日之事与弥勒有什么关系。

  燃灯祖师接着说道“西方教有过去未来现在三佛,虽然还没成就,但谋划已久,意在献祭整个三界,而弥勒就是上界安排之人,是极乐弟子,如今身死,我与如来斗逃不了干系,最后畏惧责罚,就断绝了与上界的联系。”

  江汉珍听到断绝与极乐联系之时,就有些兴奋的说道“老师英明,极乐为献祭已久,如今断绝,就能暂除我三界之祸患。”

  燃灯祖师笑着点头说道“所以为师才促成此事,可如今西方教没了靠山,属于孤立无援,让出地狱,做出退让,如今就想融入天庭,以防灭派之祸,今日求你,正是此事。”

  等到燃灯祖师说完,江汉珍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就是西方教觉得极乐世界没有前途,而且继续待着有祸患降临,就脱离了极乐世界,如今自己做主。

  可害怕玉帝如今实力强盛,要对西方教下手,就想将西方教融入天庭之中,成为仙道的一份,自然可解后患。

  江汉珍想到这,心中一突,暗道一声不妙,如今玉帝名气不如雷门,而雷门有功高盖主之像,若要挽回,第一个就是暗中打压。

  打压之事已经在行,将他晾在一边就是证明,而另一方面就是做出功德之事,比如天地一统。

  最好的办法就是发动大战,只有如此,才能达到一定的效果,也唯有战争才是最好的威势行为。

  江汉珍越想越觉得如此,心道,玉帝看似对西方教和善,还给了燃灯老师特权,让西方教见了还以为是有一条生路,对此不作防备,而此举不但消除了他的功劳,转而为一种打压,就是不让他抬头。

  若是暗地里再积极准备,只要等手头上的事处理完,肯定会突袭西方教,若真如此,也算是计谋不小。

  江汉珍虽然不想动心思,但如今被六耳一顿诉说,又有燃灯祖师来旁敲侧击,让他不得不考虑一些事情。

  紧锁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而燃灯祖师见状,就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若是难办,此事就算了。

  江汉珍被惊醒,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人无伤虎意,虎有伤人心,虽然不对人主动施展阴谋诡计,但也不对被人的阴谋诡计虽害了,该做的防备还是要做的。

  就爽快的对燃灯祖师疏说道“老师,此事我应了,至于细节还有一些要与老师商量。”

  燃灯祖师听得诧异,刚才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也知道这事难办,西方教名声不好,而且与仙道多有仇怨,如今这么一出,自然会引发矛盾,想到的也只能是慢慢图之。

  燃灯祖师就问道“有什么细节,可以说出来,只要能保证西方道理传承,我在这全部答应。”

  江汉珍思索片刻,说道“如今西方教与中土矛盾颇多,若是贸然融入,恐有不便,不弱将西方教一分为四,分禅,净,密,显四道,名出中土,如此融入,此事定成。”

  燃灯眼睛一亮,没想到江汉珍的想法与他与如来的不谋而合,虽然他有这想法,但还没有完善,被此一提,顿时恍然大悟。

  而禅,就与心性有关,入定之中参悟妙理,净字自然就是清净身心,一心修炼,安贫乐道,随遇而安,此资出自佛法,但与太上无为有异曲同工之妙。

  密字,修炼自身性命,得生命进化的解脱之法,其中生命浑厚,远超常人,最后一个显字,以世间法而出名,需要在万丈红尘中行走,方等正果,此四门竟然将西方教所有的一起都包含其中,也附和如来真意,大道真言。

  燃灯祖师连胜说道“妙,妙,妙,此法甚妙,不但能保全西方教之道理,而且能完美的融入中土之地,如今已经与极乐断绝,那些损天之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必定会消失,再让此四门与仙道相容一番,也自有一番道理。”

  江汉珍连连称是,心道修行先辈果然不简单,随意的一想,就能明白此理,他弄清楚这事,也是耗费了一番功夫。

  定计之后,两人又是一番商量,最后燃灯祖师离开了雷府,江汉珍就此心动起来,叫来金鸡童子,吩咐了几句,然后将四卷经书交给了金鸡童子,就在雷池之中安心等待消息。

  燃灯祖师出了雷池,就有人看见此事,并且将此记录了下来,燃灯祖师只是对着虚空冷笑一声,就此离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