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雷府暗动顺大势

第二百二十六章 雷府暗动顺大势

  燃灯祖师神通无双,但江汉珍可没那个本事,自然不知道周围已然有人盯着他,就连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一些眼睛,今日在雷池之中所发生的一切都,逗别人记录起来,不到片刻,呈递到了玉帝暗头。

  与帝拿着暗探送上来的情报,看了一眼,就问一旁的太白金星道“金星,你看这份情报,宣化雷神隐藏不出,好似避嫌,如今躲在雷池,与外界少有来往,是不是察觉了什么?”

  一旁的太白金星略显高深莫测的说道“玉帝尽管放心,我们所做之事有根有据,西方教罪孽深重,百死难逃其咎,玉帝给予燃灯道人此殊荣,就等于是看着江汉珍的功劳,饶恕了西方教过错,不但能堵住那铄金众口,还能体现玉帝的宽容大度,让人一见,即使那十恶不赦的西方教,只要有改过之心,也能得以宽恕,众生见之,无不称赞玉帝之赦罪大天尊之功德。”

  玉帝听的连连点头,说道“如此变好,雷府如今势大骇人,还需打压一番,如若放纵下去,天庭就如雷霆学院一般,只要出了大门,就全部自称雷府弟子了。”

  玉帝说话之际,眼中闪过一道利芒,太白金星是玉帝近臣,自然明白玉帝的意思。

  就说道“玉帝息怒,只要此事一成,将宣化雷神的事情慢慢淡化下去,以后三界内自然就没了宣化雷神之说,玉帝可以无忧。”

  玉帝虽然觉得这样做能达到他的目的,但神色中还是带着一些担忧,纵观三界,还是雷府势力发展的太快了。

  凌霄宝殿中所说的一切,玉帝与心腹近臣谋划已久,也瞅准了一个时机,总之很是突然,看似也很自然,此事他在江汉珍去封神世界之后,就与一干心腹研究的策略,如今也只是初步施行。

  做为一界至尊,数万年没有将天庭实力完全收入手中,这位置也坐的事有名无实,若不然,也不会跟西方教达成协议,以西方教在三界大兴为条件,来换取西方教这个强力外援,从而能达到与仙道内部平衡之状。

  自认为权柄之事在于平衡,只要有两方从中打擂,他自然可以坐在其中调节矛盾,所有的权利也会慢慢收拢回来,从而达到真正的大权在握。

  想法虽好,实行起来也没问题,但如今自称雷府出生的弟子心性早就不同往日,没有那么好糊弄,对于心术修炼,极为擅长,能见微知著,不出户而知天下。

  若说推测阴谋诡计,本在人面前显露出一副暴躁,耿直的雷府之人早就变了性格,对于天帝的一些政令,早就能推测出其内心的想法。

  能做出将有功之人晾在一边的事情,怎么可能不让人多想,查其内心,此事的天庭早已变了气氛,看似风平浪静,其实内部早已暗流涌动。

  更何况有些资质不凡的弟子,甚至神通太过强大,对于玉帝所做,早已洞悉了一切。

  对于其中之事,尤其是在小世界做过至尊之位的拿下弟子,犹如陈玉楼六耳等人,对此心知肚明。

  尤其是陈玉楼,自持英雄好汉,对于自身的事业追求,不可谓不热切。

  玉帝政令一下,就让他动了心思,暗中等待已久,最终找出几个志同道合之人,听闻六耳猕猴也做过至尊,而且本身战力无双,就寻了个由头,趁着千里眼和顺风耳外出办事之际,摸到了监察司。

  寻到六耳猕猴之时,就见六耳一脸失落的坐在室内喝茶,见陈玉楼来了,只是起身说道“原来是护法天王陈师兄,不知哪道风把你出来了。”

  陈玉楼旋即一笑,说道“如今三界‘池浅王八大,庙小妖风高’,有井底之蛙,不思诸天万界,去只盯着一方,整日妖风阵阵,我一时不查,就被刮到了这监察司来。”

  六耳听得有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池浅王八大,庙小妖风高’此句正是在讽刺玉帝为首的一些仙官,就像如今的情形,看不见宏达的诸天万界,只注重手中的权利,为了权利作出一些阴损之事。

  但陈玉楼的竟然如此说出来,让六耳不禁感叹道,‘听闻这从怒晴湘西世界中来的陈师兄天生能说会道,很是不凡,今日一见,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就说道“既然师兄来访,那就请坐,如今我这简陋,也没什么好招待的,还请师兄担待。”

  陈玉楼随即一笑,说道“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一杯清茶足矣,不用那么麻烦。”

  两人随即寒暄了几句,陈玉楼说的让六耳也放松下来,两人就地而做。

  六耳看的疑惑,心道,‘这位陈师兄可是一个无利不起早之人,如今来这,肯定有缘由’。

  也不做什么试探,就直接问道“陈师兄贵人三界之一的护法天王,位高权重,如今来寻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陈玉楼喝了一口茶,沉思片刻,心道者六耳师弟看来也是个直爽之人,对于直爽之人,自有对策,就对着六耳说道“既然师弟如此一问,那师兄我就不隐瞒了。”

  见六耳点点头,一副认真听的样子。

  陈玉楼这才说道“三界本已太平,势头一片大好,一统在既,只要顺其自然,三界就能恢复上古之荣光。”

  六耳听到这里,目光连连闪烁,暗道‘果然要说的就是这事,心中也在思索陈玉楼的目的与动机,此事太大,非紧密之人不可以为之。’

  但他早就想着此事,竟然说起来了,心中决定,且听他怎么一说。

  目光连连闪烁之际,被陈玉楼所洞察,陈玉楼心中大定,果然揣摩出了一些心意。

  此技是为普传法门之中的揣摩,有投石问路之意,旁敲侧击之下,就能明白一个人的心中所想,但此技能只能装在心里,心知独明之后,心中权衡一番,就能制定出相应的对此。

  陈玉楼本就是心术之高手,洞察人心,能说会道,后来江汉珍将王禅老祖所留下的残篇融入普传法门,被陈玉楼观看之后,立马奉为无上经典,每日研读,从不懈怠。

  他本就是此中高手,有了融入普传法门的心术残篇,至今境界早已不同往日,对他来说可真是如虎添翼。

  得知六耳心思之后,陈玉楼就接着说道“本来事情已经向好的方面发展,却有位高权重之人做出失德之事,不但不思进取,而且还阻碍三界发展,使得原本的一片大好形势,却成了如今这种停滞不前的局面,师兄来此就是此事,师弟也当过一界至尊,对于此事有什么意见,师兄很想得知,也好施行下去。”

  陈玉楼说道至尊二字之时,语气重了一些,六耳本来听得眼前一亮,觉得还算一个敢作敢为之人,他也在思考这事。

  原本就想立即说一些见解,甚至能够与之联合,可六耳意识在封神世界当过数年至尊之人,心性早就进步了很多。

  此时的一切还动向不明,而且他去了一趟雷池,最后被江汉珍给骂了回来,让他待在监察司不要出去。

  暗道也是应该不到火候,只有隐藏自己,就没有立即与陈玉楼讨论,但陈玉楼的意思已经表达明朗了,若要行事,还得观察一二,他所要做的,就是讲求一个万全之策。

  只是随口说道“师兄此言在理,但师弟我被先生禁足于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师兄若要行事,只要不违反三界恢复上古荣光之事,师弟自然支持。”

  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此事师弟还没想明白,且容我考虑几日,再做回复,不当之处,还请师兄担待。”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