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修炼融合

第二百四十七章 修炼融合

  卡萨城堡内的如此之多的藏书,但对于巫师修炼的书籍,也就区区几本,而就是这几本书籍,也能将巫师一途的道路介绍了个大概。

  巫师修炼,注重于知识于自身的提升,对于力量的追求几乎到了极致,修炼自身,一知识作为撬杠,撬动整个宇宙。

  其中对于仙道所注重的自身修养,根本没有这门学科,只相信自己,用知识来武装自己,利用所学,来诠释道理,根本没有什么天道人道之说,就是江汉珍翻遍了手中的几本书,也没发现一丝一毫,满篇文理,出现的全是利益与交换。

  而且对于仙道来说,所注重的修炼之法,在巫师世界中想要获取,只有靠自己付出所谓的代价来换取一切所需。

  就这基本学科,大部分都是基础学,就让他看的眼前一亮,书中对于一门知识的介绍极为详细,对于任何细节都讲求一种面面俱到,其中的法术,就是所谓的巫术,都能有其运转原理,没有仙道法术中那样言语不详,只能靠自己去悟。

  而随便一个拿出一个法术,如《基础法术构建》中所介绍的死亡缠绕,就是用一些材料,用自身精神力将此法术凝聚成型,而且还好融入自身,江汉珍大致的估计一番,只要修炼成一门巫术,就能与有了一门神通,其中的威力极大,犹如护身之法一般,等闲之人根本进不得身,若是攻击法术,随手可用,奇快无比。

  若是仙道同境界之人,若是没有好的法宝,基本就处于劣势,对此根本没多少还手之力,至于其中的原理,就是巫师只修炼自己,其余一切都是外物,追求知识的目的,就是集万千伟力于一身,除我之外无他物。

  江汉珍思索着,若是真面对的是这种巫师修炼世界,仙道没有招架之力也是应有之事,仙道能依靠的就是原本世界的底蕴,而巫师则不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放在脑子里,所有的研究成果全部在身体上,若是感觉不对,随时可以一走了之,换个地方继续研究他的道理。

  而仙道则不行,自身门派传承需要推演道法,出生世界需要在其中感悟天道之理,看似成仙了道,但所有的底蕴都散步开来,想要将之转移,非常难办。

  要说仙道逍遥,对于巫师对比之下,还差的很远,就是其中难以割舍的东西,就差了巫师许多。

  看着手中的几本巫师修炼之书,江汉珍有些心动,对于巫师的行为,也不怎么反对,能强大到只靠自己,就能代表一切的人,手段又能弱到哪里去。

  随后就拿出一块玉简,将这基本巫师理论之书的内容全部收录其中,就有了安心研究一番吓得想法。

  本来还对凯伦之事感觉有些难办,但看了巫师之书之后,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其中的心性道理,以利为重,竟然与他所推广的普传法门有异曲同工之处。

  他所主张的也是修炼己身,提升心性,洞察人心,完善自我,对于自我之道极为推崇,而巫师修炼方法,就是只注重自己,对于别人,就是无关紧要的,看似绝情了一些,但仔细想想,也是绝佳的生存之道。

  从巫师知识书籍中,不难看出,巫师根本不需要依靠任何东西,所需的一切都能凭借自己的知识获得,所需的资源,也可以自己去赚取,根本不需要讨好任何人,自然对于别人,就没那么在意了。

  江汉珍出自仙道,所证道之法,还是有所依靠,都是依托世界来完善道理,所以对于德行修炼,才那么重视。

  明白两者的修行道理不同,才决定了行事有所区别,至于孰高孰低,还真不好说,但眼下江汉珍就想仔细的研习一番,希望能触类旁通之下,将之融合在自身的普传法门之中,以印证自己的道理。

  至于凯伦,好像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被当做实验体放在实验台上解剖,从他看梅丽丝的眼神中就知道,他所表达的就是为了心爱的人,愿意付出一切。

  江汉珍最后也只能摇头一笑,也不再去多说什么,毕竟是他自己的选择。

  带着一份新的玉简,身形一闪,就消失卡萨城堡之中,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晨报之外,找准方向,又一个闪身,就到了埃尔德家中给他安排的静室之中。

  点燃了一根养神香,就拿出玉简,开始慢慢研究起来。

  巫师道理博大精深,除了养生之法,其余的都超出仙道一个层次,若是能以此为蓝本,提炼出其中的精华道理,将此融入普传法门之中,就能让普传法门更上一个台阶,以后就是与巫师对上,也不至于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江汉珍外出一趟,虽然没有达成原本的目的,但见了凯伦的行为之后,原本想要点化一番的想法早就没了,剩下的只有对巫师修炼之法的好奇,以他如今的修为,元神早已通透无碍,智慧远超常人,对于这些初级的巫师修炼之法,也有把握将其解析出来,并将之融入普传法门之中。

  他看到了另一个证道之法,而且是‘集万千伟力于一身’的修炼之法,虽然在有些看来有些大逆不道,但对于江汉珍来说,却挺合适的。

  本身就比较推崇浮扬妙道天尊的道理,就以那些残篇,当做修炼心性的最高法门,而且逐渐的融入普传法门,慢慢的融入雷府,融入天庭。

  此法讲求‘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也因为心性的提高,让许有不轨之心,而且喜欢松损人利己之人的不舒服,原因就是想要坑害的对象心性比他还高,一不小心就会翻船,自然就不喜如今的雷府弟子。

  江汉珍对此也没有多说什么,也没与之发生冲突,但知道已经有许多人对雷府弟子又是后的那种不近人情耿耿于怀,意见已经相当大。

  至于原因就是雷府弟子以前心性耿直,为人直率,被人暗地里成为莽夫,但这些人经常拿雷府弟子当qiang使,如今雷府弟子一个个的心性都远超以往,犹如陈玉楼那样人精一般的雷府弟子,怎么可能被人当qiang使,也是因为那些人对雷府弟子当qiang使习惯了,对此时的雷府弟子下手。

  最后的结果不但偷鸡不成蚀把米,更有甚至,被雷府弟子弄得终身难忘,就以此事,那些心有鬼祟之人,就还是言语重伤。

  当初也有弟子给江汉珍也说过,江汉珍最后思前想后,为了顾全大局,最后决定还是忍让一切,不于那些人起全面冲突。

  但见到巫师的修炼道理,对以前的那种决定也是自嘲一笑,若以巫师的手段,那些鬼祟之人若感坑害利用,定会落个魂飞魄散,身死道消的下场。

  如今得了巫师文明的修炼道理,自然就抱着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想法,将此道理融入普传法门之中,但难免也会融入一些巫师思想,若是雷府再经过数年的发展,积累了足够的底蕴,返回仙道世界之时,定然会对仙道世界产生极大的冲击。

  到了那时候,推旧陈新自然不可避免。

  随即江汉珍就自嘲的一笑,心道:‘如今自己都落在这个绝地中不得离开,虽说对于此界有了一些初步的想法,但还没有什么效果,想这些,有些远了。’百度一下“西游之雷行诸天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