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道自我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道自我

  有了此事,江汉珍也觉得可以打消每降临一界,而做出完善天地之事,次元不一样,所奉行的道理也不一样,不能犹如仙道之中,一概而论,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做出调整。

  拿出手中的普传法门,觉得天道气运之法有些多此一举,而现在的雷府所面临的问题,不再是以往的仙道次元之中,而是真正的诸天万界之中,与各种道理进行的碰撞,而每一个次元中所主宰的道理都有区别,仙道世界中所完善的气运功德之法,就有些不合适了。

  就犹如此界,不管你在怎么去修正,完善它,让他进化,终究拿你当做外人,天道意志强盛之后,还会反咬你一口,一不小心就会着了他的道。

  说不定遇到一个本世界的世界之子,若思对上,肯定会被拉偏架,其中后果肯定难以承受。

  就犹如人心,你对他再怎么好,他都不会将你当回事,你的一切付出,他照单全收,但若有一天,你阻碍了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在背后捅你一刀。

  对于此人,只有不去理会,但若要做自己的事,只要他阻碍了,就将其灭之。

  此道理就在普传法门中的心性篇章之中,心性修炼,最重要的就是自我,将自己的心放在自己身上,不要丢失在别的地方,否则就犹如现在,此界天道需要什么,雷府就为其准备什么,而得到的结果,就是排斥。

  缓和之法也不是没有,但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而且雷府之中也有自我天道之法,以自身为根基,打造出一个完善的世界,对于此界的底蕴,自然不会太过依靠。

  所以江汉珍准备将此事继续参悟一番,感悟出大道功德与气运之法,再也不局限与一界一域,万物为大道虽出,仙道如此,巫师道理亦然,若要想进入更高一层次,就要抛却一些偏执之法,放眼大道理论而行。

  法师塔的研究,在江汉珍离开实验室之后,就摆在了台面上,并且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至于目的,都是与自己的道理而行。

  大道无私,万物刍狗,仙道有心,己长养圣胎为宗旨,道果化万物,以修炼己身为进阶准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奉行之道,所以在如何打造法师塔的时候,产生了一些分歧。

  一方就是以法师塔,来当做生存环境,融入世界中,慢慢的汲取世界本源,与世界中主宰的道理。

  而另一方,自然还是要走以往的路子,以完善天地,让世界进入进化之中,从而占据大气运,争取得到天道果位降临,能够更好的悟出自己的道理。

  最后吵得不可开交,两方都缓和一步,不去管法师塔以后要走什么路,要干什么,只要将法师塔炼制成巅峰之作,各种功能齐全,不可偏执一道,纯粹的一个物件。

  至于怎么用,就要看个人所行之道了。

  如此决定,就连江汉珍也没有想到,他正在想着如何参悟大道气运呢,而这个决定被报上来之后,给了他一个新的启发。

  感觉大道气运,并非来自于天道活着大道赐予,而是源自于己身,大道之中,没有任何分别,所有的一切都是正常存在。

  也不会赐予任何人东西或者失误,而是完全靠自己,所有一切都是源自于己身,将自己看成一方天地,所讲求的就是如何打造好自己,而并非去完善大道,完善其他。

  只要道果自成,就能产生气运,对于此事,江汉珍也感慨不已。

  没想到走了一圈,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学习如何修炼自己,而浮扬妙道天尊的那些残片,不但是人心之学,而且是大道之理。

  最终还是到了‘修炼自己,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办法’,此时此刻,他甚至有些羡慕起那些诸天掠夺者来了。

  正因为强大,不需要依靠任何东西,才没有任何顾忌,不管是心性的强大,还是自身道行的强大,都让他们敢于行此道,而没有任何畏惧。

  现在的雷府,竟然也有走上这条道路的迹象,江汉珍不知这是对失错,但本着存在即是合理的想法,也不去干涉什么,就让其自然发展。

  以后的路途为之,是福是祸意识还难以定论,但自身的宣化道理,才是他的根本,至于以后的事情,也推算不出多少来。

  虽然门下弟子对于法师塔建造方略汇报于他,但他却不以为然,现在的弟子都有了一定的成长,对于事情早就有了自己的判断与见解,汇报于他,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

  他所行是雷霆之道而宣化诸天万界,道果乃是门下弟子都有所成就,对于这些还真不是他的道,也不是特别擅长。

  之所以现在的弟子事事都要汇报于他,都是出于对他的尊敬,而不是他能决定什么。

  对于法师塔的建造新方略,也是表示赞同,送走了汇报此事的弟子,江汉珍静下心来,开始了内察己身之事。

  吾日三省吾身,此乃日常习惯,提升自我的一种手段而已,他的道乃是宣化之道,并不是掌控之道。

  作为引路之人,掺和权利之事,就有些不合适了,想到普传法门中心性修炼的重要传承,浮扬妙道天尊的纵横捭阖之策,一次为核心,经过多年的完善才有今日的发展。

  也细查过浮扬妙道天尊的过往,传出道法之后,最后也消失子啊人群之中,江汉珍以前还有些不解,此时才感觉此法高明。

  拿他自己来说,所传道法都是仙道雷霆之法为主,自然也在同一个阵营之中,不牵扯门下的矛盾,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门下弟子选择了两条路,一条是完善诸天,一条是掠夺诸天,法师塔的出现,此种分歧就更加明显了,这两条路犹如封神世界的阐教与截教一般,教义想反,最终发生两教大战。

  而门下弟子现在还在一起,只要法师塔研究一成,肯定有人会模仿此法而建造,但建造之法,肯定会根据自己的道理而建,其中路途,也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明白。

  若是修为逐渐提升,必定会产生矛盾,让他加在中间,也很尴尬,弄不好就会变成仇人。

  忽然之间有了离去的想法,有飞碟玉佩的存在,为他了便利,想离开也易如反掌,心中的这个想法出现,有所感悟,也许这样才是自己的道路。

  继而就开始推算以后的路途,为下一步做准备,随着太阳炉的四处搭建,飞碟玉佩收集能量的速度也快了很多,也更加肯定,肯定有人会走掠夺之道。

  飞碟玉佩在仙道世界,即使再小的世界,只要依托世界,收集虚空能量的速度也没有此界缓瞒,那只能说此界对于仙道的排斥,不是一般的大,既然一味的接受,而不给予,那只有凭借着自己的本事来拿了,此法与掠夺之道,又有何区别。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